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八九年天安门学生运动始末回顾(图)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2日 转载)
    
    来源:德国之声
     1989年中国改革派政治家胡耀邦去世。此后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对中国进行了具有历史意义的访问。这一背景以及中国民众要求民主,要求改革的强烈愿望为1989年春季中国爆发一场轰动世界的民主运动作了铺垫。然而20年前的6月4日,这场轰轰烈烈的学生运动被解放军的坦克和枪炮子弹镇压了下去。德国之声记者冯海音就当年中国那场学生运动的始末进行了回顾。
    
    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去世。这位改革派政治家在去世前两年就因所谓的资产阶级自由化问题被免去了职务。因此,悼念这位改革派政治家的活动,成了广大民众表达推进国家改革进程愿望以及发泄对国内贪污腐败盛行状况不满的一个渠道。4月22日,当人民大会堂里正式为胡耀邦举行追悼仪式时,人民大会堂外面已经聚集了10万多名大学生。
    八九年天安门学生运动始末回顾
    
    1989年4月19日群众在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悼念胡耀邦的一个镜头
    
    大学生们提出了尊重人权,尊重言论自由,结束新闻钳制的要求,并要求国家总理李鹏亲自接受学生们递交的请愿书。然而李鹏并没有露面。四天后传出了中央政治局鹰派给予的回答。当时中共的另一位改革派政治家-中共总书记赵紫阳正在朝鲜访问。4月26日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措辞激烈的社论。社论中称学生运动为一场受到敌对势力操纵的反革命运动。此言一出,凡是参加了这场运动的人都等于被打成了反革命分子。大学生们听到这个社论后群情激愤。
    
    当年的学生运动领袖王丹回忆说:“学生们对这个社论没有一点准备。根本没有想到政府会这么快,这么穷凶极恶地马上将这个运动定性为一场动乱。我觉得,如果不通过上街游行的这种方式,我们无以同官方的舆论机关抗衡。全国人民就不知道事情的真相。”
    
    此后一天,即4月27日,大学生们从40多所高等院校出发,前往天安门广场,抗议人民日报发表的那篇社论。他们的这一行动违反了有关机构发布的禁令。最终学生们闯过了重重封锁,到达了天安门广场。这一胜利让大学生们深感振奋。此后几乎每天都有大学生举行示威,示威人数往往高达10多万人。其中也有不少各阶层的市民加入。
    
    5月4日对于中国共产党来说是重要的一天。这一天是1919年五四学生运动纪念日。中国共产党一贯将自己视为纪念五四运动的正统继承者。但示威者也举行了他们的纪念活动。就在这一天,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就学生的抗议行动发表了立场明确的讲话。这一讲话通过电视屏幕广为传播。这样一来,人们在学生运动问题上看到了中共中央政治局明显的分歧。此时大学生内部也出现了争议。
    八九年天安门学生运动始末回顾


    
    学生和群众自发拦截戒严部队的军车
    
    
    
    
     一部分激进的学生领袖,要求继续举行示威活动,而王丹在五月十日接受加拿大电视台采访时主张,大学生应当撤回到校园中去。“我认为现在的学生运动应当转入第二个阶段。这一阶段的活动方式不再是大规模的激烈的上街游行,罢课等等,而应该是切切实实地从事校园民主环境的建设,比如说,学生组织的合法性,学生自己办报纸广播等等。这些工作看起来好像不是声势浩大,但是它的深远意义很重大。”
    
    按照当时的计划,5月15日戈尔巴乔夫将到访中国。这是苏联国家领导人30多年来的首次到访。一些大学生领袖决定,借助这一背景对政府施加压力,要求政府收回那篇社论。5月13日,大约400名大学生在天安门广场开始绝食,大学生占领天安门广场的行动自此开始。随即中国同苏联的高峰会晤在大学生抗议的阴影下举行。就连专程赶到北京报道峰会的记者们,也纷纷将报道的焦点转移到了天安门广场大学生的绝食斗争上。当时的天安门广场已然成了一片五颜六色帐篷的海洋。那里还设立了医疗站,后勤供给站和纠察站。学生们还举行了摇滚音乐会,整个气氛就是一场学生们自己组织的庆贺自由的盛典。
    
    然而大学生们取得的胜利是暂时的。后来他们终于获得了同李鹏总理对话的机会。对这次对话,电视台也进行了直播。然而就在这时,中共党总书记赵紫阳被宣布免职。李鹏在5月19日的讲话中要求军队和国家各级领导对学生运动采取强硬措施。他说:“不迅速扭转局面,广大革命先烈用鲜血创作出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前途和命运都面临着严重的威胁。”
    
