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维吾尔150万青年被绑架的奴工计划
请看博讯热点:新疆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作者:茅山道】
     (博讯 boxun.com)

    维吾尔暴动发生以来,据说真相是维族暴徒屠杀汉人平民,于是汉人纷纷说:“你们去杀军队警察才算好汉,杀平民算什么本事?”汉人似乎忘了奥运期间的2008年7月1日,上海有杨佳痛杀匪警,被他们骂作“滥杀无辜应该处死”;2008年8月4日,喀什武警支队爆炸16人死亡16人受伤;8月12日,阿克苏地区库车县的15岁少女爆炸了警察局法院12人死亡...有谁关心过这些少男少女为何变成暴徒?有谁呼吁过让他们享受战俘待遇?
    
    汉人反思的结果是,国家计委出台了150万人的绑架计划。维吾尔斯坦南盆的喀什、和田、克孜勒苏等地500万以上的总人口当中,应该“泻洪减压”150万去中国东南部打工。这可供输出的150万壮劳力,正值婚龄前后,担负着一个种群的人口繁衍和文化传承,从最西北去最东南如何成家?也要他们象湖南四川的奴工一样劳燕奔波吗?这是不是种族灭绝强制同化?
    
    维吾尔南盆地是传统富庶的农牧区,为何赤贫如洗?中国从维吾尔自治区采掘的油田工矿,为何没有抽提地方税转为农业补贴?为何不在这里兴办农牧产品工业化基地呢?难道这里也会变成三鹿氰胺的大本营吗?韶关暴动为何引发乌鲁木齐暴动?这些暴徒来自何方?莎车县的一位农民被关入乡政府,要求交出他的已经参加汉语培训的两个女儿,而这两个女儿已经被姐姐带到了乌鲁木齐...详见:
    
    一维族记者:对在内地的南疆民工境遇的基本看法
    2009-07-12 00:10:07 作者:不详 来源:开元网
    
     南疆三地州的贫困问题由来已久,我们每一位有良心的正常人目睹这些贫困现象,不得不悲然泪下。从1983年至2000年间,我作为一名记者和一家杂志社的副社长,每年都要下这些地州采访和工作两三个月,足迹遍及这23个县市的一百多个乡镇和上千个村子,接触过无数社会最底层的乞丐、佃农、农民、牧民和手工作坊的徒工,采访过几百名各族从基层乡村干部到地县级领导,对这里的贫困和经济发展滞后的情况有所了解。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三个地州总人口目前估计至少在500万以上,基本上从事传统的农业和畜牧业,农牧业资源不谓不丰富,粮食、棉花、油菜及林果业产量在全区名列前茅。但是农牧业生产受到人多地少和水资源的严重束缚,外加国家资金、政策和技术投入少,自解放以来遭受的所谓“土改”、“三反五反”、“社教”和“文革”等左倾路线的严重干扰,使普通干部群众的国家归属认可程度下滑到了最低点,形成了解放后南疆三地州“疆独”势力得以产生的温床,遇到一部分别有用心的人蛊惑煽动和国外敌对势力的影响,甚至引发了一系列的分裂和恐怖事件。通过近几年来“反分打恐”的维稳工作扩大化(稳定压倒一切的政治高压政策),反而使经济没有得到像样儿的实际发展,更使当地老百姓穷困潦倒,党和国家的威望降到了冰点,正常合理的民意诉求渠道被堵死,民怨鼎沸,危机四伏。另一方面,下派到这些地州的各级干部,特别是汉族干部,由于基本指导思想的偏悖,只是简单地将维稳作为要务和体现所谓政绩的倾向,加之一些干部的腐败作风,导致他们在这里除了狠抓稳定和个人的政治资本和经济私利之外,几乎没有认真地抓过经济发展和当地老百姓的福祉,因此造成了老百姓与政府干部的对立和不信任的关系,且这种干群鸿沟越来越深,如此恶性循环的往复,终于使当地的政府决策者发现,南疆三地州的经济发展和贫困问题,已经到了非“泻洪减压”不可的地步了。于是乎,从速合理分流南疆三地州150万农业剩余劳动力的政策出台了。
    
