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昆明卖淫案最新调查 之二:多次刑讯逼供诱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06日 转载)
    
    昆明卖淫案最新调查 之二
     文 吴虹飞 (博讯 boxun.com)

    
    我以下所写博客文章只是作为普通人而非南方人物周刊记者的立场。作为记者的文章,会非常慎重,严谨,发表在下周的<南方人物周刊>,如果编辑给我留版面的话。
    -------
    
    ---A-------
    7月4号 中午12点多,我到刘仕华家的时候,他们家里警察正在搜查。说是要搜查物证。张安分和大女儿已经被带到了派出所。
    我看到了刘仕华。他看了一眼我。
    我想和他说什么,却没有办法说。
    我想进去看,警察不让。我说,你有搜查令吗?一个高一点,壮一点的胖子眼镜便衣,有点不耐烦:我们有也不会给你看。
    邻居打开了门,探了下头,把门关上了。
    我在门口和一个便衣,深深对视,我就这么看着他,好象要看到他的心一样。我心里有很多问题要问他。
    他说,我们要对人民,对网友负责,现在的网友,素质很高。
    我出去找他们的子女。他们呆在一个厕所的收费房子里,两岁的小女孩光着身子,在姐姐怀里扭来扭去。她这一次不缠着妈妈。她要糖吃。
    我试图和二女儿说话,但是她不大想说。每次记者来过,警察都要来。也许她觉得他们是一伙的。而上一次,我还在对她说,要她好好上学,长大后,父母就不会被人欺负了。然后我问他们,想不想去看变形金刚。
    三岁的小儿子说,我要回家。
    我说,阿姨带你去看你爸爸吧。
    他一边吃着冰激凌,一边跟着我走回去。迈着小小的步子。我说,你快点,你爸爸回家了,阿姨带你回去看爸爸。
    我们走到了。我说,你快叫爸爸,叫啊,叫爸爸。
    但警察和刘仕华已经走了。门已经锁上。
    我说,你爸爸走了。
    小孩子沉默了下,他对我哼唧了一声,手向上举了下,我听明白了,他要看家里。
    我抱着他(他第一次让我抱),让他从窗户看他自己的家。我帮他撩开了窗帘。屋子里空无一人。
    他这样看着自己的家,沉默了一小会,咕哝着说,灯亮。
    是的,警察们走了。他们忘了关灯。
    
