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六四周年 天安门母亲受空前打压 异见人士遭更严限制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5日 转载)
    大陆天安门母亲在六四二十周年受到前所未有打压,难属们无法相聚一起前往公墓祭拜,每位难属更有数十位当局派人员监控。多位异见人士也遭到比往年更加严厉的限制。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六四二十周年,香港支联会举行了悼念烛光集会,大会公开播放了大陆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的讲话,她认为经济发展并不能掩盖历史真相。然而,在六四当天,多位六四受难家属却受到前所未有的监控及打压。丁子霖星期三晚上对外发声明,谴责当局剥夺她出门悼念遇难儿子的权利,然而当局却加大打压力度,切断了她家的电话和互联网,使她与外界失去联系。本台记者六四及六五两天多次尝试致电,但电话均无法接通。 (博讯 boxun.com)

    
    记者星期五再拨打另一位天安门母亲张先玲家中电话,同样无人接听。之后改拨手提电话,才能顺利通话。张先玲说:“昨天情况很严重的,二十年来第一次这么严重,我觉得他们是倒退的。昨天是跟十五周年一样,前天晚上我家里就来了四五十个警察,在我院子里守着,不许我晚上去祭奠,然后我一出门他们就是几个人跟着。今天早上我们打算去墓地嘛,结果刚一出门,我们大家定的是十点钟在墓地碰头,我们每年都是在那里祭奠。我们刚一下楼,马上就把我们围起来了,不许我们出去,然后也不许我们坐自己的车,然后他就采取了十五周年那一套的伎俩,把每家人隔开,一户一户的去祭奠这样子。”
    
    记者:“所以您整个祭拜活动是多久?”
    
    张先玲:“大概前后有一个小时吧,四十多分钟。”
    
    记者:“没有记者可以在那个时候采访到您是吗?”
    
    张先玲:“没有,没有。他们把记者都撵跑了。大门也关上才让我过去的。”
    
    除了天安门母亲之外,多位民主人士也遭严密监控。家住首都师范大学里的独立中文笔会副会长江棋生向本台表示,虽然被限制在家中,但他还是争取了放风的机会,“因为他们六三六四两天不让我出去买菜,不让我出去游泳嘛!这个也是以往所没有的。昨天上午我出去了一次,警察陪着在校园里走,就是放风。下午我又要要求放风,不是四点钟左右有点下雨吗,我说下去放风。吃完晚饭我再一次要求放风,还是在校园里走了,他们警察陪着。”
    
    记者:“昨天您有什么自发性的悼念活动吗?”
    江棋生:“我就穿了白衣嘛!”
    
    大陆资深媒体人凌沧洲表示,今年六四也是在多位当局所派人员陪伴下度过,“昨天我至少见了八个警察吧,将近十个警察,一面包车警察。”
    
    记者:“以往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吗?”
    
    凌沧:“没有,没有,去年六四我还很自由,今年自由受到限制了。”
    
    大陆近百名学者、维权律师和各界人士,六四当天在网上发表致全国公民的公开信,呼吁成立由独立机构和个人组成的六四真相调查委员会,调查六四真相,要求国家对六四遭杀害的平民家庭进行抚恤;为其他受害者平反和进行国家赔偿,释放所有因六四被囚的良心犯。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国内最大资源分享网站VeryCD六四期间停机3天(图)
  • 法国多家人权团体举行“六四”大型纪念晚会
  • 中国共产党如何屠杀六四学生追杀毒杀反腐举报人
  • 六四悲剧与难以成熟的中国社会
  • ”六四“20周年,中共不想”折腾“
  • 六四”二十周年记事:难属祭奠亲人受阻电话被切断—“六四”二十周年祭报道之三
  • 身患绝症的戚为民绝食一天,纪念六四
  • 新疆医科大关于做好“六四”敏感期维护校园稳定工作的通知
  • 六四20周年大规模监控是“国庆”60周年安保预演
  • 巴东的六四:“衣服上的血是洗不掉的”/周莉
  • 六四北京长安街公交 增加了“乘警”每车3人(图)
  • 民运人士和屠杀受害者家属20年后谈“六四”
  • 口述历史:一个“六四”中失去孩子母亲的回忆(图)
  • 20年后面对“六四”,普通人选择沉默(图)
  • 中国对美国公布“六四”死者名单的呼吁表示不满
  • 网友六四博文遭删:我要自由(图)
  • 六四敏感时刻中国限制採访:北京外籍记者协会谴责
  • 還原六四真相 見證者站出來(图)
  • 陈卫 刘贤斌等白衣绝食纪念六四事件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冯正虎:毋忘六四,推进政改
  • 「六四」20周年 中共不想「折騰」/鍾鳴九
  • 六四凌晨的雾与电:专访“天安门四君子”之一周舵
  • 中国的希望不在街上:从五四到六四无法度过躁动的青春期
  • 我看赵紫阳及其幕僚们在六四血案中的角色与责任(一)
  • 丁子霖致词华盛顿纪念“六四”二十周年集会
  • 悲情六四和豪情八九
  • 寻找六四幸存者:陈一洲,你在哪儿?你好吗?/万阳
  • 口述历史:一个“六四”中失去孩子母亲的回忆
  • 丁子霖:致词华盛顿纪念“六四”二十周年集会
  • 舟至洋:六四突显中国人的语言困境
  • 孙宝强:“六四女暴徒”写给“六四”的祭文
  • 施化: 关于六四,一个最简单问题
  • 林保华:六四屠杀与中国经济的发展
  • 王丹:可有条件接受六四和解
  • 余杰:六四是中国人的清明节
  • 六四事件的美国因素:对历史的大尺度解读
  • 余杰:你们要为那城求平安—基督徒为什么要为“六四”祷告?
  • “六四”一定会得到重新评价/鲍彤(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