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季羡林逝世细节:温家宝12点赶到医院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2日 转载)
     钱文忠博文:《哀告》
    
       今天,按照原计划,我原本应该在“百家讲坛”开始录制“弟子规”,而且,我实现就知道,今天还有来自于北川中学的10位同学和老师前来录制现场,所以,我一早就赶到了录制棚,准备录象。 (博讯 boxun.com)

    
      但是,一早传来噩耗,恩师季羡林先生于今晨突然逝世。我实在没有办法录制,只能向听众,特别是远道而来的北川同学表示歉意。换上“百家讲坛”为我赶买的黑色服装,赶往301医院附近,和季羡林先生的独子季承先生,以及先生身边的工作人员见面。全国乃至海外媒体都对季羡林先生的突然逝世表示哀悼,我以我个人的名义,并受委托代表季承先生以及先生身边的工作人员,向大家表示由衷的谢意。
    
      这个消息实在太突然,谁也没有想到。就在前天,我们还和中央电视台的王利芬老师商量拍摄四集祝贺先生百岁华诞的片子,还和有关部门以及季老的家乡落实另外一部记录片的开机仪式,我们都已经做好了分工,以非常欢快和振奋的心情,投入到这些工作中。可是,今天,这一切,所有的这一切只能是纪念和哀悼了。
    
      最近几个月来,季承先生一直照顾陪伴季羡林先生,老人家的心情非常愉快,胃口很好仍然酷爱吃胡萝卜羊肉饺子;精神也很好,前不久接受王小丫的采访,还思路极其清晰、逻辑极其严密地对着镜头,连续说了半个多小时。他自己多次说,这半年来,他非常愉快。
    
      就在昨日7月10下午,季羡林先生用毛笔题写了“臧克家故居”,为孔子卫视觉题写了“弘扬国学,世界和谐”,为汶川广济学校题写了“抗震救灾,发扬中国优秀传统”。季承先生在16点到16点30分还为老人按摩了手臂。老人精神依然很好,谈笑风生。
    
      昨晚,我和季承先生以及老人身边工作人员见面,听到这个消息,还非常高兴。
    
      岂料,今天一早起来,老人觉得眼皮无力,感觉不好。季承先生于8点左右赶到医院,301医院的医务人员进行了全力的抢救。但是,老人毕竟已经年近百岁,一个小时后,今晨9点,不幸逝世。
    
      令我们感动的是,北京大学闵维方书记和周其凤校长和其他北大领导很快赶到医院,商讨了治丧事宜。11 点,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尊敬的刘延东同志也赶到医院;12点,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尊敬的温家宝同志也从会场赶到医院。令在场所有的人都无比感动的是,温总理满含真情地讲:“我准备在8月6日为您祝贺生日,还准备和几个问题准备和您讨论啊。”我们对党和国家对季羡林先生的尊敬和关心,深受感动,并深表感谢。对301医院的医护人员表示由衷的谢意。
    
      季羡林先生漫长人生的最后一段,以我们无法接受的突然结束了。但是,我们知道,老人家是愉快而满足的。
    
      作为一名学者,老人从来没有停止过思考。他近来正在酝酿提出“大国学”的概念。老人家认为,我们应该用这个概念。“大国学”包括全中华56个民族的文化财富,比如,特别是藏族文化、伊斯兰文化。“大国学”还应包括历代中国人向世界学习的文化成果。
    
      近来,季羡林先生还高度关注民间办学,他授权一家著名的民办大学筹备了“大国学研究院”,并且建议民办大学也要办人文通识教育中心。原本决定在8月份揭牌,正式成立。
    
      我们沉浸在毫无准备的哀痛之中,只能先向关心季老的人表示最由衷的感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季羡林追悼会由北大安排 医院实施进出管制
  • 季羡林之子季承:父亲今晨突发心脏病后昏迷逝世(图)
  • 国学大师季羡林今晨在北京医院病逝 享年98岁 (图)
  • 国学大师季羡林病逝 (图)
  • 季羡林先生倡言“大国学”
  • 北大原校长否认软禁季羡林
  • 许智宏否认北大“软禁”季羡林13年
  • 季羡林曾上课偷看《金瓶梅》 高考数学仅得4分
  • 季羡林藏品被买卖最新动态:书信流入旧货市场 家属称将彻查
  • 季羡林谈国学妙语连珠:汉字简化及拼音化是歧途
  • 季羡林在医院与儿子季承及家人在医院过年 (图)
  • 季羡林和驻外大使出手破解“不折腾”译法难题
  • 季羡林的惊人收藏:最低的是齐白石
  • 北大新校长首次谈季羡林藏品事件:北大做事堂堂正正
  • 季羡林:两年生活像坐牢,我成了穷光蛋,拿100块钱都困难(图)
  • 季羡林藏画流失事件缘何至今未获警方立案?
  • 季羡林藏品外流事件追踪:其子季承欲上法庭讨财产
  • 季羡林对杨锐的不满是肯定的:想见的人见不着
  • 季羡林藏画被疑遭盗卖续:举报者自称准备退出 (图)
  • 我捍卫季羡林说昏话的权利/何三坡
  • 季羡林式"天人合一"昏话
  • 季羡林的“大国学”观
  • 当季羡林成为“摆设”/干春松
  • 季羡林称号应为东方学大师/伍恒山
  • 季羡林:佛教与儒家和道教的关系
  • 禅宗是佛教中国化的产物/季羡林
  • 季羡林:在敦煌
  • 入室弟子称季羡林有家不能回 北大就是不给钥匙(图)
  • 73岁儿子涉嫌超生,国宝季羡林被迫封口!
  • 忧心“塔”居的季羡林,象牙塔还是雷峰塔?
  • 从季羡林先生藏品被“盗卖”事件看北京大学的太极风度
  • 谁给了北大“软禁”季羡林的权力/航亿苇
  • 季羡林:父子团圆背后的书画迷局
  • 由天安门广场的金条评:季羡林的“红卫兵秘书”/亚笛多星
  •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 傅国涌:季羡林摘帽意愿应得到尊重
  • 中国对数学的投入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丘成桐先生亦应反思/季羡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