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上海11年的医生治死同事父亲后被发现是聋子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0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上海11年的医生治死同事父亲后被发现是聋子
    上海11年的医生治死同事父亲后被发现是聋子


    上海11年的医生治死同事父亲后被发现是聋子


    上海11年的医生治死同事父亲后被发现是聋子


    上海11年的医生治死同事父亲后被发现是聋子


    上海11年的医生治死同事父亲后被发现是聋子


    上海11年的医生治死同事父亲后被发现是聋子


    
    核心提示:上海市是一个国际化大都市,上海市也在开着一个国际大玩笑,一个驼背、身高1.47米、右手畸形,走路身体不能平衡,一个耳朵到95分贝才有反映,一个耳朵到95分贝都没有反映的耳聋者却拿到医科大学临床医学本科毕业证书,很难说清楚该证书真假,学校档案记载,当年该校根本没有招收临床医学专业学生。身体这样严重残疾的人当上了医生,拿到医师职业证,在将同事的父亲治死后,聋子医生被揭露,自此已经11年,经过他手死去的病人至今没有一个统计数字。没有一个部门对聋子医生事件负责,给卫生部长15封信,卫生部称,让找当地卫生部门反映。死者家属给上海、北京有关部门写去1292封举报信,其中挂号信1244封,快递48封,给大陆媒体写去159封信,只有南方周末和上海电台有报道,而且以化名报道,死者家属到上海市政府信访办去过20次,现在已经不接待,去北京的火车票都有30张,国家信访办称,已经转交当地处理。谁应该对中国公民健康负责?一个聋子都可以做医生?中国公民的生命真的如此淡薄?聋子医生到底是非法行医还是涉嫌残疾人畸形变态心理……?
    
    图 1崔世荣现在上班的社区服务中心
      
      
      图2 2009年6月29日上午9:30左右,崔世荣正在阅读报纸,他每天的工作就是看报纸,月工资4000元,医院害怕再出事已经于2003年8月开始不再让崔世荣给病人看病,耀江花园社区服务中心工作人员称,今天没有医生,即使有医生,看病后拿药也要去总医院拿。
      
      
      
      图 3 听力鉴定报告记录,崔世荣听力残疾四级,对他人肺部听诊时,可以产生一定影响。
      
      
      
      图4 这张内业记载,崔世荣双耳耳语测听3米(隔音室)能部门辨别;单耳耳语测听5米少量能听清,大部分不能辨别。崔世荣左耳95分贝才有反映,右耳95分贝也没有反映,95分贝为极限值。这样的听力怎么只是听力残疾四级?
      
      
      
      图5 谁能说清楚这个证明是怎么回事?即使是真,耳朵严重有问题的人能进入临床医学专业学习?
      
      
      
      图6 上海市黄蒲区卫生局称,崔世荣已经被调离医生岗位,上海市卫生局称,发给崔世荣的《医师资格证书》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照这样说,是执业医师法出了问题?
      
      
      
      图7 卫生部办公厅答复称,请向当地卫生部门反映。一个聋子当医生,卫生部没有责任?
      
      
      上海市黄蒲区半淞园地段医院原护士长严瑛的父亲生前称,严瑛是小时候是用钱堆起来才救活的(生病花了很多钱)。严瑛对父亲始终有一份特殊的感情,或许是父亲给了女儿两次生命。
      
       父亲给了她第2次生命,她送去了父亲的生命!
      
