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浒苔等绿藻今年再次在青岛市黄海海域繁衍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6日 转载)
    
     新华网山东频道6月15日电(记者徐冰)据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介绍,6月14日卫星遥感监测分析:由黄海海域漂移而来的绿潮(浒苔)北部外缘线距青岛大公岛最近距离约120公里。未来继续向偏北方向漂移。
     (博讯 boxun.com)

     根据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提供的情况,2009年4月21日在江苏省洋口港附近海域发现少量浒苔。6月4日,利用MODIS- AQUA卫星和飞机监测,在江苏省盐城以东约100公里海域处发现漂浮绿潮,分布面积约为6550平方公里,覆盖面积约42平方公里。北海分局根据监测解译分析及绿潮漂移预测结果和《青岛市海洋大型藻类灾害应急处置工作预案》规定,发布了第一期绿潮Ⅳ级警报(蓝色)。6月12日,北海分局根据飞机、卫星遥感监测解译分析及绿潮漂移预测结果和《青岛市海洋大型藻类灾害应急处置工作预案》规定,发布绿潮灾害3级(黄色)警报。6月14日10时45分 MODIS-TERRA解译信息资料,预测6月14日到20日继续向偏北方向漂移运动。
    
     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有关专家分析了绿潮漂移发展趋势。6月4日以来通过卫星遥感及飞机、船舶监测:10天来绿潮整体向北漂移大约90公里,每天约9公里。最近几天北上速度有所减慢。6月14日卫星遥感监测分析:绿潮北部外缘线距青岛大公岛最近距离约120公里。未来继续向偏北方向漂移。
    
     2008年6月中旬,大面积浒苔从黄海中部海域开始向青岛附近海域漂移,奥帆赛场竞赛海域有浒苔面积曾达到15.86平方公里,占海域总面积的32.04%,一度影响到帆船运动员的正常训练。到7月中旬,青岛市海陆共打捞清理浒苔超过100万吨,奥帆赛场海域和市区滨海岸线的浒苔基本清除干净,受损的沙滩、岸线、绿地及基础设施修复完好,奥帆赛场及滨海风景区恢复了往日的美丽景象。
    
     据了解,国家海洋局根据其职能,针对去年黄海发生大规模浒苔灾害的情况,于2008年12月成立了绿潮专项办公室,部署了相关工作,并指定北海分局牵头组织实施专项任务,2009年4月正式启动了绿潮监视监测预测和相关科研工作。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东海分局已在黄海设定了两个绿潮监控示范区和五个重点监控区,动用卫星遥感、飞机、船舶和沿海台站进行绿潮早期发现和应急监测预测预警工作。
    
     从2009年2月开始,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和东海分局利用向阳红09船、向阳红08船、中国海监53船相继对绿潮监控区内的5条断面进行了绿潮断面调查,对这一海域的物理海洋、海洋化学和海洋生态要素的变化进行调查,为绿潮的预测预警提供数据,并对海面漂浮绿潮藻进行巡航监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悄悄的污染 悄悄的不治/吴帅
  • 我们被绵竹玉泉钢铁厂污染害苦了
  • 中国水污染问题仍旧揪人心
  • 黄浦江上游绿萍泛滥 已经形成带状污染
  • 环境污染将设举报热线“010-12369”
  • 云南阳宗海污染事件宣判:罚处被告单位1600万(图)
  • 一位中国公民和他的“中国水污染地图”(图)
  • 仪征市环保局党组书记举报污染企业4年未果
  • 环渤海水污染防治审计:污水处理厂投资仅完成21%
  • 环保部在重大污染事件中缺位让人震惊
  • 环保部在重大污染事件中缺位让人震惊/郭兵
  • 吉林再爆严重污染事件,康乃尔药业大面积毒气泄漏
  • 新疆猛进水库被污染 大量死鱼浮现恶臭弥漫
  • 水污染绝不能越治越重/赵永平
  • 重庆防水材料厂煤焦油泄漏 400米河段受污染(图)
  • 经济挂帅无视污染,中国“癌症村”悲歌唱不完
  • 胶州村庄疑水源受污染 五年20余人患癌症
  • 十大城市噪声污染调查:北京最严重
  • 图片:看看污染多严重,无人管!(图)
  • 曲阳县污染太厉害了
  • 古都洛阳的新伤口:揭开伊川县电力集团违规扩建“高污染”工程的疯狂黑幕
  • 河南省台前县的化工厂污染很厉害
  • 武汉市置人民死活不顾引进高能耗高污染的小型炼钢厂
  • 从七九二矿破产,遣散职工到惊暴核污染扩散内幕
  • 亏他们想得出来:武汉要将污染的湖水“出口”到长江
  • 水变色官员不敢喝,群众神秘死亡,官员说不是污染:如此代表人民利益?
  • 举报污染像是拳头打在棉花上/侯宜中
  • 冯永锋:中国水污染问题仍旧揪人心
  • 减少污染 行动起来
  • 严重污染环境--上海世博未利民,先扰民
  • 中国水污染问题及对策/赵南起
  • 地下水污染信息不能遮遮掩掩/于德福
  • 三国剧组污染水源凭啥私了?/田水月
  • 癌症村,短命村,污染中毒—不断增加的记录/陶达士
  • 白岩松“炮轰”盐城水污染:偷排是公然投毒
  • 废除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有助减轻人口压力?
  • 从内源性污染中走出/易宪容
  • 史洪源:是谁污染了我们记忆的天空?
  • 环保腐败加剧“环境污染”/孙瑞灼
  • 煤矿作业污染为什么总治理不了呢
  • 中科院院士蒋有绪:何时建议征收“放屁税”?放屁也污染环境
  • “举报污染被拘”背后的“仲裁”错位
  • 公交车是城市的最大污染和事故隐患
  • 中国农村地区环境污染到论著是该问责谁?/滇思
  • 海门污染--官踩着百姓的鲜血和眼泪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