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血腥人证:六四大屠杀,柴玲,杨佳与邓玉娇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3日 来稿)
     (按:六四屠杀二十年来,我们这一代人至今仍然鲜活而清晰的站立在这个世界上,六四一代今天存在的意义,就像上帝在该隐犯下人类第一桩谋杀案(创世纪4:1-16)后,给该隐头上打上的印记的行为,告诉世人,这个政府有罪,这个独裁党有罪,那些军队有罪,那些警察有罪,该死的是他们那些独裁者,独夫民贼。
    
     六四一代,从当年的风云人物如柴玲,封从德,吾尔开希,王丹,刘晓波,王超华,等等,到天安门母亲,已及被诬为六四血卡受益者们,那些不忘六四的写作者们,呐喊者,盘古乐队的艺术家们,那些仍然因六四而被监禁,被迫害,历练着人间苦难的人们,我们所有这些人至今都还有名有姓的站立在这个世界上,被列在他们见不的光电黑名单上。 (博讯 boxun.com)

    
    而“鼠类屠夫”邓小平,李鹏,陈希同们,从他们起了屠杀的念头开始,就像老鼠一样行为,行在暗处,活在暗处,说着创世纪里那条毒蛇阴暗的话语。迫不及待,他们想让他们拿双沾满人血的手,从人们记忆里消失。
    
    答应过我最心爱的人,不再写六四相关文章。以下邮件通讯摘抄写于去年杨佳,瓮安暴力事件期间,表明个人二十年来的逐步清晰的六四立场:
    不反共,因为根本没有共产党;
    不反华,中华是我们每一个人的中华,不是他们所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不要平反六四,要公义,要惩治罪犯;
    不组团,不入党,不玩他们的游戏;
    不再使用他们一样的词汇体系;)
    
    邮件之一:
    路上兄:
    
    “耶穌说,但如今有钱囊的可以带著、有口袋的也可以带著。没有刀的要卖衣服买刀 。
    我告诉你们,经上写著说,“他被列在罪犯之中。”这话必应验在我身上,因为那关系我的事、必然成就。
    他们说、主阿、请看、这里有两把刀。耶穌说、够了。”——路加福音 22:36-38
    
    这是耶稣基督被抓捕前对门徒所说的。这也是许多所谓福音派学者所刻意回避不讲的经文。
    我不知道先生们的信仰,但也许我知道大家对暴力本身极度的厌恶应该就出自于文人的自义,被扭曲后的孔圣人文化。
    至于如何对待杀人罪犯,看看圣经创世纪里面上帝是如何处置人类历史上第一桩谋杀案就可以明了。
     ………………
    无论如何,64以来,直到我信耶稣后,都能看到他的保守,如今更加相信,他是与我同在的主,无论好与坏时。
    
    路上兄:“我承认你说的暴力是我们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本能之一,我也同意你说的暴力本身没有道德意义上的对错,但是我不能同意你将一种本能上升提炼到一种手段的高度这种想法。”
    
    陆:——文明人都不应该是这种想法。但是,人们在今天的中国面对的是谁呢?没有上帝,他们一辈子也不可能理解这种文明。
    
    路上兄:“这首先是因为暴力的恶的属性,其次是因为暴力救国只能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之三则因为,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
    陆:——同你承认的第一矛盾。暴力没有恶的属性,是一种现实,人心里才有善恶。非暴力救国,从来就没有成事过,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不知道,但我看是不会有。
    
    路上兄:“走暴力救国的道路,只能沿袭中共的发家历程,不过是以强对强,以暴易暴。
    再说,如果论到暴力,民间与政府,平民与军队,从来就不是对手。”
    陆:——对我而言,最高目标是”爱神,其次爱人如己”,追求正义真理,而不是救国。圣经里面讲,末了的时候,人要攻打人,国要攻打国。实际上,从有人类记录以来的人类历史从开始就是如此。
    
    路上兄:“至于暗杀,那样的小打小闹,既像杯水车薪于事无补,又像缘木求鱼,于中国政治走向民主的目标,根本南辕北辙。”
    陆:——就我看来,这是一个简单问题被复杂化了。在今天中国这个所谓的国家,有的只是独裁者个人的意志。杀掉他们就是最简单直接的实现公义,正义。 这不是报复,而是罪有应得。你难道还指望根本就不存在的法律和国家来给那些失去生命的死难者以公义?
    
