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去武汉花楼街,去见识中国最大的黑势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6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花楼人
    
     编者按:花楼街南片拆迁于2005年9月正式启动,当地媒体报道称,拆迁面积超过32万平方米,涉及居民5008户。花楼街南片拆迁分两个地块,分别由香港和记黄埔(李嘉诚旗下公司)、武汉世纪华宇公司开发。这是武汉市当年招商引资的重点项目,也是江汉区历年来拆迁规模最大的一次。 (博讯 boxun.com)

    
    三年多时间里,关于花楼街暴力强拆的报道不断,近日记者又听到一位花楼街住户的控诉:现在每天晚上拆迁工作组2个人带上黑道上的4个人挨家挨户威胁,有一家门面上被泼了大粪,一位68岁的老人因水管被掐找江汉区副区长理论,实在气不过打了副区长一个嘴巴被抓起来关了十天,老百姓学习《物权法》被认为是“非法集会”…说到底就一个“气”字。被政府雇来的黑道打手自己都说,“我们算什么流氓,共产党才是最大的流氓”。这位住户感叹,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多荒唐的事,因为现实生活就是这么一个体制,没有人监督,共产党无所不为。
    
    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听说我们这里要拆迁,我们当时很高兴,因为我们要住新房了,当时经常有各种勘察人员在我们家附近测量,等测量人员走后我们也就只是空欢喜一场,当时的计划经济拆迁后可以分配到不错的房子,人们的要求也不是很高,只要住到新房也就可以了,房屋的大小也不太在乎,自己也不用掏钱。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特别是到了2000年以后,房价的高速增长,我们老百姓的工资远远跟不上房价的增长速度,我也只能望房兴叹了,只能挤在很小的房间里过日子了。我住在汉口黄陂街,离江汉路一分钟的路程,离江滩也很近,交通四通发达,虽然房子住得很小,但也还过得不错。我不奢望住上多大面积的房子,在江汉路附近只要有个安生之处也就可以了。
    
    2005年8月,由香港和记黄埔买下了花楼南二片,我在报纸上看到这个消息后先是一喜,等评估价格一出来后我又开始犯愁了。2427元每平方米的价格上哪里去买房呢 ?附近的房价最少也得4---5千每平方米,看来这个价格我们是很难跟拆迁办达成协议的。没有多久,花楼街发生了很多不可思议和很多荒唐的事情:有一个人多次放火多次被抓,又多次放出来放火的。警方先说这个人是在取暖不小心造成的火灾,后又说这个人有精神病。砸门,砸窗。家里没有人,也没有办理任何手续,等这家人回来一看怎么房子没有了啊?也许我说的这些您不信,我们社会主义国家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呢?你这不是胡编吗?我告诉您,这是真的,这个婆婆我见过。当年60岁,姓冷,住慧和里。还有很多事情我就不一一在这里说了。
    
    我见到这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后我感到我应该学习一些法律和一些相关的政策了 ,这几年我看了不少这方面的书。今年3月26日,南二片的拆迁启动了。政策还是2427元每平方米 ,我就说了,你们政府定的《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不是有这一条吗?“被拆迁人可以选择就地还建,就近还建,货币还建,产权置换,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干预被拆迁人的选择权利”。我跟政府的工作组说:我要就地还建,工作组的人说:那不可能。我说:我们现在这个地方的房子卖到什么价格了,你就给什么价格,你如果是新房我补差价给你 。得到的回答是:那不可能。我又说了:你就在附近给一个同样大面积的二手房我,另外加点钱我搬家和装修。得到的回答同样是:那不可能。我明白了,只有2427才有可能。唉…我这回算是倒霉了,我一生奋斗。别人说我没有什么消费。连“川味香”二楼都没有去过,省吃俭用,赚钱买的房子就这样---没了!!!
    
