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六四期间 著名维权律师唐荆陵先生下落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6日 转载)
    
    紧急呼吁,敬请关注!著名维权律师唐荆陵先生(让六四成为国家节日的倡议者)已经三天无法取得联系,所有电话中断,下落不明!
     (博讯 boxun.com)

    广州著名维权律师唐荆陵先生的手机从六月三号起,已经两天没有开机了,小灵通也不灵了,打过去都是暂时无人接听的声音,他的广州朋友也在发出疑问,笑说可能被请去喝茶或旅游了,完全有可能,因为唐先生在几年前大力倡议让六四成为国家的节日“静思节”,诚恳纪念在六四为民主和自由牺牲的英烈,倡议在这一天大家穿上白衣以示对英灵的哀悼和怀念。不久前唐荆陵先生为此撰文呼吁:唐荆陵: 关于《64静思节(暂定名)——公民自己的节日》征集共同发起人的呼吁信
    
    关于64,历来各人士、团体给予了长期的关注,并多方呼吁中国政府公开和还原64真相,客观评价64事件。这些努力已取得了很大的成果,却还没有取得关键性的胜利。
    我以为,政府对一个历史事件的评价固然重要,但每一个公民的评价也几乎同样重要。公民是国家的主人,如果政府并不打算响应公民的呼唤,公民可以自己行动起来。在一个自由的国度里,在公民和政府的关系上,公民绝非事事都等待政府的决定。这是公民精神的应有之义。对自由的追求决不是企求捆绑者来解除枷锁,而应是自己走出心灵的牢狱。这里也包含了自由的真谛,蕴涵了公民不合作乃至不服从的无限可能。
    历史已有先声。中国的改革开放所肇源的联产承包,并非政府或者中共首创,而是农民自求生路的分田到户。
    今天,对64真相的追问和评价也可以谋求同样的突破。这就是,我们每一个中国公民的个体可以根据个人决断自愿将64定为个人的节日,并坚守和推广这个节日直到它成为我们国家的节日为止。
    在此,我诚挚地邀请各位友好人士和团体参与到这一公民不合作行动中来,并为实现自己的目标共同努力。
    《64静思节(暂定名)——公民自己的节日》
    2006/11/29初稿,2006/12/25完草
    1989年6月4日的事件,是中国母亲胸膛上至今未愈的巨创。那个日子所凝结的伤痛和咒怨远未云散。爱与真相的阳光尚未照耀之处,仇恨将继续发酵,冤魂将永不安息。追寻真相与责任、寻求宽恕与忏悔的人们从未放弃努力。呼声一直存在,遗憾的是,中国大陆政府却从未真正去面对。然而,我以为,我相信,公民不必事事等待政府的决定。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资格作出个人的决定。
    数千年前,荆楚的人民为了怀念投江的屈子,遂成端午;小小一群基督徒为了纪念救主基督降生,今有圣诞。这是远而大者。小而近者如三八妇女节,五一劳动节,其形成、来由莫不类似,由个人或者小群体的节日而成国家、民族的节日。
    我相信,在自由的中国,64必是国家的节日。在家庭里,一位亲人的逝去给我们留下一个忌日。64,就是国家的忌日。在政府尚未正式接受这个节日之前,那就先让它成为我们公民个人所认许的国家的忌日。
    在每年的这个日子里,我将不工作(含上课)、不远行、不欢宴、不娱乐。我决定将谨守这个节日直到它成为国家的节日为止。在这个日子里,遗属将寄托哀思,国人将反思族内的冷漠、仇恨与伤痛,造下罪孽的人可以反省良心的拷问。所以,我叫它静思节。
    我们向每一个公民呼吁,请你自愿加入守静思节的队伍。
    守静思节的公民和其家庭,应尽量不工作(含上课),不远行,应静思反省。可以根据自己的信仰、本族的风俗举行或者参与礼拜、追思。在节日里不参与欢宴和娱乐。守静思节的公民或者家庭如确实需要劳作和远行的,应佩带本族文化风俗中惯用的哀悼标志以为自警。
    自愿守静思节的公民应该从誓愿守节之日起,每年坚守自己确定的节日仪规直至64成为中国的国家节日为止。
    后记:已经在2007年4月26日正式发起静思节。
    (唐荆陵先生电话:1350492692 020 31389455)
    
