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应对“网上群体事件”:官员有点不适应
请看博讯热点:网络封锁和压制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2日 转载)
    
    来源:《掺望》新闻周刊
     记者日前在沪苏渝皖等多个省市采访时发现,群体性事件不仅发生在现实世界中,在网络上同样发生。而其中的一些负面「网上群体性事件」,可以在很短时间内损害百万群众心中的党政机关形象。 (博讯 boxun.com)

    
    对此,许多地方党政干部还缺乏足够明确的认识,对网民回应不足、不及时、不充分的现象普遍存在。多位受访专家建议,应提高干部对「两个舆论场」的敏感度,认真回应多形式的群众诉求。
    
    网上「一呼百万应」现象
    
    「在网络上,一个普通人就可能做到‘一呼百万应’」,安徽省互联网宣传管理办公室主任车敦安说。如2008年11月的「干部出国旅游清单」事件,本刊记者2009年2月在网上搜索,仅「温州赴美考察团」一项,相关网页就高达八万多个。某网一条相关新闻的网页,网民评论就高达8098条。
    
    「这一事件的网上点击数至少是在百万人次以上」。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党委宣传部部长蒋家平说。在相关部门对事件涉及干部作出免职等处分后,这一网上群体性事件才告一段落。
    
    近期「百万级点击率」的「网上群体性事件」屡见不鲜。如「南京天价烟房产局长事件」、「张家港官太太团出国事件」、「贫困县县委书记戴52万元名表事件」、「云南躲猫猫事件」,等等。同样,另一情形「网上群体性事件」也同样是「一呼百万应」,比如汶川特大地震中,网民对参与救援干部的好评铺天盖地;中国向索马里派出护航舰队等事件中,在网上均引起了「百万级的点击」。
    
    记者发现,公权力大、公益性强、公众关注度高的「三公部门」和其中的公职人员,极容易成为网络热点新闻炒作的焦点。例如以「史上最牛」、「天价」等词搜索,就会发现「史上最牛的中部地区处级官员别墅群」、「史上最牛的官腔」、「史上最牛的官员语录」、「史上最牛服务通知」、「史上最牛公章」、「天价烟局长」、「天价薪酬高管」、「天价表县委书记」、「天价公款账单」等话题,无一例外都是网上热点。而且总是呈现为「滚动散发型」,过一段时间总能出现类似的一个帖子引发网民热议。
    
    曾任上海市政府新闻办网络新闻管理处处长的张晓宇说,「史上最牛」加「三公部门」型的网络事件,溯其本源其实就是公共部门和公职人员「涉腐」、「涉富」、「涉权」等三类事件。在当前社会处于转型期背景下,人们对于公权力如何参与社会利益的调整非常敏感,因此才会对这些网络事件如此关注。麦田等互联网专家说,多元性是网络意见表达的突出特征,但是在涉及「三公部门」的负面新闻时,往往看到的是一边倒的批判浪潮。
    
    「网上群体性事件」有新趋势
    
    有关专家对近几年发生的十多起互联网内外的「群体性事件」分析后发现,这些事件有三种类型,并呈现出网上、网下群体性事件联动的特点。一是「现实与虚拟并存型网上群体性事件」。如重庆、三亚等地发生的出租车司机罢运,先是出租车司机小规模群体性抗议,同时一些人把相关情况散布到互联网上引起更多人关注,随后形成了两个更大规模的群体性事件,即现实社会的全城出租车司机罢运,与网上以出租车司机为主要话题的群体性讨论。这两个事件互相「感染」,增加了事件对抗性。
    
    二是「现实诱发型网上群体性事件」。如「周久耕事件」,直接诱因是南京江宁区房产原局长周久耕在会上,发言反对房地产商降价以及抽名贵烟。他的言行引发了网上持续热议,主要矛头集中到官员的职务消费上。现实社会并没有发生群体性对抗,而网民在网上则形成了强大的「表达对抗」。
    
    三是「现实诱发网内网外变异型群体性事件」。如奥运火炬海外传递中,一位青岛籍留学生高举藏独旗帜遭到网民强烈谴责,引起了网上大规模的群体性抗议,然后逐步升级到「人肉搜索」,当得知这位学生父母在青岛的住处后,一些网民聚集到那里抗议,在各方劝阻下事件才得以逐步平息。
    
    
    
    
     安徽省多位接受采访的基层干部认为,这类「网上群体性事件」的后果,在于事件能在很短的时间内,让大量群众对党委政府的看法发生某种根本性的改变。一些基层干部分析,近期出现的一些「网上群体性事件」折射出在金融危机影响逐步扩散的情况下,整个社会情绪正在发生悄然变化,网民行为也有变化:
    
    「从说到做」。网民开始对看不顺眼的干部违法违规行为动真格。过去,网民也多次在网上曝光某些党政干部的违法违规行为,但多是「说说就罢」。而在近期,网民呈现出「不处理当官的就绝不罢手」的态度。政治意识、参与意识萌发。如干部出国消费清单公开后,对有关干部作出了处理。随后,一些网民主动曝光一个个清单,曝光-查处-免职这样的「定律」,大大增加了网民的主动意识、主体意识。不少基层干部还不适应
    
