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胡少江:阳伞遮挡不住的“公开无耻”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8日 转载)
    胡少江更多文章请看胡少江专栏
    
    二十年前举世震惊的“六四”大屠杀是上个世纪人类历史上罕见的一个政府对自己的公民在光天化日之下进行的屠杀。上个世纪人类发生地的各类野蛮的屠杀,如果是公开的,大多是以战争的名义进行的;如果是以意识形态、种族清洗等更加见不得人的缘由进行的屠杀,则大多是在阴暗的角落里悄悄地进行的。
    
    
胡少江:阳伞遮挡不住的“公开无耻”

    CNN视像显示一名记者在天安门采访收到警方和便衣的骚扰。(CNN视频截图)
    
    但是,北京政府则是在一个举世瞩目的时刻、举世瞩目的地点、以一个极不得人心的理由进行了那场屠杀。这场屠杀的主要对象是爱国的年轻人,因此它是一场对中华民族的未来进行的公开的屠杀。一个不得人心的政府、少数行将就木的老人,爲了自己苟延残喘而对自己所属的那个民族的未来进行公开的屠杀,这是一种“公开的无耻”。
    
    一个长期僞装的政府一旦撕开了假面具,向世人露出了这样一种“公开的无耻”,它就一定会更加肆无忌惮地继续下去。二十年对“六四”真相千方百计的封锁、二十年对持不同政见的国民的残酷压制,都反映了这个政府决心将这种“公开的无耻”进行到底的蛮横。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些善意的人对北京政府的无耻持有半点怀疑的话,只要看看昨天在天安门广场四处游荡的那几把遮阳伞就会彻底明白了。
    
    昨天是“六四”屠杀二十周年的纪念日。全世界所有关心中国命运的人们、所有关心世界民主和人权的人们,自然都将眼光投向了北京。当全世界的电视观衆们跟随著那些重要电视台的电视镜头来到天安门广场回顾二十年前那场悲剧的时刻,一个更加令世人不齿的画面突然出现了。
    
    在全世界的电视屏幕上,不约而同地出现了一些撑著花阳伞的五大三粗的男人。他们脸带邪恶的微笑,四处跟随著这些著名的电视台的记者们,不断地隔开电视拍摄镜头和正在天安门现场进行报道的记者。由于他们的作爲,电视画面上只留下有意遮挡镜头的阳伞。
    
    其实,“六四”纪念日到来之前,天安门广场早已是警察遍地、便衣密布。一般的中国人连在此正常地行走、休憩都十分困难,举行抗议活动的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在这种严密的保安措施下,即便是放手让这些外国记者们拍摄,他们恐怕也很难捕捉到多少戏剧性的场面。但是,这个政府仍然要派出这些猥琐下流的携带花阳伞的男人们,在全世界的聚焦下去从事此等令人不齿的勾当。
    
    他们的举动实际上向全世界传递了几个重要信息。首先是这个政府的极度的不自信。那场屠杀已经过去了二十年。二十年来,“六四”以及与其相关的所有的词汇都被迫在中国的媒体上完全消失了。但是,这个政府仍然害怕这个事件对当今中国社会的影响。这是因爲“六四”前学生运动提出的所有合理的要求,今天仍然是中国人民的基本诉求;今天政府官员与民衆之间的对立,比“六四”之前的中国社会要严重得多。
    
    天安门上那几把遮阳伞传递的另一个重要信息则是:北京政府已经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彻里彻外的流氓政府。他们决心要将“公开的无耻”进行到底。这种流氓行径不仅仅表现于昨天的天安门广场,同时也表现于他们对老百姓不满的日常应对之中。恐吓、殴打、绑架、暗杀等所有黑社会所使用的手段,几乎都成爲这个政府维持政权的法宝。他们这样做,实际上表明他们的确已经是“黔驴技穷”。除了耍流氓之外,别无他法。
    
    中国还只是一个人均国民收入三千美元的穷国,因此这个流氓政府在经济上、军事上还没有力量击垮民主世界;他们还无法将它们对中国人民进行压制的那些残暴的勾当用于压制世界舆论。但是,他们在世人面前公开大耍无赖的丑恶嘴脸应该是对全世界热爱自由的人们的一个警告。假如这个流氓政府有了雄厚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他们用来对付自由媒体和世界人民的手段就决不仅仅是几把遮阳伞了。
    
    二零零九年六月四日、北京大屠杀二十周年、猥琐邪恶的中国便衣警察、那几把在天安门广场遮挡世人视线的花阳伞,谢谢北京的流氓政府,你们再次爲全世界人们提供了令人难以忘怀的、极具象征性的画面!
    
    作者:胡少江 文章来源:RFA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少江:中共总理温家宝答非所问
  • 胡少江:中国政府和西方媒体的蜜月行将结束
  • 胡少江:“过热”的危险已经迫在眉睫了
  • 胡少江:胡锦涛的政策正在向毛泽东的路线回归
  • 胡少江:李克强面临的经济学考试
  • 胡少江:十七大的最大特点是没有特点
  • 胡少江:胡锦涛第一个任期的得与失
  • 胡少江:什么是中国官方经济学家的理性思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