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谁在包庇河南方城县二郎庙乡后林村贪污千万元巨款的村支书?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22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石开
    
     2005年河南省招商引资让多晶硅厂在方城县二郎庙乡后林村落户,本来是应该带富一方群众,造福乡里的好事,但此事却成为村支部书记王现打造黑社会、大肆贪污、非法敛财、欺压村民的基础。 (博讯 boxun.com)

    
    2005年后林村第一次卖给多晶硅厂耕地400多亩,按照土地法耕地补偿的最低标准,每亩不得低于2.2万元,不含安置费和青苗补偿费,而村支书王现除了把沟、路、河、地边折合近30亩地私自侵占以外,只给群众每亩9500元(征地合同后林村村民未看到一眼),仅这一次就贪污群众约2785000元。
    
    2005年,王现又利用手中职权在征地时自己强占30多万元,并利用暴力强行揽下多晶硅厂的进料业务,并强行以每块砖抽2分钱、每方沙抽5元、每吨水泥抽2元勒索,如果不给抬手便打,厂里一位工程师实在看不下去了,便上前说了两句,其弟王玉朝上前就是一顿暴打,市刑警队接到报警后将其抓捕,但之后又经王现多方打点将其取保。在征地期间,西后林村村民井保才因说王现量地不公,王现竟带领手下手持铁棍将其打伤。村民黄印、黄胜等因不服王现私自砍伐多晶硅厂门前的杨树,找其理论,不料他又指使他的手下对黄氏兄弟一顿毒打并勒索他们4000元的补偿金。利用手中职权再多晶硅厂建厂期间强取豪夺,为其暴力组织敛财竟近100万元。
    
    2006年,王现的邻居王军与王现的手下徐建国喝酒,因说了一句“你巴结王现就想孙子一样”。事后,他即带领其团伙的成员到王军家里,并将其家里砸的体无完肤,当晚,因王军不在家得以免除一顿暴打,又因怕其再来找事也不敢报警,几天后,王现开车经过后林村一个小卖部时,看到王军与别人喝酒,即下车将其打的头破血流,之后被别人劝开,但又扬言以后见一次打一次。王军因惧其淫威,不得不向王现赔礼道歉,并给其3000元喝茶钱才得意相安无事。
    
    2006年底,王现之弟王玉朝在二郎庙乡前林村村民张朝家门前小便,张朝与张坡前去制止,王玉朝竟仗其哥哥的势力,通知其哥哥带领十几个将张氏兄弟打倒在地,身上多处受伤。报警后,二郎庙乡派出所指导员赶到现场,王现竟威胁指导员不让他们关这事(其实所长杨建仓和指导员侯付营都是他们黑势力的保护伞)。张氏兄弟一看连公安人员都拿他们一伙黑势力没办法,只得给王现等人4000元喝茶费以换取以后的平安。
    
    2006年,二郎庙派出所新分配的干警王新四因不知王现在二郎庙的黑恶势力的嚣张气焰,要处理一些与王有关的案件,王现听说后马上带人找到王新四并对其大打出手,王现又用匕首将王新四的右手扎穿,构成轻伤。事后,王现的保护伞杨、侯二人又对王新四施加压力,并威胁其接受调解,王新四在无奈之下只得接受,并申请调离黑恶势力统治下的二郎庙。期间,深夜还把王新四伯父王桂生的门叫开,一砖砸了个血流满面;并带领打手20余人把门口邻居王振帮全家接连打伤多次,一个70多岁、黄土都快埋到脖子的老人却发誓要把房子、牛都卖了,去买把手枪回来杀了王现。
    
    2007年2月,由于鲁姚路开通途经后林村刘和庄组,为后林村居民增加了几十间临街路门面房。王现又伙同刘和庄一组组长汪海江利用职务之便巧取豪夺取得了八间门面房。后又转卖取得二十余万元。
    
    2008年1月 29日,为多晶硅厂二期征地443亩,其中征耕地乡财政在支后林村村委账面明确标出(2008年2月5日一天有三个征地价格),分别为1.5万元、1.6万元、1.8万元,而村支书王现和会计李文峰却以每亩2000元、每亩4000元、每亩6000元和每亩15000元分给群众。村委以协调费名义贪污群众钱款458907.00元。这都在审计报告中有记录。
    