    路上兄:“再说,杀了有血债的,有民愤的杀不杀?杀了有民愤的,渎职贪污的杀不杀?好家伙这杀戒一开,何时得以住手?
    更何况我是一个从根本上来讲主张废除死刑的人,怎么可能对这种超越法律之上的大开杀戒附和叫好。”
    陆:——还是请看圣经创世纪,上帝是如何处置人类历史上第一桩谋杀案。
    
    路上兄:“中国现在的问题不是从肉体上消灭几个对历史欠下血债人物的问题,而是掌握这个国家政权的共产党已经完全蜕变成了它当初成立时的那个对立面。
    现在谁还相信共产党代表着工人农民的利益?现在谁还相信共产党许下的诺言,现在谁还相信共产党当年宣称的理想和目标?根本就没人相信了,他们自己都不相信了,鬼都不相信了。鬼都被他们的谎言折磨得不再轻信了。
    这是一个整体的国家机器。共产党,还有与共产党紧密相关的权贵一族,现在已经骄奢淫逸到了超出我这种人想象的地步。他们对内对老百姓整体利益的掠夺已经达到了一个疯狂的地步,对外与国际资本力量的结合也已经超越他们的任何前任。现有的一切方便和已经得手的收益,以及他们面对的依然巨大的利益空间,使得他们,和依附于他们而存活的附属阶层,会不惜一切代价维护这样的一个现行体制和它的运作轨道。因为只有在这样的一个条件和运作方式下,才方便他们继续攫取他们的最大利益。
    面对这样的强弱对比和优劣悬殊,即使从现实与得失的角度来讲,鼓吹暴力也失之妥当”。
    
    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读下我写的一些东西,你就知道在我看来,根本从来就没有所谓蜕变一说。这也是为什么耶稣说,看内心的原因。记得好像写过一个《公民维权手册》,里面有这方面的意思。
    关于暴力,有两个层面,一个是他人,一个是自己。如果我们面对的是暴力崇拜者,而仍然回避谈暴力,那才是拿他人的生命去做赌注。鼓动他人去送死,做死难者,而不是烈士。
    你们都错解了我对暴力的理解。
    64屠杀,就是因为中国人不知道共产党的暴力本性。而我知道他们要杀人,是因为我就是来自解放军,当时已经有过10年军龄,见识过,听说过解放军的作为。
    
    路上兄:“虽然说躲在国家铁幕之后的是几个具体的人,但是如果以为除掉这几个人就能解决中国继续腐败下去的颓势,那是天真。就现在这样的国情和架势,把你我放到当今最为腐败和贪婪官员的位子上,我们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变得只比他们更坏更黑不比他们更好更规矩的地步。
    为什么会这样?这是因为,就像暴力和一样,贪婪与自私也是人性中隐藏很深的本能性的向往。如果不抑制,一遇机会,它就要喷发。仅靠良知与自觉,面对强大的诱惑,它们的力量未免不值一提。”
    
    陆:——是的,当然不能解决中国的问题。你谈到了问题的关键,人们对国家和制度的迷思。我看到的异象(version)就是,在信息社会下,这个制度迷思有可能被解构。基本思想就是,个人应该对自己的行为,思想,所说,所听,所信承担责任。而不是国家,政府,政党。
    西方社会普遍兴起的NGOs也许就是一个次生的解决之道。
    
    路上兄:“中国的事情说到底还是要靠中国人。
    这次大灾难在很大程度上启迪了中国人的民智,震动了民心,惊醒了他们的问责意识。
    涓涓细流,汇会成河。江河日下,浩浩荡荡。
    当权者如果继续罔顾民意一意孤行,必将激出民变。
    北京当局应该对”政治自反律”略有所知:你若与你的国民为敌,国民就将与你为敌;你若与世界主流为敌,世界主流就将与你为敌。它不顺势而变,它必将成为自身的掘墓人。”
    
