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水污染:西南地下河或成下水道(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2日 转载)
    来源:南方周末
    
中国水污染:西南地下河或成下水道

    金线鱼的突然死亡
    
    黑龙潭里漫出了大量云南洞穴特有的珍稀动物——金线鱼。几年前,这一消息让环保工作者大为惊喜。附近的滇池水质受到污染,那里的金线鱼早已绝迹。
    
    黑龙潭公园位于昆明市区北郊。每天,在这个昆明市的后花园里都有游人驻足观鱼。
    
    金线鱼对水质和含氧量的要求非常高。它们白天在洞里,晚上觅食,以水里的一些小虫子、小动物为食。研究洞穴鱼类的学者甚至认为,“金线鱼对外因的反应敏感,很有可能筛选出监测水质污染的指示种。”
    
    鲜活的金线鱼,放入盛自来水的缸中,8小时后就会逐步死亡;但如果水缸中换上原来的洞穴水,不投饲饵也能存活十天以上。
    
    2008年2月5日,黑龙潭公园清水潭数百公斤鱼类一夜之间发生死亡,其中有众多的金线鱼。
    
    “我看到几条金线鱼死了,还有一些鲫鱼在翻泡泡,不停地挣扎。”这一天,绿色昆明组织的负责人梅念蜀在黑龙潭公园一墙之隔的植物园的水池边,正好处于黑龙潭公园水域的下游,她和植物园的工作人员捞起了还在挣扎的鱼,并赶紧拨打了《春城晚报》的热线。
    
    据当地媒体报道,2月6日至10日,死亡的鱼总量达到了三吨多。当地环保部门排除了人为投毒的可能。“2000年,这里也发生过死鱼事件,当时是由于上游20公里远的垃圾场导致的严重污染。”中科院院士袁道先说。这位中国岩溶地质学学科带头人告诉记者,“类似的危机预警已不是第一次了,因为是著名的景点,所以人们比较关注,其实地下水源污染比比皆是。”
    
    2008年9月,袁院士和云南地质环境监测院研究人员到垃圾场进行了调查,垃圾场已经处理,“当地已经用土封住了垃圾场,垃圾还在里面,有可能还在发生影响,污染的持续性会有很长时间。”云南地质环境监测院王宇院长对记者说。
    
    昆明市处于岩溶地区。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国内外的科学家已经认识到岩溶地区是一种特殊的脆弱环境。1983年5月,在美国科学促进会第149届年会上,正式把岩溶环境列为和沙漠边缘地区一样的脆弱环境,即一旦遭到破坏就很难恢复的环境。
    
    岩溶地区通常缺少天然防渗或过滤层,因此地表水和污染物质很容易通过溶裂、溶洞等岩溶形态直接进入含水层或地下河中;另一方面,土壤的营养物质大部分都被水溶走了,土壤贫瘠,稍有水土流失,即留下一片石海。这是岩溶环境所带来的两个特别问题。
    
    事实上,中国西南的一大片地区都属于典型的岩溶地区。这一地区包括贵州、广西西部、云南东部、重庆东南部、四川南部、湘鄂西、粤北等地,总面积约100万平方公里。
    
    千万年的沉淀,千万年的改变,寂静的流水,幽深的洞穴……“土在楼上,水在楼下”,是西南岩溶地区水土资源分布的基本格局。
    
    这一地区的地下水非常丰富,特别是地下河分布甚广。但是袁道先指出,目前的情况是,一方面对这些地下河的开发利用程度甚低,另一方面它们正逐步变成排污的下水道。这是一个正在逼近的威胁。
    
    地下河变成了下水道
    
    有此担心的,不止袁道先一人。
    
    2007年,薛禹群、傅家谟、郑度、汪集旸、林学钰、陈梦熊几位院士,和袁道先一起联名建言呼吁,警惕不要使我国西南岩溶地区13,919公里长的地下河变成下水道。
    
    “地下水最后还是要流到湖水、河水和江水里去,我们还没有意识到污染地下水之后的严重后果。”薛禹群院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2009年4月6日,袁道先的研究小组成员接到电话,“老龙洞的水又臭了”。
    
    重庆市南山老龙洞地下河流域面积20多平方公里,长度近13公里,是下游老百姓的重要水源地,也是当地一著名的国家AA级风景区,地下河水最终通过花溪河进入长江。这里是西南大学地理科学学院袁道先院士的重点研究地区。如今,这条典型岩溶槽谷型地下河,已经受到变为城市废水排污下水道的威胁,对下游老百姓用水和旅游景观保护产生严重威胁。
    