    -----B------
    我并不是有着过度正义感的人,也就是说,我也不是一个什么特别优秀的“记者”准确来说,做这个事情,是出于我个人的一些原因。我只是看到了一个忤逆的青春期的少女,她的命运,她的善良和糊涂,她和世界沟通时,出现的种种不适。当然不可否认那群孩子打动了我,尤其是那个2岁的小女孩,象一个小男孩子,和她爸爸一个样子,倔强,不爱讨好人,脸鼓鼓的,瞪着我,我就想笑。小小年纪就难以收买,我觉得她非常摇滚。
    大女儿从小父亲就去坐牢了,和爷爷奶奶一起长大,亲人过世,等她见到父亲她已经是一名少女。她和父亲难以沟通。然后从乡下来到了城里。在城里遇到了很好玩的朋友,她喜欢朋友,多过喜欢家里,所以有一段时间,她胡乱交了些朋友,还在外面租房子,和父母骗了些钱。
    但她是纯真和善良的人。情商很低。她不大懂事,父母也无法和她沟通。她喜欢带朋友来家里玩,在她心目中,朋友可比父母好玩,有趣,理解她多了。
    她确实没卖淫。但是,她小小年纪很早熟。又和些社会青年混在一起,又自己租房子,又和妹妹们明显这么不同,那么象一个妩媚的少女。种种迹象表明,也许她就是和那些孩子们不大一样。
    她的父亲,也是一个单纯倔强的人。他为着自己的同居的女人,还得罪过人,可能那个人和派出所又有些关系。他们于是和派出所也有过矛盾。
    他们又住在一个三陪女很多的地方。混居在一起。不知道哪天,谁胡乱告发了。抓了一堆人,结果偏偏没抓到大女儿。抓错了。但是警方办案确实用了刑,于是,那个被大女儿带来的朋友,莫名其妙地被打成了“嫖客”。
    这就是为什么警方相信他们家一定有人“卖淫”的原因,因为嫖客一直都存在。
    这是为什么警方一直不肯放弃这个案子。因为躲猫猫已经丢过人了,他们经不起再丢人。再丢一次,有人会丢乌纱帽。
    只能一错再错。
    更何况还有煽风点火的“网民”,让领导们压力很大。既然嫖客这么大的证据,而这家人的大女儿确实也是很蹊跷,她有许多的秘密和事情没有和父母说。父母太冤了,他们完全不知道大女儿的性格,惹来那么多事。
    那么多的巧合,汇在一起,一个少女的孤独成长,疏离的性格,造成了城乡结合处的一系列误解,本来是一个简单的案子,又被警方的粗暴,上头的压力,变得越来越复杂。警方是不肯承认错误的。只有一错再错了。铁案因此会形成。
    所以我不会把他上升为国家机器和底层的对抗。而我也并非正义和良知的化身。
    本来只是一个偶然的滑稽剧,却要演变成悲剧了。
    而大部分的警察都相信大女儿卖淫了,却没想到的是,他们最初的证据,其实是因为刑讯逼供而成,是不成立的。基于这样的一个证据,加上一系列的巧合,加上一种死不认错的心理。后来一系列的偶然事件,旁支末节,使得简单的事情越来越复杂。
    我更相信这是一个体制的问题,一个沟通的问题,父女的沟通,警察和民众,警察和媒体,和网络的沟通,外地人口和本地人的冲撞,惩罚票娼卖淫的制度,一系列问题,在一个少女身上,完全引爆了
    
    昆明卖淫案最新调查 之一
    一
    今天7月3号今天大女儿又被普吉派出所带走。在没有监护人的情况下,未成年的她,又在一个手写的供词上签字。
    这已经是第二次,她在没有监护人的情况下签字了。第一次是承认自己卖淫,而且,父亲容留卖淫。
    我赶到普吉派出所,门口的人说,没这个人。然后他们建议我打刑侦中队长雷某的电话,那个写在墙上,放在框里的电话,是一个空号。
    于是我给派出所张所长打电话,我说我是她的姐姐,她是未成年人,需要有人在身边。所长带着口音不耐烦地说,你不是她姐姐。我说,我是她姐姐,她身边不能没有监护人。他极不耐烦地说,你不是她姐姐。
    我想,我确实不是他姐姐,我是他大爷。
    我也找了云南省公安厅的赵同志.赵同志反复说,我们是经得住法律推敲的。而且你看我们对未成年人是多么保护啊。我说那嫖客是否找到,他说那是刑侦的,不便说。于是他建议我去找公安部发言人郭处长.给了我一个北京的号码。
    我到了王家桥派出所,电话聂所长,所长很抱歉地说,他今天休息,今天不在。他建议我去找市公安厅找王副局长。我于是打车到了昆明市公安局。这是我第一次去公安局,我还是有些刘姥姥的感觉。我兴冲冲地赶到,却发现大门紧紧地关着。我想啊,衙门,青天,你总不能把百姓关在门外吧?
    青天是有眼的。我到了旁边传达室,要求见王局。电话不能接到王局本人,是甜美的秘书接的。领导今天不在,领导今天开会去了。但是你可以去见新闻办的李某。
    于是我真的很高兴的样子说,好,我要见李某。于是开了个条,我进去了,竟然是我平生第一次进公安局,然后鸟语花香,一片和谐之气,我不免心下赞叹了几句:奶奶的啊!
    但是李某也不在(我不知道他的官职).办公室的人接待了我(但是没倒茶,没让座),一个长相还过得去的年轻人陪我聊天。他姓韩,他先问我是哪个媒体的,我如实告之.他说,你去看看云南公安局的通报就好了。我说我看过了。我开始问他问题,我说,陈艳(大女儿)说她没卖淫,他就回答:你还是去看通报好了。我不折不挠地问了几个问题,还说,大女儿卖淫他父亲是否容留卖淫也是值得商榷的,这是2个法律上的事实。他就按照通报上很耐心地回答了几句,说,这个案子已经收尾了,你还是去看通报好了。我说,案子还没有经过律师在法庭上当庭辩论,怎么就定论了呢。他第四次建议我去看通报,我说那好,我们一起在网上找通报,一句一句地对,..............
    
