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季羡林之子称遗产应由家人处理 钱文忠否认偷乌龟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21日 转载)
    来源:新京报
    

季羡林遗产将部分捐赠

季承称未决定具体捐赠方案;钱文忠否认偷季羡林乌龟
    
    去年年底,季羡林“字画门”事件曾经轰动一时,随着季羡林先生的去世,有关其财产去向的问题再度成为关注的焦点。而季承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父亲的遗产由家人处理比较合适,因为这是属于季家的,北大已经表示,尊重父亲本人的意愿,父亲怎么说,北大就怎么做”,“父亲的财产将部分捐出。”
    

季承:财产将部分捐出
    
    对于父亲的骨灰安置问题,季承称,自己和亲属决定分两地安葬,一处在北京,一处在老家山东临清,但具体情况未最后确定。对于父亲留下的财产,季承表示,将部分捐出。
    
    季承称,去年的“字画门”事件之后,北大和自己清点了父亲的藏物,这件事情目前已经告一段落,但并未结束。去年12月6日,季羡林写了一份委托书,在场的人还以证人的身份在上面签名。委托书内容为“全权委托我儿子季承处理有关我的一切事务。暨。季羡林。戊子冬。2008年12月6日于301医院”。
    
    此前,钱文忠在博客中称,“季羡林先生的文化遗产终究属于全社会和全民族”。
    
    季承表示,这是自己家庭会议的意向。“父亲的遗产由家人处理比较合适,因为这是属于季家的。我们会合理合法地处理。北大已经表示,尊重父亲本人的意愿,父亲怎么说,北大就怎么做。”季承说,“父亲生前对于自己的财产有明确的处理意向,但是并没有那么具体。我们会捐出一部分给国家和社会,至于是哪一部分,有多少东西,那还没有最后决定。”
    
    记者多次拨打北大党委宣传部部长赵为民的手机,但一直无人接听。
    

学生:此事并未结束
    
    对于季羡林身后遗产问题,季羡林学生葛维钧说,自己此前听到过一些说法,北大不会和季承就季羡林先生的遗产问题产生纠纷,“虽然这是季家的家事,但是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季先生的遗产产生争执。随着季先生的逝世,到了北大和季承就实质问题进行接触的时候了。”他还表示,“我看这件事情并未结束,过一阵还将传出新的消息。”
    

纠纷回应
    

钱文忠:我没有偷乌龟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季羡林遗体告别仪式结束后,有一白衣女士称“钱文忠要偷季老的乌龟”,钱文忠昨天在博客发文,表明此事自己毫不知情。
    
    《南方都市报》报道称,季羡林遗体告别仪式结束后,大约在11点20左右,一位自称季老学生、北大教授的白衣女子大喊,钱文忠要偷季老的乌龟,当在场记者告诉她,该男子不是钱文忠时,她又改口说,该男子是钱文忠派来的。
    
    钱文忠在昨天的博文《季羡林先生事件背后的罪人快要露出来了》中称,“我在追悼会现场季羡林先生亲属的休息室里,还真看见了一只瓷缸里的两只乌龟,当时也不知道谁带来的,放在那里干吗。我基本没有离开过追悼会现场,没有看见这只瓷缸放在恩师灵堂里过。”他表示,自己是媒体晚上打电话来,才知道此事。
    
    季承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乌龟是看门的小方私自拿去的,并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乌龟我已经收回,现在就在我们家里。这个事情与钱文忠没有任何关系,完全是有些人无中生有和造谣。家里没有丢失什么东西,也没有乱七八糟。即便是乱七八糟,也是我们家里自己的事情。” (博讯记者:鲍伯)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温家宝告别“国际著名东方学家”季羡林(图)
  • 学生钱文忠在季羡林追悼会上 被指策划阴谋(图)
  • 季羡林今日遗体告别 胡锦涛等领导人敬献花圈
  • 季羡林之子谈父亲往事 13年不见面经过
  • 季羡林之子称父亲骨灰可能安葬三处
  • 《季羡林全集》中的老照片(图)
  • 季羡林的破纸“高帽” 温家宝的妖魔创意
  • 季羡林先生是一个有
  • 鲜为人知:温家宝与季羡林之间的情缘 (图)
  • 实拍:季羡林灵堂内外照片(图)
  • 胡乔木苦劝数小时 季羡林胆小不敢革命
  • 季羡林去世,吉林访民到北大示威(一)(图)
  • 遗留藏品天文数字 季羡林遗产分配再成焦点 (图)
  • 季羡林:爱国不等于爱党
  • 真让人遗憾,筹划拍摄《季羡林》纪录片夭折
  • 半天3500人祭奠季羡林:学子心里的北大塌了一块(图)
  • 社会各界群众北大悼念季羡林(图)
  • 季羡林 百年来中国知识分子历程的反映
  • 季羡林逝世细节:温家宝12点赶到医院
  • 季羡林《真话能走多远》:以真情说真话坚守学者良知
  • 季羡林任继愈离去:“国学热”复兴还是虚火?
  • 季羡林离世,“大师”与纷扰都与他无关了
  • 季羡林的局限何在/王锦思
  • 茅山道:邓正来塑造了季羡林最后二十年
  • 格丘山:季羡林是国学大师还是浪得虚名?
  • 季羡林错说“天人合一”/娄正保
  • 评《首知联:季羡林与“六四”大屠杀》/古川
  • 他固辞大师,而别人一定要加上——季羡林被国家恶搞了
  • 被党扣“国学大师”帽子 季羡林入土不安/陈赫
  • 李承鹏:季羡林被国家恶搞了
  • 季羡林怎样成为“公共知识分子”?/首知联
  • 季羡林-被幻化的大师与知识分子
  • 季羡林逝 没为五斗米匍匐/张颐武
  • 季羡林的破纸“高帽” 温家宝的妖魔创意/张长平
  • 季羡林与“六四”大屠杀/首知联
  • 季羡林是中国知识界的悲剧代表
  • 季羡林走了: 温家宝当国学大师,于丹老师欣赏小沈阳
  • 大师、匠人、小丑——缅怀季羡林先生/许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