      
      独女的严瑛长大后中专毕业进入半淞园地段医院从护士做到护士长,2003年2月,严瑛的父亲75岁的严林生患咳嗽、气急,严瑛怀报恩之心将父亲接到自己工作的半淞园地段医院。严瑛告诉父亲,爸爸我要给您找我们医院水平最高的医生给您看病……。回忆到此,严瑛放声痛哭……是我害死了爸爸……我没有想到医院最高水平的医生是个假医生,是个聋子……说到此严瑛已泣不成声。严瑛说的半淞园地段医院水平最高的医生是崔世荣。让严瑛绝对没有想到,医院水平最高的医生不仅仅身患严重残疾,而且还是一个“聋子”……。
      
      严瑛父亲严林生2003年2月份到半淞园地段医院,被安排找医生崔世荣看病,6月25日严林生病情恶化被送到上海市第二医院抢救,6月30日抢救无效死亡。医疗鉴定结论是,严林生最初是呼吸系统有炎症然后发展到呼吸系统恶化---先是气管炎,而后是肺部感染,再发展到肺气肿,最后因呼吸衰竭死亡。
      
      
      普通呼吸道疾病被“最高水平”医生诊断为“老熟”
      
      
      崔世荣2003年2月给严林生看病后诊断结果为,“老熟”(上海话,意思指人老了,没有病,不用吃药)。其后数月,严林生多次以同样症状找崔世荣就诊,后被崔世荣推断为,“冠心病”(没有做任何心电图检查)。时任护士长的严瑛要求给父亲使用抗菌素(消炎药)被崔世荣拒绝。崔世荣还坚持认为严瑛父亲严林生是“老熟”。
      
      
      4月14日,严林生病情恶化,被送到上海市瑞金医院呼吸门诊,诊断结果为“气管炎”,后来又半淞园地段医院找医生崔世荣看病(严瑛称,是出于对医生崔世荣的信任),崔世荣依然坚称,严瑛父亲严林生是“老熟”,不使用抗素药。
      
      5月6日,严林生病情再次恶化,崔世荣却称,严林生心脏有问题(心电图都没有做过),是“老熟”的原因。严林生再次到上海市瑞金医院做心脏检查,检查结果为,肺气肿(肺部感染)。病历拿给崔世荣看,崔世荣还坚称“老熟”。
      
      病人肺部感染,“最高水平”医生让病人吃心脏病要
      
      
      5月19日,严林生病情进一步恶化,心跳加快,崔世荣主动要求出诊,在严林生病历上,崔世荣抄瑞金医院的诊断“肺气肿”,未加其他任何处理,身为护士长严瑛要求给父亲严林生用生理盐水和静滴用抗菌素“头孢”(消炎药),被崔世荣拒绝。同时,崔世荣亲自要求并陪同严瑛,到药房借20粒“地高辛”药(1、用于高血压、瓣膜性心脏病、先天性心脏病等急性和慢性心功能不全。尤其适用于伴有快速心室率的心房颤动的心功能不全;对于肺源性心脏病、心肌严重缺血、活动性心肌炎及心外因素如严重贫血、甲状腺功能低下及维生素B1 缺乏症的心功能不全疗效差; 2、用于控制伴有快速心室率的心房颤动、心房扑动患者的心室率及室上性心动过速。)给严林生服用。几次在上海市瑞金医院检查严林生没有任何心脏问题,都是肺部问题,崔世荣不给病人严林生使用消炎要,反而给病人服用治疗高血压和心脏病的药品“地高辛”。护士都要求使用消炎症药,被崔世荣拒绝,严瑛认为,自己对崔世荣的太信任。
      
      
      5月20日,严林生病持续恶化,崔世荣坚持继续让严林生服用“地高辛”药。
      
      
      6月25日,崔世荣给严林生测血压,测后问前面测量的医生血压多少,至此,一直对崔世荣医术深信不疑的严瑛怀疑崔世荣听力严重有问题。同样在6月25日这一天,严林生被送往上海市第二医院急诊抢救,诊断为呼吸衰竭。
      
      
      6月30日,严林生因呼吸衰竭,经过几天抢救无效死亡,很多医生表示非常遗憾与吃惊,简单的呼吸道感染,发展到几个月后的呼吸衰竭,太多的治疗机会没有把握好,导致病情持续恶化,直到呼吸衰竭死亡。
      