    <<<
    联系上他妻子了,他被国保带走了,明天回来.消息已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维权律师唐吉田失踪了 海淀公安分局拒绝立案
  • 维权律师浦志强6月2日被警察带走到至今仍不能回家
  • 维权人士邓太清被非法传唤并限制外出(图)
  • 压抑的北京维权律师:大北京无法律容身之地
  • 维权律师被当贼办 六四敏感期到失自由尊严何在
  • 重庆彭水县9名粮食局下岗职工因维权被拘留
  • 北京国保控制维权律师出新招:不说住哪儿就不放你回去
  • 张清扬:六四前夕重庆抓捕十名维权人士
  • 通信维权人士陈书伟再向法院递“操”字上诉状(图)
  • 重庆彭水县三名维权人士被警方抓走
  • 《零八宪章》签署人维权人士田永德被内蒙国保带走
  • 快讯:重庆著名维权人士梁明远,黄小刚,罗建飞被捕
  • 《中国维权动态》第102期
  • 重庆彭水县粮食局失业职工为维权而战斗
  • 中国法度废驰 维权律师被暂停或吊销律师执业资格
  • “维权网”纪念“六四”二十周年公开声明
  • 5月31日后将有多少位维权律师不能继续为民申冤(二)
  • “六四”前夕当局严控全国各地的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
  • 北京10名声援邓玉娇的维权人士被押入派出所
  • 刑警队长愤怒维权,请国保们都看看!/张伟生
  • 维权人士的遭遇(图)
  • 关于—个病残复员军人维权被迫害的紧急呼吁
  • 维权在行动成都义工幸清贤(徐亮)昨晚被成都国保突袭
  • 维权人士李玉芳控告上海杨浦法院的腐败和黑暗!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2008年维权记录
  • 上海维权:10.13呼“打倒共产党”一案上海蔡文君被非法抓捕
  • 上海市民葛蓉的维权遭遇/上海维权(图)
  • 为讨公道八旬武汉老汉愤然走上维权路(图)
  • 我们要问中国的专政是对准谁的?/上海维权
  • 《维权中国》网会坚定的走下去
  • 许正清呼吁大家关注杨佳母亲王静梅生命之安危/上海维权
  • 建军节感伤4-北京武警女军医转业遭陷害 维权遭迫害!(图)
  • 奥运前夕维权人士叶国柱被无端延长监禁
  • 杨佳遭到刑讯逼供 上海冤民再次强烈呼吁/上海维权
  • 维权人士黄晓敏的笔记本电脑被成都警方无理收走(图)
  • 福建省福清市78岁老农民因参加维权被判三年徒刑
  • 维权活动人士齐志勇再次被当局限制行动自由/RFA
  • 男子因拆迁维权 问题遭枪杀 开发商驾车公然杀人
  • 上海公民宣布收回土地房屋使用权 /上海维权(图)(图)
  • 百姓维权:武汉花楼人的愤怒
  • 党老大:维权人蔡光武受到深圳警方的持续迫害
  • “稳定就是解决矛盾”!抢你老百姓的财产就是白抢!/上海维权
  • 反腐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旧文忆陈小明)/上海维权(图)
  • 南京拆迁户范宗斌、戴长斌迫于压力,暂缓发表维权报道(图)
  • 山东普通工人公绪军血泪维权路/张子霖(图)
  • 暴力拆迁,维权老人被活活压死(图)
  • "中国民间维权运动"的讨论会(笔谈)征稿启事
  • 世博阳光动迁是福还是祸与高智晟/上海维权
  • 掀起全球蓝丝带维权运动高潮
  • 莆田征地维权:失地农民依法申诉为何遭遇重重设防?(图)
  • 莆田市失地农民维权:农民进步了怎么办?抓!?(图)
  • 一个女工的维权遭遇(一) /程云惠
  • 养殖海涂搞房产,渔民艰辛维权路/吴孟谦
  • 耕夫:中国农民维权的悲哀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报道:“共产党万岁,黑社会万岁!!”
  • 茫茫维权路、何处是尽头?
  • 政文:南京职工为维权,人身安全没有保障
  • 孟晓霞悲剧:维权18年,6次被关进精神病院
  •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 北京维权人士陈宽遭到数百家媒体口诛笔伐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进展:黑社会把持午夜管理,政府纵容,业主生命受威胁(图)
  • 维权律师浦志强:共产党没资格平反六四
  • 上海维权:六四事件与中国民众的关系/刘义良
  • 上海维权:上海又一爬虫贪官范宪被抓/王学义
  • 信念——维权永远的支撑点/好悠闲
  • 上海维权:集会游行紧急通知
  • 冯正虎:向上海访民李惠芳、陈启勇致敬——兼谈督察简报、政治、六四、法轮功、维权互助等诸问题
  • 维权——永不休止的斗争/好悠闲
  • 选票是人与动物的本质区别/维权中国网 秋风
  • 上海维权:卫玉华私房被偷拆,六年来度日如年
  • 目前中国维权公民的主流问题/赵迪迪
  • 好悠闲:用生命维权的北京人——天安门旁的维权行动
  • 深圳维权人士陈书伟“操”法院被拘留(图)
  • 左宏炜式维权悲剧根源是中共独裁/陈兵
  • 北京维权人士周莉被传唤前的博文:假如明天来临
  • 京城上访无路 维权绝对有理/黎家众子女
  • 中国八个维权组织联合发表宣言
  • 向声援冯正虎维权抗暴的民众致谢/冯正虎
  • 抗议劳教维权英雄张金凤/孙文广
  • 赞美那些业主维权的实践者/北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