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福建南平“医闹”:数十名医生到政府静坐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29日 转载)
     以养猪为生的农民杨俊斌,生前默默无闻,死后却惊动了福建省南平市。借着他的死,潜伏在医患双方胸中的怒火喷发出来,演变为一度失控的暴力冲突、堵街静坐。南平“医闹”事件遂举国知晓。
    
福建南平“医闹”:数十名医生到政府静坐

    6月26日,当记者走进杨俊斌所在的杨厝村,杨家正在治丧。院里是哀乐,门前是鞭炮。然而,杨俊斌的尸体还特意保留着,没有定火化的日子。因为风波尚未结束。
    
    分歧
    
    杨厝村地处闽北群山之中,少有田地,村中人家多以养猪为业。50岁的杨俊斌也经营着一个小养猪厂,存栏80多头,生活艰辛却也还过得去。前些日子,他感到腰痛,不思饮食,人也瘦了下来。查后认定是肾结石。
    
    6月18日,杨俊斌决定去南平市第一医院做手术,打掉结石。没想到,此去竟然不回。
    
    6月20日,杨俊斌交6000元费用,自己签了字后手术。手术非常顺利,随后他被送进重症监护室观察。然而,当晚21时左右,杨俊斌突然感到腰痛难忍,老婆赶快叫医生来看。医生的答复是术后有疼痛感是正常的。但为了止疼,医生给杨俊斌使用了安痛宁,不见减轻,又打了杜冷丁。不久,杨俊斌死亡。
    
    杨家亲属根本无法接受这突然的变故。“我哥好好的一个人,走着进去的,怎么就死了?!”杨的弟弟杨俊笃对记者说。他们遂扣住主管医生胡言雨和王波,要求给个说法,并且拒绝移动尸体。纷争就此开始。
    
    双方都打了110报警。第一医院副院长徐尚华赶到,与杨家亲属沟通,试图对病历资料进行封存。此举惹怒了杨家亲属。“他们想拿走病例,我们就没有证据了。”杨俊笃说,一个月以前,隔壁村有人家病例被医院收走后,就吃了大亏。
    
    杨家的要求后来简单化为赔偿。额度一说是80万元(院方),一说是30万元(杨家),但结果都无法达成一致。徐尚华答复说,需组织专家对患者死亡原因分析讨论;由相关部门鉴定,在患者诊疗过程中医院是否存在过错,并视过错的责任程度确定赔偿额度。
    
    可是,杨家亲属根本就不相信他们能够在鉴定中得到公正待遇。杨厝村村长杨纯恩说:“我们是农民,大道理,听不懂,鉴定专家都是你们的人,我们不鉴定。死了人,赔钱就是了!”双方争执不下。21日晨,第一医院召集院内专家对此病例进行讨论,初步认为,诊疗过程中医院未违反诊疗常规,杨俊斌的死亡原因不详,建议进行尸检。杨家亲属早已等得按捺不住,听说还要把尸体开膛破肚,火气更是不打一处来。
    
    当天7时30分左右,杨家亲属50多人,分两路,一路用“还我爸爸”“无德医生”等白色大横幅将医院门诊大门封闭、摆满花圈、四处烧纸钱,弄得医院火警报警器长鸣;另一路聚集在泌尿外科,封闭科室通道,将胡言雨拖至死尸旁进行侮辱,要求他去亲吻尸体。
    
    半小时后,来上班的医生张旭见状说,“你们这些乡下人没本事不要乱闹。”此语招致众怒,张旭被扣住,遭殴打,被威胁从重症室----在14楼----抛下。此时,该病区36名其他患者(其中4名危重病人)已经无法得到正常治疗。杨纯恩虽然否认医院事后的很多指控,但是也承认,“确有过激行为”,比
    
    如砸医疗用品、器械等。
    
    其间,医院还试图说服杨家尸检,走医疗事故鉴定程序。但杨家就认定一条,好好的一个人死在医院里,就是医院的错,就要赔偿。“他们要是抢救及时,我爸爸绝不会没了。”杨俊斌的儿子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爸病发时,医生的态度很冷漠,根本没当回事情。
    
