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抗税时代来临?从“倾茶党”到“家具党”/刘军宁(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25日 转载)
    刘军宁更多文章请看刘军宁专栏
    
    
抗税时代来临?从“倾茶党”到“家具党”/刘军宁

    江西南康税收计划引发家具业抗议
    1773年12月16日,波士顿八千民众集会,要求停泊在那里的四艘英国政府所属的东印度公司茶船开出港口,但遭当局拒绝。
    当晚,波士顿人汉考克和亚当斯领导倾茶党,打扮成印地安人悄悄来到停泊在港口的三艘满载茶叶的英国商船上,将船上342箱茶叶倒入海中。这就是美国历史上著名的波士顿倾茶事件。
    
    之所以把英国来的茶叶倒入大海,是因为他们不满英国当局一方面在北美殖民地未经同意就加重税收,另一方面英国政府经营的东印度公司却在北美大肆垄断倾销免关税的茶叶。
    
    倾茶党人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们认定:既然他们殖民地的人在英国国会没有代表,就没有义务向英国政府缴纳税赋。
    
    后来费城、纽约等后港口的民众陆续响应,抵制无理的重税。
    
    英国政府采取高压政策,于1774年先后颁布系列法令,封锁波士顿港口,取消马萨诸塞州的自治,在殖民地任意驻军等。
    
    这更激起殖民地人民的强烈反抗,使英国政府与北美殖民地之间的矛盾日益尖锐。双方公开冲突日益扩大,终于在1775年4月爆发了美国独立革命。
    
    可以说,抗拒无理重税的倾茶事件是美国独立革命的导火索。而独立革命的最重要的产物就是美国宪政的建立。如同美国的《独立宣言》所宣示的,宪政政体至少在两个方面不同于专制政体。第一,政府的建立必须获得被治者的同意;第二,没有纳税人代表的同意,不得征税。
    
    "倾茶"的象征意义与建立宪政政体之间的相关性也由此确立。
    
    "倾茶"也由此变成美国宪政传统的重要组成部分。今年4月15日是美国公民个人所得税申报截止日。在这一天,包括纽约、华盛顿、波士顿、洛杉矶在内的数百座美国城市中,数以百计的团体经过预先策划,于个税申报日、在全国各地联合起来举行示威,抗议政府无节制的开支和加税。
    
    在白宫对面的拉法叶公园,抗议者们手中举着各种标语,表示对纳税者利益得不到保障的不满。他们中有的还打扮成十八世纪倾茶党人的模样,有的手中提着象征性的茶叶包。
    
    抗税先锋
    
    在波士顿倾茶事件的230多年之后,与"倾茶事件"类似的现象也终于开始在中国出现。
    
    江西省的南康市地处赣南,距离赣州市中心城区约半小时车程。当地民营经济活跃,产业聚集。
    
    家具是南康市的支柱产业之一,南康由此成为江西省著名的家具产业基地。根据新华社报道,本月15日,在这个城市发生了一起因当地政府加重税负而引发的群体性事件。
    
    事情的缘起是南康市当局决定从6月15日起执行新的税收征管办法,大幅提高对家具业者的税收。
    
    这一无理重税,受到了当地家具业者和居民的强力抵制,他们自发形成了没组织、无政党的"家具党"。在新税的第一天6月15 日上午,南康市近百名"家具党人"到市政大楼集体上访,堵塞街道,现场有数千人聚集、围观。初步统计,城区有9辆公安汽车被砸、掀翻在地。"家具党"抗税事件由此爆发。
    
    当天中午,"家具党人"又将大庆至广州的大广高速公路江西南康段进出口处和相临的105国道阻断。
    
    面对义愤的"家具党",江西省党政领导人意识到众怒难犯,宣布立即废除南康市党政当局颁布的不合理的税收政策。
    
    南康市委、市政府也下发文件,立即终止此次家具整治相关措施,并通过广播电视、短信平台、网络媒体予以公告。至此,"家具党"抗税事件初步得到平息。
    
    "家具党"不仅是中国近年来日益增多的群体事件中少有的抗税事件,而且是极少数以当局作为征税者让步来收场的事件。
    
    可以肯定的是,有了南康"家具党"第一例,以后群体性的抗税事件很可能呈爆发性增加。只要党政机关的支出不受制度性约束,没有透明度,只要官僚机构继续膨胀而不是瘦身,只要腐败得不到有效制止,政府的财政压力就会越来越大,征税人就必然要打纳税人钱袋的主意。
    
    而随着纳税人意识日益觉醒,税负越来越重,税收的痛苦指数越来越高,就像倾茶党人和"家具党人"的作为那样,纳税人将不得不对未经同意的税赋坚决说"不"!
    
    征税与纳税双方都要为"抗税时代"的来临做好准备!
    
     来源:BBC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官员财产公开离不开新闻自由与结社自由/刘军宁
  • 奥运来了,法制更少了(2):刘军宁被监控
  • 中国教育“病”在哪里?——刘军宁访谈录
  •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刘军宁发起“文艺复兴”,中国知识界议论纷纷
  • 刘军宁:中国的政治制度不够文明、民主、自由
  • 如何区分“保守主义者”与“保守派”?/刘军宁
  • 刘军宁:“保守”与“反动”有什么错?
  • 亨廷顿的三重身份/刘军宁
  • 刘军宁:中国社会弊端的自由主义诊断
  • 刘军宁:没有主义的改革三十年
  • 市场经济与民主政治互不相干吗?/刘军宁
  • 中国哪有什么利益集团?/刘军宁
  • 公民:享有普遍的基本人权的独立个体/刘军宁
  • 刘军宁:我视北大为源头(晶报访谈)
  • 刘军宁:开幕式反映当政者的思想
  • 刘军宁:法律不是意志——读《美国宪法的高级法背景》
  • 刘军宁:生命权要入宪——汶川共识的宪政启示
  • 刘军宁:为什么不重视生命?
  • 民主政治造就恭谦的政治家/刘军宁
  • 刘军宁:为什么大一统是乱世之源?
  • 刘军宁:天上的归天上,农民的归农民
  • 刘军宁:自由主义如是说
  • 普京之惊:鞠躬尽瘁,还是功成身退?/刘军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