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且看“鲁迅文学院”不负责行经/曹喜蛙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23日 来稿)
    日前,刚刚知道山西女作家镕畅抄袭甘肃作家严英秀的事情,这两个女作家本人都不熟悉,但对抄袭行为我是坚决反对的,对镕畅抄袭严英秀的行为表示严厉批评,对镕畅最后的公开道歉表示支持,有错就改还是值得钦佩的,至少在我们这个时代“道歉”还是非常珍贵和奢侈的。
    
     镕畅抄袭行为的根本原因,应该还是她对文学的根本认识有出入,不然她不会干这样的蠢事。镕畅是专业作家,其实专业作家有个很重要的职能就是“学习”“挖掘”民间作者的成就,历史上有很多大家在自己的作品中吸纳了不少前人、民间作者的精华,很多名家的名作都有其他作者的影子,包括伟大的小说《红楼梦》据说都有《金瓶梅》的影子,但青出于蓝而胜于兰,都算对人类的贡献。 (博讯 boxun.com)

    
    但学习、挖掘、吸纳应该有个度,也应有个感恩和鸣谢,不然纯粹的抄袭就有些令人不齿,至少不劳而获是令人蒙羞的,此次镕畅抄袭就是个很大的教训。但教训就是教训,是引以为戒而不是一棍子打死。
    
    说实话,在镕畅抄袭严英秀小说的整个事件中,对镕畅的贡献不能抹杀,至少如果没有镕畅那篇小说是不能这么很快与读者见面的,我们都知道此前严英秀的小说几经碾转都没有发表出来。在现代社会,多数时候渠道的作用要远远大于产品,这篇小说的发表是镕畅多年经营的结果,她是用自己的创作成就赢得那些编辑的支持的,不然还是那篇小说,为什么严英秀一直不能把它发出来?所以,两位作者应该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而不是简单的剑拔弩张,至少通过这个抄袭事件大家都知道了两位作者的名字,这也是很难得的,所谓不打不成交吗。
    
    在这个事件的新闻报道中,我捕捉到鲁迅文学院的一个相关线索,对此我很感兴趣。
    
    我发现鲁迅文学院很不厚道,其所作所为很令人怀疑。
    
    有报道说镕畅已经主动提出离开鲁迅文学院高研班,鲁迅文学院也批准了镕畅的请求。报道说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白描指出:诚实的劳动是一个作家应具备的基本素质,任何抄袭剽窃行为都践踏了一个精神产品生产者的道德底线,都应受到谴责。还说鲁迅文学院会为净化当下中国文坛空气而努力。我看未必。
    
    鲁迅文学院是个教育、培训机构,功能是指导、引导,包括批评自己的教育对象,但是在这个事件中鲁迅文学院却想通过“剥离”关系把自己拯救出来,十分的不厚道、不负责,显得有点粗暴、没有人性。按理别人可以谴责,而鲁迅文学院应该批评、教育自己的学员,尤其当初人家入学时也是交过钱的,人家交钱让你批评你都没干好,这是失职、渎职、不负责。
    
    鲁迅文学院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对自己的学员加强教育,加强有关课程的设置、补救,包括批评与自我批评的课外活动,确保自己的学员在结业以前能修正过来,从而确保推向社会的不是残缺品,类似招回、回炉。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沈阳市鲁迅美术学院成人教育学院影视动画培训基地维权
  • 防鲁迅:纪念毒奶粉受害者
  • 革命與詩的失落,鲁迅《狂人日記》及新詩發表九十周年/陳智德
  • 张耀杰:现代鲁迅郎咸平
  • 仿鲁迅:纪念三鹿集团/梁下君子
  • 从刘和珍到刘荻-重提鲁迅之“纪念刘和珍君”
  • 仿鲁迅:《纪念邓贵大君》/姚文嚼字
  • 仿鲁迅:《纪念邓贵大君》
  • 顾晓军:鲁迅与汪精卫没有什么区别
  • 纪念鲁迅“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发表90周年/乐黛云
  • 活在毛泽东时代的鲁迅必然成为囚徒
  • 拿着国民党津贴的鲁迅骨头如此"硬"
  • 周炽成:少读鲁迅 多读《论语》
  • 鲁迅:一个被神话了的逝者
  • 槟郎:鲁迅与王国维比较论
  • 马萧: 后鲁迅时代的祥林嫂们
  • 文学遗老们,请停止评选鲁迅茅盾文学奖吧!/鲁国平
  • 槟郎:鲁迅与苏曼殊
  • 陈破空:重温鲁迅:救救孩子
  • 槟郎:论鲁迅对蒋介石政府的批评
  • 槟郎:论青年鲁迅对时代思潮的批评
  • 倪墨炎:“鲁迅致红军信”真相:出于政治需要的“伪造”
  • 槟郎:窗外有棵叫鲁迅的树
  • 告诉被欺骗的你:真的历史,真的鲁迅
  • 鲁迅的母亲和别人的祖国/柳鲲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