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流落缅甸60载 远征军老兵终回到祖国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31日 转载)
    
    来源:华西都市报
     2009年5月30日,注定将在中国远征军的历史上留下难忘的一页。因为这一天,在缅甸生活长达近70年的9名中国远征军老战士,踏上曾走过的畹町桥,第一次组团回国探亲。记者从缅甸连夜赶往瑞丽,见证川籍远征军回国探亲路。昨晚8时,川籍老兵刘召回迫不及待地拨通现生活在四川广安岳池县亲人的电话,未开口,早已老泪纵横。
    流落缅甸60载 远征军老兵终回到祖国
    流落缅甸60载 远征军老兵终回到祖国


    流落缅甸60载 远征军老兵终回到祖国


    
    这几天,记者在缅甸密支那、曼德勒采访得知,组团回国探亲的中国远征军有9人,其中有四川的刘召回和杨子臣;因身体不便,或者其他原因无法回国探亲的老兵有8个,其中有四川的朱凯;还有一位叫黄成山的川籍远征军,他是绵阳梓潼县黄家寨人,目前已经病故,他的后人希望能与国内的亲属取得联系。在热心人的组织下,生活在缅甸几个城市的9名远征军老兵将统一抵达云南瑞丽畹町口岸,集体回国探亲。因为这里曾是这些老兵们走出中国的那道门。
    
    
    
    
     畹町是中国西南边境线上的一座抗战名镇。1938年,滇缅公路通车之后,成为抗战期间中国与国际联系的陆路唯一交通要道,回国抗战的3200名南洋华侨机工在畹町洒下了他们的热血和汗水,还有10万中国远征军从畹町出境赴缅作战。
    
    13时08分,瑞丽城上空飘起小雨,带来一丝凉意。在瑞丽市政府组织下,由市政协主席和市委宣传部部长带队的接亲团从城区出发。瑞丽市城区距离畹町桥有24公里,行程半小时。
    
    14时左右,畹町桥桥头周围变得热闹起来。一桥之隔,对面就是缅甸。几十名记者、志愿者以及瑞丽市政府的领导们在等待,等待远征军战士的归来。
    
    “出来了!”“出来了!”时间定格在16时15分。9名中国远征军老战士站成一排,在亲人的搀扶下,朝中国入境口岸缓缓走来……看着这群风烛残年的老人,近70年后蹒跚着出现在国门的那边,人群中响起掌声,欢迎老兵们回家。
    
    天色渐黑。老兵们回到瑞丽城区刚用完餐,川籍老兵刘召回就一直在说,“我要给广安家人打个电话。”电话拨通后,刘召回颤抖着双手抱住话筒:“ 我是刘召回啊。”那头接电话的是他姐姐的儿子。这是离家近70年之后,刘召回第一次听到亲人的声音。“实际上,家里人都以为我早就死了。”灯光下,我们看见了老人湿润的眼睛。
    
    新闻背景
    
    中国远征军入缅抗战纪实
    
    最近正在各地荧屏热播的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钩沉起一段尘封60多年的悲壮史实----1942年,为取得抗日战争的胜利,中国远征军南进缅甸打击日寇。在热带丛林中,40万中国军队以近20万人的伤亡,书写了抗战史上、乃至二战史上极为惨烈的一笔,他们用鲜血和生命为中华民族赢得了威望和荣誉,有力地支持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编者
    
    缅甸风云 
    
    1941年,世界战局进入一个决定性阶段。6月,德军入侵苏联,苏德战争爆发。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飞机还全面袭击了西方盟国在南太平洋上的所有军事基地。
    
    对英美盟国来说,太平洋初期无疑意味着一段充满灾难、耻辱和不堪回首的日子。战争头一周,日军占领泰国全境,登陆菲律宾和哥打巴鲁,进攻马来半岛和新加坡。此后一个多月,香港、马尼拉、吉隆坡和新加坡相继失陷,日军乘胜攻占爪哇、南苏门答腊和巴厘巴板。
    
