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星云大师与许家屯的六四佛缘:江泽民亲解“黑名单”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8日 转载)
    
    来源:亚洲周刊
     前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许家屯因六四被调查出走美国,往只有一面之缘的星云大师的西来寺避难。驻美大使朱启祯游说他回国,访问墨西哥的杨尚昆也要用专机将他接回国。而许家屯在美国的记者会因记者陆铿发言批评李鹏,星云上了北京「黑名单」;九四年由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担保,李瑞环批淮星云登陆探亲,但限定不能乱跑。二千年后因两岸佛教活动,星云多次往返大陆,两年多前晤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前嫌尽释。 (博讯 boxun.com)

    
    十九年前,佛光山开山宗长星云大师在美国洛杉矶西来寺,收留了因「六四」问题受牵连出走美国的前新华社香港分社的社长许家屯。也因为此,中国大陆当局多年禁止他回国,连安排人员去扬州为母亲祝寿都被拒绝,更有人称星云为「政治和尚」,「反统战了许家屯」。不过,星云还是强调他以慈悲、智慧和时间,平息一切恩怨,以慈悲化解敌意。
    
    许家屯因在「六四」期间同情学生,支持前总书记赵紫阳而惹祸,一年后得知被调查后不得不出走美国,最初到洛杉矶由星云大师收留在西来寺避难。而在这之前,星云和许家屯仅一面之缘。在许家屯最困难的时候,星云伸出了援助的手。这段历史尘封了二十年,最近亚洲週刊专访了两位当事人,独家解密星云与许家屯的这段因缘。
    
    一九八九年的三月,星云大师应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之邀赴大陆访问,回程时已是四月初,胡耀邦去世了,大字报出现在天安门,广场上也开始聚集起集会的群众,北京学生民主运动的星星之火点燃。以后一个月内,学生绝食、游行不断升级。当时,星云大师率领著弘法探亲团赴大陆,这是他年轻时渡海到台湾以来,首次踏足阔别四十多年的故土。
    
    访问结束返台途经香港时,时任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许家屯安排宴请星云,这是两人首次会面,由此结下缘份。据许家屯回忆,两人的第一次见面安排在湾仔华润大厦宴请星云大师。分管台湾工作的国家主席杨尚昆特别请时任台办主任杨思德打电话给许家屯,要求隆重接待。许家屯说,星云在国民党中德高望重,上层关系多,另外也知道他的佛光会遍及全球,在世界佛教界影响大,是重要的统战对象,所以很高规格接待。「我们又是老乡,两人交谈甚欢。」
    
    一封感谢信也成为政治把柄
    
    回到台湾,出于礼节,星云写了一封感谢信给许家屯,除了感谢话,信中还提到,欢迎许家屯将来任何时候到美国西来寺作客。据悉,当时许家屯拿到信,在办公室对下属开玩笑说:「你们看,统战的信来了。」事后有人打小报告,有关调查组追查,认为这就是星云拉拢许家屯的信号。想不到,因缘际会,一封普通感谢信,却在一年后真的变成了「阴谋」,变成了政治事件。
    
    一九九零年四月二十七日,身处澳洲的星云大师接到老朋友陆铿从美国打来电话,陆铿告诉星云,许家屯想借西来寺住几天。星云一口答应,因为那时许家屯尚未拿到美国签证,不知何时可以到达。于是星云电话安排在美国的慈容和慈惠法师作准备,如果许家屯到了,先接待。星云日夜兼程赶往美国洛杉矶的西来寺迎候。
    
    许家屯是五月一日从香港起飞,先到达旧金山,由老报人陆铿陪同许家屯一齐到洛杉矶。美国时间五月一日下午三时,许家屯在媳妇金陆坦、孙女许梅的陪同下抵达洛杉矶,直奔西来寺。星云已先他到达美国,与西来寺的慈庄、慈惠、慈容等法师一起欢迎许家屯。许家屯称︰此次来美国纯系旅游休息,并将对美国社会作一广泛考察与研究。星云顺其要求安排他和家人到西来寺旁的一幽静地方安住。星云向亚洲週刊表示,虽然知道许家屯此行为何,但完全是本著佛门慈悲为怀的心,没去想政治上的利害得失。
    
    其实,星云的美国西来寺在许家屯之前还接待过一些因「六四」受牵连的民运人士,如千家驹、戈扬、吾尔开希等人。当时,星云接待大陆民运人士的情况尽在中共的掌握之中,有人向星云传话,希望他不要收容出走的大陆民运人士。星云表示:「我谅解他们的苦心!但这就是大陆和海外观念最大不同的地方。」星云认为,西来寺是宗教的道场,是救苦救难的寺院,基于人道的立场,没有理由摒人于门外。更何况佛教自古以来就有接纳受难人的传统。
    