    2008年3月,多晶硅厂门前扩路,自老代庄往东一公里左右的路林被王玉献以二十万元价格卖掉,而后分给老百姓六万元,私吞公款十四万元。
    
    2008年4月,方城县风力发电站建在二郎庙乡后林村后的山上。厂里按每亩荒山7000元、每棵树30元补偿,补给老百姓。而王玉献竟以风力发电为国家项目工程为借口不补给老百姓,将几千亩荒山和几万棵松树的补偿全部鲸吞,老百姓分文未得。砍伐的树木由王玉献自己全部卖掉,前后共获赃款200余万元。
    
    2008年5月30日,后林村村民王运恒请了一台联合收割机来割自己的小麦,刚割了一亩多地,王现的弟弟王玉朝就带领徐建国和王小东等人到我家地里,让我的机器停下来。他说:“我哥说了,全村的小麦都必须用我们带领的收割机,要么你自己用手割小麦,否则,你就得挨打”。弟弟王海生上前去理论,他们竟威胁说“你是不是想找打”,说着就给王现打电话,没过几分钟,王玉朝的哥哥就开着车带来了二三十个人,个个手持铁棍朝我们走来,王运恒弟弟看情况不对开车就走,谁知王现的爸妈又在东后林大桥带着人拿着铁锹把他们拦下,并说:“你家的麦让我们割我就放你们过去,连我儿子的话都敢不听了,你不想在后林住了”。后来,经过村上的几个长辈来劝说,他们才能走。但当天晚上,王现又指使他父母到王运恒母亲那里去闹,王运恒的父母因岁数太大,一气之下竟引发冠心病发作,后来被邻居及时送进县医院,才得以缓解病情,为了给两位老人看病他们又花费了五六千元不说,还把他家地里的几亩小麦晾在地里没法收。为此他们的经济损失达七千多元。
    
    2008年5月,正值三夏抢收抢种的季节,后林村村民安发林家种了8亩小麦,5月29日那天,安发林的妹夫带来了一台联合收割机帮他家收麦,刚收到一半时,王现开车带几个人到安发林家地里不让他们割麦,让安发林等着他们的收割机,如果再私自割麦就打断他们的腿,安发林本想上前理论说这是我妹夫的来帮我割麦,但他不容安发林说上来就是两耳光。看着他后面的二三十个打手我也不敢再说什么了,只好让安发林的妹夫走了。可是,安发林的在家等了几天也没见他来,第三天又下起了雨,安发林家四五亩的小麦就这样被泡水里。大雨过后,别人在抢种而安发林在捡麦子,不但麦子收不回来还错过了最好的墒情,直到半个月后安发林才种上秋季作物,经过他的恶意骚扰,致使安发林的家今年经济损失达6000多元,而这几次受害的还不止安发林一家啊,那几十家都是敢怒不敢言。
    
     2008年7月,二郎庙乡多晶硅厂二期工程风力发电开工,黄万力和王现同时竟标风车底座基建工程,而与王现发生矛盾,乡里竟劝黄万力退出,黄万力看竟标无望,也只好退出。为了维持生计,黄万力在离工地不远处开了一个小卖部和一个食堂方便民工,也好维持生活。2008年7月8日,黄万力的工人黄广宽到距离食堂不远处的庄科坝挑水,碰见了王现,他警告说不能再到这里跳水了,水库也是他的,黄广宽争辩了两句,他居然带人持猎枪将黄广宽等人打伤,黄广宽的头部胸部腰部浑身是伤,之后被我们及时送往医院才算抢救过来。之后,王现及背着猎枪的弟弟王玉朝等四五十个人到我这里闹事,并说是黄万力指使黄广宽让他难看了。说着就将黄万力一顿暴打并将小卖部打砸抢的一塌糊涂,还从黄万力的钱筐里那走几百元钱,当派出所人员赶到时,只是把王现拉到一边说了几句,再把王现的枪收起来就走了。三天后王现竟大摇大摆的从派出所要回猎抢。天理何在啊!!!!
    