       严林生的死亡也许挽救了他人的生命
      
      
      严林生是死在崔世荣手中最后的一位病人。医院职工介绍,崔世荣值夜班期间,最多一晚上死亡3个病人,每当有病人经崔世荣治疗死亡后,崔世荣都会亲自将死者遗体护送到太平间,并参加死者追悼会。经过崔世荣治疗的病人死在半淞园地段医院的有多少?恐怕需要查阅医院病人死亡记录才知晓。
      
      
      在严林生死亡之前,半淞园地段医院原工会主席路谷诒让崔世荣看病,路谷诒血压为零,崔世荣检查为正常,好在路谷诒命大,医院及时换来其他医生,路谷诒才逃过一劫。
      
      
       谁能想到医院“最高水平“的医生竟然是聋子!
      
      父亲严林生死亡后,严瑛要求医院领导让崔世荣做听力检查,上海仁济医院诊断崔世荣为“两耳感应性聋”。上海华医鉴定结果,崔世荣听力为四级残疾,左耳到95分贝才能听见声音,右耳到95分贝也没有反映,95分贝为极限值,广州南方医院教授称,马路上60分贝都让感到烦躁不安,95分贝已经是聋子。有医学专家质疑该鉴定报告,认为崔世荣的耳朵已经达到听力一级残疾。对于一个听力严重有问题的聋子做医生,广州南方医院教授认为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因为看病很多需要听,最简单是测血压、听肺部声音能知道肺部是否有炎症等,这些对一个听力严重有问题的人是根本无法做到的。
      
      
      清聋子医生毕业证书真假?临床医学专业可以招收聋子学生?
      
      
      崔世荣是上海人,出生于1964年,至今未婚,患有先天性残疾,身高1.47米,驼背,右手无法正常写字,整个右边神经系统出现问题,走路无法达到平衡,听力残疾。崔世荣在半淞园地段医院档案记载,崔世荣1987年进入上海第二医科大学(现为,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夜大就读本科,(半工半读),1992年毕业,毕业前曾在瑞金医院实习一年。对于崔世荣学历问题,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档案馆查不到崔世荣名字,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夜大办公室称,崔世荣是他们学生。至于崔世荣在瑞金医院实习就更没有几人说的清楚。
      
       学校档案记载:该校当年根本没有招生临床医学专业
      
      
      2007年1月9日,上海交通大学成人教育学院医学分院书面答复称,崔世荣确系该校1992年临床医学专业五年制本科毕业生。该校档案资料记载,1987年上海第二医科大学并没有招收临床医学专业学生。崔世荣曾对采访过他的记者称,自己读夜大当时花了一大笔钱。
      
      
      崔世荣之前并无任从医经历,进入夜大学习之时,崔世荣还是半淞园街道福利厂仓库保管员(多是接收残疾人的街道工厂)。
      
      1992年,上海市南市区卫生局,将崔世荣的情况转到半淞园地段医院,当时政策规定接收一名残疾人政府会减免医院有关费用。
      
       聋子医生话不多:同事以为他学历高,为人高傲
      
      
      1992年,进入半淞园地段医院工作后,崔世荣吹嘘,自己要不是驼背,瑞金医院教授都要把自己留下。在当时,半淞园地段医院还没有一个医学专业本科毕业的医生,崔世荣平时话不多,有时说话也是看口型,偶尔对其他医生护士微笑下,医院不少人认为,崔世荣学历高,所以比较高傲。在当时,没有人去怀疑这个医学本科专业毕业生学历真假,反而被医院同事认为崔世荣是高学历,高素质人才。
      
      
      1992年进入半淞园地段医院的崔世荣被分配到病房当医生,1994年崔世荣顺利取得医师职称,1999年被聘为主治医师,同年职业医师法实施,崔世荣取得执业医师资格(没有经过任何考试和体检),2003年1月崔世荣调到门诊。
      
