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高瑜:我找到侯晓天—就王文广场实施绑架致封从德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7日 来稿)
    首发《多维》
    
     (博讯 boxun.com)

    我2006年4月-5月在纽约期间,在《文革40周年学术研讨会上》幸逢封从德,会上我回答过封先生的一个提问。会下他还约我就他的一项八九民运的研究,要做录音采访,因为日程安排原因,我未能答应,一直为此而遗憾。
    
    今年封从德在香港出版《六四日记——广场上的共和国》,我在网上读到陈小雅《八九纪事之绝响——序封从德<六四日记>》,从中看到这样的内容:「同样令我震惊的是,《六四日记》写道:据王军涛的妻子侯晓天透露,一九八九年六月一日,震惊广场的绑架总指挥、副总指挥的事件,就是王军涛一手策划的。封从德曾就此向王军涛进行过求证,但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六四日记》用注释点出王军涛策划王文绑架
    
     我同样震惊之后,急于要看到封从德《六四日记》的有关原文。几经辗转,得到香港传来的准确文字信息。封从德的有关原文,刊在《六四日记》499页,注释317:「 1991年7月中旬,英国《独立报》(THE INDEPENDENT)记者 Andrew Higgins在巴黎亲口告诉柴玲和我:『侯晓天(王军涛前妻)承认,王文绑架事件是王军涛策划的。』我询问过王军涛,但未得到明确回复」
    封书自述「日记」是由两部分合成,正文1990年底至1991年4月写成于法国巴黎;脚注是2008年至2009年删订补注于美国。封从德说::「正文是我十八年前的记忆;」「脚注是十几年的积累,参考了大量资料做的校订。」317注释当然写于2008至2009年。但是从91年7月算起,也有了十七八年的积累时间了。
    我上网查了一下,封从德有关此事的披露,绝不始于《六四日记》,而是在「十七八年的积累」中数次提及。令我存疑的是,从几年前的披露到《六四日记》的叙述几乎无变化,讲述的都是一个一模一样的过程,从Andrew Higgins处听说,到询问王军涛,没有获得结果。对这样一个事件,封从德多年的追究只是追问王军涛一个人,而且没有结果,封从德能够满足吗?或者说能够善罢甘休吗?
    我想问小封:你为什么要在王军涛这一棵树上吊死呢?明显的你面前还挺立着第二棵树——侯晓天呀。
    
     事从侯晓天口中出我有疑问
    
    Andrew Higgins对「柴玲和我(封)」亲口所言的时间是 1991年7月,而「侯晓天承认,……」的事件,据封从德《六四日记》中记载是发生在1989年6月1日凌晨4点多钟 。这两个时间让我的疑窦接踵而至。对于别人说来,从1989年民运发生直至结束,再到1991年7月,可能还算是不长的两年时间,但是这两年对于侯晓天,无异于乾坤倒转的天地两重天。
    八九民运期间,侯晓天只是进入国家人事部一名普通的硕士研究生。虽然他是王军涛新婚一年的妻子,但是她是圈外人,王军涛从来不让她过问他的事。这在王军涛所在的北京社经所是尽人皆知的事。民运期间侯晓天如果她自己不去广场,她知道的事情不会比一般人多,从王军涛介入学运之后,他们就没有在一起。民运期间,她只是北京一个籍籍无名的女孩。1989年11月23日,侯晓天以「有丈夫去向,知情不說」的「包庇罪」而被北京市公安局「收容審查」 五个月,先后关在炮局和七处,事后王军涛知道,既惊讶又气愤。
    到了1991年7月,侯晓天变成外国驻京记者都知道的最著名的六四犯家属 ,其知名度不让今天的「天安门母亲」创立者丁子霖。她随时在北京召开外国记者新闻发布会,公布有关王军涛审判和狱中的最新情况,她能够骑着一辆自行车和两辆汽车、两辆摩托车、两辆自行车组成的公安局一处跟踪大队在北京街道上周旋,最后成功到长城饭店前的「盛夏消暑食品节」的夜市上和美国议员见面。侯晓天才是开创六四后失踪、软禁之先河的人物。深夜十二点,独居的侯晓天在西四附近租赁的一间平房,会有派出所来敲门,问有何事?回答「根据举报有不明身份的男人留宿。」气愤异常的侯晓天敞开门,派出所民警退到后边,公安一处警员上来要带侯晓天走,侯晓天挣扎呼叫,用手抵住警车的门框半个小时,还是被带走了。第二天的新闻是美国主管人权的副国务卿访问中国。第三天的下午,我接到晓天的电话:「我回来了。」「把你带到哪了?」「昌平,在一个宾馆里呆了三天。」 此时副国务卿一行已在回国途中。
    六四大屠杀之后,本来不善言语的侯晓天,被恶劣的政治环境改变成一个外向,颇具英雄主义豪气的女流,甚至有了包打天下的抱负,对狱中的军涛也不在话下。她自己说她出色的英语口语就是和外国记者练出来的。我曾经采访她,采写了一篇《王军涛侯晓天的罗曼史》,发表了十八年之后,今年请为我写序的陈子明过目,子明说了一句:「有些事不是事实。」我又寄给远涉重洋的军涛过目,没想到军涛说的和子明一模一样;「有些事情她根本不知道,说的不对。」依我当年在北京和晓天的关系,她若知道「王文绑架事件是王军涛策划的」如此机密
    贺安雷(Andrew Higgin)说过。
    为了佐证我的判断,我给十六、七年没有联系的刘迪打了一个电话,当年刘迪是和晓天联系最多的人。刘迪说了三条:一,军涛根本不让晓天知道他的事。二,89年5、6月他们俩根本不在一起。三,她真知道,以晓天胸无城府的脾气根本不会不对咱们说。
    他说的和我的判断完全一致。
     刘迪还说了一条与晓天无关的话:军涛根本就不会干那种事。
    
