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吉林通化钢铁集团职工大规模抗议,打死经理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2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快讯:吉林省通化钢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4日发生大规模群体事件。事件是由于建龙集团收购通化钢铁公司引起的。到目前为止,愈有万人参加了此次抗议事件,并最终演变成流血事件,建龙集团职业经理人陈某被愤怒的抗议群众打伤致死。通钢人释放了一些鞭炮,庆祝他的死亡,吉林省国资委下发文件,宣布终止建龙的收购。(boxun.com)
    
     7月23日上午,吉林省国资委部分领导、建龙集团部分高管到通化钢铁召开重组大会。遭到近50名员工家属、100名在职员工的包围冲击。当天下午,通化市公安部门开始向通化钢铁各单位质询具体情况。7月24日上午,近3000名在职员工及员工家属在通化钢铁办公大楼前集会,高举“建龙滚出通钢”等标语,高喊口号进行示威集会。上午9时左右,示威人群向通化钢铁冶金区进发,并对1、2、3号高炉铁路运输线进行封堵。不久,通化钢铁1、2、3号高炉先后修风停产。中午,示威人群没人散去,而是集中在冶金区各铁路沿线,至使4、5、6号高炉先后修风停产。直至下午,通化钢铁7号高炉修风停产。至此,通化钢铁整体生产停滞,各主体、辅助单位陆续减产、停机。 (博讯 boxun.com)       
       7月24日当天,在通钢宾馆某房间内,刚上任的通钢集团总经理、建龙人李某坐镇,分别与通化钢铁各分厂主管领导谈话。通化钢铁各主管经理分别下到各分厂与中层干部及职工代表对话,要求做好员工队伍稳定工作。而刚刚上任的通化钢铁总经理、建龙人陈某带队到焦化厂与中层干部及职工代表对话。此时,不知何故,部分示威人群得知此事,并迅速聚集到焦化厂,对召开会议的办公楼进行包围。据说当时陈某与示威人员发生了口角冲突,并激怒了示威人群,一群示威人员冲入会议室,把陈某拖进走廊进行群殴。消息传开后,各区域示威人群大量向焦化厂集中。此期间,通化市调集了大量警力,由公安、交警、武警组成的大批治安人员进驻通钢冶金区,对通钢冶金区进行封锁管控,吉林省及通化市相关领导陆续赶到现场,但依然无法控制局势。至晚19时,通钢冶金区已聚集近万人。(博讯记者云舒报道)

省政府决定:建龙集团将永不参与通钢集团重组

[记者 钟雪灵] 为深化企业改革,吉林省国资委曾决定由建龙集团重组通钢集团,并控股经营。方案公布以来,通钢绝大多数干部员工及离退休人员坚决反对并表现出群情激愤的情绪。今日,上千名员工自发组织示威,致使通钢主体生产单位无法正常运营,暴怒的工人打伤了前去对话的建龙领导,前来救护的车辆也无法靠前,以至了人命.暴怒的工人仍不肯散去.他们要对一些事情讨个说法.面对这样严峻的形势和恶果,吉林省国资委经认真研究并报请省政府同意,决定终止建龙集团控股通钢集团的方案,不再实施。

附通化电视台播发的公告及相关文件精神

公告

钢城广大员工和家属:

根据广大职工愿望,经省政府研究决定,建龙将永不参与通钢重组,希望广大职工保持克制,维护企业正常生产秩序,尽快撤离。

关于终止建龙集团
增资扩股通钢集团的通知

吉国资发直改[2009]105号

通钢集团:

为深化企业改革,加快企业发展,省国资委经与多方战略投资者商谈,曾确定由建龙集团重组通钢集团,并控股经营。方案公布以来,很多干部员工及离退休人员不理解、不赞成。经认真研究并报请省政府同意,决定终止建龙集团控股通钢集团的方案,不再实施。希望通钢集团广大干部员工接此通知后,从维护通钢稳定、维护通钢广大员工根本利益出发,尽快恢复正常生产经营秩序,努力克服生产经营中的困难,促进通钢集团发展。

吉林省国资委

2009年7月24日

省国资委正式文件明天送达。

请公司广大员工通知您的家属,尽快撤离现场,维护企业正常的生产经营秩序

国内网文摘录
打开电脑,真的不知如何下笔。心中如台风刮过的海面,久久不能平静。

通钢今天(7月25日)发生了一件大事,因为无法说它是好事、幸事,还是坏事、悲事,所以只能说是一件大事。一条鲜活的生命在无数个工人的铁拳下丧升了,而这个人竞是建龙集团的职业经理人、刚刚上任的通化钢铁公司总经理陈某。