     南平市卫生局、杨厝村所属太平镇领导赶到。双方协商,年近六旬的医生胡言雨在经历11个小时的限制自由后被放出。出言强硬的张旭则仍被留在重症室,还被搜走了手机。后来,有人称,张旭曾被杨家硬压着朝死者遗体下跪以及遭其他人格羞辱。此事遭到了杨家的集体否认,而张旭则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警察哪里去了?从21日0:35分,警察一直都在。南平市延平分局巡警大队接到南平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转警后就赶到了现场。只是他们考虑杨家声称“敢带走人就自杀”,没有采取有效措施阻止事态继续发展。
    
    交锋
    
    21日11时30分,医院联系不到张旭,逐渐担心他的人身安全。越聚越多的医护人员听说张旭被扇耳光、被威胁扔下楼去,更加义愤填膺。他们找到警察,要求解救被困的同事,被告之“在协调”。耐心耗尽之时,年轻的医生们召集同事、实习生要强行救人。
    
    双方在重症监护室门口形成对峙。医生们齐喊“放出医生”、“放出张旭”,杨家家属也不示弱,根本不理会放人的要求。很快恶言相向,很快有人向对方丢东西----现在双方都表示是对方先动的手----玻璃杯、吊瓶、椅子、体温计乱飞。这其中,杨俊斌的哥哥杨俊仕被不锈钢垃圾桶击中,倒地,血喷了出来。
    
    此时,防爆警察出现,向现场喷了催泪瓦斯,医患两边都败下阵来。医生们退到13楼。医院再次提出协商解决,再次被拒。
    
    一个小时后,医生张旭的老母亲不知怎么来到现场。据一个青年医生回忆,这个老人一遍一遍地问:“我儿子在哪儿?”有人骗她说,张旭回家了,但老人就是不信。此情此景极大刺激了医生们本已绷紧的神经,他们准备第二次冲锋。
    
    这次冲锋医生人数众多,分成两拨,一拨从前门冲,一拨从后门冲。医生们很快把重症监护室门前做隔离的警察推到一边,和杨家厮打在一起。当时杨家家属多去吃午饭,只有十几个人在场,明显不支,张旭和另一个人员被趁乱救走。杨俊斌的堂叔头部受伤。医生中也有受皮外伤的。
    
    “当时场景非常非常混乱!无法用语言形容!”一名实习生回忆道。医生把张旭救走后开始撤离,张旭被转移安置到大楼的四层手术室。那里比较偏僻,不易被发现。其他人则散开,有些向一楼去了。下面出现了网络上广为传播的一幕:杨家家属(医生们说有社会闲散人员在其中,警方未给予证实,记者也未能找到可靠证据)在得到亲人被打的消息后,几十人拿着两米长的大棒和刀具冲进住院楼来。10余人的防爆大队瞬间被突破。“他们见着白大褂就打。”
    
    有医生一见不妙,跑上楼道躲过一劫;有实习生钻到椅子下面幸未被发现。其他人则有被拳脚、棍棒击中的。一名余姓医生跑得慢了,被用木板打倒在地,腰部被捅两刀,大腿也划开了两道长口子,至今在重症监护室。事后,在医生集体请愿时,他打着吊瓶被抬到市政府门口。这场景被拍下传送到网上,算作“医闹”不可原谅的证据。
    
    杨家家属的愤怒似乎没在这次冲锋中得到缓解。不久,6辆小型中巴车载着更多的村民来到第一医院,准备继续实施更大规模的报复。公安部门闻讯立即从市、郊区抽调大量警力,在医院病房大楼前组成防护墙,全力防止双方再起冲突。
    
    21日23时,杨家家属将医院门诊的候诊椅全部搬到医院外的中山路、滨江路上,堵塞道路,致使交通中断。他们还封堵医院的所有通道,不许医务人员去上班,致使急救通道也被阻断。
    
     协议
    
    关键时刻,市政府出面了。
    
    据了解,南平市委、市政府派出了处置突发医疗纠纷事件临时小组,由政法委书记胡祖林和分管副市长何三保带队。临时小组赶到后,采取如下措施:鉴于再不尽快解决此恶性纠纷,可能引发更大的社会群体性事件的情况,要求第一医院立即支付杨家21万元,并退还死者家属所交的全部医疗费用6000元。
    