    本刊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一些基层干部认为,近期某些网群事件频发,暴露了基层党委政府对处置这类网群事件的手段薄弱,而这个薄弱的背后,是一些地方党政主要领导对网上群体性事件缺乏清醒认识。受访的基层干部将处置「网上群体性事件」的手段缺乏概括为「三个进不去」:对网络,基层党组织「进不去」,思想政治工作「进不去」,公安、武警等国家强制力「进不去」。
    
    更关键的是,一些基层干部反映,部分基层党委政府目前依然认为「网上群体性事件」仅是百姓闲暇之余的聊天,而对其造成的心理情绪影响,进而导致人心向背的政治影响缺乏正确认识。这就导致一些负面消息甚至不实消息扩散,引发网络民意沸腾时,地方党委、政府仅仅依靠公安网络警察、地方宣传部门去应对处理,孤军奋战。
    
    但上述两个部门在处置网上群体性事件时都有很大的局限。从公安网络警察看,其力量受到现行体制、技术的限制。安徽省一位公安网监主管干警说,网络没有属地划分,可在现实中,各地公安遵循属地管理原则。网上出现群体性事件时,往往是天南海北的网民就某一地的某件事形成聚集,如何把我们本已有限的网络处置手段整合,在紧急时能够做到快速联合反应,加以有效处置,目前尚无良方。
    
    从地方宣传部门看,则缺乏法律手段。目前,我国每天新增3000家网站,其中90%为体制外的商业网站。对他们传播转载不实信息,应依法管理,而现在缺乏相应的法律法规。此外,由于外资大量进入中国互联网关键企业,一些网站的倾向明显受到外资影响。
    
    处置手段不足,主因还是基层干部对「网络群体性事件」的认识相当不到位。比如有的县处级基层干部向本刊记者「倒苦水」:「现在工作压力和强度比过去高得多,要完成的考核指标也比过去多得多,就这样累死累活老百姓还是不满意。真是想不通。」
    
    还有的基层干部对互联网存在明显的对立情绪,认为网络热点事件大多是「炒作」,不足为信,没什麽大不了的。中国浦东干部学院负责「公共行政与媒体关系」课程教学的王石泉博士对此深有感触。他认为,过去许多基层领导干部对媒体存在著「不敢说,不会说,不能说」的问题,现在互联网传播时代,除了这三大问题之外,还有许多领导干部对当前网络传播的规律理解程度不深,还习惯于「宣传部把关」,结果导致「小问题引发大热点」,最终损害的是党和政府的形象。
    
    王石泉等干部教育培训专家提出,「勿以恶小而为之」,我国传统文化就非常强调个人细节,加上网络高倍的「放大器」、快速的「传播器」等特点,互联网时代领导干部的一言一行都在「聚光灯」下。他建议,今后对领导干部的培训,要特别增加「互联网时代中,领导干部应当如何提高党性修养和执政能力」的内容,通过深入分析近年来网上热炒的多起涉公案例,总结出其中的规律和教训,教育领导干部树立更加健康正确的财富观、权力观,维护好党和政府在互联网上的公共形象。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甘肃会宁群体事件平息3名交警协管员被辞退
  • 重庆军队医院见死不救引发大规模群体事件
  • 云南省腾冲县非法征地引发群体事件(图片)(图)
  • 云南省腾冲县非法征地引发群体事件,镇压用上预备役!
  • 江西萍乡市城管殴死六旬老汉引发群体事件(图)
  • 海南东方群体事件:官员警察不作为丧失公信力
  • 张清扬:公安部回应《参与》报道:公安局长轮训与群体事件无关
  • 轮训县级局长应对群体事件?公安部否认含糊其辞
  • 中共三千县级公安局长大培训 重点应对群体事件
  • 贵州频发群体事件 “依法行政”任重道远
  • 瓮安事件再现:贵州铜仁地区德江发生群体事件
  • 张清扬:群体事件腐败造成,处置不再使用警力?
  • 中央农村办:群体事件除打砸抢原则上不动用警力
  • 国新办:2000万失业民工返乡增加群体事件机会
  • 临沂经济开发区大量土地撂荒,可能引发群体事件(图)
  • 2009:中国群体事件高发年(图)
  • 路透社:今年可能成群体事件高發年
  • 云南矿争群体事件续:县委书记被“双规”(图)
  • 周永康说基层干部作风不民主是群体事件频发的诱因
  • 胡锦涛担心枪杆子镇压群体事件时,无法控制军队(图)
  • 群体事件狼烟四起:北京轮训2000名县官用心良苦
  • 展开“社会对治谈判”的两翼——中国罢工浪潮与群体事件启示
  • 主政官员不能把群体事件预定为“闹事”
  • 反思云南群体事件:如何走出施政和维权的暴力困境?
  • 重庆巫溪因车祸引发群体事件/李书进
  • 谁是北京奥运最大威胁:恐怖主义还是群体事件?
  • 廖祖笙:从瓮安群体事件看官民底线的逾越
  • 学习识别群体事件中的便衣特务(图像特征)/上海维权(图)
  • 林云海:人权是内政,群体事件是国家机密?
  • 制度性损害是引发群体事件的主要原因/康新贵
  • 群体事件和政治改革/高峰
  • 北京解决处置群体事件“非常紧迫”为哪般?
  • “群体事件”为何成为中国的热门词汇?
  • 中国政治危机和群体事件/李天翔
  • 群体事件与宰相丧命/綦彦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