夜已经很深了,可窗外还有零星的鞭炮声在响起,我没法去评价这到底代表着什么。对于通钢员工,也许代表着胜利;对于吉林政府,也许象征着嘲讽;对于陈某,也许是为他送行的悲歌。

事情还要从7月22日说起。这天,从设立在吉林省长春市的通钢集团传来消息,建龙集团再次入主通钢,控有新通钢集团的50%以上的股权,吉林省国资委仅占有34%的股权。也就是说,吉林省最大的钢铁企业将被民企建龙集团吃掉,成为民企资本的一部分。

就在消息传来的当天,通钢集团的主要生产基地,也就是通钢集团的前身通化钢铁全员沸腾。空气中弥散了咒骂、惊谔、不解与沮丧。因为,这距离建龙与通钢第一次重组后的股权分立仅仅只有三个月。2005年10月,在吉林省委省政府的积极运作下,全国最大型的钢铁投资公司建龙集团与吉林省唯一一家大型国有企业通钢集团连姻。建龙以资本注入形式入主通钢,占有通钢近40%的股份。虽占有股份不是最多,但通钢集团及通化钢铁的总经理、财务主管却在很短时间内都换成了建龙人,美其名日“引入民营机制”。于是,一场所有人都看不清的运作开始了。从那时起,通钢管理体制完全走样,国不国、民不民,高层拿着高薪、口里却声声喊着代表党和国家。员工则被裁员、减薪。

2008年的金融风暴让所有人措手不及,新通钢也一样没有逃出这个圈子,在钢铁行业低迷的大气候下,通钢连续亏损,通化钢铁一再限产,员工工资减到每月人均300元。而此时,作为以抵压通钢老区贷款而兴建的吉林新区却正常生产,员工收入未有任何损失(正常生产时,吉林钢铁员工的收入也高于通化钢铁员工)。同企不同待遇,只因出资者或是重组之前所有者不同,使通化钢铁员工意见很大。这其间,通钢员工一直在通过各种媒体和渠道反映新通钢存在的不正常问题,而这一切却总是石沉大海,就连全国知名的百度、新浪、天涯等网站论坛对反映通钢的贴子也是一封了之。也是在2008年,通化钢铁炼轧厂出现了一起因为管理矛盾而引发的命案,死者是炼轧厂的主管厂长。在短短的3年间,通化钢铁的干群关系急转直下,各类矛盾冲突时有发生。经过2008年的连续亏损,建龙在2009年初决定与通钢股权分立。经协商,建龙集团对吉林钢铁占有所有权,并控股通钢原有的矿山,其目的不言而喻。2009年3月,通钢与建龙正式股权分立。公告下达的当天,通化钢铁居民区的鞭炮声响彻了整个夜空。

在建龙与通钢股权未分立之前,仅2009年一季度,通化钢铁就亏损了近10亿元,吉林新区却仅亏损2亿左右。而在股权分立后,4月份,通化钢铁仅亏损了近1亿;5月份,微亏;6月份,已经盈利了6000余万元,全体通钢人欢欣鼓舞。7月份,全通钢都在憋着劲要再打个漂亮仗。而恰恰在此时,建龙再次入股通钢,而这次是对通钢绝对控股。面对国有企业如此被民企收并,面对通钢人如此被建龙人玩弄,通化钢铁所有员工及家属群情激奋、怒不可竭。

作为股份制国企,在企业大的问题上应该有一定的办事原则。首先,有共产党及工会组织,企业有大的变更,应及时召开职代会通报消息,并征求员工意见,因为通钢毕竟还是国企,应该按照国企工作程序推进革新;其次,员工也是通钢的股东,虽然人均持股量较少,但近2万人的员工队伍,其股金总量也是不低的,企业有变更应该召开股东大会予以提前公布。而直到两个企业决定再次重组,连通钢的很多高层都不知晓。而关于企业重组的宣传材料,在公布重组的第二天才发到员工手中。吉林省国资委关于通钢重组的决定下发后,通钢有几位总经理当即集体辞职,而通化钢铁的工人运动也全面展开。