    陆:——我更希望你说,人的事情说到底还是要靠人,而不是加上中国这个定词。我希望看到的是地震震醒了人的个人意识,自我意识,而不是问责。当人人都远离政府权力控制范围的时候,事情就改变了。独裁者们可能的转变,同具体的人是一样的,一个是来自于自身,一个是来自于外界压力。
    
    路上兄:“中国人,都是做奴隶做得日久纯熟之人。
    在高压与钳制的政策下,一日三餐,温饱有余,平安无事,皆大欢喜。
    你要去替他们杀人,一旦失手,说不定他们倒成了你的斩首看客。
    到时候,边等着喝你的血边等着听你喊声‘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真要到了那一步,最疼的人不是他们,而是咱们。”
    陆:——呵呵,所以说首先,不要为人民服务,要为自己,爱人如己。为他人舍命,这就是最大的爱了。 当年耶稣被钉十字架的时候,也是如此。心疼的是上帝。然而,唤醒的是人心,拯救的是世界。
    
    路上兄:“还有,这种事情一方面需要大量的金钱和物质支持,另一方面,如果自己不能身先士卒一马当先,推谁上前都会愧疚于心。
    六四事后,柴玲”就是要死人,只有流血才能与政府达成交接”的思路暴露以后,我气得大哭,对她粗口连天,骂声不绝。
    这叫什么?这是法西斯,这是野蛮。这是打着民主的大旗行封建农奴之实。
    对生命的尊重,对个体的承认,这是支撑我反对共产党的信念之一。我不能亲手折断自己的信念桅杆。”
    
    陆:——是的,汪精卫先生就是这方面道德的楷模。我想强调的就是,暴力是一种选项和必须,或者你必须面对,或者你狗急跳墙的使用。
    关于柴玲,我不知道她说的这段话的具体背景,当时也没有听到过。然而,看来她同我当时的看法是有一致性的,就是会杀人,流血。我在戒严令后就告诉我的同学们这一判断,但是没有人听,没有人信。这就是悲剧所在,这也就是怎么多人被屠杀的原因之一。
    女人有时会有超出男人的现实感,在我看来20年来都没有那一个中国男人超过了柴玲对现实的理解。
    我们的一个思维悲剧,就是上纲上线,对所谓大义的看重,个人生命的轻看。在批评柴玲时候也是如此。可以想象的就是,来自于我们所受革命教育惯性的理解,她知道她面对的会是什么结局。
    我们在天安门的学生们在当时的行为,就像在父亲面前撒娇的孩子。可惜,是一个残暴的恶父。
    如果柴玲这个话在64屠杀前传播出来,很多生命就会被挽救下来。
    我对你引用的原话有疑议。
    读下我刚刚翻译完成的《怀念六四屠杀死难者:我打赌他们只是睡着了》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6/200806211008.shtml
    
    路上兄:“‘鼠类屠夫’的意义在于纪录,在于铭记,在于警示和鞭策。即使要讨还血债,也一定要在法律的框架之下进行。”
    
    ——没错,前提是如果有这样的框架的话。我更相信,耶稣再来时会有审判。等了20年了,这个框架中国也没有。我甚至都不报任何梦想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快20年了,任何君子都没有了,只是剩下小人。我相信,他们的罪恶是如此之大,以至于靠人手已经不足以惩罚他们,上帝一定会用他的手段来彰显公义。
    
    路上兄:“我不能感谢使我们相遇的地震背后的真相,但我感谢我们相遇的本身。”
    ——呵呵,有什么关系?还有感恩的心就好。…
    
    周末愉快!
    