    1941年及其后的亚洲战场,可被区分为两个互相关联的局部:一是亚洲东部幅员宽广的中国大陆(中国战场),一是南太平洋沿岸疆域辽阔的东南诸国(太平洋战场)。中国战场对日本陆军半数以上兵力的牵制以及对日本国内战争资源的无休止消耗让日本忧心不已。但太平洋战争爆发后,英美盟军在东南亚的节节败退不仅助长了日本侵略者的凶焰,而且把中国的大后方暴露无遗。
    
    由于日军连续切断滇越铁路和香港的补给线,西方援华物资只能低达仰光,然后经过唯一一条滇缅公路辗转运到昆明,路途漫长,诸多困难,导致援华物资运输总量急剧下降。
    
    1941年12月,侵泰日军入侵缅甸南部,直接威胁仰光和滇缅公路。鉴于缅甸局势岌岌可危和英国殖民者坚持退守印度的利己主义立场,同月下旬,蒋介石在重庆主持召开的中、英、美军事联席会议上表示中国不日将出兵缅甸、与日本决战,这一消息立刻震动了西方世界。英国政府也敏感地作出反应:“一旦缅甸形势吃紧,愿与中国政府共同加强缅甸防务。”
    
    
    
     这个计划的实现将打破日本对中国的全面封锁,把中国大后方同世界反法西斯阵营紧紧连接在一起。制定这个计划的着眼点出于对战争还将持续五年以上这一基本战略估计。
    
    首创以少胜多奇迹
    
    新背洋是缅北群山夹峙中一块小小的山谷平坝,呈长条状,距边境约70公里,为驻印军入缅必经之地,由日军增派第18师团第114联队驻守。
    
    10月20日上午11时,前哨战在新背洋以西无名高地展开。新38师搜索连行进途中与日军一个大队猝然遭遇,双方立即抢占有利地形,并同时向对方开火射击。以往日军一个大队(营)的战斗力往往相当于或超过中国军的一个团,但这次区区一个连的中国兵出乎日军的意料。
    
    搜索连是新38师的开路先锋,充分发挥了自动武器近战的长处,把密集的子弹泼水般扫向敌人。激战持续到中午,日军渐渐不支。下午,另一连中国士兵及时赶到,两路一齐夹击,日军仓皇败退。前哨战初战告捷,中国驻印军首次创造对日军以少胜多的奇迹。
    
    11月1日,新38师112团先遣营行至加拉苏高地附近遭到日军伏击,损失一个连。112团第二营紧急赶来增援,日军亦增援一个大队,双方就在加拉苏四周山头展开激烈战斗。最终,中国军占据山头,居高临下,日军在火力上明显处于劣势,进攻屡遭挫败。可一连数日,日军日夜袭击,组织敢死队进行突击,中国方面还击却日见稀疏,炮兵射击已失去压倒性优势,变得十分零落。
    
    第5天黎明,日本人开始大规模集结部队,准备掩护步兵发起最后攻击。这时,一队美国飞机隆隆地出现在河谷上空。然而这次美国飞机既未投弹也未扫射,只威胁性地低空掠过。在战斗机掩护下,一队运输机又隆隆地飞来,排放出许多系着铁箱和麻袋的降落伞,准确落在中国人的山头和阵地。美国飞机的到来不仅及时解救了地面受困的中国官兵,同时更给他们输入必胜的信心和希望。
    
    为了考验日本人的忍耐力,美国飞机每隔两三日就定期空投炮弹、粮食、香槟、睡袋等军需品,有一次从飞机上投下一门平射炮,不偏不倚砸在炊事班的汤锅里,致使一连士兵整整两天没能喝上热汤。还有一次美国飞行员与地面开了个小小的玩笑,投下一袋女人裸体照片和刮脸刀,弄得那些天阵地上人人失眠,脸上都有刀片刮破的痕迹。
    
