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丁子霖等被要求离京 多位民主人士遭监控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9日 转载)
    北京当局在六四二十周年前夕再次加大力度监控异见人士并打压六四相关者,大陆天安门母亲丁子霖被要求在六四前夕离开北京遭拒绝,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则被贴身跟踪,多位民主人士也遭二十四小时严密监控。 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距离六四二十周年已不到一星期,继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被当局送离北京后,多位异见人士及民人士也受到严密监控或要求离开北京。六四受难者家属,大陆天安门母亲同样在六四前遭当局打压,丁子霖星期四告诉本台记者,她日前被要求离开北京,“我不去,我拒绝。我回答两个字,就是休想。” (博讯 boxun.com)

    
    记者:那他们之后有没有再要求您?
    
    丁子霖:没有,但我想他们六月三号会来。他们现在严防死守,我知道北京几家难属,包括遗孀,门口都被警察看住,出门都要警车。而且他们盯着的就是,有的直接就说不能跟外国人见面,不能接受采访,有的记者采访不阻止,但是他们出门24小时在他们门口,出门就要坐警车。对他们的监控一直到六四,我这里警察明的没有上岗,暗的我不知道,我无法分辨。但是记者还是可以自由进出我家,只要门口有登记。登记以后马上要上报的,就这样。我今天这样,我就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我们就互相保持联络,互相保重。”
    
    另一位六四受难者家属张先玲也遭当局二十四小时监控,她表示:“我觉得政府是很大的退步。前一段很多记者采访我的时候,我还表扬呢,我说今年当局有进步,从今年一月一号到现在,还没有人监视我呢,包括两会期间,包括赵紫阳逝世周年,都没有监视我,没想到现在来监视,这不是退步吗?再说,六四我们难属所有的行动都是合法的,我们要政府讨个说法是我们的权利,政府应该给我们一个说法,应该把这个事情搞清楚。现在不搞清楚,还限制我们自由,不是对我们人权的侵犯吗?是对宪法的践踏啊。”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星期一被当地公安人员强行带到北京城外,虽然最后在他因病需回家服药的要求下而被送回家,但当局对他实施了严密监视。本台记者星期四致电齐志勇时他表示,就连端午节出门都要上警车和警察一起,和记者的通话也是到洗手间才有机会接听的:“我20号就被软禁了,他们绝对不许我接电话,不许接受采访,24小时监控。今天不是端午节吗,女儿要出来到植物园转转,所以警方跟着。现在我在洗手间,也不太方便。我电话有监听,每次他们都知道。现在网络基本上不去了,网监可能给我搞乱了。”
    
    北京作家余杰家楼下也于星期三开始有四名便衣警察站岗,对他实施六四前的二十四小时监视,余杰告诉记者,由于今年是六四二十周年,身边许多朋友也先后遭警告及监控,例如网络作家王光泽及几位十分年轻的零八宪章签署人等。王光泽向本台表示:“下面有三四个警察盯着,我的活动范围都必须在他们的视线之内。第一次在六四时遇到这种情况,所以今年我感觉可能他们提高了警戒的级别,其实没必要,我们也不会有什么行动。这属于非法的监视居住,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限制公民人身自由。”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