这是一场自发的,没有任何组织的工人运动。这一切源于对建龙的憎恶,源于对吉林省高层领导决策的不满。7月23日上午,吉林省国资委部分领导、建龙集团部分高管到通化钢铁召开重组大会。遭到近50名员工家属、100名在职员工的包围冲击。当天下午,通化市公安部门开始向通化钢铁各单位质询具体情况。7月24日上午,近3000名在职员工及员工家属在通化钢铁办公大楼前集会,高举“建龙滚出通钢”等标语,高喊口号进行示威集会。上午9时左右,示威人群向通化钢铁冶金区进发,并对1、2、3号高炉铁路运输线进行封堵。不久,通化钢铁1、2、3号高炉先后修风停产。中午,示威人群没人散去,而是集中在冶金区各铁路沿线,至使4、5、6号高炉先后修风停产。直至下午,通化钢铁7号高炉修风停产。至此,通化钢铁整体生产停滞,各主体、辅助单位陆续减产、停机。

7月24日当天,在通钢宾馆某房间内,刚上任的通钢集团总经理、建龙人李某坐镇,分别与通化钢铁各分厂主管领导谈话。通化钢铁各主管经理分别下到各分厂与中层干部及职工代表对话,要求做好员工队伍稳定工作。而刚刚上任的通化钢铁总经理、建龙人陈某带队到焦化厂与中层干部及职工代表对话。此时,不知何故,部分示威人群得知此事,并迅速聚集到焦化厂,对召开会议的办公楼进行包围。据说当时陈某与示威人员发生了口角冲突,并激怒了示威人群,一群示威人员冲入会议室,把陈某拖进走廊进行群殴。消息传开后,各区域示威人群大量向焦化厂集中。此期间,通化市调集了大量警力,由公安、交警、武警组成的大批治安人员进驻通钢冶金区,对通钢冶金区进行封锁管控,吉林省及通化市相关领导陆续赶到现场,但依然无法控制局势。至晚19时,通钢冶金区已聚集近万人。据说,当时陈某已被群殴多次,并有说社会人员参与了对其殴斗,陈某已经死亡,死状凄惨。但大量员工依然聚集,不允许政府部门人员进入。晚21时左右,通化钢铁通过电视台向通钢员工及家属发布公告,宣称省政府决定建龙退出,永不再参与通钢重组。晚22时左右,示威及围观人群才纷纷散去。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而且事态规模太庞大,出乎所有人的想像。直至零晨,我依然不敢相信发生的一切。陈某我见过,一个公开场合讲话都会手脚发抖的职业经理人。我所知,通钢没人评价他是个合格的总经理,但有人满意,因为他听话。应该说,他的结局是个悲哀,即便他有再多的过失,也不应该付出生命的代价。他的死是吉林钢铁企业改制失败的恶果,是吉林省高层领导的严重工作失误,是建龙人投机倒把的罪有应得。通钢人,一群血性的汉子,面对自己祖辈用50余年建立起来的基业,无法释怀一切会被别人收并,特别是在企业正在走出困境,全面谋求发展的时刻,在得不到上级支持与理解的时候,采取了极端的手段。建龙集团,一群资本运作的高手,一个有着深厚背景的企业,但他们作梦也不会想到,这次跟斗栽大了。东北人真的勇武到这种程度,矛盾真的能发展到如此不可调和。通钢领导,除几名实干派之外,一群泛泛之辈,而且官本位思想、利已主义思想严重,心中无大局无大志,有的只是眼中的铜臭及私利。

事件的结局是个悲剧,虽然窗外还响着鞭炮声,但在我听着,那却是来自地狱的嘲笑声。我在深深的悲怆中看着时针,那是对吉林省高层急功近利的悲怆、对社会发展畸变的悲怆、对通钢人粗蛮盲目的悲怆、对建龙人无尽贪欲的悲怆、对死者家属痛失亲人的悲怆……

由此,我联想起了几件吉林省发生的事。长春市委副书记米凤君腐败案件、吉粮高管腐败案件、松原市高考舞弊案、通化市公安局涉黑案、吉林钢铁企业体制改革失败、吉林人参产业衰退……这一切说明了什么?是吉林病了,而且病的很重。作为一农粮大省,吉林省应该是一个培育质朴和真诚的基地,而不应该是一块滋生贪婪与利欲的土壤。通钢的问题所反映的不应该仅仅是国有企业改制中的矛盾问题,而更应该是深层次的东西。难道非要以人命为代价才能换来关注吗?到底谁能来救救吉林。


