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生态环境破坏最严重的地方/王维洛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25日 转载)
    
     王维洛/最近30多年来,一方面是中国的经济高速的发展,另一方面是中国生态环境的严重破坏。可以说,高速的经济发展是以生态环境的严重破坏为代价换来的。现在人们已经隐约地感觉到,这个代价很高。
     (博讯 boxun.com)

    从长远利益来看,生态环境破坏所造成的损失超过经济发展所带来的利益。从子孙后代的利益上来分析,这个损失更大,有的甚至是不可弥补的。
    
    人们是否想过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哪里是中国生态环境破坏最严重的地区?哪里的生态环境破坏将对中国的未来产生最大的威胁?是北京地区?还是长江三角洲地区?还是珠江三角洲地区?笔者认为:中国生态环境破坏最严重、对中国的未来产生最大的威胁的地区是长江和黄河的江源地区,同时这里也是澜沧江和怒江的源头地区。
    
    经济发展以生态环境的破坏为代价
    
    长江和黄河是中国最重要的河流,也是中华文明的摇篮,被尊称为母亲河。澜沧江和怒江是国际河流,它的下游河段称湄公河与萨尔温江,流经缅老泰柬越等国。这四条河都发源于西藏高原的中心部位,它是中国的水塔,也是东南亚和南亚的水塔。
    
    江源地区的生态环境可以简要地归纳为:冰川退缩、森林萎缩、沼泽、湿地大面积乾涸,水位下降、河源退缩、草原退化、水土流失、土地沙化荒漠化扩大、物种消失、生物多样性遭受威胁、虫鼠危害严重,自然灾害频繁等等。
    
    这里举一个例子:长江源头有座碑,上面是江泽民在2000年的题字。立碑时;那里还是水草丰满,是块风水宝地。可是数年之后,这座碑的周围就没有了水,也没有了草,而是变了一片荒漠。
    
    西藏民间有个说法:"投生于荒漠之地的人,比不上投生水草丰盛之地的动物幸福。"那么竖立在荒漠中的题碑,面对漫天飞卷的风沙,也是悲哀的。
    
    江源地区生态环境破坏的一个直接结果,就是水塔水量的减少。根据全国人大资源委员会黄河考察团提供的资料,"近二十年来,黄河源头地区和青海省境内的黄河入水量逐年减少,流出青海省境的黄河水量比过去减少23.2%。
    
    而河源地区的水量的减少,是黄河断流的一个主要原因。笔者不想在此重述黄河断流对中国的危害。
    
    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造成江源地区的生态环境的严重破坏?应该说是人类的贪婪破坏了江源地区的生态环境。玛多县是黄河源头第一县,这里曾经有过世界上最好的草地,草地面积曾占全县面积的64.7%。当时养一头羊只需要5亩草地。如今退化的草地占总面积的63.7%。就是说所有草地几乎全部成了退化草地和沙化地。
    
    退化草地的质量是1000亩草地养一头羊。造成草地退化的原因是采金、挖中药材等。当然不能忽视的是汉人的定居、草场承包政策。
    
    
     过去,少数民族过着游牧生活,逐水草而居,暖来寒去,有利于草地生态环境的生息保护。但是汉人习惯定居,认为游牧不利于管理,硬把所谓土地承包的成功经营强加给当地居民,迫使他们定居放牧,在一定的草地面积上达到牧业生产量的最大化。
    
    最终结果是草地退化,沙漠化面积扩大,定居的居民再次强迫被搬迁。解放初,青海省的沙化土地面积仅7995万亩,现在沙化面积2.5亿亩,而且沙化面积扩大速度持续不减。
    
    前提条件
    
    对于解决江源地区的生态环境问题,中国的一些专家提出了不少建议,比如建立三江源保护区、迁移保护区的居民,增加国家在环境保护方面的投资等等,但是执行十几年来,资金投入不少,但是效果一直不佳。
    
    笔者以为,解决江源地区的生态环境问题的前提条件是:扩大江源保护区的范围,把江源地区作为一个生态环境系统来对待。目前中国政府只是把三江源保护区框定在一个很小的范围之内,即把三江源保护区框定在青海省的玉树、果洛、海南、黄南四个藏族自治州的14个县和格尔木市的唐古拉乡,总面积仅为15.23万平方公里。
    
    三江源自然保护区面积按流域分为:黄河源区面积4.05万平方公里(26.6%);长江源区面积9.4万平方公里(61.7%);澜沧江源区面积1.78万平方公里(11.7%)。但是从自然生态系统来分析,仅仅黄河源面积就起码有15万平方公里,长江河源面积就更大一点。
    
    扩大江源保护区,把江源保护区作为一个自然生态系统来对待,从更加长远的目标出发,制定更高的保护目标,执行更加有效的保护措施,保护中国的水塔,保护子孙后代的福祉。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三峡水库:中共中央、国务院和人大没有料到的惨败/王维洛
  • 主张“缓建三峡工程”的反对派——访地理学家王维洛博士/张成觉
  • 为北京奥运会紧急调水的背后/王维洛
  • 城市盲目扩张是北京空气难以根本好转的主要原因/王维洛
  • 王维洛的最新发言在大陆网站被遮蔽/taodax
  • 三峡出现的问题是“先前未曾预料到的”吗?/王维洛
  • 王维洛:从三峡移民达123万看邓小平上当受骗
  • 中国缺水日益严重/王维洛
  • 水利专家王维洛:不仅水有特供 高水费盘剥百姓
  • 从滑冰馆屋顶倒塌事件看德国对于“豆腐渣”工程的处理/王维洛
  • 王维洛:中宣部为什么不许评论质疑国家重大工程?
  • 王维洛:中共四代领导人的第一次国内出访之比较
  • 王维洛:让农民直接出让土地使用权——解决建设用地需要和被征用土地后农民生活无着落问题的探讨
  • 王维洛:灾害死亡人数和“国家机密”
  • 王维洛:秋菊不能“告狀”——中國法院不再受理拆遷賠償的民事訴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