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天安门母亲寻求六四真相的长期斗争
请看博讯热点:宗教迫害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31日 转载)
    
    今天的《世界报》刊出一篇六四事件20周年的纪念文章:“天安门母亲寻求六四真相的长期斗争”,文章说,在六四事件20年之后,六四死难者家属仍然受到警方的监控。这篇发自北京的报道说,六四天安门母亲丁子霖虽然可以会见外国记者,但要想在这个敏感时期见到她,却是手续繁杂。先要在丁子霖住宅门前登记,传达室要请示警方后,方可获准。当局花费如此多的人力物力来对她进行监视,连丁子霖自己都感到惊讶不解。
     (博讯 boxun.com)

    文章说,5月17号,天安门母亲群体数十位六四受难者家属,在天安门母亲张先玲家中举行集体祭奠仪式。但已计划出席的丁子霖夫妇却在当天早上遭当局强行阻止。虽然丁子霖没能参加这次集体悼念活动,但还是有50多家属共同举行了集体悼念。丁子霖度《世界报》记者说,他们以为不让我出席仪式,悼念就无法举行,他们低估了天安门母亲群体的勇气。
    
    文章说,作为在1991年第一位向外国记者讲述儿子六四遇害经历的人,丁子霖和她丈夫后来被迫离职退休退党。不过,从1993年,丁子霖给联合国人权大会写信,告知六四天安门惨案16人具体遇害的情况,到后来组织天安门母亲群体,种种压力都没能阻止她揭示六四真相的努力。六四20周年前夕,“天安门母亲”127名成员向中国人大、政协及国务院发出公开信,公布到目前已知的死难者有194位的六四调查结果,并要求公布六四遇难者人数及追究责任人刑事责任。
    
    作者:安娜 文章来源:RFI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受害者促政府解决他们的生计
  • 方影竹:亲历八九 觉醒六四
  • 大陆志士聚会纪念六四廿周年/曾民主(图)
  • 學運領袖首無條件入境 熊焱列六四通緝名單 國殤之柱作者高志活遭遣返
  • 披露六四往事:野夫添新伤
  • “六四”:被遗忘的悲情符号
  • 浙江“六四”受害者发表致中国国家领导人公开信
  • 如今许多“六四”人士想从中国经济腾飞中获益(图)
  • 大陆封杀香港媒体的六四信息
  • 六四来临 中共管制异己的维稳新手法揭秘
  • “六四”的子弹维护了中共的腐败 /孙长虹
  • 六四镇压是中央在政治上的失败 /鲍朴(图)
  • 六四屠杀改变了一代人对中国的一种感情
  • 六月二日中華大學在新竹舉辦六四紀念活動
  • 贵州人权研讨会纪念六四公告
  • 全球纪念六四网络大会第四次会议通告
  • 邓玉娇杀官案:六四敏感时刻,声援愈演愈烈
  • 2009年最新曝光六四图片(图)
  • 《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披露:不愿开枪的军人受到严惩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反帝反封建的”五四”、反独裁反专制的”六四”
  • 我所经历的“六四”
  • 杨佳刀下的六四战犯/草虾
  • 六四人物话当年:周锋锁回顾六四事件
  • 邓贵大与邓小平?六四敏感时刻,声援愈演愈烈
  • 中共平反六四的难处:难找“替罪羊”/赵静芝
  • 刽子手与被屠杀者岂能双赢——驳麦克法夸尔、万润南有关“六四”的奇谈怪论
  • 行动起来:穿起白衣穿起六四文化衫/郭保胜
  • 纪念“六四”和“延安精神的祖国苏联”解体
  • 格丘山: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诗歌-- 如果(图)
  • 六四,让我们一起漫步长安街头、天安门广场,同声高唱《国际歌》!
  • 从“五一九”出发:六四公民行日记之一 之二(图)
  • 六四平反可能不会很远
  • 赵紫阳谈“六四”
  • 六四.在我心中/李玉芳
  • “六四”吹响中共灭亡的号角
  • [六四]我们真能淡忘吗
  • 亲历者回忆:六四那年我刚大三
  • 中南海翻不过的“六四”日历——“紫阳声音”全球传播/牟传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