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济南廉政短信 瞎忽悠/楚霄昀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7日 转载)
    
    腐败事件层出不穷,地方反腐也创意无限。这不,山东省济南市纪委、监察局近日发出通知,要求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修身养德短信征集活动,并明确副局级领导干部每人至少创作编发一条廉政短信。(人民网,6月16)
     (博讯 boxun.com)

    廉政短信活动的出台,其出发点当然是带点功利的善意。廉洁官员的打造,清廉政府形象的塑造,政府领导政绩的确立,都可以因廉政短信一生二,二生三的出落出来。何乐而不为呢?但廉政短信的效力,就怀疑主义的我看来,实在不敢期待。
    
    廉政短信本意上是通过对官员人格的潜移默化来内塑官员人格,从而使官员主动约制手中公权。这里面就涉及到一个核心问题,即权力制约的问题。权力约制一般有两种途径:以恶制恶,以善制恶。所谓以恶制恶,在西方资产阶级学者看,政府存在是一种必要的恶。为了防止政府恶性的膨胀,就必须对政府权力进行制约。资产阶级学者开出的药方是以“权”制“权”、权力制衡。而权力本身就带有与生俱来的恶的因子,以权制权不过是以恶制恶。因此,近来有人提出“以善治恶”,即以社会力量来约制权力。在政务公开,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建立,市民社会成长等前提下,用公民的力量来约制政府权力。这个思路的逻辑前提就是公民是一种善的力量。
    
    而在权力制约套路上,一般也可分为硬性约束和软性约束两种。硬性约束就是德良知法律制度,而软性约束就是文化道德良知。此次济南的廉政短信,无疑取法于德性的软性约束。但德性取向的基础,我以为是健立在制度完善的前提之下,在当前“牛栏关猫”的制度漏洞下,仅仅几条廉政短信就起到吏风清明的效果,无异于梦里说痴。并且,仅就文化的软性约束而言,以数条廉政短信来对抗根深蒂固的酒场“黄色段子”,我以为这两者根本就不是一个重量级别。
    
    再说廉洁短信的成本与产出问题。政府存在的意义在于价值的分配,政府本身并不创造价值。这就决定了政府在运用公共财政的问题,除了社会效益外,也要考虑经济成本的问题。按照通俗的说法,即政府要算政治帐,也要算经济帐。任何事情都有个性价比问题,都有个投入与产出的比例问题。廉政短信也不例外。
    
    此次济南的廉政短信,就组织的投入方面,恐怕不会少了去。按照济南官方要求,廉政短信活动包括参与,创作,征集,还要组织评奖。除了短信投票和网络投票以外,还要邀请专家评审。评选结束后,主办单位将把优秀短信结集出版。在如此隆重和正式的组织中,经济成本,精力成本,时间成本,机会成本,恐怕都不会少了去。在廉政短信效益还在未定之天的情况下,对行政成本的付出,我以为还是谨慎一点的好。
    
    当然,任何一项政策的出台都会有其弊端。任何一件新鲜事物都值得我们期待,任何一件正面的尝试都值得我们期许,任何一点些许进步都值得我们鼓励。一件新生事务的出台,求全责备并不是有益的态度。但是,我以为,此次尝试,最好将成本与收益有一个大致的估算。廉政短信之事,成功了,固然好,以资借鉴,全面推荐;如果不成功,证明不过是政绩谎言,那么废了它,以警后世。其成本权当交学费,这个成本于政府和社会还言,还不至于让人承受不起。至于领导者会不会因此受点惩戒和责罚,那就看在位者的意思吧。反正,历史将会证明:
    
