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邓玉娇再次关入精神病医院,解读官方造假声明!
请看博讯热点:邓玉娇杀淫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我来解读一下,和各位探讨。括弧里是解读
     (博讯 boxun.com)

    2009年05月28日05:53 荆楚网-楚天都市报
      荆楚网消息 (楚天都市报)
    
      本报27日巴东讯(首席记者(首者,第一的意思,代表该报的第一水准,强烈关注) 钟楠 记者宋枕涛)服务员邓玉娇刺死(注意:是刺死,非防卫或其他措词)巴东县一名招商官员案发后,社会各界一直关注案件进展。26日,根据邓玉娇委托的律师和家属的请求(注意:和汹涌的民意没有关系),警方对其变更了强制措施,由刑事拘留改为监视居住。
    
      邓玉娇近况究竟如何?(疑问句开头,八股文开始了)昨日,邓玉娇的爷爷(邓母已经不好用了)
    
      案发后,家人要求(注意:是家人要求)送邓玉娇到优抚医院观察鉴定
    
      邓正兰回忆,5月10日晚8点多,案发后不久,他就接到了邓玉娇母亲张树梅的电话。
    
      邓正兰表示,他当时才知道邓玉娇到娱乐城打工的事情,在电话中,他又气又急,还责怪了张树梅:“你怎么让娇娇去那种地方打工呢……”(潜台词,是好孩子会去那些地方上班吗?什么逻辑,靠,知道生存之艰辛吗?)
    
      由于老人年事已高,又患有心脏病,当日晚没有去野三关。次日,邓正兰的大女婿、小女儿和二儿子包车从县城赶往野三关镇,和张树梅一起到派出所了解相关情况。(首席啊,瞧你这文笔混乱的,你是想说老人当晚没去,突出第二天去了吗,第二天也没见你写老人去啊,这前后不搭调的叙述方式,你是想说什么呢。)
    
      邓正兰称,案发后,由于警方在案发现场提取了邓玉娇治疗抑郁症的药品,是家属方(注意:家属方是警方用词,不应该出自邓正兰之口,首席,你这脸也丢得忒大了吧)提出要将邓玉娇送恩施州优抚医院观察和鉴定。
    
      邓正兰表示,“警方当时答应了家属的请求,也是出于人道主义的关心”。(老人家蛮懂警方的良苦用心的)
    
      邓正兰称,原聘律师没有恪守律师的职业道德(老人家措词蛮专业嘛)。
    
      邓玉娇案发生后,邓玉娇的母亲曾与两名律师签订了委托合同,5月21日,两律师到巴东看守所会见了邓玉娇,其后两律师的委托合同又被解除。
    
      邓正兰昨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解除委托合同主要是因为:两个律师没有按照委托人的授权,在他们的职责范围内调查、搜集邓玉娇无罪、罪轻或免予刑事处罚的证据;而是虚构事实,把简单的案情复杂化了。邓正兰表示,去看守所探望时邓玉娇并未反映被强奸的情况,律师无根据的说法,没有恪守律师的职业道德。(这一段我以不解解之,解释不下去啊,还好今天没有吃饭)。
    
      邓正兰曾与张树梅到看守所探望邓玉娇
    
      邓正兰透露,原聘律师在与邓玉娇见面后,非常痛苦的表情,引起他和家人的担心,(这个是全国人民都关心的事情,是要好好解释一下的)他随即向当地警方提出,要到看守所探望邓玉娇。
    
      5月22日中午,邓正兰和张树梅获得警方准许,到巴东县看守所探望了邓玉娇。
    
      邓正兰介绍,在10多分钟的探望中,他询问了邓玉娇羁押中的生活状况,邓玉娇表示:还好,由于身体不好,自己吃饭前民警都会询问她要吃什么菜,自己说什么菜,都能落实安排。(警察局真好,吃什么都有)
    
      探望结束前,邓正兰劝慰邓玉娇,案发后她主动投案,具有自首情节,为案件从轻处理创造了好的条件,并叮嘱邓玉娇要如实陈述案情。(注意:请反复的看这一段,反复看,看了再看。。。。看懂了没有,调子定下来了!!!苍天啊,大地啊!!!)
    
      重新委托律师人选是家人自己联系的
    
      邓正兰表示,与原聘律师解除委托合同后,为了保证邓玉娇在案件侦查期间的合法权利,家人决定立即重新聘请律师。
    
      邓正兰介绍说,一天,新聘律师来到巴东,主动提出为邓玉娇辩护,张树梅即通过一个在宜昌从事律师工作的亲戚秦某了解在宜昌的湖北诚业律师事务所的刘钢律师的情况后,决定委托他,后刘律师又联系上了在湖北省内在刑事案件辩护上非常有经验的湖北立丰律师事务所汪少鹏律师。(P民些不要冤枉ZF哈,律师的事和 ZF一点关系都没有,绝对的肯定的确实的没有!)
    