    John
    
    
    
    
    邮件之二:
    Subject: Re: 陆士绅
    
    士绅好。
    
    瓮安事件和上海袭警案像两束惊悚世界的火焰,一下子戳破了中共一直以来极力营造的虚盛世和谐的虚假面纱,将人心向背的本质暴露在了世人的眼前。
    有了这个开头,就会有无数个后续。
    其实在这之前,类似的反抗早已经层出不穷,只不过没有哪个比的伤者瓮安事件牵扯进来的人数为多,没有哪个比得上杨佳袭警案来得惊天动地。
    中共既是一个蠢猪般的群体构成,又是一个僵化死硬的政治实体。他们缺乏审时度势的政治智慧,更缺乏灵活生动的自我反省自我检讨的更新能力。
    面对越来越丧失尽殆的民心和支持,他们只能活活等死。
    他们能够凤凰涅磐吗?绝无可能的事情。他们能够与时俱进吗?骗骗自己还行。他们能不自我解体能不分崩离析吗?这个是肯定的,除此之外,他们的出路能在哪里?
    民心与同心同德,支持与不弃不离,早就被他们挥霍浪费得干干净净的了,我对此充满自信。
    
    杨佳不该死,他首先是被这个混乱的社会被这黑暗的警察国家之现实逼到了绝路之上,才有了他的绝地反击。
    出了这么大的案子,从网上看得出来,民心几乎一边倒地同情着杨佳。
    这不是民心的沉沦何善恶的混淆,恰恰相反,这正是民心觉醒的体现,善恶正从这里分野。
    杀杨佳就是与民心作对。
    但是他们又只会一条道上走到黑。
    杨佳已经身陷在中共的绞杀机内,他虽不该死,但他必死无疑。
    这是杨佳以自己生命为代价,在将中共的专制集权朝向死亡之旅给出的推进。
    中国民主政治的进步史和中国专制集权的土崩瓦解史,都将铭记杨佳的奉献。
    杨佳的生命,成为了结束这个时代的祭品之一。
    我深深地同情他的遭遇,我深深地理解他的无奈和愤怒,我会永远怀念他,就像我忘不了孙志刚周英杰魏文华等一系列死于这个残暴时代或“被自杀”于这个残暴时代的普通中国人一样。
    “被自杀”?只有不要脸的中共才能催生出的厚颜无耻和血流成河。
    如果身在那里,身在其中,遇上其中的任何一件,我可能早已喋血搏斗拚死抗争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了。
    
    我为自己现在能安全地坐在家里轻松地谈论反对暴力这样的话题而感到羞愧无比。
    当社会的执法机关和法律体系不能主持公道,当正义与邪恶的较量不成比例地受到人为因素的干扰以后,个体的暴力对抗就具备了正义的含量。
    这是我为什么会因为谈论这个话题而感到羞愧的原因所在。
    
Date: ,2008

    
    邮件之三:
    Subject: Re: 陆士绅
    
    I think there is no more need to discuss voilence or not, but just concentrete on how, where and to whom.
    
    我想,瓮安事件和上海袭警案表明,现在已经不是讨论是不是、该不该暴力的问题,而是如何、对谁、何时进行暴力反抗的问题的时候了。
    
    邮件之四:
    
    路上兄,
    ……………
    关于暴力。“不可杀人”是针对所有人的。我们每个人都有与生俱来的暴力本能,暴力本身没有道德意义上的对错,关键看我们如何运用。惩恶扬善的暴力,就是善的。
    这里有个暴力使用的方式和对象问题。
    现在的情况是,“国家”、“政府”不停的暴力镇压人民反抗。而实际上,这个国家,政府背后是有具体个人的,有人指示杀人,有人执行杀人。他们也都是个体的人,而不是国家,政府。我将他们称为“鼠类屠夫”,是因为他们害怕见光。如果他们杀人的理由理直气壮,为什么他们不敢将这一切真相公开,将他们屠杀与迫害公开?
    
