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香港近万名市民上街游行 要求平反六四释放异见人士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1日 转载)
    香港近万名市民上街,要求北京当局平反六四,释放所有异见人士之后,香港部份左派报刊对于游行只字未提。发起游行的支联会批评港府入境政策,限制许多人士到港参加六四相关活动。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本台报导了由香港支联会发起的六四20周年大游行,大会估计近8,000人参与,创17年以来的新高。香港特首曾荫权早前就六四公开发表的代表所有香港人言论引起许多香港市民不满,本台记者星期天在游行出发地,维多利亚公园采访时,有参与游行市民告诉记者出来游行正是要告诉曾荫权他的意见并不代表港人。记者也发现虽然港府在教科书中刻意淡化六四,但今年大游行中有许多年轻人参加。香港教协主席张文光对此认为:“其实六四是一场爱过的民主运动,总有一天人民的定论会去改变政府,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镇压人民运动的(行为)的定论可以永远的,这个我有信心。” (博讯 boxun.com)

    
    今年的平反六四大游行人数虽创十七年来新高,然而港府及左派人士却十分低调,被泛民主派邀请参加游行及悼念的特首曾荫权在游行后没有做任何回应,几份香港左派报刊如大公及文汇等对游行只字未提,而香港商报则对近万名游行人士要求平反六四,释放所有异见人士的诉求没有做出说明,整份报导侧重批评游行人士阻塞交通,引起沿途商家不满。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就此向本台表示:“我觉得这次香港政府让人很失望很遗憾,无论你的立场怎么样,事实就是事实,包括昨天差不多有一万人参加这个游行,而且这个诉求也很清楚,也广泛的代表一些香港人的看法。在香港的一些亲中的媒体,他们也不能一直这样的隐瞒真相,这样与香港的主流社会差距越来越大。”
    
    蔡耀昌并批评港府限制国殇之柱创作人、丹麦雕塑家高志活入境香港。蔡耀昌告诉记者,支联会原本也邀请学运领袖王丹到香港,但在一次私下场合中港府官员告知不会发给王丹入境香港签证。居住在深圳的“中国公民监政会”成员张津郡星期天原也想到香港参加平反六四大游行,却被深圳边检人员阻止,并且没有给出任何理由。张津郡就此表示:“我很愤怒啊,我感觉没有这个必要。我是深圳的居民嘛,我的自由行不是政府的一个政策吗?我们一个公民又没有任何违法的行动,又不是贪官,又不是什么的。即便我们有自己的一些信仰和主张,那你也不至于限制我的权利啊。你要是限制这个权利,你应该名正言顺的告诉我,是吧?”张津郡说,既然当局限制他去香港几年六四,那么他唯有和一些朋友在深圳以其 他方式来悼念。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前遭打压人士 全球呼吁反软禁反监控
  • 六四临近天安门警戒;法新社专访鲍彤
  • 贵阳市民“六四”二十周年所受到的“打压”记/黄燕明(图)
  • 挥之不去的身影——记六四“暴徒”孙传恒
  • 六四二十周年系列:专访赵昕
  • 我们星夜兼程到达荷兰阿姆斯特丹:展开六四音乐签字(图)
  • “维权网”纪念“六四”二十周年公开声明
  • 大陆无政治开放迹象,鲍彤促京交代“六四”真相
  • 无处示威:“六四”前夕北京新华门“消失”
  • 中共通过邓玉娇案转移民众对六四关注度
  • 鲍彤:赵紫阳六四无法挽回政局,军人不听他的
  • 六四绝食学生张津郡抗议当局对其实施边控
  • 天安门母亲寻求六四真相的长期斗争
  • 六四受害者促政府解决他们的生计
  • 方影竹:亲历八九 觉醒六四
  • 大陆志士聚会纪念六四廿周年/曾民主(图)
  • 學運領袖首無條件入境 熊焱列六四通緝名單 國殤之柱作者高志活遭遣返
  • 披露六四往事:野夫添新伤
  • “六四”:被遗忘的悲情符号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从个人记忆到公众记忆——读《中国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
  • 鮑彤:平反「六四」 中过发展将获新生命
  • 六四,让我们一起漫步长安街头、天安门广场,同声高唱《国际歌》!
  • 六四----暴力镇压与暴力抵抗/郭保胜
  • 反帝反封建的”五四”、反独裁反专制的”六四”
  • 我所经历的“六四”
  • 杨佳刀下的六四战犯/草虾
  • 六四人物话当年:周锋锁回顾六四事件
  • 邓贵大与邓小平?六四敏感时刻,声援愈演愈烈
  • 中共平反六四的难处:难找“替罪羊”/赵静芝
  • 刽子手与被屠杀者岂能双赢——驳麦克法夸尔、万润南有关“六四”的奇谈怪论
  • 行动起来:穿起白衣穿起六四文化衫/郭保胜
  • 纪念“六四”和“延安精神的祖国苏联”解体
  • 格丘山: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诗歌-- 如果(图)
  • 六四,让我们一起漫步长安街头、天安门广场,同声高唱《国际歌》!
  • 从“五一九”出发:六四公民行日记之一 之二(图)
  • 六四平反可能不会很远
  • 赵紫阳谈“六四”
  • 六四.在我心中/李玉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