    中国军人依仗美国飞机的空中补给巩固了阵地,还击更加猛烈了。而日本人却由于弹药粮食缺少,攻击乏力,官兵士气下降,伤亡增加。这场战斗的失败已成定局。
    
    中国军队利用拖住日军赢得的宝贵时间,其筑路兵团已向新背洋推进。12月底,盟军牢牢控制了这个滩头阵地。一场决定缅甸和南亚大陆的命运的中缅印大决战将从这里拉开帷幕。
    
    中缅印达罗之战
    
    缅北达罗镇,地势开阔,四周有许多起伏的丘陵,是天然理想的防御阵地。日军第18师团司令部原先驻在密支那,现已前移到达罗镇。达罗是敌我双方的必争之地,一但失守,战争的多米诺骨牌将被推倒,势必将波及全缅甸。因此,中缅印大决战的第一块骨牌就摆在达罗。
    
    1944年1月3日,中国驻印军两个师分左右两路向达罗平原挺进,另一支从国内空运到兰姆伽的新30师也提前结束整训,到新背洋担任支援。日军第18师团摆出三个步兵和炮兵联队严阵以待,双方兵力基本相等。
    
    9日,战斗打响,双方炮兵均以猛烈炮火轰击对方。步兵短兵相接,互有伤亡,战斗相持不下。史迪威乘坐飞机从空中观察日军阵地时,意识到要打垮敌人,一定要有一支坚强的突击力量撕开敌人防线。
    
    
    
    
     与此同时,侦察分队报告日军师团指挥部,盟军工兵正在达罗以北山区日夜开辟公路,并沿途加固桥梁。1月28日晨,浓雾刚刚散去,从新背洋起飞的大机群就开始对日军达罗阵地实施猛烈轰炸。由270辆坦克和90辆装甲车组成的强大的机械化纵队沿着达罗河谷快速推进,发动机的咆哮好像经久不息的雷声在空旷的河谷中震荡。很快,钢铁洪流的前锋就好像一把尖刀插进敌人阵地,撕裂敌人防线,然后掩护步兵反覆砍杀,并不失时机向敌人纵深突进。
    
    这是中国抗战史上第一场由中国人操纵的向日本人进攻的机械化战争。达罗之战持续了一昼夜。日军第18师团遭受重创,被迫撤退到孟缓。此后,驻印军在孟缓河谷再次重创日军,迫使日军后撤到孟拱。筑路兵团紧随其后,把公路推进了大约200英里,兵临孟拱城下。到3月为止,中缅印大战第一阶段战役历时5个月,终于以日军失败告一段落。
    
    “威尼斯水城”行动
    
    1944年5月,战事逼近缅甸第一重镇密支那。日军和美英中三国盟军围绕争夺缅甸这一中心目标,展开一场你死我活的中缅印大决战。
    
    4月21日,两支代号为“R”和“H”的先遣支队在夜幕掩护下悄悄从孟缓出发了。支队各有3500名士兵,由中美部队混合编成,配备轻武器和 20天干粮。左路R支队司令由美军上校基尼森担任,右路H支队司令官是亨特上校。他们的任务是:分别翻越人迹罕至的芒库大山,隐蔽接近敌人重兵把守的密支那城,然后等待命令发动袭击。这次行动代号叫“威尼斯水城”。
    
    左路R支队在芒库大山里意外迷了路,队伍在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里跋涉了整整25天,队伍里有一半人患病,近百人倒在森林里再也爬不起来。部队断粮数日,官兵们不得不依靠自己的力量来战胜死亡和拯救自己。
    
    5月16日,也就是R支队在山上迷路第26天,尖兵排突然听见了枪声,原来是一群日本兵在射杀野象,这也说明下山的路已经不远。经地图核实,R支队已来到密支那东北方向,这时距总攻击的最后时限还剩下不到一天。
    
    右路H支队也曾一度在山里迷了路,比预定时间迟到一天进入指定位置。在他们潜伏的山谷对面,隔着一条浑浊湍急的小河,用望远镜能看见一座大型的军用机场----密支那西郊机场。
    