    由于版面发表不了众多字数 见博客 http://blog.sina.com.cn/wuhongfei
    
    二
    和律师谈话数次。以下是我们认为的事实。
    刘士华一家,3月16日被警察拘捕,受到刑讯逼供,被迫承认2个养女卖淫。一个13岁,一个14岁。
    张安分不相信自己读小学的女儿卖淫,被迫去医院做了处女鉴定。
    云南信息报记者报道此事,引起传媒关注。舆论哗然,偏向刘家。警方道歉,承认自己执法粗暴,并且抓错了人。
    事后刘仕华要求赔偿20万,激怒警方。警方一方面假意和刘的律师商谈赔偿,一方面暗中查出刘曾经有偷盗马匹服刑记录,令警方更为高兴的是,还查出他还有一个亲生的大女儿,曾经有被派出所罚款1300元的记录。
    警方到他们屋里强行搜走了被刑讯逼供的证据,如被打破的牛仔裤等。
    6月上旬被警察第二次拘捕,受逼供,诱供7天左右,被迫承认大女儿(16岁)卖淫。此后刘仕华被认为容留女儿卖淫。其大女儿被警方控制。警方发出通告,云南全部媒体采用通告,说刘仕华容留卖淫,掉包,欺骗媒体。
    记者们没有办法接触大女儿。张安分被放出的时候,因为其丈夫还在看守所,她怀疑来的记者是警方的人,对记者说的话,和被迫对警方说的一样,承认大女儿卖淫。
    大女儿前几日,首次对记者说,她没有卖淫,但是她确实在社会上交友,并且有性行为。她从小没父母,和爷爷奶奶长大。2个老人去世,她十几岁才第一次见到父亲。她是一个早熟的女孩子。
    而她的1300元的罚款,也是被迫的。警方有了第一次的罚款,第二次自然就容易了。
    刘士华容留亲生女儿卖淫,在情理上,有很大的存疑。他怎么会挣钱让2个养女去读书,反而让亲生女儿卖淫呢?
    刘士华身体不好,所以他做土石方,是他作为小包工头,雇佣工人去干活,他在被拘捕前,有3万元存款,很难相信,他会因为经济问题唆使女儿卖淫。
    大女儿因为到昆明不适应,孤独,交了些社会朋友,刘非常反对,还打过女儿。可见他管教女儿,怎么会允许她卖淫呢?
    警方在说大女儿卖淫上证据不足。首先,根本没有抓到嫖客。另外,他们分明做错了人,并且逼供。
    目前,刘仕华羁押在看守所,不日即将被逮捕,此案将会作为死案。一旦这样,他被保释就医的可能性就很小。只能坐牢。无辜地坐牢。如果他的肺结核在狱中复发,他将九死一生。就因为他为自己的女儿的尊严,反抗过。就因为警察憎恨这样的“刁民”。
    我知道这样的案子很多,性质比这个严重的多的,更黑暗的,还有很多。但是,这个案子浮出了水面,是因为那2个倔强的\大字不识的农民不肯放弃为人的尊严,不肯放弃女儿的尊严!................
    
