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停药14天,逼疯邓玉娇!
请看博讯热点:修脚女杀淫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5日 转载)
    
    请注意夏霖律师的博文: "……屈指一算,已经14天没有吃药了。"
     (博讯 boxun.com)

    以上是夏霖律师在五月二十四日发的一篇看似不经意的自言自语的博文。很多人也许纳闷,他怎么还有闲心说这些,我开始也不明白,猜测谁十四天没有吃药了,后来我明白了。我曾经做过精神科医生,我把自己的猜测给大家说说。
    
    夏霖打这个哑谜是无奈,因为他目前的作为邓案的被委托律师的身份,以及他已经介入的此案的核心,按照国内的相关法律,在此案还没有完成刑侦工作前,他目前的身份是不能随意公开透露与案情有关的内容的。因此,迫于无奈,夏霖才用这种方式暗示大家,发生了什么事。否则,现在事态这麽的紧急,他怎么会有闲心发这么一段话呢?
    邓玉娇案是五月十日发生的,到五月二十四日整整十四天了。邓玉娇有失眠的问题,(请注意,失眠不是精神病中的抑郁症),长期服用药物来治疗失眠。但凡有点精神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常用的治疗失眠的药物其实都是抗精神病药物,比如“安定”这种常用来治疗失眠的药物就是最基本的抗精神病药物。这类药物如果长期服用并突然停药的话,病人的症状会出现反弹并更加恶化,也就是说一个本来仅仅是失眠的人,如果长期服用这类药物并突然停止,那么他的失眠症状会更加恶化,由此我们可以想象邓玉娇在这十四天被中断拉药物的情况下,她的失眠会严重到什么程度,在犯了命案的这种压力环境中,再加上连续半个月的严重失眠,一个正常人也会精神崩溃的!!!这也就为什么有报道说,湖北省公安厅的领导提审邓玉娇,审问不到五分钟,邓玉娇就无法控制情绪,歇斯底里。原因很简单,邓的精神状态已经在近半个月的变相折磨中凭临崩溃的边缘了。如果有人在提审中故意用颠倒黑白的话来激惹她,那么邓玉娇立刻会情绪失控精神崩溃也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了!!!比如说提审邓玉娇的人故意说,你是不是在案发现场做卖淫工作的等等这类完全能让一个无辜者气愤的话,对于精神已经极度脆弱但性情又无比刚烈的邓玉娇来说意味着什么?绝大的刺激啊!
    我现在太能理解夏霖这种久经沙场的大律师那天那么失态的痛哭的原因了!!!
    -----
    屈指一算,已经14天没有吃药了。如果为了逼疯玉娇,不给吃失眠药,那真是丧尽天良!!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邓玉娇案发后的女人和公安
  • 邓玉娇案震动北京大学生 六四前政府很紧张
  • 凌沧洲等中国学者律师为邓玉娇人权自由集体呐喊
  • “关注邓玉娇案及网络民意研讨会”在北京举行
  • 女性权益保障与尊严维护暨邓玉娇事件研讨会在京召开(图)
  • 凌沧洲:北京学者律师关注邓玉娇,公民后援团问世(图)
  • 强烈要求给邓玉娇的母亲做精神鉴定
  • 北新办通令网站不得继续报道、评论邓玉娇案
  • 警方胁迫邓玉娇之母张树梅解除律师委托
  • 夏霖、夏楠律师公开被邓玉娇家属解雇的离奇经历 (图)
  • 国新办最高指示:封锁邓玉娇案消息
  • 邓玉娇让我们审视湖北官场/草虾(图)
  • 黑幕笼罩下的湖北巴东邓玉娇刺官案(图)
  • 邓玉娇案导致巴东酒店爆满,各级警车密布(图)
  • 紧急求助:网友探望邓玉娇亲属遭警察扣押
  • 邓玉娇母亲受到胁迫处境危险,律师已经解聘
  • 警方称邓玉娇遭强奸失实 邓母解除律师委托 (图)
  • 槟郎:千古奇冤邓玉娇
  • 邓玉娇“刺官”案出现重大转折:严控案件报道
  • 关于邓玉娇案的残思断想
  • 邓玉娇案律师违反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高一飞
  • 邓玉娇——中国“卡秋莎”
  • 邓玉娇案的实质是突破了社会心理承受的底线/冼岩
  • 巴克:邓玉娇再次印证邓家制度确实是流氓制度
  • 邓玉娇案件中巴东公安设的“局”
  • 怎样营救女英雄邓玉娇——三十六计 招招制敌
  • 出人意料的北宋版邓玉娇案结局
  • 邓玉娇不是假想防卫,是正当防卫!
  • 萧瀚:关于邓玉娇案的残思断想
  • 由邓玉娇想到西双版纳的张永华
  • 为了社会的和谐“劝”烈女邓玉娇!(图)
  • 邓玉娇案背后藏着多少秘密?(最终完整版)/时寒冰
  • 邓玉娇案的关键:邓玉娇的证词缺位
  • 槟郎:迫害邓玉娇要遭天谴
  • 邓玉娇一刀杀出民间对社会的强烈愤怒/秋风
  • 中共刻意隐瞒邓玉娇是土家族为哪般?
  • 邓玉娇的野三关,开创了多少中国之最?(图)
  • 邓玉娇的身上,闪烁着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灿烂真理之光/转业军人王卫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