    5月16日,新背洋机场一片忙碌。参加“威尼斯水城”行动的两万名中美士兵全都进入一级战备状态,高射炮兵睁大眼睛监视天空,唯恐被敌机钻了空子。
    
    史迪威刚刚从孟拱前线归来,仅仅20多天,他仿佛变了一个人,憔悴不堪,额头上挂了花,缠着绷带。孟拱之敌拼命反攻,甚至投入大批坦克,战斗呈白热化。这是一个史迪威策划已久的陷阱。如果不能趁敌人主力被吸引在孟拱之机突然对密支那发动袭击,那么几个月的精心准备和努力都将付之东流。
    
    这天凌晨5时,H支队对驻守密支那西郊机场的日军发起进攻。拂晓时分,亨特上校用暗语向史迪威报告:“在圈子里!”意思是战斗即将结束,机场已经得手,却不料又腹背受敌,眼看抵挡不住,幸好这时迷路的R支队及时赶到,重新控制了机场。
    
    直到下午1时,无线电台里终于传出史迪威盼望已久的暗号:“威尼斯商人!”这意味着密支那机场确被占领,“威尼斯水城”行动圆满完成。
    
    攻克密支那
    
    1944年5月17日中午1时19分,缅甸新背洋机场,史迪威一声令下,三颗绿色信号弹腾空而起,第一批早已进入跑道的战斗机和轰炸机立刻升空,风驰电掣扑向密支那。一刻钟后,第一梯队100架载人运输机和滑翔机相继起飞,浩浩荡荡飞往密支那。过了2小时,又有300架载人的运输机和滑翔机再次升空,在数十架P-51“野马式”战斗机护送下,遮天蔽日地朝着东南方向飞去。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落缅甸60余载 中国远征军老兵踏上回乡探亲路
  • 「8023部队」老兵写信给国务院与中央军委会要求赔偿
  • 退伍老兵揭腐遭开除 网上求助
  • 七名老兵举报腐败遭开除
  • 解放军少将建议国庆60周年阅兵增加老兵方阵(图)
  • 共军少将建议:60周年大阅兵增加老兵方阵(图)
  • 中越战争三十年 烟台老兵纪念集会受阻
  • 烟台老兵集体纪念中越反击战30周年受阻代表失踪
  • 五旬退伍老兵遭遇抢劫打掉歹徒钢珠枪
  • 中国远征军老兵流落缅甸65载 终回故土 (图)
  • 云南数十名老兵与KTV起冲突 1人被打死
  • 参战老兵张云广的呼救
  • 山东荷泽近百名退伍老兵政府门前讨薪
  • 湖北省武汉市三百多名退伍老兵上访请愿/民生观察(图)
  • 侵华日军老兵23次来华谢罪遭遇尴尬(图)
  • 沉冤半世纪:志愿军老兵陆玮要求平反昭雪的公开信
  • 一个抗美"援"朝老兵的控诉
  • 无社会的社会 中原区退伍的老兵们记
  • 庆阅兵式上有老兵编队是老兵们的愿望/魏宝华
  • 老兵的脸/邓启耀
  • 国庆阅兵应增加老兵方队/朱和平
  • 缅远征军老兵致国共两党主席:请还历史一个公道
  • 一个中共退伍老兵的悲与冤(图)
  • 二次重返前线退役老兵蒋正阳因维权遭迫害(图)
  • 革命的老兵被革命
  • 六四时的济南/老兵孔强
  • 我家的抗日老兵/刘放
  • 四川二炮退役老兵吴强写给中国泛蓝联盟的求助信 (图)
  • 志愿军老兵:不能不解的朝鲜战争10大热门悬念
  • 越战老兵:现在中国要日本道歉,中国有没有向越南道歉?!/何山
  • 一个抗美援朝老兵对英美联军的忏悔录/李开智
  • 平安夜圣诞献礼:民运老兵陈泱潮心年轻/曾节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