    在临时小组的主导下,6月22日凌晨1时,医患双方签订协议书。协议书称,甲乙双方共同协商自愿达成如下协议:1、考虑乙方家庭困难,本着人道主义原则甲方同意补助乙方人民币21万元整,其中甲方支付给乙方人民币5万元,由甲方协调太平镇政府支付给乙方人民币 16万元,补助金甲方承诺于2009年6月22日支付给乙方,并同意退还乙方所交的全部医疗费用人民币6000元及减免所欠医疗费用。
    
    2、乙方将死者尸体从甲方病房移走并由甲方送至火葬场,乙方将门诊横幅及花圈撤去。
    
    3、由于双方发生肢体冲突均有人员受伤,甲乙双方同意责任自行承担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4、今后乙方应保证本人及家属不得以此事件再向甲方提出本协议以外的其他任何医疗或经济补偿要求。
    
    很快院方付钱,杨家撤离。
    
    上访
    
    杨家家属拿到钱走了,医生们却不干了。22日早晨,星期一来上班的医护人员听说了纠纷的全过程后,纷纷自发到 ICU看望了受伤的医生。“此情此景,看望的人员伤心落泪。该起纠纷的的处理结果和受伤医生的情况令其他医生心寒,并对医闹行为感到愤慨和极大的恐惧。” 一名医生说。
    
    据了解,近三年来,南平市各医院,除了一家军队所属医院外,都曾发生医闹事件,第一医院自身也不是
    
    第一回遭到类似的冲击。
    
    新的纠纷引发了过去的记忆。恐惧和委屈让医生们认为,如果政府再不采取积极的行动,受伤医生的今天就是他们的明天。不少医生对医院在更权威的调查结果出来之前妥协赔钱也表示不解。
    
    当天下午,有20多名年轻医生要到南平市政府上访。第一医院领导发现后拦住他们,表示医院会出面向政府反映情况,希望不要有过激行为。随后,医院向所有医护人员连发两道命令,不得上访。南平市卫生局领导也在当晚到医院要求不要上访。
    
    然而,上述一切努力没能阻止医生们行动。23日上时7时30分,第一医院仍有80余名年青医生“不听劝说,自发组织”,穿着白大褂到市政府门前静坐请愿。他们打出两条横幅“严惩凶手,打击医闹”、
    
    “还我尊严,维护医院正常的医疗秩序”,要求政府惩治伤人凶手,出台相关措施,确保今后医院安全的医疗秩序。
    
    当天上午,市委副书记石建华组织召开了专题会议,会议要求:1、迅速化解集体上访;2、坚决依法处置:卫生行政主管部门迅速制定宣传教育方案,做好宣传教育工作;对“6・21”医疗纠纷事件中涉及的违法犯罪行为,公安部门要加大加快调查取证力度,弄清事实,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对第一医院是否存在医疗事故、有无过错进行调查。
    
    其间,第一医院的领导们试图利用权威将请愿队伍带走,还和医生发生抢横幅的场景,但还是没有成功。
    
    下午5时30分,南平市委副书记石建华再次主持召开专题会议,认为医务人员的诉求是可以理解的,答应开展取证工作,依法追究责任,对今后医患纠纷中的违法活动给予坚决打击,确保正常的医疗秩序和医务人员人身安全。得到此种承诺后,医生们逐渐散去。
    
    轰动全国医卫界的南平医闹后续之集体请愿事件也就此结束。
    
    尾声
    
    虽然正面的矛盾平息了,但是它的影响和余波还在。根据第一医院一份半正式声明,由于此次医闹事件,本来和该院已签订就业意向的10余硕士研究生纷纷来电,“对我市的医疗环境表示担忧,其中3名硕士明确表示不会来我院就职,请我院另请高明”。
    
    杨厝村也不平静。听到市政府要求调查事件原委的消息,杨家虽然也治丧,但是却不火化杨俊斌的尸体。“尸体也是证据,不能烧。”杨家一名亲属还拿出封存好的病例说,“我们占理,不怕他们。”
    
    记者另外获悉,杨厝村的杨纯楷到第一医院看病遭拒。
     来源:中国青年报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南平市政府袖手旁观,医闹现象愈演愈烈
  • 福建南平恶性“医闹”续:公安机关已经介入
  • 石首市人民政府:关于卫生院医闹事件的情况通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