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季羡林之子谈父亲往事 13年不见面经过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9日 转载)
    
    来源:澳洲日报
     2008年11月7日,73岁的季承(右)到北京301医院看望父亲季羡林先生。因人为原因,13年无法见面的一对白发父子久别重逢,喜极而泣。 (博讯 boxun.com)

    
    国学大师季羡林遗体告别仪式17日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季羡林最后半年多的晚年生活是「最幸福的」,因为与儿子季承团聚,并相处愉快。
    
    在2008年11月7日团聚之前,父子俩曾经13年不曾相见。记者专访季承,问及个中缘由,他先是沉默了一会儿,而后用低沉的声音说起了往事。
    
    交谈中,季承几次擦拭眼泪。
    
    最后半年幸福时光 与儿子团聚季老直言最幸福
    
    「父亲说和我在一起的半年时间,是他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季承昨日回忆道。
    
    这半年,始自2008年11月7日,73岁的季承与父亲季羡林在301医院团聚。这一天,距离他们上一次相见,已有13年之久。
    
    从团聚之日开始,季承开始照顾父亲,那时候季老的身体一直没有大碍,没想到7月11日突然去世。「去世前一天父亲还谈笑风生,思维很清晰。就在父亲去世的前一天,我还在帮父亲按摩胳膊。」
    
    季承说,这半年间,他和父亲相处得很愉快,亲情得到了实现。「我和父亲在医院里,天南海北什么都说。会谈家事、社会,他过去的历史也谈,话题很广泛。」
    
    曾经13年不相见 1995年春:发生矛盾 互相放狠话后父子决裂
    
    父子决裂,发生在1995年春季承母亲病重期间。当时,季承和父亲闹了家庭矛盾,在气头上的两个人都说了一些狠话,双方连面也不肯见了。
    
    对于家庭中的事务,季承不愿意再提及。他一再强调,亲情胜过任何是非,父子相见,过去的事情都烟消云散了。
    
    矛盾的爆发有个日积月累的过程,季承向记者讲述了父子之间的恩怨。
    
    「这里面有父亲的责任,有我的责任,也有其它人的责任。」季承说,「父母的结合不理想,是旧式的包办婚姻。他不得不接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季承的母亲彭德华比父亲大4岁,只念过小学,认字不多。季羡林出国或是他们在国内分居两地时,母亲没有给季羡林写过一封信。但在打理季家日常生活上,彭德华却勤勤恳恳,含辛茹苦。对这样一位妻子,季羡林口头上评价颇高,情感上却很平淡。
    
    在季承看来,父亲没有把这桩婚姻终止是好事,但也带来了很多负面影响。「夫妻俩没有感情,维持下来就有牺牲,有后果,这后果不仅影响到父亲和母亲,也影响了家里每一个人。」
    
    对于父母的婚姻对父子关系究竟产生了何种影响,季承并未言及。]
    
    1995年-2002年:陷入僵持 近在咫尺却互不相见
    
    父子俩决裂之后,有段漫长的僵持期。
    
    这期间,季羡林还住在位于北大的朗润园家中,季承要见父亲并不难。季承说,他经常来到朗润园家中,但担心父亲还在生自己的气,不愿接纳自己,他每次只是和父亲的助手李玉洁打招呼,主动避开父亲。
    
    李玉洁正是在父子俩闹矛盾后被派去担任季老助手的。
    
    
    季羡林最亲密的秘书李峥过世后,他的儿子李小军成了季承联系父亲的渠道。每逢过年过节,季承都会往季羡林最亲密秘书的儿子李小军家里送大量的山东斋菜,来了以后什么都不说。李小军自己家里留一部分,其余的便送给季老。季老心知肚明,只是沉默。
    
    从1995年春一直到2002年,双方就这样一直僵持着,没有找机会相见。
    
    2002年-2008年:相见遇阻 试图探访没能进父亲病房
    
    「但是,毕竟父子亲情谁也割不断,后来我和父亲都互相谅解了,希望能见面。然而,就是这个时候,有的人不仅不调解,还从中阻挠我和父亲见面,想垄断父亲、垄断季羡林。」季承告诉记者。
    
    据其介绍,在2002年父亲住进301医院前,他想见父亲很方便。在2002年后,他再想见父亲时,确实受到了「某些人」的阻挠。
    
    季承说,父亲住院后,他多次去医院,和李玉洁多次交涉,希望能见到父亲,都没能如愿。
    
    「有一年的冬天,我在外面等了两个小时都没能进去,他们就是不让进,即使李玉洁病倒之后,我仍旧见不到父亲。」季承说。
    
    李玉洁于2006年下半年突发脑溢血被送进医院,此后,杨锐接替李玉洁,开始负责照顾季羡林。
    
    季羡林身边的工作人员为什么要阻挠他和亲人见面 季承说,原因并不复杂,季羡林因为高深的学术造诣和对文化事业的杰出贡献,被誉为国宝,如果能把国宝掌握在手中,肯定将收获巨大的利益。
    