    三
    昆明小学生卖淫案,已经被昆明警方定性为其父刘仕华容留女儿卖淫。昆明警方护国有功,前一阵子号称破获去年8月两起公交爆炸案,说是一个白痴爆炸未遂临死前自己承认自己炸了去年的公交。估计没一个人信,还有那个著名的躲猫猫的案子,也是云南警方干的好事。如果你们愿意相信这样的愚蠢的国家机器,就相信吧。我和律师却是不大信的。那个律师同样不相信三鹿奶粉没有毒死孩子,所以他参与了起诉三鹿奶粉,为孩子维权。不久后我会在报道中告诉大家他的名字。
    刘仕华,张安分一家,曾经在老挝等地做土石方,几年攒下了三万元。他们被2次警方拘捕,被说成是袭警,卖淫,欺骗,被拿走了6000元。而且刘家为了维护女儿名誉,不但身陷囫囵,而且把3万员已经消耗乃尽。而且在刑讯诱供之下(必须说女儿卖淫,一家才可放出,其母心疼2岁孩子,不得不在7日逼供后承认,放出后第二日记者赶到,她是不识字的农村妇女,因此以为记者是警方派来的,按照警方要求的,对记者说同样的话,所以才有了“承认卖淫”的报道。而刘士华本人被关在西山看守所,前日会见律师(我在场),说,他不知道大女儿卖淫,是“听警察说的”。新京报记者前些日子发稿他们一家困顿,而我看到的也如此。
    大女儿不到17岁,看起来依然象幼女,幼稚温顺,乖巧甜蜜,穿白球鞋,白T恤,脸上,我看不到风尘气。没一个记者见到过大女儿,当时她被警方控制。如见到,我相信他们多半不会相信警方的措辞。目前为止,警方虽然没有任何证据,却一口咬定大女儿卖淫。没一个人第一个控诉大女儿卖淫。连街边的站街女,也都是“听说是警方说,说她卖淫。”.........................
    
    四
    我又跑去和他们一家人吃饭。单独采访时,小女孩子们轻轻跟着VCD唱歌,我竟然他妈地掉眼泪,一直在笔录,一开始只是沉默,后来我就那样了。
    今天我骂了一个D报的。她太恶心了。她竟然不守规则,解职我的一个朋友。我非常愤怒地问她,结果她说,我们媒体同行。。。。我说你妈逼知道什么是媒体吗,你这个D刊也配叫每体?你懂采访吗?
    她说同学。。。。我说,我可是哪哪哪毕业的,你好意思叫我同学,你疯了吧?啪一声把电话挂了。
    我承认我太激动了。把D报的人骂了,现在我很害怕。我完全是疯了,才会去闯派出所。
    我为什么要去试图帮助别人?是因为我知道,我已经帮不了我自己。
    我努力很久。可是我知道,我的能力太有限了。................
    
