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一位誓言要抗争到底的天安门母亲(图)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8日 转载)
    一位誓言要抗争到底的天安门母亲
    丁子霖回忆儿子蒋捷连
    一位在1989年六四屠杀中失去儿子的中国母亲表示,20年来,这份伤痛不仅没有随着时间减退,反而年甚一年。丁子霖说,她要抗争到底,直到为死去的亲人讨回公道。
    
    *年年为儿子过生日
    
    她儿子的生日是6月2号,忌日是6月3号。尽管蒋捷连遇难20年了,可是丁子霖每年6月2号都会为儿子买蛋糕,第二天又在家里或他的遇难地点为他举行悼念仪式。
    
    丁子霖说:“对我来说,这份伤痛不仅没有随着时间的过去有丝毫减退,反而随着我年龄越来越老,这份伤痛可以说年甚一年。我会带着这份伤痛走完我人生的最后的路。"
    
    *17岁的蒋捷连
    
    蒋捷连生前是北京人大附中高二四班学生,1989年6月2号刚刚过完17岁生日,隔天便在北京那场震惊世界的屠杀中中弹身亡。
    
    那一年,由于“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而被剥夺中共总书记职务的胡耀邦在遭遇不公平待遇后去世,引发了一场以学生为主导的爱国民主运动。北京各校大学生聚集在天安门广场举行静坐示威和绝食抗议,各界市民则走上街头声援学生。
    
    一位誓言要抗争到底的天安门母亲


    人大附中的游行队伍,左二为蒋捷连
    游行队伍中也出现了中学生的身影,蒋捷连便是其中之一。
    
    丁子霖回忆说:“5月17号那天下午4点钟,1000多辆自行车,没车的坐在自行车后架上,人大附中2000多人的队伍浩浩荡荡,作为中学生,走向天安门,声援大学生去。他们举的标语,就是手写的‘你们倒下,还有我们’。”
    
    一位誓言要抗争到底的天安门母亲


    走在最前方打校旗的就是身高1米82的蒋捷连。
    
    *思想早熟的蒋捷连
    
    丁子霖说,蒋捷连学习成绩突出,文理科都好,在班里排名没有下过前三名,学校已经决定选拔他参加莫斯科中学生奥林匹克物理竞赛。
    
    他对国家大事也很关心。4月15号,人大、北大、清华相继出现大字报以后,蒋捷连每天课后都会骑自行车去三个学校转着看。用丁子霖的话说,“这孩子思想过于早熟”。
    
    89年那场运动中,蒋捷连除了去天安门广场游行,参与维持秩序的工作,还去六里桥阻挡过企图进入北京镇压学生的解放军车队。
    
    一位誓言要抗争到底的天安门母亲


    蒋培坤、丁子霖夫妇
    丁子霖回忆说:“他连夜去,天亮回来。他没有误过一节课。跟我说,‘我跟一个小战士都交了朋友了。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上面)告诉他们是来北京拍电视剧的。但是他们说他们没吃的,没喝的,在军车里面坐着。’他说,‘我把市民给我的汽水、面包,我都给了这位小战士。’”
    
    *倒在解放军枪口下
    
    北京的混乱局面持续近两个月之后,中共内部保守的领导人终于失去耐心,当局在6月3号发布紧急通告,呼吁市民留在家里,否则后果自负。
    
    丁子霖认为,这个通告是“杀气腾腾的”。可是,蒋捷连执意要去天安门广场:“他父亲也同意我的看法了,所以跟他说,‘小连,你要出了事,我跟你妈妈怎么办?’他立时回答说‘天下父母都像你们这么自私,我们国家民主就没救了。’非常严肃。这孩子从来没跟我们说过这样重的话。”
    
    孩子最终没有拦住。蒋捷连把自己锁进卫生间,然后跳窗跑走了。
    
    夜晚,远处传来馇馇啪啪的枪声。奉中共最高当局的命令,解放军正规部队用坦克和机枪开路,从四面八方向天安门挺进,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流血惨案,导致数百人甚至可能上千人丧生。
    