      
       知情者:门诊医生收一个病人,医院有奖励
      
      
      半淞园地段医院内部知情者称,病房的病人都是门诊医生看过的,病因都记载在病人病历上,照着开药一般没有问题,半淞园地段医院是一家普通社区医院,有大病的病人一般都到大医院去看,半淞园地段医院除可以做人流手术外,不做其他任何手术,有重病的病人都是被转到其他大医院,但是,半淞园地段医院负责人让门诊医生“想办法”多收病人住院,进来一个住院病人最高奖励门诊医生500元(奖励500元业务指标,业务指标越高,奖金越高)。这样导致半淞园地段医院病房生意一直很好,一些病人问题并没有严重到要住院。病房很多医生和护士后来都知道崔世荣耳朵有问题,崔世荣睡着叫不醒,平时说话是看对方口型。医院领导也知道崔世荣耳朵有问题,一直没有做任何处理,一个聋子做医生真是讽刺,病人的生命这么渺小该知情者气愤称到。
      
      死在聋子医生手下的病人到底有多少?
      
      
      经过崔世荣在病房和门诊治疗死亡的病人有多少?至今没有人去完整统计,需查阅医院死亡名单。崔世荣值夜班最多一晚死亡三个病人。2001年3月13日,患者徐某某患高血压被安排住院,3天后死亡,家属觉得蹊跷,高血压住院怎么都一下子死掉了?
      
      
      2003年7月9日,患者卓XX腹泻来院就诊,卓XX是糖尿病史十几年,崔世荣采取治疗方法用糖盐水输液(医护人员称,这样输液会导致死亡),遭到病人拒绝。
      
      
      崔世荣在病房工作11年,死在他手中的病人到底多少?半淞园地段医院只是一家普通社区医院,收治的病人需要手术的全部转院。内部人员称,医院病房很多病人情况不是太严重,死在崔世荣手中的病人就很可疑,特别是他负责的病人死亡后,崔世荣亲自陪同护送遗体到太平间,参加死者追悼会。
      
      
      聋子医生上班读书看报,自此养老
      
      
      2003年6月30日,半淞园地段医院护士长严瑛父亲被崔世荣治死后,崔世荣聋子被揭穿,崔世荣听力鉴定报告,院方没有给严瑛。在后来律师介入后,严瑛才看到崔世荣听力鉴定为残疾。
      
      
      2003年8月开始,半淞园地段医院没有让崔世荣诊断病人,安排崔世荣整理病史等杂活,其医师职业证被院长保管,或许是怕再弄出人命。实际上,崔世荣现在每天穿着白大褂在半淞园地段医院下属一个社区门诊看报纸,玩手机,每月领4000元工资。
      
      
       经常告状被领导认为有神经病
      
      
      医院最高水平医生是聋子,治死自己父亲,严瑛无法接受这一切,常常找领导哭诉要求严肃处理崔世荣,次数多了就被领导认为严瑛有精神病。2003年9月3日,医院领导让医院司机和医护人员3人强制开车将严瑛送到瑞金医院精神科,医生给严瑛开了3种药,多是有安眠成分。
      
       写给上海、北京有关部门1292封控告信
      
      
      严瑛不服一个聋子可以拿到医师职业证,另外对崔世荣的学历问题无人能说清楚,2004年至今,严瑛开始以书信的方式向北京和上海市所有部门及领导发出1292封举报信,其中挂号信1244封,快递48封。给卫生部部长高强的信有15封,写给卫生部的信几十封,卫生部办公厅回复一封信,称,请向当地卫生部门反映。给全国人大、中纪委、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的信达几百封,没有一封信有回复。写给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信被转到上海市黄蒲区卫生局要求处理,上海市黄蒲区卫生局给严瑛书面答复称,崔世荣目前已经被调离门诊工作岗位。写给上海市有关负责人的信有过百封,写给上海市卫生局、和司法机关的信同样过百封,部分信件有回复。
      
