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从段春芳的刑拘看中共惯用的手法和伎俩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2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段妈妈2009年7月16日晚21时到我家中哭诉,尽管段妈妈年事已高,又在悲伤之余,从断断续续的哭诉声中,大致弄清此案的始未.
     2009年6月22日段春芳要为无自理能力的父亲看病,刚走出家门,被十多名壮汉拦住,不许段出家门,理由是没有申请批准(段的二位哥哥一位被流氓政腐打死,一位受精神刺激致病,段春芳成唯一的亚健康者,一个稍有点人性”和谐”的社会,应该主动帮助段春芳排忧解难而不是设置障碍)段坚持理由竟遭到群体围欧,(段习惯性地举臂遮挡,竞被诬为袭警),段手臂等多处受伤,被强行拉上警车送往九宫(音)宾馆软禁,7月2日释放,7月3日与丈夫买莱时被拾多名警察流氓强行拉进囚笼式警车,7月4曰以”涉嫌妨碍公务罪”遭刑事拘留. (博讯 boxun.com)

    上海访民尤其是动折迁访民,以其坚忍不拔不畏强权的维权行为影响了各级腐败政腐的政绩,而设立信访站又是中共吹嘘标榜的社会主义特色,恨死了访民的公检司法各官僚层,无法以上访定访民的罪,就以闹访、聚众、冲击、纵火、袭警等编造的事实依照领导指令办冤案.
    冤民宋阿大及其智商不高的儿子半夜被翻墙入室的强迁强盗捆绑成粽子式,并用封箱带封住口,只因其家中有打火机就定其儿子为纵火罪入狱一年,我与田宝成夫妇各自拿了市信访办张付主任签署”区长亲自接见”的信函,区长违约、栽脏陷害,(以我三人成众)以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的罪名刑事拘留,
    从被折迁人和被强迁人中保留和坚持下来的访民是精英,是热血男儿和巾帼英雄,对政腐收买和利用的人渣,滥用肢体行为侵权必然会本能地反抗,中国政腐形成一种不成文的规定:中共鹰犬及其授与特权的社会渣滓,打访民是合法的,即使打伤、打死都无法追究,被打的访民敢自我保护,即使杨一下手,袭警的罪名也能成立,段春芳体弱多病,孤身一人敢袭击拾多名年青力壮的警察和流氓?王水珍,盛燕芬,蒋宝珍三位半老徐娘能轻而易举地在四十多位便衣的保护中将支部书记朱建英打伤并脱下她的裤子?除非是四十多具木偶,僵尸遇到三位武林高手老前辈.
    当他们违法枉法时,为了防止正义人士和人民大众的责问与反对,无耻地编造弥天大谎,访民朱莉斌用单车送孩子上学,遭到政腐雇用打手在学校门前行凶并绑架,引起民愤,施暴者竞胡说”他贩毒所以要抓他”这种谎言解释不清,围观者只得哑口无言、退避三舍.
    陈小明二周年祭日,政腐出动数百警察、保安将小区封锁,当小区居民责问时,有警官造谣说”小区发生命案,杀了四个人,现在正在破案”用谎言掩盖违法真象.
    段春芳母亲拖着年老多病的身体为女儿的冤情奔走呼号,引起社会的不满,在市公安局,在市信仿办,许多上访的访民表示对老妈妈的同情,痛责中共政权罪行,一位姜(音)姓警官从7月16日起就每天信誓坦坦地向段母保证”释放报告已交上去了,明天一定会放段春芳,你也不要到处跑”一天天的谎言欺骗居然能让段母每次都信以为真,一次次希望挽来一次次失望的悲痛无情地拆磨着老人家的心.
    从段春芳被刑拘的案例又一次证明了中共政权与民为敌的顽固立场,所有冤民的细节虽各有不同,但主线都一样,都是相信共产党的假民主,上访控告触犯了贪污腐败层的既得利益,受到报复打击,政治迫害,所有强加在访民身上的”罪名”都是不实之词,无罪的”罪名”实在抓不到把炳,(许正请)不吃盒饭也算”罪名”判三年,(杜阳明树丛中小便)判二年半,(田宝成公交司机不买公交车票)判二年半),在中共全党腐败的中国,上访这条路是婊子的牌坊--只能看不能用走不通.现在共党摆出一付只讲拳头不讲理的流氓无赖架势,你们该怎么办?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共当局禁止藏区双语考核用藏文答卷
  • 中共经济信息安全漏洞百出/叶檀
  • 中共喉舌向大脑出手无商量!!!——中国社科院新闻所被砸真相
  • 当中共广东“一把手”汪洋谈到了许宗衡……
  • 中共撤陈绍基、许宗衡、刘友君省委委员职务
  • 中共中央党校撤4研究中心
  • 中共为何听凭新疆“七五大屠杀”的发生?