      我们知道,南疆三地州除了农牧业和旅游资源相对丰富之外,基本上没有可供大量开发的工业资源,最近发现并开发的石油资源似乎基本上与当地无关,充其量也就是改善了当地的交通和通讯状况,稍微带动了一些相关的餐饮行业的发展,资源转换战略实施缓慢,丰富农牧业资源开发利用,延长农副产品产业链的进展不过也只是开了个头,目前尚不足以吸纳大量的农村剩余劳动力,唯有组织这些剩余劳动力外出打工,成为改善南疆三地州贫困状况必由之路。
    
      万事开头难,通过上述情况可以得知,这一政策的具体实施不是那么容易的,绝大部分农民有抵触情绪是可以理解的。今年3月份,我家过去的一位保姆领着她的两个妹妹突然来到我家,声泪俱下地求我救一下她两个妹妹的命。原来,她们老家莎车县某乡的一位副乡长,将她们的父亲关在了乡政府,要求这位农民交出已经参加汉语培训的两个丫头。因为早已听到风声的这位农民,早已将还没结业的丫头,偷偷藏在了另外一个乡的亲戚家。而他在乡政府附近开饭馆的二女儿(就是我家以前的保姆,已婚),得知父亲被关在乡政府,又偷偷将两个妹妹带到了乌鲁木齐。我当时的确为乡干部如此粗暴的工作作风感到不理解,甚至感到愤怒,遂打电话给该县的一位朋友(副县长)询问详情。当我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就为如何处理眼前的问题而头痛。经与前保姆苦口婆心地“商量”后,决定答应留下这对女孩的妹妹在我家暂避风头,姐姐必须回乡“救出”父亲,并如约前往内地打工。我请一位朋友帮忙,出具了一张“妹妹”已在乌鲁木齐一家公司打工的证明,并通过那位副县长朋友帮忙疏通,到三甬碑客运站送走了前保姆和她的大妹妹。
    
      我的这位“新保姆”的姐姐目前在青岛打工,她经常打电话“报告”她在那里打工的情况,所说情况与本报记者帕热扎提采访报道的情况基本相同。但是,雇用厂家拖欠工资、不按规定支付报酬的加班现象、维吾尔打工妹的生活待遇人前人后不一致(即应付媒体监督玩花架子的情况)等情况,还是不同程度地存在,甚至个别打工妹受到某些管理人员性骚扰的情况也偶有发生。根据我目前得到一些情况分析,在青岛打工的这批维吾尔女工,可以分成两头小中间大的三个部分,一头积极一头想跑,中间的那部分基本上也倾向于拿上工钱早点儿离开,而我“新保姆”的姐姐也属于中间派。这种情况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她们毕竟是第一批,又是从未离开过家乡和父母的小姑娘,更何况她们基本上都是“被迫”而来的。
    
      结论:就目前情况来看,政府组织南疆三地州农民到内地打工,一是必须加强组织领导工作,多一些解释说服工作,少一些简单粗暴作风;二是相关的服务保障措施必须配套到位,必须派出得力的领队干部,坚决依法维护维吾尔民工在内地打工的各项合法权益,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三是尽量拓宽劳务市场信息渠道,适当增加组织男性维吾尔民工的外出打工的比例,以避免不必要的误解,何况这涉及到民族宗教问题,民族宗教向来无小事,政府应该认真对待这一问题。
    
      大批组织南疆农民到内地打工,毕竟是开天蔽地第一遭,是一个不易被普通大众正确理解和接受的好事,建议自治区党委宣传部门制定常年的报道宣传计划,辟出专门经费,组织新闻媒体进行长期的宣传报道;有关科研单位和有条件的大专院校,也应该组织适当的科研力量,对这一改变维吾尔社会结构的重大历史事件,仔细进行实地考察研究,尽快为决策部门提供科学翔实的依据,促使决策部门尽快制定出相关的政策法规。
    