      上海市政府信访办去过20次
      
      
      2005年开始,严瑛到黄蒲区卫生局,公安局、检察院、市政府信访办去过不下几十次,特别在上海市政府信访办门前排队,到中午信访办的人下班,为了不耽误错过下午被接待,中午就在太阳下面等着,手里拿着一个饼做午餐,一直等到信访办上班为止。上海市政府信访办,严瑛一共去了20次,现在上海市信访办已经不接待她,信访办有一位好心的工作人员告诉严瑛,你抓出假医生和假护士,为病人做好事,上海没有办法解决你的问题,你往外地跑……。
      
      
      上访去北京火车票不下30张
      
      
      严瑛这些年上访买到北京的火车票有30张,北京很多部门,她都去了多次,去一次心伤一次,钱多花一次,这是上访的感受。每次去北京上访为了节约费用,严瑛总是带些自己做的饼随充饥,以便可以节约一点费用。
      
      
       向国内媒体发出159封报料信件
      
      
      向国内媒体报料,严瑛一共发了159封信,除南方周末(没有披露崔世荣真名)和上海电台关注过该事件,其他再无中国媒体关注此事,听说广州媒体敢说话,2008年9月21日晚上,严瑛连夜乘坐火车,22 日中午到达广州,严瑛找到新快报社、羊城晚报、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反映问题,媒体基本都接待了他,新快报的记者还拿出食品给严瑛吃,对严瑛的精神深为感动,但是,也明确告诉严瑛,这个事情我们“不做”(不报道),媒体哪能想报道就报道,这里是大陆,记者有心也无奈。
      
      
       立法者及卫生部门漠视公民生命
      
      
      严瑛找到很多律师,看过材料的律师让严瑛直接向公安局报案,严瑛向上海市黄蒲区公安局报案,公安局经过研究后没有立案,如果这样案子查下去,确实不好查,最后去追究谁的责任?很多人物和部门岂是一个公安分局能办的了?先说崔世荣的毕业证书是真还是假?即使是真,一个医科大学难道为了钱,身高只有1.47米、驼背、右手不能正常书写,走路都不能平衡,耳朵聋子的人也可以招收?事情已经这么多年,医科大学很多人也许已经高升。另外就是崔世荣一个聋子如何取得医师职业资格?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第十五条也没有明确听力严重有问题不能做医生,难道去追究那些立法者的责任?崔世荣在半淞园地段医院病房当医生11年,在门诊当医生1年多的时间,经过他治死的病人有多少?如果查出确实都是假的或者是谋杀还是非法行医,有多少死者会找半淞园地段医院讨说法?死者家属的情绪会怎么样?崔世荣是否有残疾人畸形变态心理……这个也需要权威鉴定。也有律师这样分析到。无论怎么说,一个聋子能拿到医师职业证书,去行医,可见法律的漏洞是多么可怕,卫生部门和立法者对生命是多么不尊重!有患者这样质疑到!
      
      
       找律师,一顿饭吃掉4000多,吓的再也不敢去
      
      
      上海市黄蒲区公安局没有立案,严瑛通过律师向法院起诉上海市黄蒲区卫生局,律师写好材料让严瑛自己去法院立案庭立案,法院没有立案。后来上海没有律师愿意接这个案子,好不容易找到上海一个律师帮忙分析案子,律师说是2个人吃饭,到吃饭的时候来10多个人,一顿晚饭吃掉了4000多元,发票还被该律师拿走,吓的严瑛不敢找律师!
      
