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05年中国天主教西安教会手无寸铁的修女被群殴的悲惨事件
请看博讯热点:宗教迫害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29日 转载)
    
    呼吁全世界再次观注 05年中国天主教西安教会手无寸铁的修女被群殴的悲惨事件。
     2005年11月23日西安修女被群欧的悲掺事件发生之后,本网连接报道事实,事过三.四年案子仍无法解决。中国的基督徒从来都是像羊在狼群中生活,这就是中国信仰的价值之一吧,在迫害中为主作证,也许各种迫害打击,乃至是摧残一直会伴随旅途中的教会,知道今世的终结吧!但是天主与我们在一起,任何信仰的苦难都不是无价值无意义的,许诺的赏报终究要兑现。请大家看<公开信>的感受 (博讯 boxun.com)

    
    ――从《西安圣心会修女一封公开信》谈起
      
       2005年11月23日晚,在西安发生了“耶稣圣心方济传教女修会”修女被群殴的悲惨事件。至今日,已一年有余。最近我们接到一封圣心会修女来信,由于这封信作为公开信发往各处,因此,于此谈一下对此信的感受应该不是什么不道德的事。这信也促使我想开去,随便谈一些对同类事件的看法。
      
      一、对《公开信》的感受
      
       信的主要内容是向各界朋友通报于2006年10月27日就此次事件已达成协议。“由于被告已经认识到他们行为给修女的身、心造成了严重的伤害,透过他们的家属和辩护人表示了深深的歉意和真切的悔改之情,我们当即就明确表态原谅并接纳他们。”从这句话来看,此次事件被定格于民事纠纷。仅属于一方认错,一方扯诉的问题。信中接着说:“……我们以基督宽容、博爱的精神,盼望司法机关给予被告从宽、从轻的处理!并表明对于法院作出的减轻或免于刑事处分的所有决定,我们将没有任何意见。”仅此看来,作为基督徒,我们应该感到高兴,为了修女们实践基督爱与宽恕的精神。
      
       但作为一个中国人,却总是不能不让我们心中有一丝悲哀的感觉在。为什么悲哀?我们想问,此次事件真的只是一般的民事纠纷?发生这样的事,国家与社会真的不应该承担一点责任?那个属于国家教育机构的莲湖区教育局真的没有一点责任?不要忘记的是,这不同于一般的打架斗殴事件,这是聚众行凶事件。
      
       三十多个青年手持棍棒来打一群手无寸铁的修女,这背后受到谁的指使?信中说:“鉴于被告都很年轻,刚刚踏上人生之旅,在接受正确的教育和感化下具有较强的可塑性,他们也都表示愿意痛悔前非。为了给他们提供一个重绘生命蓝图、早日回归主流社会的机会,我们以基督宽容、博爱的精神……”由此可见,此次事件并没有让教育局、开发公司或相关部门有一点点道德上的反省与责任上的承担。而对于社会、甚至是教会都毫无触动。这正是我们感到悲哀的原因。而我们的修女还是在识大局的基础上说:“……目的是为让这些青年在构建和谐社会的大业中重新振作起来。因为我们希望并相信,藉着这个宽恕行动,能使被告人与被害人、被告人与国家、被害人与国家的关系更加和谐,这也是我们作为教友在创建平安西安过程中所作的贡献。”不能不说,这是每一个基督徒应该有的态度。可问题在于,有多少人在这样的事件中反省到了社会自身的不足及中国教会自身的不足。在此,我只想谈我们教会的不足之处,从事件发生,直到被迫“安定”,我们只看到了当时躺在病榻上的李笃安主教的一份“声明”。而这份“声明”的出炉却反映出教会的无奈!修女被打了,还没有出院,药费都还没有着落时,却急着声明“新闻”把事件的严重性扩大了。最后,还是内部消息人士抱怨热血的基督徒的一句话给我们说明了实际情况:你们闹!你们闹!可人家在病床前闹李主教……
      
       这也使我想起去年这个时候,“信德网络”把修女被打的消息向社会公布后,仅过了两天,与此相关的消息全部被迫删除、论坛发贴受限制。“天主教在线”也接到警告,最后论坛被勒令关闭。而“天父家园”因此触礁,从此就再也没有浮出水面。还有许多教会网络都受到阻碍。面对罪恶,我们这个社会并不害怕,却怕听到捍卫正义的声音。当然,相关部门积极的参与了事情的处理。然而后面的“丑事”却也接着做。
      
      二、陕西周至教区主教被“请走”
      