    
     韩国和美国在朝鲜宣布不再遵守1953年朝鲜战争停战协议后提高了对朝鲜的“情报监视态势”级别。韩国国防部透露,韩美韩美联合司令部5月28日上午将对朝情报监视态势级别提升一级至第二级。
    
    联合司令部提出,这是因为担心朝鲜有可能继续开展挑衅行为。朝美联合司令部的对朝情报监视态势共分为五个阶段,在正常情况下处于第三阶段,上调后进入第二阶段,通常是在朝鲜的挑衅造成严重威胁时启动。
    
    联合国外交人士此前透露,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已经原则同意扩大对朝鲜制裁。这位外交官透露,日本和韩国外交官参加了这次不对外公开的讨论,而中国和俄罗斯这两个朝鲜传统盟友也没有反对扩大制裁。
    
    据透露,针对朝鲜的新制裁措施可能将包括更全面的武器禁运以及针对朝鲜统治阶层的奢侈品禁运等。有关决案的草案可能最早会在下周才会出台。早些时候,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警告朝鲜,说朝鲜将因其对邻国的“挑衅性以及好战”行为面临后果。
    
    美国警告
    
    在韩国宣布加入美国主导的《防扩散安全倡议》后,朝鲜星期三表示放弃1953年签署的朝鲜战争停战协定,威胁将采取军事行动对付韩国。朝鲜官方媒体引述朝鲜板门店军方发言人说,平壤将不再保证美韩舰艇和普通船只在其西部海域的航行安全。
    
    克林顿谴责朝鲜在本周早些时候进行核试验的做法违反了联合国安理会决议和六方会谈协议。她说:“朝鲜做出了选择……这类行动都是有其后果的。”不过克林顿仍然表示,朝鲜仍有机会重返六方会谈,届时美国将再次与朝鲜合作以实现朝鲜半岛去核目标。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学生要推翻共产党还是要它改正错误?
  • 紀碩鳴:星雲大師與許家屯的六四佛緣(图)
  • “天安门母亲”呼吁重新评价“六四”
  • 六四和邓玉娇案双重压力下,当局加剧网络封锁
  • 民运人士将在巴黎举行六四活动
  • 法国团结中国协会等人权团体开六四二十周年记者会
  • 高瑜《我的六四》透露推动联络人大和学运的内幕(图)
  • 六四人物话当年:王超华回顾六四事件
  • 陈维明为"六四"二十周年制作大型浮雕泥稿完成(图)
  • 失败内幕:人大策划否决六四戒严 (图)
  • 六四20年,中国政治沦落到北韩境界
  • “六四”周年临近,中国当局严加防范(图)
  • 六四临近鲍彤被“邀请”离京:维权人士被监视
  • 中国外交部:历史证明 六四镇压是正确的
  • 六四之谜:总书记下台之后
  • 封从德《六四日記》遭到中共特务“关照”
  • 公安“邀请”鲍彤六四返回浙江家乡「休息」
  • 六四前夕 中国自由派思想网站系统维护惹猜测
  • 严家祺回顾六四:邓小平是共产主义的掘墓人 (图)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格丘山: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诗歌-- 如果(图)
  • 六四,让我们一起漫步长安街头、天安门广场,同声高唱《国际歌》!
  • 从“五一九”出发:六四公民行日记之一 之二(图)
  • 六四平反可能不会很远
  • 赵紫阳谈“六四”
  • 六四.在我心中/李玉芳
  • “六四”吹响中共灭亡的号角
  • [六四]我们真能淡忘吗
  • 亲历者回忆:六四那年我刚大三
  • 中南海翻不过的“六四”日历——“紫阳声音”全球传播/牟传珩
  • 为六四“反革命暴徒”抗辩 /郭国汀
  • 查建国:救灾与“六四”之间的联想
  • 杨建利:致“六四绿卡”获得者的一封信
  • 如果没有“六四”屠杀……
  • 洪予健牧師:我为何签署基督徒六四20周年宣告
  • 六四二十周年纪念日即将到来(图)
  • 盤古樂隊:沒有六四學生做不到的事情
  • 冯正虎:向上海访民李惠芳、陈启勇致敬——兼谈督察简报、政治、六四、法轮功、维权互助等诸问题
  • 致“六四”綠卡獲得者的一封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