      最后还需要特别强调的是,维吾尔社会,包括知识阶层对此问题的不理解和接受的现象,甚至是暂时的不明白情况而持反对意见的人,绝不是所谓的“分离”情绪,更不是别有用心,与境外的分裂势力和恐怖组织基本没有关系,只是人民群众对这一新鲜事物缺乏必要的理解和认识,只是社会成员的思想观念上的问题,属于人民内部矛盾,绝对不能与分裂势力划等号,不加分析地随便地乱扣帽子、胡打棍子,更不能借此歧视和排挤他们,而是应该以春天般的温暖说服教育为主,甚至可以特事特办,适当组织维吾尔社会的头面人物组团到内地,实地考察同胞在那里的工作生活情况,然后到南疆三地州“现身说法”,帮助广大农民尽快打消顾虑,热情迎接维吾尔社会转型的春天。至于对付那绝对一小撮确有别有用心的敌对分子,那就是司法部门的事啦... _(博讯记者:草虾)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首批158名各界人士关于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遭拘押的呼吁 (图)
  • 内地著名独立学者发起联署,促释放“维吾尔在线”站长
  • 新华社公布死亡人数:汉族137,维吾尔45,回1,总184
  • 西方媒体在向中共提供“维吾尔在线”的罪证?
  • 维吾尔在线站长否认“煽动暴乱”承认“得罪太多老大”
  • 乌鲁木齐市示威者化整为零,各地设关卡严查维吾尔人
  • 慕尼黑维吾尔人持续举行抗议活动(图)
  • 维吾尔在线创办人中央民族大学教授被捕
  • 维吾尔、藏人、天主教徒、新教徒:中国的火药库
  • 世维发言人:中国强迫维吾尔人做廉价劳工,少女被迫卖淫(图)
  • 乌鲁木齐维吾尔暴乱:王乐泉最新指示,部队镇压(图)
  • 新疆乌鲁木齐发生维吾尔暴动:震撼图片(图)
  • 新疆乌鲁木齐发生维吾尔暴动
  • 我为什么要支持维吾尔人获得应有的自由/关注维吾尔族人权
  • 四位维吾尔男子抵达百慕大:最坏的经历是中国军方的审讯(图)
  • 中共继续打压维吾尔族上访人士
  • 新疆维吾尔人因看敏感影片被捕
  • 乌鲁木齐警方“游街”20名维吾尔族抢扒涉案人员(图)
  • 喀什维吾尔族基督徒阿里木江被送医院,律师问询当地检察院
  • 国际笔会严重关切维吾尔诗人阿布露莎因文被捕
  • “单位制”对维吾尔族传统社会结构影响/阿布都哈德
  •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维吾尔
  • 维吾尔暴动的汉族只死32人?政府鲸吞死魂灵!
  • 我的维吾尔族朋友
  • 苏联戏剧对新疆维吾尔戏剧形成的促进/韩芸霞
  • 佛教“四大”与维吾尔医学/杨富学
  • 维吾尔斯坦的一地多族以及维独的对策(图)
  • 广东韶关玩具厂的维吾尔暴乱根源/草虾(图)
  • 破译维吾尔族民歌《望河楼》/ 顾新勇
  • 在东土耳其斯坦 失业给维吾尔青年带来了什么?(图)
  • 从胡子到护照/维吾尔在线
  • RFA:维族人权组织:新疆维吾尔人的不满情绪一触即发
  • 依里夏提:奥巴马会让17维吾尔囚徒留美
  • 热依汗·卡德尔:对湖南常德桃源维吾尔族高昌先祖哈勒的几点考释
  • 热依汗·卡德尔:湖南维吾尔族文化认同调查侧记
  • 应该正确认识维吾尔人到内地打工问题/伊力哈木土赫提
  • 周止戈:中国各民族精神文明排座次:羌族第一,藏族第二,维吾尔族第三,蒙古族第四,回族第五,汉族第十五
  • “双语教育”禁止维吾尔儿童学习母语(图)
  • 奥运后 世维大会:维吾尔人权状况让人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