       今年(2006年)9月份,在“天主教在线贴吧”里面有一个贴子,向我们描述了事件的情况:“2006年9月11日晚10点零一刻,正值‘九一一事件’纪念日,在陕西周至县发生了一件极其恐怖的事件,正当夜深人静之际,我们周至教区吴钦敬主教正在睡眠,忽然,二三十个恶狼般的年轻公安干警 ,开着四辆车,停在周至教区总堂门口。当时,总堂大门已经紧锁,这些恶狼偷偷摸摸翻墙闯入总堂院内,把正在熟睡中的主教叫醒,当时惊动了在总堂住的八十多岁的老神父和四个修士四个修女,这二十几个恶狼利用敲诈惊吓等手段把主教强行逮捕,押送到他们的车上,疯狂逃窜,至今我们不知道他们为何把吴主教羁押?主教被带往何处?这种目无法纪、不择手段、不顾脸面、恬不知耻的恐怖主义行径,让我们每一个爱好和平、缔造和平的人,心在颤、泪在流!恳请各位主内兄弟姐妹为我们的吴主教祈祷,求我们的天主保佑主教免遭凶险,平安归来!请大家为他祈祷”。
      
       虽然,此次事件并没有太多人关注。但是作者还是给我们发来后续消息:“经过周至教区神父以及陕西西安与渭南两位教区主教的一再努力,今天陕西省宗教局终于允许两位神父面见吴主教。吴主教明显被严重殴打。但是直到目前为止,宗教局公安局对于这次黑社会性质的行为没有给出任何的理由,也无任何的解释,完全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蛮横态度。殴打主教的罪魁祸首至今仍然‘逍遥法外’。这种违法乱纪的‘勾当’,实在与一个文明与法纪的社会严重不符。与中央提出的大力构建和谐社会的步伐背道而驰,更是给中国宪法‘宗教自由政策’的抹黑。是所有遵纪守法与爱好和平的人难于容忍的罪恶行径。”(把文全录于此,并向作者献上诚挚的谢意。)
      
      
       想来,我们都看得清楚,这件事发生在今年9月11日,距西安修女被殴事件仅10个月,而周至县同样属于陕西西安地区。今天,我们也许已把这些事忘的干干净净,也没有人为这些目无法纪的行为感到奇怪,更没有人愿意为这些事情去伤费心神。这才是现在中国天主教会内最大的问题!可是,即使如此,“天主教在线”还是因为此而被迫变成了“天主教在线导航”。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悲哀?看了修女们写的信后,更加重了我心里悲哀的感觉。因为,社会并没有因为这些行为而感到羞愧,而教会里的人群依旧冷漠的可怕。每当我看到论坛里发贴数不断飙升,心里就觉得好笑,同时心也在发凉。因为,很清楚,当树倒猢狲散时,这些人永远也不会感到悲哀,她们至多是再选择另一棵树而已……
      
       正像上面那个贴子后面,作者所做的反省:“我不是网络写手,更不为赚得回帖或点击率,泣血陈辞只为换得大家对中国教会苦难事件的关注。这不是一件单单发生在陕西周至教会的个别事件,更是中国教会状况的一个体现。联想到今年五月份两位(安徽与云南)的祝圣,他们不过是拿周至吴主教做一个典范,要给所有想走大公教会的人一个警示和恐吓。今天你的冷漠换来的就是这种势力胜利的炫示。今天发生在吴主教身上的事件,也许明天在 X X X 主教、X X X 教区,不远的将来更可能会在你或者你的教区、你的教堂身上。你的无动于衷可能就是对中国教会发展一个无形的伤害。要知惟有万众一心、群策群力、将事件的严重性被更多人知道,更多人共同呛声,我们在中国的教会才有力量,才会有将来!中国教会发展方成坦途啊!”
      
       我在此只想说,教会没尽到自己的责任。呼唤正义,捍卫真理,重建道德,宣扬仁爱本应是基督宗教的天职。可是,我们却毫不犹豫地做了谎言的囚徒。在云南安徽事件之后,我曾以《主教炮弹》为题写过一篇小文章,问的就是为什么总会有人甘愿做炮弹?有一群心怀莫测的人“他们接连不断地糟蹋一切我们认为是属于自然的人性范围内的东西”。他们强奸民意,强暴人的良心。可是,如果连我们基督徒也不说真话,不坚持说真话,那我们有什么理由怀疑,终有一天“谎言会成为真理”?在这些事上,《信德报》、《圣心蓓蕾》、《圣神之光》等教会报刊“集体失声”。我们没有理由强责它们,可是我们也没有看到它们肯为真理牺牲自己。“忍受是为了生存”永远不能成为文化事业的座右铭。一切事业不能建立在谎言的基础上,不论是国家,还是教会。因此,我们不断让这样的事件发生,不单是让教会蒙受羞辱,也是让国家受辱受害。有这样的感受,不单因为我是一个基督徒,更因为我是一个中国人。
      三、国家宗教局发言人的谈话
      
