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六四20年,中国政治沦落到北韩境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8日 转载)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去年底参与发布零八宪章、八九天安门运动时担任北京市高校学生对话代表团常委的江棋生,曾两度入狱,其中一次的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二十年过去了,问他这段期间大陆有没有变化?江棋生显然对官方和民间有不同的观察。而对于他口中那些和他的理念几乎没有分歧的一般民间人士,为什么所表现出来的却是一味对物质的追求,他也有所解释。 (博讯 boxun.com)

    
    江棋生:六四镇压以后到现在的二十年,在政治民主化方向上可以说基本上没有动,完全摁住。当然在经济方面,它相对来说又往前推进了,最起码在它的文件和话语上抛弃了计画经济,认同了市场经济。但事实上中国实行的市场经济,是有严重缺陷的市场经济,是一党专政下的市场经济,是在本质上不公正的市场经济,也是官方的权力随时能插一只手的市场经济。所以中国二十年来可以说官场没有什么实质性的长进,相反在政治上应该说沦落到跟朝鲜、跟古巴差不多的境界。当然经济上它的头脑活力一点,不改也不行了,不动它也混不下去了。
    
    江棋生:这二十年民间应该有深刻的变化,虽然再没有像八九年那样大规模的民众抗议或爆发,但是它一点一滴的和平演变,逐步的民众对中国社会的看法,对现有统治者的看法,对中国应该走到什么地方去,明显地比二十年前务虚要少。
    
    江棋生:中国共产党经济领域开放得很大,包括文化的灰色领域现在也很大。所谓打黄是假,扫非是真。扫非就是地下出版物。它让你把大量的精力和时间在那方面去用,所以是可以理解的原因,加上这头又有相应的风险,他自然在这方面的表现就会很注意,不要太过份,或者说还不到时候。不客气的谈,有不少所谓的知识菁英也被当局所收买,他其实可以沉默的。不敢说真话还有得选择,和毛泽东时代不一样,但他反过来拍马屁、唱赞歌,这是不可容忍的。这些人很活跃,各个类别都有,不算太多,但在官方媒体上也只能让他们去表演,别的声音受到比较严厉的审查和监控。当然也有一些好的媒体,但在量上和评度上比不上他们。这是中国目前的现况。
    
    针对戴晴提出以南非和解模式成立真相调解委员会这件事,是为了解决六四问题,还是为了抵销零八宪章的效应,江棋生表示,其实戴晴也签署了零八宪章,不过就他对南非模式的了解,他完全看不到这个可能性。
    
    江棋生:要提南非模式不是不可以,但要说清楚,南非模式的第一大前提是白人种族主义政权掌握者认识到他这种制度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他要低头、要认帐,愿意把这个权力交给一人一票选出的政权来替代,这是最关键的。第二,对以前在这个制度下受迫害、侮辱的人给予合理的道歉和必要的国家赔偿。最后才有第三的和解。怎么和解呢?包括黑人掌权以后放你白人一马,白人是指那些曾掌权的、经济上得到很大好处的白人,不追究你的刑事责任或清算你得到的巨大财富。这是我对南非和解的了解。但今天中共的掌权者有一丝一毫认为他一党专政制度要放弃了吗?吴邦国不是还说坚决不搞三权分立,坚决要维持目前的制度,哪里有一丝一毫想低头认罪的意思?你怎么去跟这种人谈真相跟和解?所谓真相,就是必须要迫害人的一方觉得他是站在历史错误的一方,他才会愿意面对真相,包括和民间一起来组成真相调解委员会。
    
    访问最后,江棋生表示他有生之年最希望看到的,是中国能像台湾地区那样,以和平的方式实现中国社会制度的根本转型。但他强调他不赞成为了这个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地干。他倾向于尽自己的努力去推动代价比较小的、不可逆的转变,不要干掉了共产党的专政,结果发现又换了另一批人的专政。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唯思北京报导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商人希望中国与北韩边贸正常
  • 北韩九难民遭中国强制遣返 南韩政府表歉意
  • 中国为何对制裁北韩持保留态度(图)
  • 北韩挑战中国,中国处境尴尬
  • 贺北韩卫星也上天 期待新一轮和平演变
  • 中美北韩在澳门的角力
  • 陈奎德:北韩的核游戏
  • 余杰:习近平以北韩为师?
  • 廖祖笙:“张北韩”张德江摇身一变成为“国家领导人”
  • 真正的威脅是北韩而不是日本/盧峰
  • 北海青年:胡锦涛下令的北韩的核实验
  • 北韩飞弹与日本反弹/林保华
  • 李天笑:北韩乌笼飞弹摆给谁看
  • 李天笑:北韩为何制造导弹危机
  • 揪出北韩幕后的中共/林保华
  • 不如让中国统一北韩/林保华
  • 中国北韩 黑道外交/林保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