    廉洁是廉洁者的通行证;腐败,是腐败者的墓志铭。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实图举报东北师大触目惊心的腐败(图)
  • 摸底房价成本,敢碰“腐败成本”吗?
  • 军队高层腐败到底有多严重/严少雄
  • 腐败分子疯狂“城市化” 徐州城建腐败窝案
  • 腐败高官坐官车 儿子也挂军牌
  • 高考腐败与加分政策无关/岳建国
  • 我身边的高考腐败
  • 县级纪委扩权扩编,震慑基层腐败的春天来了?
  • 北京连环腐败大案已牵连到副市长
  • 许宗衡的不清不白 陷地产腐败泥潭
  • 许宗衡卢武铉陈水扁腐败案:中国制度的优越
  • RFA:网上撰文评腐败郭永丰突遭暴打
  • 中共在加大反腐败力度,为经济建设保驾护航
  • 山西煤焦领域反腐败专项斗争再“发力”
  • 独家:公安部腐败严重,经侦局近半数自首退赃款
  • 揭秘:中国军队高层中的腐败到底多严重?
  • 洁不洁看过节:粽子披上黄金甲,官场腐败花样新
  • “六四”的子弹维护了中共的腐败 /孙长虹
  • RFI专访前香港《文汇报》东北办事处主任揭腐败
  • 徐州腐败暗无天、制造冤案罪滔天
  • 请关注沧州一件腐败案中的黑恶势力
  • 江苏省宿迁市沭阳县最“腐败”乡长、书记
  • 杭州市委恶意陷害举报人 官场有四类人不愿反腐败
  • 恐怖的郑州市中原区司法腐败,逼得国民没有容身之地.
  • 维权人士李玉芳控告上海杨浦法院的腐败和黑暗!
  • 访民李玉芳控告上海杨浦法院的腐败和黑暗(图)
  • 遍地的腐败 北京内退人员没有尊严
  • 集体腐败:北京1074套豪宅挑战中共底线
  • 控告:一起特大典型的司法腐败,合伙职务犯罪,渎职侵权案!(图)
  • 从一县委书记的腐败堕落轨迹看"贪妻贪夫"现象(图)
  • “吃吃喝喝”算不算腐败
  • 李桂荣:揭发腐败何罪之有,毒打致残天理难容!(图)
  • 西宁民选村委主任难敌腐败团伙 竟被诬陷入狱
  • 强烈要求查清杨浦区委区政府行政暴力强迁疯狂腐败背景
  • 王培荣:徐州上万人起诉政府机关揭露腐败案的《上诉状》
  • 陈修琴与习近平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图)
  • 神州无净土 腐败深入寺庙:三大古寺的和尚集体嫖妓
  • 黑恶当道,腐败官僚助纣为虐,苦难村民,盼和谐、盼青天/福州晋安村民
  • 上海医院如屠宰场 法院腐败 生命到期 求援救命/孙玉昆
  • 从一个孤儿寡母头顶七大冤案试看丹东市公检法的枉法腐败
  • 湖南省文化局腐败内幕:网吧证抄作买卖达18万元/张
  • 解读基层腐败官员邪恶害民歇后语
  • 湖北孝感地区的政府部门十分腐败,上级部门是保护网
  • 西安官场黑恶势力徇私枉法的腐败铁证--一个复转军人给中央军委的公开信
  • 司法腐败的丧钟到底在为谁而鸣?/陈嬿
  • 徐州腐败举报人王培荣的15岁孩子险遭劫持
  • 无孔不入继续腐败
  • 有人监听向党中央举报腐败的王培荣住宅电话
  • 上海静安法院的腐败案例/王方
  • 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 举报腐败被徐州个别公安所逼,举报人向全国人民求救
  • 多次被人民日报点名曝光的长沙腐败局长为何升厅官?!
  • 砸烂强权!铲除腐败!维护法制!还我人权!/刑警苗先胜
  • 政文:南京“97-12-9”事件(一)司法部门的罪恶与腐败(图)
  • 中共牡丹江市纪检委吴长利书记等充当贪污,腐败犯罪
  • 浙江省缙云县腐败官员欺上瞒下,真无理
  • 非法占地: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 新世纪腐败之最 “59岁现象”
  • 举报信:行长王春汉贪污腐败,武汉商业银行克扣员工养老金
  • 呼救:从我的遭遇看中国的反腐败/江波
  • 倪锦生揭露萧山区红山农场丁有根腐败
  • 裘金友因举报腐败被鉴定为精神病-来红山农场调查采访
  • 由顺德天宝药厂被贱卖看广东的官僚腐败有多严重!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腐败分子张国光是怎样当上湖北省省长的
  • 武汉冤狱还是腐败:是“民间借贷”还是“非法经营”?
  • 中国首富马明哲的腐败问题
  • 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严肃查处拆迁腐败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中国海外腐败兵团揭秘”例证:原深圳长城证券公司的副总徐刚狂敛上亿的黑钱,移民加拿大
  • 李先念亲批辽宁省省劳模、战斗英雄离休干部霍腾阳举报腐败被害死
  • 首都的警察竟也如此腐败?!
  • 特大非法行医、致死人命、涉黑并司法腐败案(2)
  • 特大非法行医、致死人命、涉黑并司法腐败案(1)
  • 郑天翔:中国的腐败问题及其根源
  • 厦门一位网友给吕加平的匿名来信:查腐败的专案组成员吃霸王饭还殴打服务员
  • 一起车祸后面军警腐败的黑幕
  •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 腐败的新借口:信仰危机
  • 舍不得媳妇套不着狼——从庞家钰的落马看腐败的温床有多暖
  • 从庞家钰的落马看腐败的温床有多暖/吴钰骅
  • 金世遗:齐齐哈尔何以换“马甲”搞腐败?
  • 世界上最腐败的国家是PRC/信力建
  • 一把手都腐败了 中共等死呢/刘玉
  • 养老金不够 腐败分子出/王久安
  • 我看学术不端和学术腐败/于清文
  • 起诉北京知识产权局要证明:专利复审存在腐败/陈兆志
  • 深化改革,有效制止学术腐败行为/关增建
  • 腐败分子军团环绕中南海/布里
  • 张召忠:只有马英九才能反腐败 救中国
  • “费用未超预算” 腐败分子太狂/朱四倍
  • 刘加民:“女星”如何为腐败或者反腐败作贡献
  • 余秋雨比腐败分子更可恨/宫墙柳
  • 假如我有一双隐形的翅膀 反腐败/苏文洋
  • “村官”腐败实在不可小觑/管荣保
  • 深圳腐败分子还会劳教我三年吗?/郭永丰
  • 一把修脚刀的血光说明了什么:吏治腐败难道无药可医?
  • 王利平:腐败文化能孕育出科学制度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