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致中共上海市人民政府俞正声书记公开信/上海冤民孙宏萍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3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您好!
     我是您领导的上海市长宁区华阳街道居民孙宏萍,女性,1966年12月13日生(附证一),在亲朋眼中,我心地善良,甘于奉献积极进取,追求美好,热爱生活,热爱祖国,有利大家分享,有难独担其身,不断修正自我,是和谐公民的典范。就是这样的一个我,却因遭遇申冤被政府强权逼入上访魔道,迫害得贫病交加,冤屈不断,过着解放前一样的悲惨生活,今年5月1日,我地方华阳警署再次以欲加之罪将在上访苦旅中的我无证拘留进上海市长宁区看守所中,上海同时遭遇我冤屈的访民还有很多……,政法强权对上访人一贯目无法纪,以强凌弱的嗜好,让正义之士无不愤慨,叹息。为了尽一个公民自觉维护社会和谐的职责,今忍痛再自撒伤口,将我屡次遭遇的迫害向您父母官反映,请求明鉴,拯民于水火,事实如下: (博讯 boxun.com)

     一、冤屈根由:
     1993年,我丈夫黄炳生按规定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常透支炒股,透支总额26万多人民币,买入股票期间遇股市全部暴跌行情,无法在规定时间内平仓交割,就被推卸责任的证券交易所和投资银行推向法庭。紧跟着法院就无中生有按了我丈夫一个诈骗罪,判了他十年刑期,生生将他从一个合法股民搞成了一个罪犯。服刑后前3年在上海提蓝桥监狱服刑,1996年被此监转到新疆阿克苏塔门监狱服刑,期间表现积极,多次立功获奖,却从未获得如党和政府宣扬的减刑。我们家属却在他服了8年刑之久的2000年8月突然收到一张关于黄炳生的《死亡通知》(附证二),从通知了解到黄炳生已早于2000年6月23日死亡,死亡当日就被监狱立即埋葬,所有重要遗物、日记、信件均被违法烧毁,死亡原因称“病亡”,却始终不提供法律规定提供的医疗鉴定书。显然,监狱多处作为违法,使我无法相信黄炳生是正常死亡,从此被迫卷入艰难的申冤道路。
     二、地方政府善后处理承诺不兑现导致我冤上加冤
     2000年8月,我长宁区信访办得知后,汇同时任长宁区公安局长等,针对我的特大遭遇及家中的特困处境,对我孤儿寡母做出如下承诺:
     1、委派“148”法律援助律师帮助我追查黄炳生的死因,直至结果。
     2、内部批示我华阳街道提供一间门面房,帮助我自主创业家政服务中心,劳动脱贫,替夫还债;户口按婚龄规定迁入上海。
     3、我儿子的读书费用均由政府承担,帮困政策优先照顾,政策外的生活困难设法照顾。
     如此,政府承诺也算对我仁致义尽,于是我息访罢诉,听从安排。结果无一兑现,尤其是门面房的问题华阳街道找出种种理由拖延。直拖到2005年彻底否定了区政府的处理意见,理由是他们既没有得到批示文件,我手中也拿不出书面证据。陷阱啊,当初我向区政府要证据,他们解释批示不对外转的,还要我相信政府相信党,华阳街道是全国先进,党委书记一定会落实好的,无知的我才没有坚持,没想到在这挖了深坑等我5年后来跳。好在从表象看2005年至今,区信访办干部没有推卸责任,一直亲历亲为呼吁我街道重视解决,历任区长都多次批示我街道要妥善解决,我街道部分领导还是有温和的沟通理解力,意欲帮助我创业成功,脱离贫困。基层的信访干部也一直牵线搭桥至力促成。关键是华阳街道个别领导一直持强横敌对态度,一手遮住了党的阳光,断言不可能给予我创业帮助,生生将我用丈夫的生命,一家人的伤痛换来的安生承诺变成泡影。我不甘心就这样被坑害,按着他的指引不断向上级政府反映。他见我昂起了不屈的头颅,就要踩断我的脊梁,他的口头语就是“不服就做掉你”。2007年5月23日,竟在光天化日之下,在众目睽睽的上海市政府信访办门口进行了不要法,不要脸的暴力截访(他们称是执行市政法委的截访指令)将正在等候接待中的我非法绑架。也不管我那准备中考无人照顾的患病儿子,把我非法拘禁在旅馆中,迫害我成病不许治疗,后虽经住院抢救拾得残命,但落下了终生的风寒症,肺炎后体虚症,丧失了正常的劳动力,使我生活雪上加霜。在拘禁期间,家中房屋无故遭毁,精神、肉体、物质遭到强势政府的多重摧残。(附证三)。