  • 布衣书局老板胡同是专门出卖朋友的中共间谍
  • 中共暴力福建访民再次遭遇迫害
  • 中共中央巡视组是这样把陈良宇揪出来的
  • 继徐俊平后再有四名中共军情人员外逃
  • 中共贪官外逃透析:案值较大官员都移民国家
  • 中共发布《关于实行党政领导干部问责的暂行规定》
  • 中共把新疆骚乱政治化是为了维稳三个月安度国庆
  • 新疆事件中共当局对网络的封锁和管制达到了空前(图)
  • 胡锦涛罕有举动 揭新疆冲突威胁中共
  • 中共基层“硬派”干部遭枪击 凶手当场逃逸
  • 西方媒体在向中共提供“维吾尔在线”的罪证?
  • 中共当局明修绿坝栈道,暗渡QQ陈仓》 (图)
  • 中共公安又在违宪恶搞访民,人民有苦却难于申告
  • 控诉中共暴徒胡延照疯狂残害我父亲/上海许正清(图)
  • 中共国经济实质:巨额资金浪费产生大量穷人制造官商富翁
  • 中共中央密令毁灭民族英雄吕留良后人故宅/张良
  • 中共干涉泰国内政施压陷害李宇宙丢大脸,大使被撤职(图)
  • 敬请中共最高人民法院回到法制的轨道/李建荣(图)
  • 中共蕉岭县委县政府正在为共产党造棺材挖坟墓
  • 集体腐败:北京1074套豪宅挑战中共底线
  • 建军节感伤10-中共国防科技大学毕业军官蒋成华含冤逼死黄泉下(图)
  • 杨涛: 中共当局为何限制拆迁户的起诉权
  • 全国各地出现“不明身份”的打砸抢叛乱队伍:中共已经彻底黑社会化
  • 上海颜芬兰致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蔡光武:见义勇为后,中共安排我在劳教所里就了业
  • 莆田市民致中共中央胡锦涛总书记一封公开信
  • 【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谬信权"中国司法制度必然
  • 中共叛逃外交官陈用林自述: 踏上人性自由之路
  • 我们被中共中央新闻办控制
  • 任靖玺:中共恶政借机抢钱 司法黑洞制造冤案
  • 四川宜宾7.26事件-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公开信
  • 致中共及未来执政集团的公开信 
  • 恐惧反动,中共三封中文维基
  • 中共牡丹江市纪检委吴长利书记等充当贪污,腐败犯罪
  • 古侯:彝族人与中共攀枝花市
  • 强烈要求中共依法尽快释放清水君!
  • 请看中共高级机关人员之素质(车号甲A02072)
  • 试看中共政府如此这般亲民
  • 美多次关切香港基本法23条但中共峻拒
  • 张钢:高强同志,您是否还打算和中共中央“保持一致”?!
  • 兰剑:再次证明不能对中共独裁抱有任何幻想
  • 中共再施阴招, 让张宏堡身边的人来干掉张宏堡
  • 兰剑:中共暂住证和强制收容制度是法西斯暴政
  • 黄鹤云:中共政权就是萨斯政权
  • 骗取“子弹费”:评中共外围组织在海外的募捐活动
  • 《自由人民中国 》中共有民主吗?所谓农村“选举”真相
  • 吕占锁:中共说「五十年不变」,结果呢?五年就变!
  • [启事]---清水君原有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被中共网特盗用,,请网友注意安全,暂停联系
  • 中共贪官毁了美丽的椰城──海口
  • 给中共16大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呼吁恢复前总书记赵紫阳同志的人身自由
  • 下岗者为活命怒闯中南海 中共怀天下志先忧他国之忧
  • 中共领袖行宫知多少?
  • 安魂曲: 对死伤人数的“巧妙”说法,反映了大陆中共政府对事实真相的故意回避误导
  • 还我民权!抗议黑、腐、恶势力再次对我的迫害──致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先生的公开信
  • 助长民间反人类论调,赞美国际恐怖主义,中共政府罪责难逃
  • 坚决响应中共中央关于全面分裂中国的伟大号召
  • 中共统治的中国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 赵南: 江泽民为什么要出卖“无产阶级”──评中共的转型
  • 过度吹捧中共 最近的新闻实在看不下去
  • 福建劳务输出:中共官商勾结、剥削压迫 外派劳工
  • 海外学子: 公众施压促中共释放高瞻
  • 中共需要民间智库吗/李炳彦
  • 請關注被中共迫害判刑的反核污染人士孙小弟
  • 中共打壓公盟 堵塞出氣口/劉進圖
  • 中共30亿元拆建喀什
  • 中共偉光症發作,公盟受難/李平
  • 中共官媒竟敢骂胡锦涛“胡说八道”/李忠民
  • 曹长青:中共在新疆事件中的八个错误
  • 中共仇杀维族人
  • 中共建党88周年 社会主义亡于党会主义/严元章
  • 中共城市无减灾
  • 对外援助,中共怎么提“附加条件”/丁学良
  • 中共如何践踏维吾尔人宗教自由的/郭保胜
  • 中共的自杀式发展 “越发达水越黑”
  • 为了成功幻觉 中共的城市挤死人/李再扬
  • 中共民族政策可以休矣/殷惠敏
  • 中共外交的成就: 被核蛋包围/李义强
  • 开发商是小鬼 中共是阎王/李克杰
  • 中共出台新问责制太儿戏
  • 中共封季羡林为国学大师 因为他“胆小”/乔海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