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民众「仇官仇警」群体事件频发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27日 转载)
    
    进入6月以来,中国国内群体性事件一再发生:6月15日,江西南康市有关部门整顿家私市场引发群体性事件,现场有数千人聚集;6月17日,湖北石首市一宗厨师「非正常死亡事件」引发群体性事件,最多时参与者达数万人;同一天,广东封开县河儿口镇双炉村因石场开採补助问题发生群体性事件,涉及人数有300多人;6月22日,银川市70多农民工围攻执法民警。
     (博讯 boxun.com)

    国庆大典前夕社会愤懑
    
    一周内见诸报端的较大群体性事件就有4宗,在中央全力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力保社会稳定、紧锣密鼓筹备国庆60周年大典时,这样的社会状不能不令人警觉和深思。近期的群体性事件或受关注的恶性事件,矛头大多指向地方官或警方。
    
    在备受关注的邓玉娇案中,由于被刺死的是官员(镇招商办副主任,属中国行政级别中最小的官员),网民舆论几乎是「一边倒」,不仅认为邓玉娇无罪,且认为她是「为民除害,为党除奸」,但生命应得到的尊重则被忽视了。至于去年轰动全国的哈尔滨警察打死青年一案,网民的反应也很有戏剧性。最初,愤怒的矛头是指向警察,但当有传言说死者的舅舅是高官后,他旋即由被同情者变成「横行霸道的衙内」。
    
    官员以党自居压制百姓
    
    郑州市规划局副局长逯军质问记者的一句「你是淮备替党说话,还是淮备替老百姓说话?」,无疑将成为2009年内地最著名「语录」之一,但正如有网民所指「逯军说了实话,说出了不知多少官员想说没说的话。」这也揭示了民间普遍的「仇官」、「仇警」心态的重要根源。
    
    毛泽东早在《为人民服务》文中就提出,中共是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胡锦涛进一步提出「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繫、利为民所谋」。然而,不少官员早把自己置于人民之上,并以党的代表自居。内地媒体评论人刘力就指出:「一些领导干部们利用手中的权力,非但不为民办真事、办实事、办好事,而且巧妙地把人民交于他们的权力反过来用于压制百姓、压制媒体,压制百姓、媒体的监督权、知情权和参与权」,从而将中共和人民直接对立起来。这显然是群体性事件多发的重要原因,也是中共长期执政的最大危险之一。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广东省中山市港口镇发生大规模群体事件(图)
  • 湖北省又将发生群体事件:同学被捅死/参与人
  • 石首永隆大酒店群体事件现场(图)
  • 石首群体事件:死亡厨师家属可能获赔30万
  • 石首群体事件告一段落 官方称有人纵火并打砸警方车辆(图)
  • 应对“网上群体事件”:官员有点不适应
  • 甘肃会宁群体事件平息3名交警协管员被辞退
  • 重庆军队医院见死不救引发大规模群体事件
  • 云南省腾冲县非法征地引发群体事件(图片)(图)
  • 云南省腾冲县非法征地引发群体事件,镇压用上预备役!
  • 江西萍乡市城管殴死六旬老汉引发群体事件(图)
  • 海南东方群体事件:官员警察不作为丧失公信力
  • 张清扬:公安部回应《参与》报道:公安局长轮训与群体事件无关
  • 轮训县级局长应对群体事件?公安部否认含糊其辞
  • 中共三千县级公安局长大培训 重点应对群体事件
  • 贵州频发群体事件 “依法行政”任重道远
  • 瓮安事件再现:贵州铜仁地区德江发生群体事件
  • 张清扬:群体事件腐败造成,处置不再使用警力?
  • 中央农村办:群体事件除打砸抢原则上不动用警力
  • 石首群体事件疑与官员贪腐有关
  • 倘真如此,令人不寒而栗:湖北石首群体事件缘何由小拖大?
  • 胡锦涛担心枪杆子镇压群体事件时,无法控制军队(图)
  • 群体事件狼烟四起:北京轮训2000名县官用心良苦
  • 展开“社会对治谈判”的两翼——中国罢工浪潮与群体事件启示
  • 主政官员不能把群体事件预定为“闹事”
  • 反思云南群体事件:如何走出施政和维权的暴力困境?
  • 重庆巫溪因车祸引发群体事件/李书进
  • 谁是北京奥运最大威胁:恐怖主义还是群体事件?
  • 廖祖笙:从瓮安群体事件看官民底线的逾越
  • 学习识别群体事件中的便衣特务(图像特征)/上海维权(图)
  • 林云海:人权是内政,群体事件是国家机密?
  • 制度性损害是引发群体事件的主要原因/康新贵
  • 群体事件和政治改革/高峰
  • 北京解决处置群体事件“非常紧迫”为哪般?
  • “群体事件”为何成为中国的热门词汇?
  • 中国政治危机和群体事件/李天翔
  • 群体事件与宰相丧命/綦彦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