    五
    我与他们一起吃的晚饭。叫串串香。旁边就是普吉派出所。
    一个女人和5个孩子。16岁,14,13,3岁,还有一个2岁的小女孩子。
    围着桌子喝汽水,吃饭,说说笑笑。闭上眼睛,听到小孩的说话声,笑声,撒娇,嗔怒,啊,仿佛天使在人间。
    5个孩子,一个是丈夫和前妻的孩子,2个是妻子和前夫的孩子,还有他们共同生下的2个,最小的。他们恩爱,相亲相爱,全无芥蒂。多么美好的孩子,多么美好的孩子。
    女孩子都有着一双向上扬的眼睛。妩媚。也许长大了,忘记了阴霾,就是幸福美好的女人。
    大女儿个子却还不高,竟然还象一个孩童,白色T,牛仔裤,白色球鞋,圆脸,白白的,少女肥,她声音软软的,爱笑,笑起来,有2个酒窝,很深。
    他们是爱开玩笑的。他们是孩子,再大的愁苦,他们也还是要笑出声的。
    你听过孩子们的私语,呢喃和玩笑吗?如果你们听不到,你们就不会把她们监禁,并且掌掴他们的母亲,脚踢他们,审讯7天,逼他们招认,辱骂他们,说他们的女孩子卖淫了。
    11年前,母亲因为前夫虐待,并逼着她把刚生下的女儿抛弃,她心一横,买了一块多钱的挂面,吃完了,就抱着2个女孩跑了出来。她要跑多远才能到达昆明,那个年轻的女人。为了自己的骨肉。而她的女儿却被人说是卖淫了。
    我也怀着无比的耐心,期待他们的父亲,刘士华有一天安全返回家中。
    他是一个有个性的人。他相信自己的女儿.他说,只要我不被判死刑,我出来后,我还要到北京去上告.
    啊,北京!你是圣地吗?大家以为它是古代的开封,那里住着一个安徽籍的青天,包公.
    穷人家的尊严,这么不值得被维护吗?.................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江西万建国被刑讯逼供致死案引人瞩目 到底是故意伤害还是故意杀人(图)
  • 呼吁公众关注刑讯逼供致死万建国案
  • 2小学女生被警方以卖淫罪名拘捕 均遭刑讯逼供 (图)
  • 研究称我国刑讯逼供现象大量存在 凸显制度缺失
  • 广东汕头上访人被抓,当庭指警察刑讯逼供
  • 19岁高中生公安局受审时猝死:刑讯逼供(图)
  • 逃亡藏人指控中共非法拘捕和刑讯逼供境内藏人
  • 金湖县人民检察院涉嫌刑讯逼供、制造冤案的调查
  • 刑讯逼供屡禁不止 我国首次将试点羁押巡视制度
  • 黑龙江异议人士袁显臣案开庭审理 狱中遭刑讯逼供
  • 触目惊心的江苏省盐城市阜宁县人民检察院刑讯逼供三十一大法
  • 黑龙江4刑警涉嫌刑讯逼供致死案庭审纪实(图)
  • 黑龙江4刑警涉嫌刑讯逼供致死案:被告当庭翻供
  • 刑警刑讯逼供致人死亡案开审 检察长查案后遇袭
  • 江苏阜宁:刑讯逼供蒙冤者引发大讨论
  • 福清纪委爆炸:最牛刑讯逼供“经典”语录(图)
  • 男子在刑案专案组坠楼身亡 家属疑其遭刑讯逼供
  • 沈阳访民李树芬刑讯逼供致残人体
  • 江苏盐城阜宁县检察院刑讯逼供31大法,触目惊心
  • “刑讯逼供”何时了,冤案知多少?/巩献田
  • 杨佳遭到刑讯逼供 上海冤民再次强烈呼吁/上海维权
  • 南宁警察刑讯逼供 广西女大学生屈打成招
  • 刑讯逼供,致人死命,天理何在,人权何有
  • 年轻姑娘遭刑讯逼供 谁是“处女嫖娼案”幕后凶手
  • 刑讯逼供致伤还是跳楼摔伤? 法院判三民警无罪
  • 刑讯逼供屈打成招 江苏惊曝“处女卖淫案”
  • 对刑讯逼供者也要“严打”
  • 下身被警察开水浇烫 “强奸犯”刑讯逼供造冤案十年申诉无果
  • 广州民警刑讯逼供 致无辜者被判死刑
  • 杜培武案:刑讯逼供,屈打成招 还谈什么无罪推定
  • 民警刑讯逼供拳打脚踢 福建福泉市一农民无辜丧生
  • 杜培武案:警察遭警察刑讯逼供 违心认罪险被冤杀
  • 山西割舌事件后续:警察刑讯逼供被判刑
  • 刘晓原:杜绝刑讯逼供在于修改刑事诉讼法
  • 为啥不见贪官被刑讯逼供/马文涛
  • 刑讯逼供的遏制和治理/王逸吟
  • 郭飞雄夫人张青对刑讯逼供的公开申诉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