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共产党如何屠杀六四学生追杀毒杀反腐举报人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5日 转载)
    
    中国共产党如何屠杀六四学生追杀毒杀反腐举报人
     (博讯 boxun.com)

     起初 法西斯黑社会追杀共产主义者,现在 共产主义丧心疯狂屠杀六四学生、毒杀反腐举报人。
    
    1989年6月4号是中国现代史上重要的一天。
    
     这一天,一场长达50多天的学生民主运动最终以中国政府血腥镇压而落幕。20年过去了,这个震撼全世界的事件,在中国仍是不能触碰的禁忌话题,仿佛这一天在历史上是一页空白。
    
     但对当年亲身参与这场民主运动的年轻人来说,1989年6月4号这一天,彻底改变了他们的一生。
    
     “流亡是精神酷刑。哪怕是在旅游、在休息,似乎脑子里面根本没有在想这件事情的某一天,其实每天我的情绪之中都有三样东西,一个是负罪感,一个是愤怒,一个是对未来希望的焦虑。”
    
     1997年 共产主义者按理清正廉洁,树好形象、社会主义重申调查真相、赔偿和问责的要求、共产主义的核心和灵魂就是消灭人对人的剥削和压迫、解决人与人之间的矛盾。但现在将实名举报被杭州市公安局遭杀人灭口,“ 匿名” 举报浙江省委又不受理。萧山区公安分局老帐不赔偿还要追杀、2008年7月31日、萧山公安为平安奥运对裘金友八条禁令、还要掩盖、不赔偿、还要追杀反腐举报人,不赔偿、还要先陷害后杀人灭口、不赔偿、还要删除文章、新帐又犯了不少?
    
    贪污腐败自古都是一个政治术语。
    
     但是,现代经济学习惯性的霸权触角无处不到,贪污腐败被赋予“寻租”之名摇身一变成为一个经济学术语,而其内容依然不过是“权钱交易”,没有丝毫学术上的创新。说权钱交易、贪污腐败老百姓人人皆知,但是说出“寻租”来,就凸显与众不同,似乎多了一点经济学的博学清高。
    
     国民党时期也是腐败成风。共产党腐败做秀是,共产党疯狂屠杀举报人、六四学生。尽管蒋介石谴责贪污腐败,但由于贪污十分普遍,是非界限不清,法不责众;反贪机构也腐败,自己不干净,以黑反黑;司法不独立,监察院形同虚设,成为“养老院”;多是行政肃贪,官员忙于起草各种红头文件,而文件又无法实行;受制于报纸检查制度,新闻往往难以独立,起不到揭露腐败的应有作用;即使偶尔揭露若干腐败黑幕,又难以求得彻底公正的解决;只有少数人被起诉,只能抓没权没势的小人物,到中央一级、心腹人物,则不了了之;反腐败成为权力斗争的工具,成为共产党排除异己、控制部下的手段,家族成员、亲信尽可以放心地贪污,没人敢查,但亲信一旦失宠,贪污就会爆光,受到惩处。共产党如此反腐败,腐败怎能不愈演愈烈!
    
       其实,对共产党腐败问题考虑成本因素的话,也完全应该从加大腐败成本的角度考虑问题。用不惜代价毫不留情全球追捕永不赦免的法律手段,使得贪污腐败的成本变成无穷大,使得任何巨大的贪污都无法弥补这种丧失个人乃至亲人的自由和生命的代价,让贪污腐败者觉得不划算没意思,这样才能有效遏制贪污腐败的蔓延,维护一个公平正义的社会风气。
    
     清华大学法律专业研究生张铭说:“举报是反腐工作的一大利器。只有全民树立起面对腐败积极举报的责任感和义务感,才能真正刨除滋生腐败的土壤。”调动群众举报热情的基本条件是确保举报人自身权益无损。保证举报人合法权益不受非法侵害,首先要制定《举报人权益保护法》,依据法规制度保护举报人。其次,尽快建立完善全国统一的群众举报受理机制,实行人民群众来信来访、纪检、监察部门统一联合受理,避免群众多头举报而导致的相互推诱扯皮。再就是完善网络举报方式,设立专门处理机构,规范网络举报信息的收集、处理、回复和管理程序等具体制度,“鼓励实名举报,但不排斥匿名举报”,实现对举报人最大的善意保护,尊重和支持公众参与网络反腐败的热情和积极性。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悲剧与难以成熟的中国社会
  • ”六四“20周年,中共不想”折腾“
  • 六四”二十周年记事:难属祭奠亲人受阻电话被切断—“六四”二十周年祭报道之三
  • 身患绝症的戚为民绝食一天,纪念六四
  • 新疆医科大关于做好“六四”敏感期维护校园稳定工作的通知
  • 六四20周年大规模监控是“国庆”60周年安保预演
  • 巴东的六四:“衣服上的血是洗不掉的”/周莉
  • 六四北京长安街公交 增加了“乘警”每车3人(图)
  • 民运人士和屠杀受害者家属20年后谈“六四”
  • 口述历史:一个“六四”中失去孩子母亲的回忆(图)
  • 20年后面对“六四”,普通人选择沉默(图)
  • 中国对美国公布“六四”死者名单的呼吁表示不满
  • 网友六四博文遭删:我要自由(图)
  • 六四敏感时刻中国限制採访:北京外籍记者协会谴责
  • 還原六四真相 見證者站出來(图)
  • 陈卫 刘贤斌等白衣绝食纪念六四事件
  • 纪念六四事件二十周年致全国公民公开信
  • 六四20年北京的软禁与反软禁:谁还生活在恐惧中
  • 维权律师被当贼办 六四敏感期到失自由尊严何在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丁子霖:致词华盛顿纪念“六四”二十周年集会
  • 舟至洋:六四突显中国人的语言困境
  • 孙宝强:“六四女暴徒”写给“六四”的祭文
  • 施化: 关于六四,一个最简单问题
  • 林保华:六四屠杀与中国经济的发展
  • 王丹:可有条件接受六四和解
  • 余杰:六四是中国人的清明节
  • 六四事件的美国因素:对历史的大尺度解读
  • 余杰:你们要为那城求平安—基督徒为什么要为“六四”祷告?
  • “六四”一定会得到重新评价/鲍彤(图)
  • 六四事件标志懦夫政治破产/法天
  • 亲爱的,我已暮年,该嫁人了----纪念六四20周年
  • 香港六四新书的井喷现象,对掌权者有多少启发?/江迅
  • 严家祺:从4千年中国历史看“六四后果”
  • “六四”本质(分析师)
  • 「我的八九六四」 加国华人六四所见所闻所想
  • 陶君:我要嫁人了----纪念六四20周年
  • 六四屠杀与中国经济的发展/林保华
  • 假设“六四”屠杀没有发生,而是……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