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惊爆:重庆电视台怀孕女主持撞死八旬老人!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26日 来稿)
    
    
     世上还有如此之人!我要把事情公布出来,让大家都知道这样的人是不配在电视台工作的!大家看清楚这种拥有特权,满嘴道德、法规的公众人物的丑恶嘴脸吧! (博讯 boxun.com)

       2009年2月16日晚8时约30分,一位八十多岁高龄的老人,在黄花园大桥上被一辆雪铁龙凯旋,车牌是渝AU7235号的小轿车,撞飞十几米远,而驾车的正是重庆电视台新闻频道的主持人,曾主持过“天天630”的张满!让人愤怒的是张满在撞人后竟然没有第一时间打算救人,而是站在大桥中间肇事车旁长时间的打电话,肯定是在四处找人替自己开脱责任,眼睁睁的看着伤者在地上不停的颤抖,抽搐,而且还血流不止,而她却只顾自己,连个报警电话都没有打。确实不能明白这个女人怎么会有那么狠的心!难道她的心是石头做的?!难道她的良心被狗吃了?!难道她在主持节目时对社会大众所宣传的那些道德,法规,落到她自己身上时说就不存在了吗?!车祸发生后造成了黄花园大桥的车辆拥堵,大桥的管理人员在巡查时才知道此事故的发生,管理员便上前询问张满是否报警或者打急救电话。张满对管理员不理不睬,回答了一句没有打120,任然继续讲着自己的电话。还是大桥管理员打电话给120的,那时候已经是9点过了。要不是有好心的大桥管理员,还不知道这个张满要拖到什么时候了?肇事者张满拖延伤者的抢救时间至少有半个小时,一分钟都是一条生命啊!
       事发后的第三天。在江北交警支队等报告结果,肇事者并没有来,而是他老公一个人出现的。老人的家属因为检验报告上面描述的事发时间不对,晚了30几分钟,就质问肇事者老公,他敷衍说,是他当时看错了。看错了?怎么可能!9点和8点半的指针在形状上差别好像很大吧。因为出事时间是张满老公和张满当日在急救中心亲口告诉我们的8点30分,很显然后来是在撒谎!
      事发时张满称自己怀孕有5个月了,所以车速很慢在40-50公里每小时。有点常识的人都晓得,这么慢的速度,在宽阔的大桥上行驶,桥面的视线又是良好的,怎么可能看见有人过来还来不及采取任何的紧急措施?!老人被撞飞十几米远,头部受到重伤,身体多处也是骨折,内脏也有严重的损伤,人的伤势暂且不说。轿车的挡风玻璃被撞裂开,挡风玻璃立柱也弯曲变形,引擎盖被撞出了一个大坑……这个恐怕不是40-50码的速度可以造成的吧?!难道说怀孕5个月的孕妇还能开飞车?
       老人是被路过黄花园大桥的一辆救护车送到急救中心的。医生说如果早送来一步就好了,怎么撞击如此严重,医生还以为是越野车撞的呢,还说就算是年轻人都不一定能抵挡这么严重的撞击。老人的生命意志是非常顽强的,虽然是80多岁了但是长期坚持锻炼,身体非常健康。是张满将其撞伤后活活地把他拖死的!
       10点多了,在急救中心,等了很久,终于,张满和一个五十多岁,满嘴酒气并自称是她老公的,一个叫朱永华的男人出现了,令人愤恨的是,他们还不相信是撞到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以为撞到的是一个四五十岁的农民工(这句话是原话),难道农民工的生命就不是生命了吗?!难道农民工就应该被她歧视吗?
       为什么我们以前在天天630上经常会看到很多交通事故的报道,而这起交通事故无人问津呢?难道说是因为肇事者是重庆电视台的主持人的原因吗??张满在交警到现场的时候还镇静的对现场警官说,我是重庆电视台新闻频道的,不要曝光!这个时候还可以说这样的话!首先不是考虑是一条生命正危在旦夕,而是想到的是个人利益!并且在事故的现场图,肇事者张满没有签字,是随便叫的一个拖车工作人员签的字!真不知道现场交警是被她那一句,我是电视台的。有了后顾之忧,还是因为身为电视台的她才是胆敢这么嚣张!如果她真的可以仗着是重庆电视台的可以这样无法无天,蛮横无礼,知法犯法,那么我们都去电视台好了。其它的行业都不要有人做了!
      电视台这个后台已经达到让交警谈台色变的地步了,不然为什么交警会有如此荒唐的定论?!肇事者张满的雪铁龙凯旋车主是她老公朱永华的,并且该车没有购买任何商业保险,就连国家法律强行规定必须购买的交通强制保险已经有2年没有购买了。然而出现场的江北交警支队的警官余昊波却在现在勘察图上记录的是“该车有保险标志”,难道是余警官眼神不好,将肇事车上贴有的“交警总队内部车辆通行证”标志误当成了保险标志了吗?是谁给了这些人特权的,又是谁在为这些人充当保护伞?