    凌晨,焦急的家长们聚集在人民大学门口等候消息。一直跟蒋捷连在一起的同班同学周天海回来后找到丁子霖夫妇,描述了蒋捷连遇难的情景:“他说,我们很快就到了木樨地。他们赶到这儿,就开枪了。这两个孩子就跟其他的民众躲枪子,躲在那花坛后面。他们开始以为是橡皮子弹。可突然他跟周天海说,'我中弹了'。他们俩人就本能地离开往前跑。周天海说,他跑了两步,回头看,我儿子就跪倒了,爬在地上了,血流得很多。”
    
    一位誓言要抗争到底的天安门母亲


    丁子霖在儿子肖像前
    在向遗体告别时,丁子霖特意找出蒋捷连游行时佩戴的红布带:“我让在他的额前系上他的红带子。我想他也是为八九爱国民主运动的标志,那个红带子,献身的。我亲了亲他,冰凉冰凉的面颊,那一份彻骨的冰凉,我到死都不会忘掉这份感觉。人大附中在他的遗体上覆盖了一面旗,上面写着‘爱国’两个字,底下‘人大附中全体师生敬献。’就是这样把他送走的。”
    
    *20年来的不懈努力
    
    20年来,丁子霖一直在跟当局讨说法,并且成为“天安门母亲”群体的代表人物。1993年,这位具有30多年党龄的知识分子被中共除名。
    
    不过,丁子霖抗争到底的决心毫不动摇:“当年我是那么保守,我甚至连大字报都不愿意去看,我是有保留地支持(儿子)他的。但是现在我要用我的行动来弥补,用我的行动来抗争,来为这些死去的人讨回公(道)。”
    
    5月17号,在北京,有50多名六四死难者家属聚集在一起,对死去的亲人们进行了20周年祭奠。但是,也有一些家属被公安阻拦,没有能够参加,其中就包括丁子霖。
    作者:张楠 来源:VOA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高瑜《我的六四》透露推动联络人大和学运的内幕(图)
  • 六四人物话当年:王超华回顾六四事件
  • 陈维明为"六四"二十周年制作大型浮雕泥稿完成(图)
  • 失败内幕:人大策划否决六四戒严 (图)
  • 六四20年,中国政治沦落到北韩境界
  • “六四”周年临近,中国当局严加防范(图)
  • 六四临近鲍彤被“邀请”离京:维权人士被监视
  • 中国外交部:历史证明 六四镇压是正确的
  • 六四之谜:总书记下台之后
  • 封从德《六四日記》遭到中共特务“关照”
  • 公安“邀请”鲍彤六四返回浙江家乡「休息」
  • 六四前夕 中国自由派思想网站系统维护惹猜测
  • 严家祺回顾六四:邓小平是共产主义的掘墓人 (图)
  • “六四”事件属于中国人民,不属于民运人士(图)
  • 六四精英在家绝食,警察让他找个地方旅游去
  • 焉然:“六四”是中华民族的精神丰碑--"我的一九八九"系列访谈之四
  • “六四暴徒”获释后的苦难生活(二)(图)
  • “六四”二十周年祭文(图)
  • 国安部警告:已经有网民计划在六四上街声援邓玉娇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格丘山: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诗歌-- 如果(图)
  • 六四,让我们一起漫步长安街头、天安门广场,同声高唱《国际歌》!
  • 从“五一九”出发:六四公民行日记之一 之二(图)
  • 六四平反可能不会很远
  • 赵紫阳谈“六四”
  • 六四.在我心中/李玉芳
  • “六四”吹响中共灭亡的号角
  • [六四]我们真能淡忘吗
  • 亲历者回忆:六四那年我刚大三
  • 中南海翻不过的“六四”日历——“紫阳声音”全球传播/牟传珩
  • 为六四“反革命暴徒”抗辩 /郭国汀
  • 查建国:救灾与“六四”之间的联想
  • 杨建利:致“六四绿卡”获得者的一封信
  • 如果没有“六四”屠杀……
  • 洪予健牧師:我为何签署基督徒六四20周年宣告
  • 六四二十周年纪念日即将到来(图)
  • 盤古樂隊:沒有六四學生做不到的事情
  • 冯正虎:向上海访民李惠芳、陈启勇致敬——兼谈督察简报、政治、六四、法轮功、维权互助等诸问题
  • 致“六四”綠卡獲得者的一封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