      
       信访结果:上海市卫生局称,崔世荣取得《医师资格证书》合法
      
      
      严瑛向有关部门书面举报和上访,最终全部转回上海当地卫生部门进行处理,正如有地方官员称,你去告,最终转到当地来处理。
      
      严瑛上访5年多的时间,结果是,区卫生局称,《医师资格证书》是市卫生局发的,崔世荣已经被调离医生工作岗位。上海市卫生局称,给崔世荣颁发《医师资格证书》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
      
      
      上海市黄蒲区卫生局几次给严瑛答复称,崔世荣目前没有从事门诊工作(不再安排其给病人看病),崔世荣取得的《医师资格证书》发证机关为上海市卫生局,《医师执业证书》由黄蒲区卫生局颁发。
      
      
      上海市卫生局称,我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对崔世荣申请办理医师执业注册中提交的材料进行审核,经我局审核合格。涉及刑事犯罪的请向公安机关举报。
      
      
      目前,卫生部门没有撤消崔世荣的《医师资格证书》和《医师执业证书》,崔世荣每天在医院下属社区门诊看报纸、玩手机打发时间,每月领取4000元工资。 _(博讯记者:草根)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海塌楼事件追踪:业主还贷责任难免除
  • 上海彻查官员入股塌楼问题 结果明天出炉
  • 上海楼塌想起:南通崇川法院是房地产公司的大股东
  • 上海城管暴力执法伤人遭商贩围堵 (图)
  • 上海莲花河畔景苑净资产2200万 倒楼退赔款7.7亿谁买单?
  • 上海倒塌楼盘净资产2200万 退赔款7.7亿谁买单?
  • 上海浦东顾倩珏家精美的别墅遭强迁的视频
  • 上海楼塌想起:南通崇川法院是房地产公司的大股东/倪文华
  • 上海倒楼形成多米诺骨牌推进到杭州了!
  • 上海倒塌楼盘曝猛料:房价超低 利润惊天
  • 上海高楼倒塌重重谜团待解 一业主买了8套 (图)
  • 上海倒塌楼盘的钢筋:傻子一眼就看出“豆腐渣”(图)
  • 上海塌楼开发商: 镇办企业 建设方纯利不到10万 (图)
  • 上海倒塌楼房获利80倍股东名单大曝光
  • 上海当局阻止陈小明家人举行纪念活动/上海冤民
  • 上海楼房倒塌调查:多名股东与政府人员同名
  • 强烈谴责上海市公安机关为何故意隐瞒死命案
  • 上海楼房倒塌:开发商控制成本可能是诱因
  • 上海整楼倒塌调查:多名股东与政府人员同名
  • 上海丁菊英行政复议申请书(图)
  • 致信胡锦涛:控告上海政府在六.四期间将我囚禁黑监狱
  • 投訴上海火车站铁路警察的流氓行為
  • 上海市长韩正是骗子
  • 上海市闸北区詹荣妹向在任的韩正“市长”讨说法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朱小琳行政起诉状
  • 美众议长访上海 上海冤民给胡锦涛写信
  • 上海:老革命后代却沦为乞丐,现命在旦夕/赵玲娣(图)
  • 我被上海警察掐咽喉
  • 控告上海浦东新区拆迁管理所公务员刘刚(图)
  • 中国大陆恶劣的医疗体制/上海江景明
  • 上海访民冯明被地方政府迫害(图)
  • 是谁让就职于江苏上海的知识女性、单亲母亲成了“六无人员?”(图)
  • 控诉中共暴徒胡延照疯狂残害我父亲/上海许正清(图)
  • 致十二届二中全会的公开信/上海市宝山区王翠弟
  • 上海访民控诉法院司法不公(图)
  • 维权人士李玉芳控告上海杨浦法院的腐败和黑暗!
  • 访民李玉芳控告上海杨浦法院的腐败和黑暗(图)
  • 强烈要求上海政府释放我的公民代理人冯正虎先生
  • 朱军:控诉黑暗的上海
  • 上海南汇访民冯明的遭遇(图)