    这次讲话第二天,北京正式宣布实施戒严令。自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军队第一次开进北京城。但是军队的挺进遭到了北京老百姓的阻挡。民众挡住军车不允许前行,并给战士们做说服工作。“解放军官兵们,作为学生代表我请求你们,拿出你们的正义和勇气,做一个人民军队的人民子弟兵,而不要被一小撮人所左右,做一小撮人的工具。做中华民族的罪人。”
    八九年天安门学生运动始末回顾


    
    1989年6月4日:北京街头被烧毁的坦克
    
    此后军队真的撤离了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大学生们就撤离广场进行了表决。王丹在5月27日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说:“为了避免以非理性的方式来对抗极端非理性的政府,主动创造在民主和法制基础上解决问题的前提,建议天安门广场的大规模和平请愿行动在5月30日,戒严令颁布第10天,暂告一段落。”
    
    但是其他一些示威者并不愿意就这么离开。虽然不少大学生离开了天安门广场回家或者返回了校园。但是因为不断有全国各地的学生涌入,因此腾出的空间马上又被占满。5月30日艺术院校的大学生又在天安门广场竖起了民主女神像。这个塑像高达10米,模仿了美国自由女神的塑像。但民主女神像只在天安门广场上停留了3天。6月3日晚上,中央电视台播出了军队将实施戒严令的紧急通知:“中国人民解放军戒严部队紧急通告,戒严部队、公安干警和武警部队有权采取一切手段,强行处置。”
    
    中国人民解放军得到了可以开枪的命令。于是军队用火力扫清了道路,进入北京市的中心地带。凌晨5点,天安门广场被清理。迄今仍然没有人知道,究竟有多少人在89年6月3日到6月4日这个夜晚被解放军的枪弹打死。中国红十字会一度宣布说,平民的死亡人数为2600人。但后来又收回了这一说法。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勿忘六四、继往开来(图)
  • 恐怖主义的威力:六四後一代 政治趨冷感
  • “六四暴徒”获释后的苦难生活(三)(图)
  • 香港近万名市民上街游行 要求平反六四释放异见人士
  • 六四前遭打压人士 全球呼吁反软禁反监控
  • 六四临近天安门警戒;法新社专访鲍彤
  • 贵阳市民“六四”二十周年所受到的“打压”记/黄燕明(图)
  • 挥之不去的身影——记六四“暴徒”孙传恒
  • 六四二十周年系列:专访赵昕
  • 我们星夜兼程到达荷兰阿姆斯特丹:展开六四音乐签字(图)
  • “维权网”纪念“六四”二十周年公开声明
  • 大陆无政治开放迹象,鲍彤促京交代“六四”真相
  • 无处示威:“六四”前夕北京新华门“消失”
  • 中共通过邓玉娇案转移民众对六四关注度
  • 鲍彤:赵紫阳六四无法挽回政局,军人不听他的
  • 六四绝食学生张津郡抗议当局对其实施边控
  • 天安门母亲寻求六四真相的长期斗争
  • 六四受害者促政府解决他们的生计
  • 方影竹:亲历八九 觉醒六四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从个人记忆到公众记忆——读《中国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
  • 鮑彤:平反「六四」 中过发展将获新生命
  • 六四,让我们一起漫步长安街头、天安门广场,同声高唱《国际歌》!
  • 六四----暴力镇压与暴力抵抗/郭保胜
  • 反帝反封建的”五四”、反独裁反专制的”六四”
  • 我所经历的“六四”
  • 杨佳刀下的六四战犯/草虾
  • 六四人物话当年:周锋锁回顾六四事件
  • 邓贵大与邓小平?六四敏感时刻,声援愈演愈烈
  • 中共平反六四的难处:难找“替罪羊”/赵静芝
  • 刽子手与被屠杀者岂能双赢——驳麦克法夸尔、万润南有关“六四”的奇谈怪论
  • 行动起来:穿起白衣穿起六四文化衫/郭保胜
  • 纪念“六四”和“延安精神的祖国苏联”解体
  • 格丘山: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诗歌-- 如果(图)
  • 六四,让我们一起漫步长安街头、天安门广场,同声高唱《国际歌》!
  • 从“五一九”出发:六四公民行日记之一 之二(图)
  • 六四平反可能不会很远
  • 赵紫阳谈“六四”
  • 六四.在我心中/李玉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