       我们为了把认识再向前推进一步,我觉得有必要看看2006年12月4日刊登在《人民日报》、《文汇报》等机关大报,题为“天主教徐州教区祝圣 梵蒂冈谴责毫无道理”,国家宗教局发言人就梵蒂冈的声明所发表的谈话。
      
       我们没有必要牵扯国家政治问题。我们单看谈话里有多少地方糟蹋了“我们认为是属于自然的人性范围内的东西”。
      
       谈话中说:“近五十年来,中国天主教会从生存发展的实际出发自选自圣了170多名主教,顺应了广大神长教友的强烈愿望,是中国天主教开展教务管理工作和牧灵福传事业的迫切需要。对此,中国政府予以尊重和支持。”说这些话,何其可笑!只能说明的一点是,21世纪的今天,政府对的宗教认识还停留在50年前的“文革”时代。如果说,现在是因为“迫切需要”而搞些“非法主教”出来。那么从20多年里没有主教,没有神父,甚至没有教堂(主教、神父、修女被收监劳改或不能自由尽其职务,教堂被作为仓库或被拆掉)的苦难经验里走过来的基督徒,不会对在强调宗教自由今天,却还选择非法祝圣的主教感兴趣。而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况且今天让天主教去坚持“文革”当中的传统,就预示着“文革”是正确的,至少在对宗教政策上正确。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尤其不能让人心服的一点是,政府在用对基督徒不公平的“政策”搞出来这些“主教”之后却站在了“中国政府予以尊重和支持”的位置上。这谎扯的多么大!以在现代世界中占有崇高地位,并在国际社会中有巨大影响的中国来说,现在还用这样封建主义的,宗派性的,流氓帮派的,“下三滥”手法来管理宗教是很不相宜的。别的我不说什么,单说“顺应了广大神长教友的强烈愿望”,这肯定是说谎!
      
       11月30号以来,就有人在网上爆出“献县教区李连贵主教和衡水教区封新卯主教被宗教局领导以到天津商量教产为由骗上汽车,然后汽车直奔徐州”的消息。这真让人吃惊!为中国吃惊!让合法的主教参加不合法主教祝圣典礼,为了把合法的拉下水。这纯粹是在玩“孙子兵法”!李连贵主教的“金蝉脱壳”让此次不法行为最终又成了天下人的笑料!可是让人想不通的是,不断发生这样的事,决策者到底意欲何为?
      
       今年6月份,中梵双方(在避开爱国会的情况下)有过一次直接会谈,一时“中梵关系”又成为热门话题。听说,此次商谈所达成的协议中有一条是:中方答应在未建交之前,不会再出现与“安徽、云南”相类似的事情(此消息准确与否,有待考定)。既然双方“愿意就主教任命等问题进行建设性对话”又何必一再采取单方面行动?如果这是所谓的“中国内部事务”的话,又何须“事先向梵方通报中国天主教有关教区近期即将选圣主教的情况”?
      
       对话还没有结束,己方就先动作,已显示不出对话的诚意。又怎能反过来说:“希望梵蒂冈停止干涉中国内部事务,用实际行动来表明改善关系的善意?”这就如同自己撕毁约定,还不许对方质问,质问就表示没有诚意。这是哪门子道理嘛!而最为荒唐的事情自然是:用欺骗的手段骗李、封二位主教上车,再用强迫的手段使二位主教就范。这真是有辱国家形象!让爱国家的人感到悲哀!
      
       在这个意义上再去看西安圣心会修女写的公开信,会让人觉得有一串悲哀在心中涌起。因为,国家并没有学会尊重宗教信仰。而修女们在信中怀着感激的心情说的:“感谢天主,各有关部门、公安局、检察院等工作人员经过一年的努力,终于使此案有了结果。在此,我们耶稣圣心方济传教女修会的全体姊妹,对所有关心、支持和陪伴我们度过那段痛苦日子的兄弟姊妹、各位朋友,表示最衷心地感谢!”就更显示了,在基督信仰内生活的人真的不是靠现世的法律去生活的,虽然,国家的法律本应该给予她们该有的保护和法律内的公平。但是,在中国也许正像李敖所说的:“中国有在全世界上最为精细的法律系统,可是大半都未落实。”现在在宗教信仰内,所用的这种欺骗与胁迫手段更使中国的“法治与德治”不知要倒退多少年?
      