恭贺吉林通钢事件阶段性胜利

通钢子弟文/小弟是吉林通化钢铁公司的一名子弟,本来蒸蒸日上的通钢,因为省领导的指示,“建龙”集团加入了通钢集团,开始侵吞我们通钢人50年积累的财产,工人工资一降再降,小弟的父亲作为一名27年工龄的中层干部每个月只有200元工资!通钢陷入严重危机!2008年秋,通钢全面停产,2008-2009年冬,厂区及职工家属乃至整个通化市二道江区的供暖都无法供应,10余万人只能过一个寒冷的冬天,无奈之下通钢集团恢复了与供暖有关的生产项目,在亏损的情况下继续生产。通钢急剧缩水,建龙集团见无利可图,便退出了通钢集团。后来,钢材市场回暖,直至2009年6月整个通钢集团只盈利3200万,2009年7月预计盈利8000万到1亿左右,这时,看见通钢又有盈利,建龙又回来继续霸占我们的血汗!!!!!!!

2009.7.23,各单位骨干开晨会,居然从各位厂长的口中听到了如下令人震惊的消息:“建龙集团控股通钢!65%!”!之前,建龙集团主席陈国军曾放出过许多狠话:“我要在3年之内让通钢姓陈!”“等我上台,所有通钢原来的人一个不留,全滚蛋!”这次,通钢人真的愤怒了!

7.24早,3000余退休老职工打着“建龙滚出通钢”的标语向厂区进发,大批警察开始出现,群众队伍越来越大,途经的各个工厂陆续开始停产,至中午左右,通钢全面停产;下午,部分建龙高层开始出现在厂区,在劝阻队伍时大多被暴打,到了傍晚,陈国军出现在一个厂,色厉内荏的命令复工,愤怒的人群失去控制,陈国军被多人围殴,防暴警察以及救护车都被人群阻拦。到晚上9时左右,传出了陈国军死亡的消息,整个二道江区开始了密集的鞭炮燃放,厂区里,工人,警察,群众,上万人挤在一起,场面并没有继续混乱,人群开始陆续撤退。

吉林国资委23日宣布建龙重新入股,通钢人都绝望了!24日就发生这事,24日晚吉林国资委宣布建龙永不参股通钢!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09/7/26)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季羡林去世,吉林访民到北大示威(一)(图)
  • 吉林延吉促干部"跑着干":坐机关时间不得超20%
  • 吉林大学实行行政与学术分离 领导不任学术职务
  • 吉林机构改革裁撤11厅局 无人下岗
  • 吉林通化市公安局副局长涉黑犯罪被捕 (图)
  • 吉林9村民擅自开采废弃矿井致冒顶事故 1人死亡
  • 农行吉林分行出台信访积案化解年活动方案(图)
  • 吉林访民扬一美被毁容,控告北京警方(图)
  • 文件:吉林四个强力机关联合发文,打击去北京上访(图)
  • 吉林爆全国作弊集团:高科技枪手集团分布7省
  • 吉林省政府门前访民搭起帐篷,全国首创(图)
  • 吉林省鹿业研究中心原主任获刑10年
  • 实拍:吉林公安厅门前,女访民脱光“裸访”抗争(图)
  • 北京吉林等多省市发布雷雨大风冰雹预警
  • 吉林松原2名女教师高考前卖作弊器材被捕
  • 举报控告吉林省劳教所给我用酷刑(图)
  • 吉林化纤又有部分职工身体不适住院
  • 吉林化纤厂千人患病消息封锁20天/李增勇
  • 吉林化纤厂“中毒”疑案,是谁的“心病”?(图)
  • 吉林省白城中行、法院与不法分子狼狈为奸
  • 吉林人大代表张义的张狂(图)
  • 吉林市西关热电厂泣血求助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真相不出吉林化纤心病则永无尽头/宋桂芳
  • 非常想念李毅中——有感于吉林化纤中毒事件(图)
  • 吉林泄漏事故:强烈鄙视卫生部及环保部
  • 难道还要总理再来一趟吉林,官老爷们才被迫承担责任?
  • 吉林省四平市梨树县的民主实践/丁开杰
  • 吉林高院院长:副职如贪赃枉法自己将辞职/王思彤
  • 吉林老村长项守信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
  • 温家宝被吉林公安打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