    那些个“鼠类屠夫”使用国家,政府这些概念杀人的好处,就是现代工业化的流水作业模式,将罪恶行为分解了,将犯罪主体集团化,以至于没有那一个具体执行的人,会认为是自己做的,还会产生出于本能的负罪感。
    
    然而,在信息化程度高度发展的今天,作为被屠杀与被迫害的普通人,已经有可能追踪到具体策划,决策,和进行这些一系列屠杀和迫害的具体个人。
    
    网络化的信息传播渠道和手段,让这一切成为可能。记录他们,追踪他们,揭露他们,报复他们个人。
    
    为什么要使用他们一样的词汇体系?为什么要推翻共产党?为什么要颠覆社会主义制度?这一切在中国大陆都是不存在的,只有独裁者,独裁专制是真实的现实。
    
    我当年入党的时候,宣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我相信他们今天入党的时候也是如此宣誓的。但是,有几个共产党员真正还相信共产主义?今天,他们都事实上成为了共产主义思想的敌人:有产阶级。从当年邓小平不争论开始,在道义上,他们已经完全破产。
    
    针对他们个人进行报复有如下可能的结果:
    1. 从中国这种独裁专制的行为看,当那些个人的民愤太大的时候,他们会被他们的同志们推出来为维护政权作为献祭,杀掉或监禁起来;
    2. 有可能被寻仇者报复杀掉。
    3. 被终身保护,包括他们的亲属。这其实也等同于监禁。如果他们实行这样的,也等于将他们暴露于人人见而可杀的地方。信息社会之下,个人无处可藏。
    4. 也许还有其他可能,大家想吧。
    这样,我们要面对的就不是坦克和军队,而是同我们一样的血肉之躯。
    
    回到具体,真正让我们相遇的,是(对)地震背后的真相(的关注)。 _(博讯记者:陆士绅)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17岁网民撒种子,六四资料拟伪装电视剧色情电影供下载
  • 六四屠城 美国密件曝光 长安街凌晨两度大杀戮
  • 早在99年已有70份六四解密档案披露
  • 退役武警患恐惧症,不敢提起参与六四“平乱”
  • 北大游行传单与“六四”二十年的反思(图)
  • “六四”成为了中国人民政治激情的一次大释放(图)
  • 王丹:“六四”没有过去,人民没有忘记“六四”
  • 柬埔寨摄影师用相机记录六四历史(图)
  • 六四人物话当年:封从德回顾六四事件
  • “六四”临近,访民继续天安门撒传单(视频) (图)
  • 六四临近 中国封锁网站严控异见人士
  • 一个美国摄影记者的六四回忆(图)
  • 六四前夕再遭打压 深圳贵州成都等多地人士受控
  • “六四”来临浙江警方严控民主人士
  • 驻华记者协会谴责中国干预六四采访(图)
  • 六四临近 杭州国保开始严防死守民主人士
  • 北京部分独立作家和异议人士纪念六四20周年活动(图)
  • 八九思想导师金观涛评六四?镇压扼杀两股生机
  • 六四将至:现在的北京已经空前紧张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坚持教六四,何汉权:历史传承不可依好恶
  • 极权专制不可改良 ——兼论六四二十年的历史教训/倪育贤
  • 反思30年改革,避免再现六四悲剧
  • 李怡:香港人孤独地延续六四记忆
  • 请从另一个角度去看“六四”
  • 六四催化民主诉求,李柱铭:出卖民主的政客就如犹大
  • 梁京:六四悲剧与难以成熟的中国社会
  • 维权律师浦志强:共产党没资格平反六四
  • 陈维健:六四二十周年中共成了人民公敌
  • 余杰:你们眼看何为善,何为正-在赎愆祭的观念下纪念"六四"二十周年
  • [六四]前夜话爱国/ 雨果
  • 六四二十周年的痛苦与教训/苗不红
  • 舟至洋:六四催生中国当代两大政党体系
  • 六四的教训/曹长青
  • 面对天安门的沉默——六四话题在中国始终是禁忌
  • 《零八宪章》签署人吴祚来:六四幸存者致当年总理的公开信
  • 中国绕不过“六四” /陈破空
  • 舟至洋:我为什么要求中国政府赔偿难属,但不要求平反六四
  • 上海维权:六四事件与中国民众的关系/刘义良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