    在季承看来,季羡林身边的有些人正是出于这些不纯的目的,在帮他打理着一切,甚至包括阻挠他和亲生儿子见面。但是,季承不想具体说出其中的原委。
    
    2008年底终于团聚 友人牵线才回到父亲身边
    
    2008年10月底,季承从网络上看到一则让他吃惊的新闻----《谁盗卖了季羡林的藏品》,文中称季羡林的藏画被盗,已流入拍卖市场。文章配发的照片上,老父亲披着一件睡衣,干瘪瘦削的双手张开来,看神情,似乎正在讲述什么。
    
    季承鼻子酸涩,已经13年没有见到父亲了,而父亲似乎过得并不愉快。
    
    季承对记者表示,他当时心急如焚,立即联系北大和301医院的相关负责人,希望能搞清情况,并要求见父亲一面。然而,他得到的答复是:不同意。
    
    73岁的季承抱着一线希望赶到301医院,试图能见到父亲。然而,和过去的许多年一样,他再次被挡在了门外。
    
    正在季承无助之际,一些好心的朋友和季承取得了联系。他们表示愿意想办法让他尽快见到父亲。
    
    最终,2008年11月7日,73岁的季承终于在北京301医院的病房见到了父亲季羡林。「父亲!」季承一开口就跪下磕了个头,起身时已泣不成声。「您有什么要训斥我的吗 」
    
    季羡林虽然也很激动,但话语仍然平静:「我有什么可批评呢,过去的事情就过去好了。」此时,季羡林已不能行走,视力衰减。老人能看到的,只是儿子模糊的身影。季承带来了季老喜爱的家乡食品,亲手喂给父亲吃。
    
    经过13年的隔阂之后,季承又像普通的儿子一样回到了父亲身边。
    
    相见对话
    
    季承:以前也想来看你,就是进不来,以后就好了。
    
    季羡林:父子团聚是人之常情,不希望我们团聚的人是不正常的。
    
    季承:13年来,我每天都走到这里,可就是进不来!
    
    季羡林:为什么这么多障碍 我了解一点,但不懂。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季羡林之子称父亲骨灰可能安葬三处
  • 《季羡林全集》中的老照片(图)
  • 季羡林的破纸“高帽” 温家宝的妖魔创意
  • 季羡林先生是一个有
  • 鲜为人知:温家宝与季羡林之间的情缘 (图)
  • 实拍:季羡林灵堂内外照片(图)
  • 胡乔木苦劝数小时 季羡林胆小不敢革命
  • 季羡林去世,吉林访民到北大示威(一)(图)
  • 遗留藏品天文数字 季羡林遗产分配再成焦点 (图)
  • 季羡林:爱国不等于爱党
  • 真让人遗憾,筹划拍摄《季羡林》纪录片夭折
  • 半天3500人祭奠季羡林:学子心里的北大塌了一块(图)
  • 社会各界群众北大悼念季羡林(图)
  • 季羡林 百年来中国知识分子历程的反映
  • 季羡林逝世细节:温家宝12点赶到医院
  • 季羡林追悼会由北大安排 医院实施进出管制
  • 季羡林之子季承:父亲今晨突发心脏病后昏迷逝世(图)
  • 国学大师季羡林今晨在北京医院病逝 享年98岁 (图)
  • 国学大师季羡林病逝 (图)
  • 格丘山:季羡林是国学大师还是浪得虚名?
  • 季羡林错说“天人合一”/娄正保
  • 评《首知联:季羡林与“六四”大屠杀》/古川
  • 他固辞大师,而别人一定要加上——季羡林被国家恶搞了
  • 被党扣“国学大师”帽子 季羡林入土不安/陈赫
  • 李承鹏:季羡林被国家恶搞了
  • 季羡林怎样成为“公共知识分子”?/首知联
  • 季羡林-被幻化的大师与知识分子
  • 季羡林逝 没为五斗米匍匐/张颐武
  • 季羡林的破纸“高帽” 温家宝的妖魔创意/张长平
  • 季羡林与“六四”大屠杀/首知联
  • 季羡林是中国知识界的悲剧代表
  • 季羡林走了: 温家宝当国学大师,于丹老师欣赏小沈阳
  • 大师、匠人、小丑——缅怀季羡林先生/许锋
  • 为何要强赐季羡林“国学大师”头衔/楚一民
  • 季羡林和任继愈的爱国论/西风独自凉
  • 中共封季羡林为国学大师 因为他“胆小”/乔海燕
  • 百家名嘴钱文忠驳斥“李敖炮轰季羡林”
  • 季羡林对比中西差异/贾春宝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