     三、生活处境艰难,不能自拔,街道长期置若罔闻
     丈夫的突然去世,留下因炒股而欠下亲友的重大债务,忧得我寝食难安。为了替他申冤,我又被迫失业。培养儿子读书的费用政府说过就自认做过了,全靠我新的债务扛着。直到2007年,压了我多年的外地户口通过多次去北京责任部门争取,有幸获得恩准后,才有资格得到国家给予的低保生活补助,就这又成了我街道认为已对我家特别照顾的理由。并认为已经对我孤儿寡母完全兑现了承诺,说实在的,就和无奈习性没什么不同,所幸我唯一的希望儿子考入大学,可他学习的美术设计专业,学杂费,学习材料费都要比其它学科贵得多,仅靠我低保收入根本无力供养儿子的学习需求。后经区信访办努力,在区政府领导的亲自关心下华阳街道才被动解决了学费,剩下的日常学习、生活开销仍需我借债供给,到现在他专业所需的电脑,照相机都买不起。儿子冷不丁会冒出一句:“如果有爸爸在日子一定不会这么难。”这如冰激凌一般的话刺激得我既伤悲又汗颜,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地再主动地找街道政府沟通,希望能帮助我把风中摇曳的家撑下去,把我家明天的太阳——儿子托起来。而街道领导这时似乎都完全处于神经麻木状态,能打混对我说一句“你又来啦”就算礼遇了。大多时表现出的总是他们没有表情的背影。被候着隐不了身时,振振有词:你丈夫又不是我们街道害死的,凭什么要我们擦屁股,街道又不是万能的垃圾筒,什么都倒下来,他们上边答应你解决,也就是口头说说,让你暂时高兴,让我们一直为难,真要解决怎么不下达正式红头批文?说的是啊,那么到底是谁把我害得冤上加冤?咦,这官爷的一番话又代表了谁的立场呢?
     四、树欲静而风不止,诱访、逼访全在公安之间
     人生苦短,我本不愿把人生的价值无尽地毁在不可理喻、不可依法、且又再度遭压迫的申冤道路上,去年一年,我几乎息访罢诉,居家养病。只因今年4月似云南“躲猫猫”事件在全国继发后,公安部召告天下,严查非正常死亡在监狱中的案子,我作为背负沉冤的受害家属,自然激动万分,高呼苍天有眼,国家英明。认真地准备了申诉材料前往报案(附件四)。当我在公安部信访处门口风餐露宿排队等了三天二夜,终得接待,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匆忙告知我公安部不是责任部门。太荒唐了,堂堂的一个公安部召告天下怎么敢拿着党国的威严作游戏?太讽刺了,这岂不是又一出“躲猫猫”闹剧的重演?
     4月28日,极度愤慨的我只得拖着无奈的沉重回家,途经北京天安门广场前门地下道口时,因北京值班警察例行安检搜包,搜出我随身包中的报案材料,就被认定“非正常上访”嫌疑人,由警察带回他们属地:天安门广场警署,不经询问,将我关一单独处,强行取走我手印,做出一分可去XX地上访的告知书。剥夺吃饭权利,等到晚上将来自全国各地的上访人集体送往马家楼国家信访局登记接待,说接待其实也就是记录个人头数和二三个字的上访事项,同样剥夺吃饭权利,不提供饮食,留滞到凌晨。再由我上海市驻京办接访人员接到北京南站接济站,仍然不管我们饿着肚子,以买不到火车票为由,将我等如同拘留一般关押在掐断信号,剥夺自由的铁窗房中一天,关押中挑人单独问话,问及我时,竞荒唐地拿出强行要求我在不知金额多少的借款单上签名(事先准备好的),作为借钱回家的凭证,见我拒绝,又施软计,还表示他们凭借款单可到我区里帮助我解决上访问题,我不理睬,当即遭到恼羞成怒的威胁。
     5月1日被押到上海后,我地方华阳警署惯用欲加之罪法的无中生有,定了我一个“扰乱社会秩序罪”将我无证拘留,警察强行将我带上手铐押进大庭广众的区中心医院做尿检,力尽羞辱之能。负责关押的长宁区看守所如出一辙的胡作非为,先接收不经医院检查健康与否的我。五天的监狱生活经历,又让我见证了教科书里见不到的虚假。狱中明明伙食极差,偏偏要教牢头传达在押人员说谎,如遇上级督查来检查伙食质量,就回答“天天有肉”,其实有也有的,只是需睁大眼睛才能找到一星半点肉来。为了表示在押人员享有政治权利,天天晚上也规定时间看中央新闻联播,只是那黑白的电视机高架在几米开外,影像模糊,声音轻微,根本听不见说什么,真等到休息需要安宁时,电视声音却又弄得震响。卫生也“讲究”,洗澡允许一周一次,发给每人调和冷水的热水只有二升(7茶杯),让你从头到脚洗够“透”。健康也被“重视”,有人病了也给吃药,一天发药一次,疗效如何不重要。一周能放风一次,一次见阳光不超过十几分钟。十几个人挤在仅有十几平方的狱舍里,吃喝拉撒一处,睡觉就在女性忌讳的潮湿地上,我在2007年被政府关出的风寒病这次遭迫害再度引发,浑身冷颤肿胀,难受得受不了监规,还倍受处罚折磨身心。最让我生不如死的是一次次的羞辱性的赤裸裸搜身,进去五天,竞被强制性的剥去衣服搜了四次。熬到获得自由时,又被强行抢走随身带着的钞票180元,作为五天的监狱“生活费用”,而发票,哪怕是收据都拒不出具。代管的物件归还不全,有价的、无价的均不作赔。