    2009年5月22号,我亲眼目睹了这样一幕。拆迁办的工作人员带着很多不明身份的人来到黄陂街,在拆迁人员的一声令下开始“破坏性”的拆迁了,大概拆了40分钟左右,一户的主人来了,说:我还没有签字你们就把我家的房子给拆了啊?你们不能这样不讲道理啊!四个彪形大汉把他一架,其中一个人说:打你一百次电话你都不来,你一来就“漫天要价”。我没有“漫天要价”啊。你不服你去告撒,法院的人就站在这里在,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如果这个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你身上,他身上。你们怎么想?我不想用过激的语言评价这些事。我只想说如果都不按法律办事,我们这个国家有希望吗?拆迁使我夜不能寐。拆迁是我一生中的最痛。。。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武汉党政干部因公出国前要签廉政承诺书
  • 武汉籍运砂船在辽宁绥中海域沉没12人失踪
  • 武汉百名市民信息被冒用办房贷
  • 武汉教案风波起伏张翼李太元判拘15天(图)
  • 焦土逼迁:武汉花楼街的逼迁手段现代罕见
  • 发生在武汉花楼街现代社会罕见的逼迁手段
  • 武汉市曙光教会信徒被政府殴打(图)
  • 武汉市政府雇用黑社会做拆迁
  • 武汉市曙光教会信徒被政府殴打(图)
  • 美国之音报道:武汉市政府雇用黑社会做拆迁
  • 每天骚扰是一种拆迁手段:武汉最牛副食店维权跟踪报道‏(图)
  • 武汉"区长面对面"活动是一个形式主义的作秀‏
  • 武汉最牛副食店维权跟踪报道
  • 武汉长江瑞谱机械制造的股东大会也要诉诸武力
  • 武汉一考察团出国13天 被中央纪委通报
  • 武汉建成第二座公铁两用长江大桥(图)
  • 高红莲:武汉最牛副食店维权跟踪报道‏(图)
  • 武汉最牛副食店严正声明
  • 五月一日拆迁公司又来骚扰‏武汉最牛副食店(图)
  • 武汉访民在北京上访被抓到“六部口救济站”训诫
  • 经租房业主12人联合控告北京市天安门分局/武汉拆迁户
  • 武汉家装的最黑物业管理公司 欺压劳动者
  • 为讨公道八旬武汉老汉愤然走上维权路(图)
  • 揭露武汉市公安局充当重大逃犯周赤彤的保护伞
  • 武汉退休教师、访民陈寿田的信:求美国总统和议长救我们的命
  • 百姓维权:武汉花楼人的愤怒
  • 武汉市汉正街余庆下里强行拆迁居民住房/王志琴
  • 要求武汉市返还私有房产的上访信!/王桂华、许培根(图)
  • 揭发:广州军区武汉首长服务处吕振宽处长等一批军内蛀虫
  • 武汉大学部分学生及家长的公开信
  • 武汉市黄陂区城管局如此执法
  • 这个国家还有公正吗?武汉市民李新祥呼吁媒体关注!
  • 举报信:行长王春汉贪污腐败,武汉商业银行克扣员工养老金
  • 武汉市拆迁暴行(图)
  • 武汉市置人民死活不顾引进高能耗高污染的小型炼钢厂
  • 武汉冤狱还是腐败:是“民间借贷”还是“非法经营”?
  • 向光明:全面封网又有新措施,武汉上网吧必须用实名
  • 武汉读者孔灵犀投稿:我所经历的颠覆罪
  • 亏他们想得出来:武汉要将污染的湖水“出口”到长江
  • 致中共中央胡景涛总书记一封求救信,救救我们武汉访民彭咏康女士。
  • 武汉:花楼街人这是怎么啦?
  • 武汉市政府大楼失火之后/程有元
  • 武汉大学的和服事件呼唤中国国民的大国心态
  • 武汉花楼街拆迁须知
  • 武汉市金正茂公司违法违规、非法集资
  • 武汉顺天泰开发商借防火整改为名 行强拆民房之实
  • 武汉新洲公务员的工资水平为什么要比教师高?
  • 武汉市政府:我是流氓,我怕谁!肖昌海被关进法教班
  • 强烈要求武汉市委政府、房产局纠正错误并归还我们的私有房产
  • 武汉三镇拆迁户声援武汉“最牛副食店”
  • 守望天涯:我眼中的武汉人
  • 侯文学:武汉卖粥的咋也跟政府“套近乎”?
  • 武汉百姓悲愤冤难诉.拆迁流氓胆包天---写给公正为民的父母官/邹顺帆
  • 万名武汉球迷“游行示威 ”合法吗?/ 叶乐盛
  • 武汉媒体欺骗百姓.请看拆迁后果
  • 中央督导组让武汉人民好失望/武汉市民(图)
  • 武汉产权变更尚未完成 开工典礼照常进行
  • “法教班”逼良为娼,依法治吏迫在眉睫/武汉访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