  • 胡锦涛:杨佳的母亲在哪儿?/上海市民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再次被上海高检愚弄
  • 上海维权:10.13呼“打倒共产党”一案上海蔡文君被非法抓捕
  • 上海农民陈甘阳、黄玉琴游行示威申请书
  • 上海市民葛蓉的维权遭遇/上海维权(图)
  • 上海罗光道 起诉区政府
  • 近千名市民身穿杨佳T恤云集上海法庭外:刀客不朽(图)
  • 再一次控告上海杨浦区大桥街道综治办主任吴文亮将我非法绑架
  • 上海访民:杨佳案上海公安局局长必须撤职
  • 我们要问中国的专政是对准谁的?/上海维权
  • 李玉芳:上海杨浦区大桥街道和警署滥用职权将我非法拘留
  • 上海18访民的遭遇(图)
  • 上海市民张诚波、张帆游行示威申请书
  • 上海复兴集团对关押冤民沈永梅说:共产党就是法西斯------
  • 许正清呼吁大家关注杨佳母亲王静梅生命之安危/上海维权
  • 上海环球金融中心内部探秘(图)
  • 上海市闵行区黑法院暴力驱逐公民代理恶行大曝光/上海许正清(图)
  • 在上海闵行区政府私设的黑监狱里又度过了14天/沈佩兰
  • 给胡主席、温总理的公开信—上海台属发明者…(之三)
  • 杨佳遭到刑讯逼供 上海冤民再次强烈呼吁/上海维权
  • 残疾智障儿郭新鹏被上海信访办处长肖兵毒打(图)
  • 上海公民宣布收回土地房屋使用权 /上海维权(图)(图)
  • 上海章如华呐喊:私设黑监狱搞动迁,政治迫害案一百年都要被推翻(一)(图)
  • 上海颜芬兰致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上海黄浦冤民常雄发致十七大 “我有话对党说”/救救我们全家人
  • 慎入:上海市民朱金娣因动迁上访遭遇暴力(图)
  • 上海房主徐伟致党中央的公开信——让廉洁政府为我们做主
  • 上海杨浦区行政暴力强迁有恃无恐的背景!
  • 被上海帮推向“敌对势力”的杜阳明——来自白茅岭监狱的控告(图)
  • 上海帮陈良宇韩正刘云耕上面讲和谐 下面搞威胁/吴党英(图)
  • 上海帮动用武警,记千余市民进京揭黑嫌疑领袖的遭遇
  • “稳定就是解决矛盾”!抢你老百姓的财产就是白抢!/上海维权
  • 上海72岁退休女工林继亮在监狱五花大绑三天三夜(图)
  • 反腐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旧文忆陈小明)/上海维权(图)
  • 上海帮韩正政绩的发迹地——卢湾区:一个准警察家属的遭遇/周敏文(图)
  • 看看上海市杨浦区行政暴力强迁疯狂的动力背景!
  • 上海公安内部文件曝光,稳控人员难逃之厄运
  • 上海荣昌路上江公馆化了近一亿元!
  • 上海杨浦91号地块拆迁户: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信
  • 张翠香:“上海帮”如此残忍为的啥?致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全体代表(图)
  • 上海张桂兰有话与温总理说:老伴遗体放一年,无法安眠问天理?(二)(图)
  • 致北京两会十届人大五次会议公开信/詹荣妹控诉上海(图)
  • 上海警察所长张政毒打无辜发毒誓:必定折磨百姓至死/冯玉珍(图)
  • 上海刘福容:杀死丈夫的凶手很快被释放,女儿在公安局失踪
  • 上海市暴力动迁放火烧人!!!(慎入)(图)
  • 上海市民颜芬兰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求助信(二)(图)
  • 上海居民朱金娣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图)
  • 上海居民周敏珠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的控告信(图)
  • 上海居民忻菊珍致胡锦涛、温家宝的控诉状