    到晚上,王现弟弟王玉朝又背着猎枪再黄万力家门口晃悠,并扬言说;“派出所人咋了,只要不死人……”王现还让人放出风来要整死黄万力一家,我们本想搬家离开这里,但又想到躺在医院里的黄广宽,只得一家人轮替守夜,以防不测。因为我们知道在方城是打不倒他的,无路可逃啊!!王现砸过二郎庙乡党委书记孔祥朝的办公室、打过派出所的民警王新四,王现像这样肆意横行、敲诈勒索、欺压百姓的情况都在方城县刑警队的受害人笔录里写的一清二楚。这两个人都先后调走一防万一被害。现在乡领导到我村都说“不用开群众会了,有事找王现签个字就行了,有什么不同意的直接找王现(乡党委书记说的)”。
    
    另外,二郎庙乡政府的牛书记、项书记、朱乡长也和王现串通一气,贪赃枉法,鱼肉百姓。2008年7月,二郎庙乡政府征收后林村姚庄的耕地时,说“以每亩16000元四十年合同,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你们支书王现说了算。”并且二郎庙乡政府还和王现合伙把后林村风力发电工程的荒坡和树林的200多万元补偿款全部私吞,老百姓一分未得。乡政府从2007到2008先后买了两部轿车,牌号分别为豫RC9799、豫RDA997。
    
    在这期间,王现曾先后对二郎庙乡五神庙村民张超、小酒店村民乔丙顺(13598269496)、庄科村陈朝忠(13703452183)等人进行殴打,造成多人轻伤,并且还组织手下对村民王海生(15936151388)、安发林、王海成等群众进行威胁。
    
    他们逐级反映方城县二郎庙乡后林村村支书王现黑恶势力和贪污的问题近一年了,王现黑恶势力问题在方城县政法委、纪检委哄骗、拖延,到最后无奈情况下,才于2008年10月28日刑拘,12月7日批捕,但却在查王现贪污千万元巨款内幕时,还出现了以政法委书记毕新民、纪检委王德保、二郎庙乡党委书记牛雪峰死保、强保,打击报复上访村民,利用行政干预等手段包庇王现的情况。
    
    2008年12月16日下午,方城县县委书记梁天平率领公安局、检察院、纪检委、人大、广电局等单位领导人到二郎庙乡政府会议室就后林村群众集体去北京中纪委、国土资源部、公安部、国家信访局上访,反映王现黑社会及会计李文峰和村组干部贪污的问题,明确表态:“应该从轻从宽,缩小打击面处理,只要把贪污的巨款退还给后林村群众就可以了,不够的可以从县财政局拨款。国共打了几十年尚能合作,你们后林村村民与王现能有多大的深仇大恨,一定要去北京告状。现在中央不是要求构建和谐社会吗?你们后林群众难道就非要和王现争个你死我活吗?搞的世代冤仇!你们去北京能结决问题吗?真正解决问题的还是我们基层。况且中央是不会给你们派专案组的!你们去北京反映问题是没有用的。”
    
    05年王现当选村支书以前是社会上的混混,终日游手好闲,没有什么收入。却在05年至08年当上村支书的四年内,连换5部轿车(车号分别为豫R55557、豫R59198、陕AEX939、晋ZU5452、豫RDF909。),门前养的狗价值20余万元,2007-2008年投在郑州马文华、马文海的拆迁公司约300余万元,最明显的是风力发电站,占用后林村3000多亩荒山林地(荒山早就分给村民,树都是村民自己栽的),217万多元山林补偿款村民一分未见,但王现却给村组长每人1万到8万元不等,说是奖金(村组长奖金已于2008年5月至12月分别上缴到王现和县纪委手中),并对村民说风力发电站,占用山林地没有补偿款。在以上这些铁证之下,方城县纪检委调查此案近三个月,方城县纪检委王德保竟敢当着县委书记和县委主要领导的面说王现贪污没有事实根据。
    
    方城县县委书记梁天平、政法委书记毕新民、纪检委王德保、检察院检察长李相峰、反贪局局长边亚明、二郎庙乡党委书记牛雪峰、组织书记向国秋、乡长朱东明这样为贪污犯卖力,到底是为什么??后经反应方城县审计局审计结果如下:
    
    2009年1月17日,通过方城县审计局审计(方审专报【2008】1号)查出以下问题:
    