      死者不是一个普通的老人,他是一个老干部,一个曾经参加过孟良崮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的革命英雄,一个1942年就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老党员,却惨死在这样一个丧尽天良、麻木不仁的所谓公众人物的手里!张满对这件事情的态度一直都是感觉理直气壮的,自始至终没有一句表示歉意的话。作为任何一个有道德的,有良知的人都不会有张满这样的所作所为!太过分,几个月过去了,肇事者也一直是避而不见死者家属,还企图把所有她的责任推脱得一干二净。事情还没有解决,肇事车辆的车主和车牌都已经更换了。经常看到“天天630”播出的新闻,怎么怎么样的司机撞人后不管不顾的。真是想不通重庆电视台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存在,这样的人真是丢重庆电视台的脸,我觉得不仅是丢电视台的脸而且还是丢了重庆人的脸!不知道她当时主持“天天630”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感觉。如果张满事发时真的是怀有5个月身孕了,现在这个孩子也差不多该出生了吧。这样的人还配当母亲吗?这样的人还配在新闻媒体工作吗?让大家都来看看重庆电视台都招聘了怎么的人,简直是社会的败类! _(博讯记者:梦已醒)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重庆市石柱副县长承认女儿高考前改民族身份(图)
  • 重庆副县长女儿高考疑改变民族成份
  • 重庆遭暴雨袭击 36万人受灾上千房屋倒塌
  • 重庆男子为让监狱治病三次偷牛入狱(图)
  • 重庆武隆山体垮塌现场停止大规模搜救行动(图)
  • 重庆武隆山体垮塌现场停止大规模搜救行动(图)
  • 重庆民主党人启靖生活陷入困境图片(补)(图)
  • 重庆北碚城区半夜山体滑坡 36户居民急疏散(图)
  • 重庆滑坡险情区村民搬迁需交千元押金(图)
  • “重庆第一穷乡”整体搬迁 动物成为新主人(图)
  • 重庆调查巴蜀中学高考加分被指弄虚作假事件
  • 重庆人大代表陈明亮被拘
  • 重庆武隆县招收两位59岁公务员 150天后退休
  • 重庆南岸区下水道爆炸掀翻200米盖板(图)
  • 重庆武隆救援面临严重次生灾害威胁随时可能暂停
  • 重庆渝中区否认暴力执法引发民众聚集(图)
  • 重庆发生群众聚集事件 政府回应 (图)
  • 张清扬:重庆开审灭门案,旁听者喊杀(图)
  • 重庆部分村社向申请低保者摊派买盐任务(图)
  • 重庆上空的乌云
  • 谴责重庆师范大学
  • 下岗又遭强拆,重庆下岗工人忍无可忍要爆发
  • 重庆沙南街60号遭暴力拆迁
  • 比重庆厉害多的南通政府,请看中国最惨的种植户/黄芳
  • 强烈谴责重庆国保侵害我个人自由的做法!/启靖(图)
  • 强烈谴责重庆国保介入我的感情生活!!/启靖
  • 重庆彭水词案有了说法 莆田林国奋诽谤案何日平反
  • 重庆真实版“黑社会”性质暴行(图)
  • 且看重庆高官如此“抗旱”
  • 重庆警察绑架无辜者,洗劫百姓家园
  • 教师要生存--重庆市渝北区全体教师的呼吁
  • 重庆市北碚区委书记黄波的三大功劳
  • 重庆台商投訴:严历督促司法不公問題
  •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 井喷:我是重庆开县人,我有话要说
  • 重庆“中巴车”同犯罪分子勾结,交警实际上是车主
  • 中国法官的耻辱——评重庆高院第57号裁定书
  • 重庆发生惨剧 压死9名学生 每人仅获赔8千元
  • 重庆发生野蛮执法事件 孕妇肚子被撞下身出血
  • 重庆巫溪:野蛮执法致人间惨剧 汽车坠崖1死1伤
  • 重庆一名村民被公安毒打致死
  • 否认调戏女老板 重庆派出所长称只是拉了衣服
  • 找三陪未果 重庆一派出所所长当众扒女老板衣服
  • 重庆城管执法车当众碾死个体户 怒吼声中扬长而去
  • 捡废铁惹恼保安 重庆一男子被活活撵入嘉陵江:警察寞然视之
  • 重庆对掌握“枪杆子”的人动真格了/钱承国
  • 何蜀:简述中共在文革中的“领导核心”作用—以重庆市为例
  • 重庆人在崇州:这里是我的家/银雪
  • 重庆造假校长喊冤:拿世界冠军有啥子错嘛?(图)
  • 袁庾华重庆大学讲座简讯—新中国历史若干热点问题
  • 刘蔚:重庆英雄打响了反对中共政权的第一枪(下)/唤醒国人之229
  • 重庆市长应该道歉/毕研韬
  • 刘蔚:为重庆两天消灭三名中共士兵叫好(上)—唤醒国人之228
  • 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的“丰功伟绩”
  • 徐世明:重庆巨响与《08宪章》
  • 叶乐盛:重庆3声巨响又将成“迷”有待后人分解?
  • 唐孝忠:重庆,一个麻辣而豪放的名字
  • 孙文广:重庆之“罢” 甲天下
  • 紧急求救 我和我孩子的生命正受到威胁!!/重庆邢国芳
  • 官商勾结 重庆再现嘉禾事件
  • 重庆富豪湖北当选村官,顾此失彼,留下后患
  • 重庆市副市长终于找到了出租车罢运的原因/蔡慎坤
  • [博讯记者罗以推荐]重庆教师真幸运
  • 重庆出租车司机罢工:1949年以来第一次公开胜利/冯钢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