     出狱后,我强忍狱中的悲愤、潮湿激发的肺病炎症折磨,向送监、收监两方警察索要本该按法立即给我的拘留、释放两证。送监的华阳警署乘机又耍起了阴谋,以要我完成签名为要挟条件,竞让我一口气在几份不许看内容的材料上签了6个名字,才把拘留证后补给我,不知完善这样一个拘留手续是否真要如此多的签名?收监的长宁区看守所见势抵赖不过,就在说我“要不要释放证都无所谓”的自嘲声中无奈地出具了后补的处罚证明(附证五)。
     与此同时,我儿子作为我唯一的家属,他的知情权也被剥夺。在家久等不见娘归,四处联系不到我,急忙走进公安报案,跑到街道求助,一路惊吓后,才明白真正残害他母子生离的竟是他相信的政府和公安,悲愤之至,夺眶而出的泪积淀出血红。我的灵魂也被扭曲到了极限,真的,我以我视生命的尊严名义起誓,如果上帝赐给我男儿力量,我决做“扬佳”第二。
     以上是我遭遇被迫害的冰山一角,具体罄竹难书,事实证明哪一件、哪一桩不是政府强势、执法强权所为。仅就2009年5月1日的这一件非法拘禁事实而言,由上至下地透着枉法。我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孤独地行走,憋屈得连个屁都没放过,怎就成了“扰乱社会秩序”的违法份子?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真的难以置信,我在正常的时间,走正常的路,会把自己走进监狱里去的。监狱女监长有这样的一句话“没有进过监狱的女人不是完整的女人”,这句话故然偏激慰言,但狱中的经历确实帮助我顿生彻悟,我们没有背景的平民,一旦遭了政府、政法强势的冤,在中国现今权大于法的潜规则社会里,想要拨开云雾见青天,哪怕再搭上子子孙孙的上访,那也是妄想;想要忘掉伤害,忘掉尊严,就残喘着过人下人的低贱日子,也是做白日梦。因为政府强权中的血液里似乎遗留着文化大革命的余毒,喜欢武斗,擅长累计积分,秋后算帐或者抓“现形反革命”。去年奥运会、残奥会期间,我病在家中,哪也没去上访,就因为我曾经去过北京信访部门,就成了地方政府、华阳警署钦点的现形不稳定分子,合力对我实施长达二个月的监视、跟踪、拦截,以镇压之手段帮助“人文奥运”圆满成功。看吧,今年国庆大阅兵之前他们还会犯隐的。(附证六)。
     没活路了,上海随全国解放都60年了,怎就没有冤民说理的地方,仰到国家鼻息下,还是申冤申不得,活命活不了。如此民不聊生,还要法制干什么?还要当官的干什么?说什么人民政府,人民广场,人民大道,人大常委,解放区的天人民的天,搞笑。
     不过,含冤上访九年,问题没有得到解决,我自己是客观存在责任的,悔不该听信圈套自跳陷阱走弯路。悔不该抱着相信政府、相信党的情调,一天打鱼,二天晒网,帮着延长了黑暗的路。教训使我坚定维权不再相信软弱,更要不得文质彬彬,否则,活该自己成为暴政、强权砧板上的肉泥酱。
     孔子曰:“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而“过而不改,谓之过矣”。因此,衷心地希望上海政府能看到每周三有增无减汇聚在上海人民大道市信访办门口,等待市领导接访的访民们;更迫切地希望您能用您的领导艺术、智慧,造福于党国和人民,真正构建和谐的、人民可依靠的法制政府。
     最后,恳请您在可能的情况下,关注一下我孤儿寡母的悲惨生活,我无意哀我之不幸,可我的不幸远远超出了一个无依无靠弱女子的承受范围。如果无尽的失去是得到一丁点安宁生活的基础,那么我情愿暴风雨要来就来得猛烈些,但您一定要主宰它快些过去。因为我的人生价值,除了替夫申冤,为推动法制健全尽已绵帛之力外,还有同样重要的做好母亲,做好人的责任要实现。相信政府总不能老眼见着冤民我背着重债、背着不安、背着屈辱、背着伤痛的重枷上下求索在充满血腥的上访黑道中生死轮回,永远得不到灵与肉的解脱而岿然不动吧?