      四、与时俱进的宗教观
      
       2001年的《中国政协》第12期上,有一篇国家院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副主任潘岳先生的文章《马克思主义宗教观必须与时俱进》。这篇文章曾经让许多宗教人士倍感精神鼓舞、并畅想不久就会实现的光明前景。因为从“文革”走过来的人已经好久没有看到如此进步的思想了。
      
       现在身边只有一些摘抄笔记,为了保持共产党员理论的纯正性,我现只把原话引录如下:
      
       “当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后,不应以宗教为敌,而应以宗教为镜,找到自己致力改造的对象。
      
       “执政党的管理理念应允许不同利益群体与不同信仰并存。
      
       “无神论是对共产党员理论纯洁性的要求,而不是对公众的要求。
      
       “清一色是思想专制,不是社会主义。
      
       “一直以鸦片论作为我们认识宗教的至尊,以致国家的宗教政策一度产生偏差,并为此付出代价。
      
       “一个民族的精神产生于文化,文化的灵魂体现于道德,道德的支撑在于信仰,而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不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中国更是如此。”
      
       这些话现在再读起来,还是让人感到其人的先觉性。其实,如果我们细细考究一下,我们心中就会有这样的疑惑,现在的中国已不是初解放时的中国,更不是“文革”中的中国, 但为什么还是要这样不公平的对待中国基督徒?毛泽东在他那个年代说过:多一个基督徒,就少一个中国人。可是,现在为什么还会有这样的心理。睁开眼睛,好好看看,现在在中国大地上的这些基督徒,哪个不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他们一样给国家纳税,一样参与社会建设,同样为国家的和谐尽心尽力。更为重要的是,中国改革开放后,什么都开放了,可……?用潘岳先生的话说“无神论是对共产党员理论纯洁性的要求,而不是对公众的要求。”所以,让中国基督徒自由地做基督徒、做中国人吧!现在世俗主义,商业潮流,信息媒体爆炸,拜金主义等等都等着基督信仰去面对、去为社会人群的精神健康服务。因此,从积极的眼光去看待一切事物,不要再人为的分化、制造内部矛盾、瓦解了。
      
       已故的李笃安主教说过:祖国是母亲,教会是父亲,二者我都爱,请不要让你们的子女难做。上面,所谈的还都是在公开教会,也就是官办教会内所遇到事儿。现在让我们来看看来自一位忠贞教会教友的哭诉:
      
       今天拆我们的堂,任人宰割,圣堂变成了瓦砾,我们忍了;明天不许你去朝圣,说是非法,这不是信仰问题,我们勉强接受了;后天瞻礼到了,不许你出村参与弥撒,(出家门都被人看着)说是违反什么“暂时规定”,我们也只好在家中“以心神,以真理朝拜天主”;再过几天连全家在一起公祷也被说成“非法活动”,被处以罚款;孩子上学必须写“背教书”,按政府的解释:信仰自由是公民的权利,十八岁才有这权利。那么,十八岁之前就只好在“退教”与“退学”之间做选择了。又云:不许你们听罗马教宗的,这是“受国外势力支配”,违反宪法36条的规定……。是不是有一天连我们吃饭,上厕所都“非法”了呢?那一天怎么办?这一切难道是忠贞教会“故意与政府对抗”吗?
      
       这是几年前在书上看到的一段话。几年过去了,现实依旧让人哭笑不得。潘岳先生的好思想很显然没有被吸收。
      
       其实从“文革”过来的人都清楚,“文革”中的经验是中国向斯大林、向苏联学习的。有好多人都说,其实我们做的比苏联更彻底!下面这段话是在1964年4月1日,一位年轻的苏联姑娘(洗礼派教徒)在法庭上作的最后陈述:
      
       这些年来,我宁愿不去看电影,不去跳舞,而阅读圣经和作祈祷。现在,你们却只是因为这个就判我徒刑,剥夺我的自由。当然,作为一个自由人而生活确实是幸福的,但是,作为一个无罪的人而生活则更幸福。列宁说过:只有在土耳其俄国还保存着诸如宗教迫害之类的可耻现象。我没有去过土耳其,所以不知道那里怎样!而在我国呢?就是你们所看到的这个样子……
      
      五、总结
      
      写这样的文章,真的觉得很累。因为,没有人会在乎!甘愿做“炮弹”的人,谁也挡不住。只要那些寻找“炮弹”的人还没有认识到自己的行为最终会成为世界的笑柄,会成为侮辱国家、伤害教会的可悲事实的话。那么,这样的日子也许还很长。可这样的日子很长,就会让人慢慢对一点“东西”绝望。就像受害修女们的“宽恕与爱”会被别人认为是廉价的一样。因为,我们国家并不知道应该敬畏什么。德国有“铁血宰相”之称的俾斯麦说过:“我们德国人,除了上帝,什么都不怕。”而我心里现在总有一句话挥之不去:“我们中国,除了上帝,什么都怕”。因为在现实生活中你会发觉:中国人现在不相信上帝,也不相信人……
    
     来源: 天主教长青家园 (信息员 博汛记者: 小毛先生) _(博讯记者:小毛先生)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呼吁世界再次关注 中国天主教修女被施虐事件
  • 中國 東北吉林教區懸賞尋找失蹤修女
  • 敢问:修女被殴,中国公理何在?/小毛
  • 紀念德蘭修女 傷懷中國窮人/楚寒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