      变更强制措施后邓玉娇情况良好
    
      “变更强制措施有利于邓玉娇缓和心态,治疗疾病(注意:强调有病)”,邓正兰昨日还特别向记者介绍了邓玉娇变更强制措施后的情况。
    
      邓正兰表示,5月26日晚,邓玉娇离开巴东县看守所,到监视居住地,为给邓玉娇创造一个良好的治疗环境(精神病都嘛),除警方和邓玉娇近亲外,他们不愿其他人打扰。(承认软禁了,也应了那句传言:”人和证据都在我们手上,怕什么”。是的,有什么好怕的呢,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离开看守所后,邓玉娇的情绪大为好转。
    
      邓正兰介绍,27日凌晨起,他和邓玉娇的奶奶开始陪伴她。
    
      邓正兰回忆,昨日早上,邓玉娇吃了一个包子,中午吃了一碗饭后,又添了小半碗,看到孙女这样,让他感到非常宽慰。(说给P民些听的,人家家人都宽慰了,你们瞎着什么急呢?)
    
      邓正兰表示,昨晚,邓玉娇的母亲张树梅也赶到监视居住地,一同照顾邓玉娇。
    
      结束采访时,邓正兰特别叮嘱记者,如果刊发稿件,一定要借此向所有持有正义感的网民表示感谢,感谢他们的关注、支持、同情和援助,向所有有正义感的人一并致谢。他相信政府一定会依法处理这个事的。(最后一句是打总结,也是突出中心思想,实事求是的说,这首席也不是一无是处,最起码八股文是学习得还可以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上了解读官方文本,其实也实属无奈之举,因为我等P民在信息的获得和途径上和“相关部门”是根本无法相提并论的,真相永远离我们十万八千里。但是世界为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还是会为你打开一扇窗的。那就是“相关部门”对相关事件的通告和说明。所谓,“此地无银三百两”,“投石问路”,“欲盖弥彰”是也。“相关部门”想做什么,还是一目了然的。
     邓妹妹事件发展到现在,每一次民意的汹涌其实都和“相关部门”发布相关的通告有直接关系,说句笑话,那叫一个差水准啊,真是浪费D和ZF培养他们那么多年,悍然侮辱全国人民的智商。我坏坏的说,我就是扣着脚指拇处理这件事情也比那帮蠢材强十倍。
     全篇文章都是在借邓正兰之口推脱几个全国人民关心的问题,就是借口都借得太不专业,用“回忆,表示,介绍”等乾坤大挪移蹩脚措词,不知道人物采访是要引用原话的吗?
     言归正转,既然该篇通讯是官方版本,当然体现官方意志。我为邓妹妹更加担心了。
     今天是端午节,华夏人民的传统节日,我决定绝食一天,一来缅怀先祖,二来以示悲伤。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德军等十多人为邓玉娇案抗议被北京警方带走!
  • 邓玉娇爷爷:相信政府一定会依法处理此事
  • “邓玉娇已被释放回家”是假消息
  • 凌沧洲:邓玉娇案转折性的时刻来临了吗?
  • 邓玉娇案强奸罪犯之一黄德智详情
  • 各地网友奔赴野三关实地采访邓玉娇事件
  • 民族英雄邓玉娇续写3036年土家族抗暴史/巴东土家族历史学者吴锐
  • 省委知情人透露:罗清泉19日已知邓玉娇案幕后凶手,来头更大
  • 白岩松终于在中央台对邓玉娇案说话了
  • 邓玉娇捅破天了:“两邓案”成中国重要历史事件
  • 北京快讯:邓玉娇案法律后援团发表九点声明并名单
  • 十万网民上街散步要求严惩黄德智声援邓玉娇(图)
  • 邓玉娇案:野三关官员接待维权人士,后援团受阻(图)
  • 邓玉娇被其母强行在律师委托书上按了手印
  • 警方坚持按邓玉娇精神病杀人结案-巴东前线志愿者最新传来的消息
  • “邓玉娇已回家”未获证实
  • 高一飞谈“邓玉娇案”:天花乱坠,不着边际/僧藏玉
  • 邓玉娇无罪释放——指日可待!
  • 快讯:5月26日,邓玉娇变更强制措施
  • 邓玉娇是按照公安部的提示做的,属于无罪!
  • 从土家族少女邓玉娇案看少数民族生活的被边缘化
  • 刘进成:必须保护邓玉娇!必须提倡圣洁!必须传扬基督真理!
  • 邓玉娇凝聚了中国人50年来的屈辱和诉求/郭保胜
  • 邓玉娇用一把水果刀将全国人民团结起来
  • 对邓玉娇监视居住是公众辛苦努力换来的失败结果
  • 邓玉娇的新律师汪少鹏、刘钢可能正在帮巴东官方导演糊涂剧
  • 郭老学徒:邓玉娇与林冲的区别
  • 当权力失控蔓延时,谁都可能是下一个邓玉娇/柔岩
  • 终于白岩松在中央台对邓玉娇案说话了
  • 邓玉娇案:危机公关不能指鹿为马/周虎城
  • 我为邓玉娇定性:从疯子开始,以疯子收场
  • 由邓玉娇案引出的一个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的问题/冼岩
  • 是谁强奸了邓玉娇、和我们/顾晓军
  • 高旭东: 邓玉娇为什么值得表彰?
  • 许远国: 为了中国母亲的未来, 继续声援邓玉娇
  • 英雄赞歌: 献给侠女邓玉娇
  • 希望通过邓玉娇案尽快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 惊人相似:从高莺莺到邓玉娇案离不了“三招” /王才亮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