     我找到侯晓天,让她与贺安雷对质是清除误会的办法
    
    6月3号,我找到在纽约寓所中的侯晓天,(我只在1999年除夕出狱之后,接过晓天从美国打来的两个问候电话。)我直截了当问她封从德书中317条注释的内容,以下是她的回答:
    「胡说。没有的事。
     再说王军涛在广场干的事我怎么会知道?」
    「你有没有和贺安雷讲过?」
    「没有,我根本不知道的事情怎么会和他说?再说我这么多年和民运一点关系没有。」
    在找侯晓天之前,我找过王军涛,以同样的问题问过他。他的回答有三层意思。
    「这是炒了很久的,没有事实,都是猜测。
     我去说,反而会炒热这些话题。
    当初绑架的是王文,广场都知道。我们根本不认识王文。]
    
    大概因为我过去对89民运广场的事情确实了解不多,才会对封从德第317条注释小题大做。
    
    与今年20周年纪念日比较,317条注释确实不是大事。但是最近小封自己也写了封公开信「呼籲糾正《天安門》中的史實錯誤。这些錯誤已經造成外界(尤其是年輕人)對八九學運和民運的嚴重誤解。」《六四日记》何尝不是如此呢?好在317条注释中涉及的都是当年公众人物,贺安雷在中国也是大名鼎鼎,因为报道中国,被中国政府驱逐出境。侯晓天虽然早已脱离公众视线,但是她有过因为六四而令人慨叹的那段人生遭遇,她与民运的相别离,对搞清楚317注释的真相,具有更客观的中立性。我相信纠正误传,不用费大力气,根本不用发公开信,而且牵涉的诸公,都学贯中西,连语言障碍都不存在,何至于让它一存在就一十八年?只要愿意解除误会,大概十八个小时都不用。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高瑜《我的六四》透露推动联络人大和学运的内幕(图)
  • 八九记忆的呼唤之十— —高瑜 用笔呼唤正义与真相的独立记者
  • 高瑜:从四五到六四为宪政民主而奋斗的知识群体
  • 高瑜:青年物理学家茅广军用生命和专制体制抗争
  • “你有枪,我有笔”-历史对高瑜的选择/曾慧燕
  • 高瑜:公民刘晓波
  • 高瑜:华国锋的下台和胡耀邦的上台
  • 高瑜:百姓笑,皇上跳—庆贺胡紫薇的一分钟
  • 高瑜:又一个为我补课的人走了—亦师亦友念老包
  • 反思必要 懺悔無需---三评司鹏程、高瑜谈‘反右’文/张成觉
  • 歷史豈容任意歪曲---评司鹏程、高瑜谈‘反右’文/张成觉
  • 高瑜:溫家寶撇不清趙紫陽
  • 高瑜:中共八十五岁了,还剩几杆子?
  • 高瑜:邓力群自己盖棺难定论-十二个春秋出版的贡献
  • 高瑜:審讀員制度荒唐惡毒-新華社錯得一塌糊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