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民运人士和屠杀受害者家属20年后谈“六四”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4日 转载)
    
    来源: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记者在"六四"事件20周年前夕,采访了一些当年亲历天安门镇压行动的民运人士和屠杀受害者家属。他们如何回忆当年的民主运动,又是如何看待20年后的中国呢?以下是采访的重要片断节选: (博讯 boxun.com)

    
    20年前的今天,也就是1989年6月3日,从4月份开始的学生游行和民主运动达到高潮,中国政府当局作出了出动军队镇压所谓"反革命暴乱"的决定,把枪指向了游行的学生和围观的市民。整个流血冲突于6月4日结束,中国官方公布其间有200多人死亡,其中包括解放军士兵,7000多人受伤;但是中国红十字会和一些学生组织称,应该有2000到3000人死亡。
    
    目前流亡美国的王丹是当年89民主运动的学生领袖,在学潮遭到中国政府当局镇压之后,他先后两次被判处监禁。目前生活在美国的王丹仍然积极投身民主运动,并兼任中国宪政协进会主席、《北京之春》杂志社社长等职。回忆起当年的激情岁月,他为当年民主运动的星火被扑灭而感到深深的惋惜:
    
    "事实上,如果当局不镇压六四学生运动的话,今天的经济增长速度更快。当年经济改革的指挥者赵紫阳等比今天的这些领导人更具有市场改革的特点。所以经济增长一定会更快。同时,如果政府当时接受学生反腐败的主张,那么今天社会出现的不公平现象和腐败现象也会大大减少。所以如果六四不被镇压,今天中国会有一个更快,更健康的经济发展。"
    
    同样生活美国的学者胡平是《北京之春》的主编。早在80年代初,他就投身于中国民主运动,后移居美国。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胡平对中国政府当年以"资产阶级自由化"为罪名压制民主提出了批评:
    
    "所谓"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这个口号本身就是一个极大的讽刺。因为你共产党以前是靠搞共产起家的,是要消灭资本主义建设社会主义。但是自从四人帮垮台,中国开始经济改革以来,那么改革开放的基本方向就是一个资本主义趋向的改革,市场经济趋向的改革。就是要改掉社会主义,恢复资本主义。共产党动不动给别人刻上罪名,说别人搞资产阶级自由化,走资本主义道路,现在你就在走资本主义道路,你凭什么给别人刻这个罪名呢?"
    
    20年前,中国成功的民营企业家还屈指可数,而专营高科技业务的四通公司总裁万润南就是其中知名度最高的一位。八九年北京实施戒严状态后,万润南曾试图缓解局势,他一方面发动倡议,呼吁人大召开紧急会议以宪政手段解决危机,另一方面,他极力规劝学生,撤离天安门广场,以避免流血事件的发生。那么,20年后,万润南又是怎样看待当年的民主诉求呢?他说:
    
    "二十年来我们所坚持的当时的那些诉求依然没有变。当时希望推进政治改革,希望反对腐败,希望政治更加清明,社会更加公平,这些基本问题在今天的中国依然存在。而且有些问题甚至是更严重了。”
    
    20年前,杨建利只有26岁。如今,生活在美国的他是政治学双料博士,并在哈佛大学从事人权领域的研究和教学。杨建利少年时代的梦想是,中国能发展成一个民主国家。这个梦想他至今没有放弃。谈到中国当今的政府为什么拒绝对"六四"表态,拒绝解决历史遗留问题,他表示:
    
    “中国要享有真正的民主变化,它逾越不过六四这个问题。共产党不愿意解决六四问题,并不是说现在的人在六四的时候负有法律责任。他不是像李鹏,像杨尚昆,甚至像江泽民可能还负一定的法律责任。二是因为,就像你讲的,一旦六四的问题,有了新的说法,就意味着中国的政治领域要开放了。这时候就意味着老百姓要起来,要参与政治,要把自己的这个意见反映到政治角色中。老百姓要起来抗议了,也就是说中国的政治变化就要开始了。是因为政治变化使得当政者现在不愿意解决六四的问题。”
    
    在20年前的那场劫难中,有不少死难者既不是所谓的"暴徒",也不是运动的积极参与者,但是仍然倒在了军队的枪口下。丁子霖的儿子姜捷连就是其中的一位。她和其他无辜受难者的家属组织了"天安门母亲"组织,多年来一直为真相和公正奔走呼号。丁子霖说:
    
    “我想这二十年来我们苦苦在寻找的,就是真相的一部分。但是它毕竟仅仅是这场六四大屠杀真相的一部分。那就是说,大屠杀之后,造成了苦难。遇难者怎么遇难的,他们怎么给家庭造成苦难,这是真相的一部分。而另一部分,是大屠杀怎么进行的,怎么决策的,还有是怎么执行的。”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口述历史:一个“六四”中失去孩子母亲的回忆(图)
  • 20年后面对“六四”,普通人选择沉默(图)
  • 中国对美国公布“六四”死者名单的呼吁表示不满
  • 网友六四博文遭删:我要自由(图)
  • 六四敏感时刻中国限制採访:北京外籍记者协会谴责
  • 還原六四真相 見證者站出來(图)
  • 陈卫 刘贤斌等白衣绝食纪念六四事件
  • 纪念六四事件二十周年致全国公民公开信
  • 六四20年北京的软禁与反软禁:谁还生活在恐惧中
  • 维权律师被当贼办 六四敏感期到失自由尊严何在
  • 六四天安门戒备森严,访民喊“打倒、、法西斯暴行!”(视频)(图)
  • 六四“二十周年”前所未有大封网 国外被屏国内网站纷关门
  • 大陆志士纪念六四廿周年/曾民主(图)
  • 美众议院促彻查六四:佩洛西要胡锦涛释放10人
  • 严家祺:先翻案后和解,促中共承认六四屠杀 (图)
  • 纽西兰举行六四二十周年纪念活动(图)
  • 如今中国领导层不再把六四当回事儿 (图)
  • 中國泛藍聯盟成員謝福林六四前被國保帶走
  • 民运领袖六四叱咤风云 今在何方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林保华:六四屠杀与中国经济的发展
  • 王丹:可有条件接受六四和解
  • 余杰:六四是中国人的清明节
  • 六四事件的美国因素:对历史的大尺度解读
  • 余杰:你们要为那城求平安—基督徒为什么要为“六四”祷告?
  • “六四”一定会得到重新评价/鲍彤(图)
  • 六四事件标志懦夫政治破产/法天
  • 亲爱的,我已暮年,该嫁人了----纪念六四20周年
  • 香港六四新书的井喷现象,对掌权者有多少启发?/江迅
  • 严家祺:从4千年中国历史看“六四后果”
  • “六四”本质(分析师)
  • 「我的八九六四」 加国华人六四所见所闻所想
  • 陶君:我要嫁人了----纪念六四20周年
  • 六四屠杀与中国经济的发展/林保华
  • 假设“六四”屠杀没有发生,而是……
  • 六四事件标志懦夫政治已经破产/法天
  • 六四也是“防卫过当”?50年内难有公论
  • 我的六四经历/许北方
  • 杀手其实是懦夫:写在六四二十周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