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刘路:磨刀霍霍向公盟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6日 转载)
    刘路更多文章请看刘路专栏
     来源:参与 作者:刘路
     (博讯 boxun.com)

    
    
    2009年7月14日,公盟收到两张罚单,“地税拟处罚30多万元,国税拟追缴18万多元所得税并处93万多元罚款,两项加起来一共是142万多元。”
    
    公盟是什么组织?她做了什么?要被如此处罚?
    
    公盟是一家非盈利的公益组织,就是国际上通常说的非政府组织,这种组织按国际惯例都是免税的,但是中国的事情就是吊诡,不被当局看好的非政府组织注册比登天还难,所以公盟无奈注册成公司。
    
    公盟做了什么?据公盟的法定代表人许志永博士介绍,公盟与耶鲁大学法学院进行一些合作项目,包括北京户籍制度改革研究,提出新移民准入制度的建议;就钉子户问题、西丰县委书记进京抓记者等问题召开研讨会;为小区业主维权呼吁;反对打工子弟学校强制拆迁;为河北承德五次被判处死刑的无辜公民、为被警方打死的杜学磊等一些列极端的冤案提供法律援助;提出司法改革建议;两会期间提出给人大代表的建议,等等。为了这些项目,公盟接受了耶鲁大学法学院的一些捐助,而且这些资助2009年5月还交了税,仅仅因为其中一个项目没有完成,有一些预付款还没来得及交税,两家税务局就决定追缴18万,并按5倍罚款30万+93万共计123万。再加上追缴的18万,总数达到142万。
    
    公盟为什么会被如此报复性处罚?
    
    对于这背后的原因,公盟的当家人许志永有个分析:有些人认为“公盟有政治目的,我对这种说法报以同情。我们的政治目的很清楚,是为了这个国家民主法治公平正义,为了每一个人的自由和幸福,不仅为了我们具体帮助的个体,更是为了建立民主法治健全的制度,让所有的人,包括那些至今仍然对我们怀有敌意的同胞也能获得正义、自由和尊严。”
    
    可是在这个神奇的国度,贪污腐败可以高枕无忧,真正盘剥坑害人民的国家蛀虫们可以逍遥自在、大发横财,高举良心、以苍生为念、为国家分忧,为人民福祉、民族前途奋斗的人,却成了打击的对象。
    
    很多人都知道,公盟是一个志愿者团队,她的所有的成员是凭内心的良知和正义感做事,除了很少的办公室专职人员外,他们大部分成员不拿工资,他们把所有的钱都用于良心和正义的事业,他们没有任何利润,从来也没有打算获得利润,他们的收获只是感动。因为这个,他们就注定成为了这个国家打击的对象。
    
    许志永在他的博客中说:我们已经很谨慎了,考虑到一些没有良心的畜生们说三道四,我们拒绝接受一些基金会资助,我们选择了耶鲁大学法学院是因为他们也给一些政府部门资助,我了解他们,他们爱中国。我们所有的努力都是理性的建设性的,我们怀着善良的愿望推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我们从来都是这样怀着纯真的愿望。
    
    他坚定地表示:现在如果税务部门要公盟补18万多元的所得税并作出93万多元的处罚,这巨额的罚款只能来自公盟现有的钱——素不相识的朋友们那100元、200元甚至5元、10元的捐助。这是不可能的!作为公盟的法定代表人,我宁愿接受七年的刑事处罚,也绝不会把这些5元、10元的捐助交给丧尽天良的畜生们。
    
    我没见过许志永博士,但是我知道他做的事,为了给我的山东老乡陈光诚辩护,他曾经被临沂的警察当作“小偷”关进羁押室,直到开庭结束。为了探访被关进黑监狱的访民,他一个堂堂北京大学的法学博士,在北京光天化日之下的街头被小吏殴打。他是个高举良心照亮祖国未来之路的义人,这样的民族精英,却可笑的即将成为被以国家名义构陷的“偷税犯”。
    
    我不认识许志永,但是我认识公盟的另一个当家人张星水律师。他的律师所几乎常年都在做一些公益案件,为政治异议人士辩护、为生活在最底层饱受欺压的民众维权,这些案子没有收入,常常还有搭上旅差费,以至于堂堂京城大律师穷得叮当响,不得不靠父母接济。
    
    对公盟的处罚是残忍而又邪恶的,因为“这不是对公盟的处罚,这是对毒奶粉受害的孩子、打工子弟学校的孩子、遭遇物业公司欺负的业主、为内心正义奔走呼号的上访者......是对千千万万最需要帮助的无权无势者的处罚,这处罚丧尽天良!”(许志永)
    
    我理解许志永博士的悲愤,因为我仿佛看见一只黑手,正在磨刀霍霍,杀向公盟,杀向我们民族的良心和未来。
    
    2009年7月16日于纽约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路:为在新疆骚乱中死难的各族同胞祈祷
  • 翁艳峰专访刘路:刘晓波无缓刑可能
  • 刘路:解读刘晓波以煽动颠覆罪被捕
  • 刘路:国家敌人刘晓波
  • 刘路:从孙文广教授遭袭击看共产党沦为黑手党
  • 刘路:不屈的良知——夜访高律师解开层层谜团
  • 刘路关于刘晓波被羁押答朋友问
  • 刘路:晓波祖桦被传讯,共产党要提前清场?
  • 该抵制的是国货还是法货?—刘荻、刘路对谈国内形势(图)
  • 张清扬:青岛楼市崩盘在即,刘路预言被无情证实(图)
  • 刘路:从广州警察一案两判看司法专横
  • 刘路:我愿陪张青去上访
  • 郭飞熊8岁儿子无钱上学 刘路呼吁朋友捐献爱心
  • 齐鲁晚报报道跨海“网络诈骗案”/刘路
  • 刘路:大陆公安成功破获涉台网络诈骗案
  • 刘路:欧阳小戎被软禁
  • 刘路:逮捕吕耿松,谁将付出代价?
  • 刘路 (山东) :为自由辩护
  • 刘路:律师法修改:别把律师当异类(下)
  • 驳刘路石首暴民论(两篇)/张三一言
  • 刘路:零八宪章的背景和对民间社会的影响—在中国宪政民主化国际研讨会上的发言
  • 刘路:浅谈三本攻击民运的书(一)(二)(三)
  • 新移民正在成为民主运动的生力军/刘路
  • 刘路:邓玉娇案:要害是回避强奸
  • 刘路:红冰行
  • 刘路:雪莲行(图)
  • 刘路:我们家的前花园
  • 刘路:中共的“民主化”思路
  • 刘路:我没有参加“六四”
  • 刘路:四月心情(多图)(图)
  • 归去来兮:忽东忽西,也许是刘路性格中的矛盾冲突的展现
  • 刘路:老路为什么为“特务”辩护?(图)
  • 刘路:中国,你与我有什么相干?——一个西藏喇嘛的证词
  • 刘路:十七条与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
  • 刘路:二月风多草色寒——遥送杨子归国(图)
  • 刘路:《零八宪章》与公民运动的方向
  • 刘路:酷刑是一种政府犯罪
  • 刘路:君问归期未有期——旅美心潮之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