[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新疆暴乱在市民心中划出裂痕
请看博讯热点:新疆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27日 转载)
    
    来源:联合早报 
     7月5日,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爆发了中国建国以来最严重的一次暴乱,100多名无辜市民在短短几小时内被暴徒以残酷手段致死。本报记者第一时间前往现场为读者进行了报道。 (博讯 boxun.com)

    
    7月中旬,早报再派北京特派员韩咏红前往乌鲁木齐与喀什,采访自治区官员、汉维知识分子及众多普通市民,前后六天。本系列分三部分,第一部分主要描写乌鲁木齐复原情况与重塑事件过程;第二、三部分涉及“七·五”事件在政治以外的经济原因,以及学界对新疆未来与中国少数民族政策走向的反思。
    
    “七·五”事件在城市与市民心中划出的裂痕同样清晰鲜明。街头拿着盾牌、微型冲锋枪的军人与特警,压抑的氛围,人们高高耸立的个人警戒“天线”……说明暴乱的后续影响远未到结束时。
    
    被暴力重创过的城市,挣扎着让一切恢复正常。
    
    乌鲁木齐的维族聚居区----团结路、赛马场、南门等重灾区7月22日解除了交通管制,7月初以来一直横跨路中央的路障首次被撤除,冲淡了城市外观上的肃杀氛围。市区餐馆里用膳的食客似在慢慢回流,在一个外来者的眼睛里,乌鲁木齐在一天一点地恢复人气。
    
    然而,“七·五”事件在城市与市民心中划出的裂痕同样清晰鲜明。街头拿着盾牌、微型冲锋枪的军人与特警,压抑的氛围,人们高高耸立的个人警戒“天线”……说明暴乱的后续影响远未到结束时。
    
    居民尽可能白天活动,傍晚五六点就匆匆回家。夜晚降临后,街上活动倏然减少,主要夜市停运,让人回忆不起曾经凌晨两三点市区还熙熙攘攘的乌鲁木齐。各种受“七·五”事件打击的领域里,餐饮业与旅游业首当其冲,此时正值新疆旅游旺季,事发后至少1400多个旅行团的超过8万多旅客退团。
    
    断网措施还在持续
    
    不正常状态与政府措施有关。断网措施还在持续,国际长途电话也拨不出去,国际旅行社难以操作,外贸公司业务更大受影响,一些公司只好转到附近省份设立临时办公室办公。当局选择断网这种波及面广泛的措施,也间接说明它对控制局势尚无把握。
    
    但和经济损失影响相比,民众心灵受创的成本与代价更大,其长期危害性也严峻。
    
    7月23日,我从人民广场乘德士到团结路。汉族司机路途上一声不吭,跟他聊天也不回应。在越过二道桥国际大巴扎时他飞驶而过,直到街尾交通灯时才放慢车速,我分辨不出那是由于反感还是心情紧张而有的反应。
    
    前一晚我在赛马场搭德士,一部已载了客的德士停下来。司机收车正送女朋友回家,他犹豫了片刻后终于决定将不顺路的我也载走。路上他半责备半安抚地对我告诫了N次:这个地方危险,你一个人到晚上(其实当时天还亮着)千万别逛,尤其不要站在小巷口,他们会从小巷里冲出来,你一个女孩子……
    
    哈萨克族遭无妄之灾
    
    每天承受心理压力的绝不只是汉族。二道桥几个维族中年人告诉我,他们从“七·七”数万汉人上街要找维族寻仇事件后,没敢离开二道桥,担心出去会遭到攻击:“这里要不是有武警防守,肯定要出事。”
    
    恐怕除了少数暴乱分子外,所有人都受到了伤害。
    
    人数为新疆第三大民族的哈萨克族自认无端遭受无妄之灾。夹在汉维之间,他们担心被汉族误认为是维族,又被维族视为外族。我遇过哈萨克族妇女站在维族聚居区外徘徊着不敢进去,也有年轻人申诉,搭公交车时汉族乘客将他们视为维族,投以鄙视眼神:“好像我们不是人,是动物。”
    
     
     哈萨克族大学生阿伊曼(24岁)语带不平:“我总不能在额头上刻着我不是维族对吗?”
    
    她的经验其实反映了“七·五”后汉族对维族的歧视态度。这种态度甚至能通过汉人口中得到印证。一个汉族私下说,事件后他认为维族就是“劣等民族”:“官方说团结团结,但是民族仇恨埋在心里,哪里这么容易消得掉?”
    
    当然,有些恐惧是想象出来的,汉维两族成员对待彼此的观感更不能一概而论。据说,改革开放前已移居新疆的“老新疆”汉人一般较能接受闹事的维族只是“一小撮”,而非全体维族。
    
    在赛马场维族群体中,我意外地发现一家汉族人开的小商店,两个妇女坐在店门口乘凉。她们说,从小在当地长大,四周邻居都认识,所以对维族没有任何恐惧感。
    
    我在维族人聚居区出入多次,也没有感觉到任何危险。只不过,几乎任何一个开头与我谈话的维族,都会先打听我的底细:“哪里来的?”似乎说明了他们对汉族的不信任与戒心。
    
    社会信任感消失是另一种成本。对于官方的新闻与数字,汉维两族都有人怀疑。汉族认为死者“不可能”才200多人,另一方面,赛马场附近的居民当晚听到微型机关枪扫射的声响;所以他们也认为,被打死的维族比官方公布的“肯定多很多!”
    