    1、村委贪污群众征用耕地附属物款692500.00元
    
    2、贪污专项资金65420.00元
    
    3、贪污漏记147463.40元
    
    4、贪污多记10139.00元
    
    5、贪污重支90897.00元
    
    6、贪污多记支出5116.80元
    
    7、贪污用白条顶库173095.00元
    
    8、贪污、借款为做收入而还款时作支出28000.00元
    
    9、应有个人负担的费用(个人保险费)却有村委负担58879.00元
    
    10、公款私存402420.00元
    
    11、白条列支外出考察费用28000.00元
    
    12、无依据发放奖金补助34250.00元
    
    13、原始凭证不合规707809.20元
    
    以上仅是初步审计王现等村委班子共贪污2443988.80元
    
    让后林群众更为气愤的是2009年1月24日晚上12点,方城县县委以梁天平、毕新民为首的县委领导分别以50000、30000、30000的保金把贪污千万元巨款的黑社会头目及其打手王玉朝、徐建国取保候审。权大于法,县委领导贪赃卖法,印证了梁天平说的因人施政,使法律尊严蒙受耻辱。
    
    后来,县委书记梁天平、政法委书记毕新民把仁政用在了贪污千万元巨款、黑社会头目王现及其党羽身上,却把严惩用在了上访群众,替老百姓喊冤、伸张正义的黄书立、黄书林等村民身上。对不担任任何职务的一般群众,特别是黄书立一个下岗职工——户口都不在后林村的百姓,却以职务侵占实施关押逮捕。直至春节时,才迫于压力把人放出来。
    
    2009年3月,王现(原村支书)畏罪潜逃,携走大量现款,不知去向。2009年4月至今,王海生(新任村支书)共带领群众讨回赃款527万,为村民所信服。但王现其家人并不甘心,王玉朝带人将王海生打伤,之后逃之夭夭,而公安机关、县委书记梁天平、政法委书记毕新民等人,明知是王现等团伙对王海生(新任村支书)及其家属进行打击报复,却对此事不做过问,不对违法分子进行有效的追捕。
    
    2009年6月9日,县乡公安以开会为由把王海生骗到乡政府,强行抓住王海生,之后又强行闯入王运恒家中,把正在熟睡中的王运恒抓起,事后才通知是以九年前的老事情(陈庄村民陈江与王海生的斗殴事件,9年前已经调停),对王运恒和王海生进行拘捕。并同时对有人举报的私自买卖牛的农户进行检查却以私闯民宅抢劫为由拘捕王运强和王明生(实为接到举报检查私自买卖牛),至今仍没有个说法。难道公安机关抓人就不用拘捕证吗?难道这样为村民办好事的村支书就能这样不清不白的去坐大狱嘛??
    
    十年前,正值街上起庙会,在二郎庙街桥北头有一台歌舞团,来来往往看歌舞团的人很多。一天中午,陈村村民陈江醉醺醺的来到香河烩面馆(王海生开的):“老五(王海生),给我几张歌舞团的票。”正在下烩面的老五(王海生)说:“江哥(陈江),歌舞团给我的票都已经送人了,这会没有了”。陈江说:“不中,你得给我弄几张”。老五(王海生)看他喝的醉醺醺的,自己又正在忙着,就说:“江哥(陈江),我这有钱,你先拿去买几张”。陈江听后便恼怒起来,拿起锅台上的铁勺子就往头上砸,并说:“我陈江就恁没出徐(没用),跑到你这要票”。这时,一旁的人就忙上前去拉他,但他用力过猛加上醉酒,根本就拉不住,已经把头弄破,在门外的陈富运和王香存忙招呼旁边的人把他送到了乡卫生所。但陈江回来的路上便通知家人说他在街上被王家的人打了(可能让人捎信或电话),于是,陈家兄弟便拿着刀棍赶来,下了车就是打砸,吓走了所有吃饭的人,并对王海生大打出手,王运恒和王明生听到这边的打闹声也赶了过来,看到陈家兄弟在打五弟,先是上前劝说,但陈家兄弟不听劝说连他们俩也一起打。一阵打斗之后,派出所人才赶到,拉开之后双方都有不同程度的受伤。
    
    之后陈家竟把王家兄弟告上法庭,难道王家正当防卫也有错吗?是不是别人来杀都不还手才算是正确的。后来,由于陈家有一人伤势比较重,王家就没怎么追究,经过调解王家还赔了他们6000元钱,陈家也接受赔钱并承诺不再追究。十几年前的往事,今天却在这个时候又来告我们。经过我们了解,这一切都是王现的母亲在下边游说,并买通了很多虚假的证人证言(一个证人1500元),还把根本就没参与这件事的王运强(腿部有残疾)和王军生(王军生当时正在外面与朋友在一起)告了上去。是啊!1500元钱一个证言,按个手印。这就是她的所谓的证据吗??
    