  • 青天:上海段氏兄妹因进京上访遭暴打反被刑拘经过
  • 控诉陈良宇黄菊——上海的人权灾难(图)
  • 上海医院如屠宰场 法院腐败 生命到期 求援救命/孙玉昆
  • 上海居民紧急求救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控诉陈良宇、黄菊(图)
  • 陈良宇下台 上海帮未倒 他的爪牙在干啥?!请看(图)
  • 上海被强迁10年的受害者吴宁致韩正书记的一封信
  • 上海服装城商品房恶性诈骗:浙商人碰到地皮流氓,痛心疾首
  • 陈良宇、黄菊在上海造的孽..... 强迁!强迁!恐怖的强迁.....
  • 上海居民致十六届六中全会——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上海虹口区拆迁户紧急公告
  • 上海陈良宇政绩的发迹地―黄浦区:一个残疾人家庭的不公正遭遇/徐亚罗
  • 强烈抗议上海驻京办的法西斯暴行——坚决要求严惩打人凶手
  • 揭露上海房屋土地资源局原局长蔡育天等人种种恶行
  • 上海居民突破封锁致中央调查组的公开信
  • 世博阳光动迁是福还是祸与高智晟/上海维权
  • 中国第一大都市——上海的后面/钱征鲁
  • 上海房屋拆迁的不公平问题
  • 台湾同胞吴浣蕙就上海静安法院的枉法判决的声明
  • 上海静安法院的腐败案例/王方
  • 上海开发商虚构房源 区政府暴力行政 强迁户王荣庆惨死现场
  • 上海房屋土地资源局蔡育天等人种种恶行
  • 台商投訴:得罪不起的上海两大杜月笙
  • 上海徐汇区动迁户 遭鲸吞10多亿元上告无门
  • 上海张宝亮给赵达功来信,血泪控诉当局迫害
  • 上海公安够残暴,连个孩子也不放过!!!公开造假,没人敢过问
  • 我们强烈抗议上海有关当局对考全国卷的上海考生歧视
  • 上海一名残疾青年的求救信
  • 郑恩宠案:致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各位关心郑恩宠案的公民:----六位亲历新闻记者的声明
  • 海外学子:上海动迁组凌架国家宪法之上的犯罪事实
  • 上海公安局的一个宣传漫画(图)
  • 李奇观:致上海师范大学师长和学友的一封公开信
  • 中国时报:大敌当前 上海官员有难言之隐?
  • 上海浦南医院妇产科草菅人命
  • 民宅被霸占:一个在中国上海被折磨的91岁老太的凄惨遭遇
  • 冤枉无辜, 包庇犯罪, 国际都市上海竟然发生国际冤案:一个被称为“蛀虫”的回国留学生呼吁司法公正
  • “荒唐处女嫖娼案”大结局:麻旦旦就业上海
  • 网上汉奸严正质疑“一个上海记者在巴勒斯坦的难忘经历”
  • 上海交通大学招生黑幕被国内媒体报道
  • 上海学生愤怒揭露江泽民母校-上海交通大学黑幕(2)
  • 上海学生愤怒揭露江泽民母校-上海交通大学黑幕
  • 现在买房是买棺材房、自杀房、风险房/上海龚志伟
  • 上海楼塌 姜伟新应辞职/黄炜信
  • 上海冤民张翠平:“党的生日”与“八九六四”
  • 上海倒楼事件的“流行元素”解读/杨耕身
  • 上海楼房倒掉:推倒还是推坐/王军荣
  • 刘逸明:为上海黑心楼盘的倒掉喝彩
  • 我们居然还要感谢楼脆脆(评上海新楼倒塌)
  • 上海楼盘倒塌,有网友称是河蟹打洞导致
  • 上海13层大厦整体倒塌后的网友经典汇总贴
  • 上海冤民张翠平:献礼中国共产党成立八十八周年
  • 上海王水珍维权声明:从未参加过设在香港的中国冤民大同盟
  • 上海官员应主动减薪减房
  • 上海户籍新政真的不是为了社保窟窿?
  • 致信胡锦涛:控告上海政府在六.四期间将我囚禁黑监狱/沈佩兰
  • 中央会偏帮上海吗/施永青
  • 许斌:上海户籍改革犯了方向性错误
  • 余秋雨越走越远,上海应特别小心
  • 余秋雨越走越远,上海应特别小心沦陷
  • 上海部分市民就查处小金库问题声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