     致
    祝您政绩斐然,身体健康,合家幸福!
    地址:上海长市宁区延安西路1289弄乙支弄41号
    身份证号:3209256612135423 宅电:62260509 手机:1350l768516
     冤民:孙宏萍
     于2009年6月29日
    (略)附呈材料:
    附证一:身份证一张
    附证二:丈夫的死亡通知一张
    附证三:07年的非绑、非拘及恶果证明十张
    附证四:09年4月向公安部报案材料及上访书三张
    附证五:警察后补的拘留、释放证明二张
    附证六:奥运会、残奥会其间政法侵权的证明四张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请俞正声和韩正不要躲猫猫了!
  • 俞正声:上海和香港不在同一档次
  • 俞正声:全面推进机关党的建设
  • 致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一封信
  • 刘义良:俞正声“真话”与奥巴马就职
  • 汪洋俞正声急转型:挑战中央政策
  • 上海要过紧日子,俞正声促浦东加把劲
  • “老网民”俞正声网聊经济 遭中国网民“呛声”
  • 俞正声邀网友当面拍砖 韩正:市长不能潜水
  • 上海版“大部制”:地方政改俞正声抢跑出发
  • 借大部制动刀 俞正声欲重组上海人事班底
  • 上海被强拆户沈永梅致俞正声书记第三封控告信
  • 上海被强迁户陈修琴与俞正声书记谈:人祸胜于天灾
  • 湖北人恳请俞正声回湖北省工作
  • 上海书记俞正声玩权术保涉贪市长韩正 (图)
  • 习近平俞正声杜青林关注地方官员夏国玺打击报复民主党派成员案
  • 俞正声批上海简直“暗无天日”“水深火热”
  • 俞正声:说陈良宇案结束仍过早
  • 俞正声感叹上海未留住马云 汪洋震动很大 (图)
  • 俞正声: 迎世博就是要让百姓得实惠
  • 俞正声强调"不搞小圈子"/梁煜璋
  • 中國冤民大同盟責問俞正声-周敏珠的“冤”是誰製造?
  • 俞正声:战胜经济困难关键在党/沈宏胜
  • 市民被秘密关黑监狱 两会前俞正声被丑化/毕和英(图)
  • 俞正声:我带头讲真话,别怕没饭吃 (图)
  • 毕和英:俞正声“骂”黄菊 我斥上海帮
  • 毛希增:俞正声的“特殊时期,特殊考验”
  • 请市委书纪俞正声紧急关注华漕镇警察勾结黑势力打砸抢(图)
  • 从薄熙来、俞正声谈起——政策变了
  • 俞正声总统阁下:
  • 杨佳案锁定俞正声政绩污点——上海司法黑幕千夫所指/牟传珩
  • 上海国百姓:俞正声总统阁下
  • 致上海国总统俞正声的公开信/上海国百姓
  • 从杨佳内部消息解读俞正声正陷上海暴政的浑水/上海维权
  • 两位大员石宗源与俞正声截然反差的集结号
  • 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讲话作秀延误救灾
  • 上海被强迁户沈永梅致俞正声的第二封公开信--上海维权
  • 作家邓复华通过本网致函中央政治局委员俞正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