    自从王现畏罪潜逃之后,其母一直在后面操纵她的小儿子王玉朝去做各种坏事,经常去找王家的事情,还去打王海生,后被王海生制服,但又趁其不注意,将王海生的头打破。后来虽然被送往派出所,但不久又被保释出来。后来又逃到外面去了,很可能就是去找他哥哥去了。
    
    现在的王家都已经不像是一个家了。王运强家有一个儿子和患有气管炎的母亲,王运恒家三个孩子都在外地,只有孩子母亲在家,王明生家孩子才刚上初中,王军生被以某须有的罪名收押,最苦的是王海生,刚结婚的妻子被王现家逼回娘家,丢下一岁的儿子,只把大一点的女儿带走了,王军生妻子停职在家,还有人偷偷的监视,还有两位80多岁的老人,整天以泪洗面。王现之母还经常一天跑七八次到王香存家威胁说:“你们再管王家的事情,连你们也一起告了”。
    
    王运强和王明生在街上承包工商局的牛羊交易市场,并被授予监督检查权,在2009年6月9日,却有人说他们私闯民宅,拦路抢劫而被公安机关拘捕,经多方解释证明均无结果。
    
     期间曾有人听到王现的母亲放出话来说:“我们已经买好关系了,一直买到北京,没人能告倒我们。”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凉水河治理7成工程款项被贪污
  • 浙江杭州丁有根贪污案涉及浙江省一批党政要员
  • 县财政局长贪污挪用两千多万胆从何来?
  • 乐县某乡党委书记(副县级)贪污受贿20万 一审被判12年
  • 荣成市石岛镇村书记贪污千万无人管
  • 武关中学团委书记贪污学生一补款买彩票
  • 广西大学附中原校长贪污受贿60多万被判18年
  • 安徽一盐务管理局原局长贪污受贿69万获刑15年
  • 荣成市石岛刺绣总公司董事长王维东贪污
  • 渭南市临渭区交通局局长雷建民涉嫌贪污受贿被拘
  • 国务院秘书王维工贪污千万轻判遭质疑(图)
  • 独家:上海公安局副局长透露江泽民卷入黄菊秘书贪污案内幕
  • [独立调查]南京亿万富翁贪污员工地震捐款
  • 哈尔滨天价医药费续 美女巨贪贪污近千万
  • 北新办领导包庇贪污腐败分子陈华
  • 人民公仆的腐败贪污是这样纵容产生的
  • 顺德村民指责干部徵地贪污身家过亿
  • 浙江金华"艳照门"法官涉嫌贪污受贿被批捕
  • 张清扬:利用律师贪污受贿,北京西城区法院院长判死缓
  • 举报村支书勾结陈良宇搞圈地运动(续三)/—— 揭露、举报马桥镇联工村村支书陆顺芳家族利用权力贪污、洗钱
  • 东方通信注销美国子公司依斯泰克,股东435万美元被贪污
  • 青岛开发区热电公司:谁是贪污犯的保护伞
  • 中共牡丹江市纪检委吴长利书记等充当贪污,腐败犯罪
  • 举报信:行长王春汉贪污腐败,武汉商业银行克扣员工养老金
  • 为人民着想先解决贪污问题/施永青
  • 说说军队贪污猫腻
  • “购房门”官员已涉嫌贪污
  • 庆城县前县委书记张畅钰说贪污有理/高宏彬
  • 贪污浪费的邵立勇都不开除 组织纪律在哪里/陈天福
  • 如果没有贪污受贿,公安局长玩弄女警是不是就白玩了?
  • 一个中学校长贪污近千万?
  • 打击贪污腐败的立法建议/吴洪森
  • 巴中地税局两任局长贪污税款
  • 接受旅游算受贿,公费旅游算不算贪污 (图)
  • 郎咸平:香港政府为啥出不了阿扁式贪污犯?
  • 陈水扁振臂高呼:共产党万岁!贪污没罪!(图)
  • 开庭时神秘“消失”的贪污副局长王代华,你在哪里?/乔志峰
  • 钟南山:对陈水扁各种贪污指控的真实性值得怀疑
  • 请协助调查原北京朝阳区建委主任李建海的贪污事实
  • 山东济南历下公安局贪污腐败,百姓冤沉大海/阙先生
  • 警惕“要贪污先修路”的贪官另类解读/鲁国平
  • 贪污4900万判无期不值得大惊小怪?!
  • 许建德:揭开贪官互相勾结贪污的种种秘密手段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