    争论暴乱是否“有组织”
    
    愈来愈显得没意义
    
    据官方最后一次通报的数据,“七·五”事件死者已经超过200人。其中绝大多数是被暴徒打死、烧死的无辜群众,主要是汉族。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上周接受本报与路透社专访时透露,公安干警在镇暴过程中开枪打死了12个暴民。
    
    一些西方媒体或土耳其媒体至今仍认为,暴乱起因是政府镇压和平示威所致,并且质疑中国政府称暴动“有组织”的说法。不过随着事件过程与结果揭示,争议暴乱是否“有组织”愈来愈显得缺少意义。
    
    我在新疆采访的维汉两族知识分子、记者以及政府官员都承认或默认,“七·五”事件的参与者包括三组人:示威群众、裹胁到打砸抢行动的起哄者,以及嗜血的杀人分子。
    
    三组人员未必都有联系,以大学生为主体的维族示威者不一定有暴力行为,有组织地以暴力犯罪的是第三组人,他们大部分为来自南疆喀什、和田的流动人口。这一分析不会改变“七·五”事件的结果,但有助于了解示威学生、暴乱分子的区别。
    
    两三百名示威者7月5日下午6点左右聚集在市中心人民广场,要求政府对广东韶关的汉维群殴事件给予解释,在警察前往驱散并逮捕大量示威者后,被驱散的示威者往解放南路二道桥、山西巷片区等少数民族聚居区集结,而且人数快速膨胀。
    
    新疆暴乱在市民心中划出裂痕乌鲁木齐“七·五”事件在城市与市民心中划出的裂痕同样清晰鲜明,暴乱的后续影响远未到结束时。马英九当选国民党党主席/马:要为台海带和平最终得票比提名票少4张崔世安当选澳门特首邓聿文:力拓间谍案与中国经济安全  情势在晚上8点以后往暴力方向发展,二道桥开始出现小范围砸焚烧警车,打砸公交车、商店与殴打群众的暴力行为。随着示威者往南移动,有手持武器的暴民参加。 
    
    晚上9点左右,暴力在市内多个地点同时爆发,包括人民广场、乌鲁木齐领馆巷、教育厅、延安路、电视台、团结路、赛马场等。更晚的时候,一些暴民冲击执法机关与官方机构,包括派出所,广播电台和电视台。官方以暴力事件“多点、同时”的特征,来论证“七·五”为有组织暴力犯罪。
     新疆社科院所长:杀人者是南疆敢死队
    
    新疆社会科学院中亚研究所所长潘志平受访时形容暴徒为“杀人恶魔”,残暴程度史无前例。暴徒对准受害者最脆弱的头部进行致命性攻击,“两三棒就能把人打死,有的人脑浆都被打出来”,目标明确,动作迅速,未受过训练的一般人不可能做得出来。
    
    潘志平提醒说:“新兵上战场,第一次端起武器要杀人,手都是抖的。何况暴徒不是用枪,是用刀棒近距离攻击,致死的一百多个无辜群众,都是一个一个被打死的。”
    
    他坦承,“七·五”事发后,裹挟到暴力行动中的起哄者可能有不少是生活贫困、对现实不满的维族,但是他们不会如此残忍。杀人者是从南疆组织上来的敢死队,刻意不使用现代武器,是为了躲开恐怖袭击的罪责,以争取国际社会同情。他说,新疆政府掌握了大量屠杀场面的录像,因顾虑到可能引发严重民族仇杀所以不予公开:“如果都公布,我看很多人要发神经。”
    
    在新疆采访的美国媒体也曾从遇害者家属方面得到证实,家属到警察局看照片认尸时,100多张照片中,许多人面目全非,大多是汉族。
    
    另据本报消息,事发后最初被逮捕的1400人中,确认参与犯罪并在押的大约七八百人,当中400多人来自南疆和田,200多人来自喀什,乌鲁木齐本市的只有100多人。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一个反恐安全部队军人曝光的“新疆暴乱”
  • 不满新疆暴乱报道 汉人和外国记者爆发冲突
  • 新疆暴乱无辜死者抚恤金提至42万
  • 新疆暴乱死亡人数攀升至197人
  • 土耳其与中国外长就新疆暴乱通话说了啥
  • 新疆暴乱维汉两族都受损害:谁都没有安全感
  • 最新:胡锦涛紧急回国处理新疆暴乱 公安部长赴乌
  • 新疆暴乱:三万武警进驻 抗暴扩到喀什
  • 新疆暴乱发布会:要犯罪人一点颜色看看 (图)
  • 美国大幅报导新疆暴乱 国务院将发表声明
  • 格丘山: 我对新疆暴乱的看法
  • 针对汉族强制计划生育是新疆暴乱根本原因/雅科夫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