    其上游黄桷垭镇本是重庆市南岸区划定的饮用水源地二级保护区,但包括重庆邮电大学、重庆第二外国语学校及大型水泥厂等5万多人产生的大量生活污水和工厂废水,直接通过落水洞排放进入地下水系统。尽管黄桷垭谷地建有地表沟渠用于排放污水,但污水输送数公里后还是通过另一处落水洞进入地下河。
    
    2008年7月11日,袁道先的研究小组来到黄桷垭镇明流段,当时正值阵雨过后,沟渠水溢出,浸没了两侧玉米地和蔬菜地,水退之后,空心菜变成“黑心菜”,老乡用雨后污水反复冲洗空心菜,给人以污泥施肥的假象。
    
    沿途沟渠边还有水泥管厂区的垃圾堆放点。据当地群众介绍,20年前,此处沟水清澈,两边分布有大量鱼塘和耕地,现在“这里污染源多样,有机污染与无机污染并存,污染由点向面发展,一污染就影响一大片区域”。袁道先的博士生蒲俊兵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现在下游的老百姓只能打井取水,但也是污水沉降出来的水。”
    
    一条被污染的地下河在多数情况下会将污染蔓延。今年3月29日,下游另外一条龙洞湾地下河水成了白浆状,“恶臭熏人,基本上难以走近。”检验结果显示:水体中磷酸盐浓度达到3.6mg/L,严重超标(正常值是0.05-0.1mg/L);邻苯二甲酸酯类(PAEs)和高致癌物质多环芳烃(PAHs)两种有机污染物的浓度都很高。
    
    涪陵榨菜闻名全国,但在重庆涪陵区当地,生产榨菜的企业已经是农业活动和乡镇污水之外最主要的地下河污染源。“这个水最终是要流入三峡水库的,问题很严重。”研究人员说。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反核污染斗士孙小弟父女双双面临被劳教
  • 网帖曝张家界苦竹河被严重污染(图)
  • 反核污染斗士孙小弟父女的现状令人担忧
  • 采矿严重污染河水引发藏、汉人冲突
  • 温家宝批示调查山东东明化工污染事件
  • 山东东明污染初步调查结果将公布
  • 北京奥运污染最严重?中国专家反驳(图)
  • 温家宝亲自批示:调查山东东明县化工污染事件
  • 美驻华使馆发布北京空气污染指数 让官方汗颜
  • 反核污染斗士孙小弟父女被刑事拘留
  • 美驻华使馆空气污染数据大受欢迎
  • 反核污染人士孙小弟被控“非法提供秘密情报”遭拘捕
  • 悄悄的污染 悄悄的不治/吴帅
  • 我们被绵竹玉泉钢铁厂污染害苦了
  • 中国水污染问题仍旧揪人心
  • 黄浦江上游绿萍泛滥 已经形成带状污染
  • 环境污染将设举报热线“010-12369”
  • 云南阳宗海污染事件宣判:罚处被告单位1600万(图)
  • 一位中国公民和他的“中国水污染地图”(图)
  • 曲阳县污染太厉害了
  • 古都洛阳的新伤口:揭开伊川县电力集团违规扩建“高污染”工程的疯狂黑幕
  • 河南省台前县的化工厂污染很厉害
  • 武汉市置人民死活不顾引进高能耗高污染的小型炼钢厂
  • 从七九二矿破产,遣散职工到惊暴核污染扩散内幕
  • 亏他们想得出来:武汉要将污染的湖水“出口”到长江
  • 水变色官员不敢喝,群众神秘死亡,官员说不是污染:如此代表人民利益?
  • 千亿引污水温家宝震怒,东明污染危及华北两亿人饮水安全
  • 东明污染事件惊动总理,尴尬了谁?/梁江涛
  • 水污染突破人类承受的底线,大陆作家写信给总理呼吁挽救/陶达士
  • 孙文广:声援东明民众反污染争人权
  • 举报污染像是拳头打在棉花上/侯宜中
  • 冯永锋:中国水污染问题仍旧揪人心
  • 减少污染 行动起来
  • 严重污染环境--上海世博未利民,先扰民
  • 中国水污染问题及对策/赵南起
  • 地下水污染信息不能遮遮掩掩/于德福
  • 三国剧组污染水源凭啥私了?/田水月
  • 癌症村,短命村,污染中毒—不断增加的记录/陶达士
  • 白岩松“炮轰”盐城水污染:偷排是公然投毒
  • 废除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有助减轻人口压力?
  • 从内源性污染中走出/易宪容
  • 史洪源:是谁污染了我们记忆的天空?
  • 环保腐败加剧“环境污染”/孙瑞灼
  • 煤矿作业污染为什么总治理不了呢
  • 中科院院士蒋有绪:何时建议征收“放屁税”?放屁也污染环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