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庄井:抗日老英雄控诉南通市政府暴力拆迁!(图)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30日 转载)
    
    庄井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老人病危
    
庄井:抗日老英雄控诉南通市政府暴力拆迁!

    
    
     江苏南通有一位90多岁的抗日老英雄,当年和日本人打仗时,连队被日本鬼子包围了,这位老英雄靠一枝步枪和日本人战斗,后来中弹负重伤,全身发高烧,正好旁边有个猪圈,靠喝猪圈的水退烧。喝了一晚的猪水,才爬到附近的人家,捡回一条命。
    就是这位抗日老英雄,在2009年的今天,面对开发商对付拆迁户的种种手段,却一筹莫展,气得在医院里几次被下病危通知。
    我的同乡是这位抗日英雄的后辈,今天,他在MSN上给我传来了这篇以第一人称写的“诉状”。我看后感慨良多,一个抗日英雄,却斗不过无良开发商,保不住自己的家及私有财产,当不了一个维护自己利益的“钉子户”。
    我觉得天年下网民是当今最公正的青天包老爷,所以特将文章上传论坛,请天下人想想办法,怎么样才能帮帮这位抗日英雄。“诉状”如下:
    
      我叫庄井,是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同志,现已90多岁,身患心脏病、肺气肿等多种疾病,不能下床行走,现住南通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病房。老伴也已80多岁,患有肾病、高血压,关节严重蜕变,腿脚浮肿,行走不便。两个女儿,大女儿因脑溢血后遗症,已瘫痪卧床十二年,大小便不能自理,由七十多岁的大女婿照料,两人都是企业退休,没有能力雇人照顾;二女儿也是企业退休人员,患有重度高血压,常年服药,全家经济情况相当窘迫。
      2006年上半年,南通市中城拆迁公司对我们所在的居住地河东街进行拆迁,百昌置业开发。我现在是字字血、声声泪来陈述拆迁过程中我家的遭遇。
      2006年5月3号,拆迁伊始,拆迁公司马经理一行5人第一次来我家商谈,我二女儿出示了当年购房的房契、图纸,并详细陈述了房屋及宅基地情况,马经理当场拍桌子打板凳,态度粗暴,不予认可,后经多次商谈,未达成协议。2006年10月9号,我家围墙不翼而飞,整个房屋暴露在外,从此80多岁的老伴不敢在家居住,只能搬到医院,睡在狭窄硬冷的陪护床上。紧接着,我家厨房门窗被毁,房内所有生活用品被洗劫一空,院内50年树龄的老树被伐,多次报警,无人理会。
      拆迁工程2006年启动以后,由于其野蛮行径,遭到当地百姓的强烈抵制,拆迁被迫终止2年,其后于2009年4月重新启动。我家的怪事也就接踵而至:自来水龙头无端被拆,水流连续喷涌十几小时,将房屋地面全部淹没;房屋外4棵直径2尺的大树,遭不明身份之人砍伐;家用电源被无故切断……而现在,隔三差五,拆迁公司就有一伙人到医院重症监护病区大吵大闹,逼迫我接受他们的条件。
      我现在已是生命垂危,得到党和政府的关心在医院度过风烛残年,但是拆迁公司毫无人性,不能放过我这个为国家流过血、为人民拼过命的老人,我的子女多次向他们哀求,不要到医院骚扰,由子女出面协商,但是他们就是不达目的不罢休!
      4月30号拆迁公司5人来医院时更是气势汹汹,威胁说,再不签,过了“五一”节,就给点颜色你看看。迫于拆迁公司的淫威,避免矛盾激化,我家子女在5月3号主动约见拆迁公司负责人,商谈近3个小时,子女提出的唯一条件是不能骚扰我家老人!
      孰知3号下午5点多结束谈话,4日凌晨1点,在没有与我家达成协议的情况下,拆迁公司野蛮粗暴地轰倒了我家所有房屋的门窗(见图片),得知消息后,子女赶赴现场,满目狼藉,家中贵重的老家具遭到严重破坏,许多物品被盗,造成我家巨大的经济损失!看到我十个手指苦建出来的房屋遭到破坏,我的感情遭到严重打击,当天生命体征即不稳定,医院再次发出病危通知书。拆迁公司如此行径,我们不是第一家,2009年4月间,他们曾多次夜间作案,到拆迁户家里放火烧门,更有多家拆迁户在没有达成协议的情况下,房屋被一夜推平。拆迁公司如此胆大妄为,非法拆迁,他们声称是得到南通市两级政府(市政府、区政府)的支持,有丁市长的亲笔批示。
      我们是一介平民,家中多人生病,经济困难,不能和财大气粗的开发商较量,只能低声下气主动退让,谁知他们人前信誓旦旦,人后即化为乌有!可怜我们老夫妇,现在是有家难回,请问天理何在?人性何在??物权法第三十九条规定,所有权人对自己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依法享有占有、使用、处分的权利。我自己的房产任何人没有权利强迫我出卖,难道国家的物权法对百昌置业就不管用了吗?岂能任凭他逍遥法外?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