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六四悲剧与难以成熟的中国社会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5日 转载)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二十年前,邓小平派军队和坦克冲入长安街和天安门广场,对平民和学生大开杀戒,突破了现代文明的一切道德底线。二十年过去了,人们不禁会问,爲什麽这麽多年了正义还得不到伸张,平反六四还要等多少年? (博讯 boxun.com)

    
    时至今日,我们依然很难完全冷静和客观地看待这场悲剧,因爲六四不仅给所有中国人带来太大的心灵创伤,而且,中国社会至今仍在爲当年少数人的决定付出极大的代价。
    
    不过,毕竟越来越多的当事人和知情人,开始把真相告白于天下。他们对历史负责之举,让我们有机会更深刻地理解这场悲剧,理解我们这个多难民族的命运。
    
    除了赵紫阳的秘密录音,最近还有两个有关六四的重大文献,一个是当年天安门广场的学生领袖之一封从德出版的《六四日记----广场上的共和国》,另外一个就是前新华社新闻部主任张万舒在香港出版的《历史的大爆炸--“六四”事件全景实录》一书。这些文献的作者尽最大努力,不用自己的道德立场来涂抹历史,从而给我们更多机会看到历史的真相,理解中国的历史逻辑。
    
    今天,尚有许多真相未被披露,我们恐怕永远也不可能得知,当年不同政治势力是如何策划于密室的,但这并不影响我们得出这样的结论:六四的最大悲剧,就在于这样一个事实:极少数人的权力欲,就能够绑架整个中国社会,把无数人的生命和财富置于万劫不复的危险之中。赵紫阳的录音告诉我们,连邓小平的家人都认识到,他对学生上街的反应过了头,但是,邓小平不能认错,因爲认错就等于放弃权力。而封从德的“六四日记”则告诉我们,李禄,这个权力游戏的天才,是影响学生与邓小平进行“千年对决”的关键人物。
    
    一万年以后和一万年以前一样,还会有邓小平和李禄这样的人物,因此,仅从道义上谴责人的权力欲,对改变中国的命运无大帮助。赵紫阳认爲自己如果起而抗命,只能流更多的血,因而选择独善其身。真正该问的,是爲什麽中国社会更容易被少数人的权力欲所挟持?
    
    正如我的一位新朋友让我认识到的,早熟的中华帝国,从未给社会成熟的机会。而只有不成熟的社会,才会给权力欲如此荒唐的表现机会,才会让如此多的生命成爲如此少的人权力博弈的筹码。
    
    “杀二十万人,换二十年稳定”据说是中共太子党当时的口号,当然也完全可能是政敌的谣言。不管事实如何,这个口号不仅体现了当时邓小平的思维,更可悲的是,直到今天海内外仍有许多中国人相信这个逻辑。他们认爲没有当年邓小平的屠城,就没有今日中国的崛起。
    
    历史的逻辑果真如此吗?在我看来,真正救了中共,救了邓小平的,是海峡对面中共的难兄难弟和老对手国民党。作爲“2.28”事件的过来人,国民党最理解邓小平的难处,国民党治下的台湾人也最善于利用六四后中共的处境。六四后,正当西方资本全面从中国撤出时,王永庆不失时机地赢得了中共的信任。
    
    事实上,没有台湾和海外华人资本对沿海开放经济战略的支持,中国大陆经济不得不回到计划经济的死路,没有沿海对外经济带动中国经济复苏,邓小平的南巡无从谈起。
    
    不过,六四后的中共并没有像失去大陆的国民党那样,认真汲取教训。他们依然不给中国社会成熟的机会,江泽民迫害法论功,胡锦涛打压NGO,青年人的精神和思想自由在校园遭到全面阉割。因此,“六四”是比台湾“2.28”更具颠覆力的不定时炸弹。正因如此,中共绝不敢给六四平反。但问题是,拖之越久,爆炸的破坏力就越大。
    
    有意思的是,两岸政治关系的发展,揭示了二十年前难以想象的可能性。中国大陆社会危机和政治僵局的加剧,吸引了青年人对台湾政治民主的向往,中共越是硬顶不平反六四,国民党就越有可能成爲号召大陆新政治秩序的旗帜。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20周年,中共不想”折腾“
  • 六四”二十周年记事:难属祭奠亲人受阻电话被切断—“六四”二十周年祭报道之三
  • 身患绝症的戚为民绝食一天,纪念六四
  • 新疆医科大关于做好“六四”敏感期维护校园稳定工作的通知
  • 六四20周年大规模监控是“国庆”60周年安保预演
  • 巴东的六四:“衣服上的血是洗不掉的”/周莉
  • 六四北京长安街公交 增加了“乘警”每车3人(图)
  • 民运人士和屠杀受害者家属20年后谈“六四”
  • 口述历史:一个“六四”中失去孩子母亲的回忆(图)
  • 20年后面对“六四”,普通人选择沉默(图)
  • 中国对美国公布“六四”死者名单的呼吁表示不满
  • 网友六四博文遭删:我要自由(图)
  • 六四敏感时刻中国限制採访:北京外籍记者协会谴责
  • 還原六四真相 見證者站出來(图)
  • 陈卫 刘贤斌等白衣绝食纪念六四事件
  • 纪念六四事件二十周年致全国公民公开信
  • 六四20年北京的软禁与反软禁:谁还生活在恐惧中
  • 维权律师被当贼办 六四敏感期到失自由尊严何在
  • 六四天安门戒备森严,访民喊“打倒、、法西斯暴行!”(视频)(图)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丁子霖:致词华盛顿纪念“六四”二十周年集会
  • 舟至洋:六四突显中国人的语言困境
  • 孙宝强:“六四女暴徒”写给“六四”的祭文
  • 施化: 关于六四,一个最简单问题
  • 林保华:六四屠杀与中国经济的发展
  • 王丹:可有条件接受六四和解
  • 余杰:六四是中国人的清明节
  • 六四事件的美国因素:对历史的大尺度解读
  • 余杰:你们要为那城求平安—基督徒为什么要为“六四”祷告?
  • “六四”一定会得到重新评价/鲍彤(图)
  • 六四事件标志懦夫政治破产/法天
  • 亲爱的,我已暮年,该嫁人了----纪念六四20周年
  • 香港六四新书的井喷现象,对掌权者有多少启发?/江迅
  • 严家祺:从4千年中国历史看“六四后果”
  • “六四”本质(分析师)
  • 「我的八九六四」 加国华人六四所见所闻所想
  • 陶君:我要嫁人了----纪念六四20周年
  • 六四屠杀与中国经济的发展/林保华
  • 假设“六四”屠杀没有发生,而是……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