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邓玉娇让我们审视湖北官场/草虾(图)
请看博讯热点:修脚女杀淫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作者:草虾
    
    邓玉娇被折腾的奥妙在于,虽然邓贵大死了、黄德智暴露了,但是邓中佳、周程还需要保护。周程,投资1.3亿元的福诚铁矿的矿主,巴东县官场的施主,正是他在案发当日聚集了三名官员。在他的背后,是深沉的巴东县、恩施州、湖北省的官场,令人望而生畏。邓玉娇被折腾的结果,可能被判重刑、可能被逼疯、可能自杀于折腾之中,无论如何的作用都是阻击公众舆论,掩护她对面的邓贵大代表的一个吃喝嫖赌的官商集团。邓贵大是顶替父职进入政府的招商项目和谐办主任,在小镇上算是不折不扣的太子党;如果被恩施州政协主席的儿子飙车撞死,可能会被描述成农民的好儿子、带领乡亲脱贫致富的好乡官。20年前的北京,坦克压迫了女学生在广场上。现在的邓贵大,像坦克一样压迫了邓玉娇在沙发上。这位野三关党委的纪检委员,居然伸出脖子去修脚刀下修理。一个中国会随着邓贵大死去吗?另一个中国会随着邓玉娇新生吗?
    
    
邓玉娇让我们审视湖北官场/草虾

    
    
    [1,碰撞双方的来龙去脉】
    
    任何公正审理的刑案都是如同交通事故,都不应该是掐头去尾只看碰撞的那一瞬间,而应该让公众充分看到,冲突的双方各自从何而来、怎样而来,看清哪一方该给对方Give Way?邓贵大有个好爸爸,成了小镇的太子党、党委纪检委的委员,有夫妻双方的亲友势力,有党委政府派出所,可以飙车,可以得到供养来自三大财团(福诚铁矿、煤矸石火力发电厂、污水垃圾处理厂),可以有一年多不在家里吃晚饭;邓玉娇1岁多就成了孤儿,父母都不要她,17岁丧父而去打工流浪几省,得了思乡思父的忧郁症,想要一个可以吃晚饭的家...
    
    我们先来研究那4000元钞票从何而来。“野三关镇人大主任兼党委副书记郑剑武...回忆说,10日下午2点多,他接到福诚矿业周矿长电话,说龙潭坪村福诚矿业工地上发生了阻工事件...涉及到与当地土地纠纷等问题,由镇项目招商办负责协调...有一年多的时间里,邓贵大家的炉灶是鲜有生火的...下午3点...邓贵大驾驶着他的白色猎豹吉普车来到了集市路口...下午6点,野三关镇项目招商办3位官员在福诚矿业周矿长等5人的簇拥下,来到镇东头美味嘉二楼吃晚饭...一共花了600多元...晚上8点钟,邓贵大这时已经显露出醉意...他们开车朝雄风宾馆“梦幻城”驶去...邓玉娇...那天一直没吃晚饭...邓贵大拿出一叠钱...朝邓玉娇头、肩部扇击...到后来,警察以遗物方式归还了4000多块钱,那正是击打邓玉娇头部的一叠人民币。(邓妻)郑爱芝说,邓贵大平常爱好打牌,兜里面总装着几千块。”
    
    郑剑武的说法,邓贵大是去执行公务,不幸牺牲,但是未见如何在工地和谐的证词。真去和谐土地纠纷,按照法定程序应该在上班时间,邀请福诚铁矿和龙潭坪农民双方代表在招商办公室谈判。但是,邓贵大为什么赶在星期天去工地,需要带上4000元现钞吗?又是从哪里来的呢?福诚铁矿是巴东县开发区的项目,投资1.3亿,与巴东县政府有直接利益,可以调动巴东县公安局镇压当地的农民维护土地权益的问题。下午3点至6点之间的三个钟,如果没有去工地,那么应该是周程,邓贵大、黄德智、邓中佳,一商三官聚赌打麻将。矿主周程输钱给他们,请吃喝,请娱乐,都是行贿受贿的犯罪行为,目的在于减少应该给与当地农民的铁矿占地的合理补偿。邓贵大等三名官员与纠纷的单方和谐,已经是违法犯罪行为了。
    
    邓贵大只是属于一个犯罪集团,该集团涉嫌违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规定的:危害公共安全罪、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妨害对公司企业的管理秩序罪、危害税收征管罪、扰乱市场秩序罪、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罪、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扰乱公共秩序罪、妨害司法罪、危害公共卫生罪、破坏环境资源保护罪、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罪、贪污贿赂罪、渎职罪、聚众赌博罪、轮奸未遂罪...还不够吗?这个福诚铁矿,不正浓缩着那些矿奴矿难吗?野三关镇位于巴东县和恩施州之间,投资上亿的铁矿当然在县州省级都有铁关系,1.3亿元的资金能够驱动多么庞大什么颜色的力量?
    
    
    [2,刑事诉讼法还起作用吗?]
    
    4000元人民币,是赌资兼嫖资,还是暴力打脸的作案工具,上面的指纹和血迹都需要验证,怎么能被警方发还给邓贵大家属呢?这已经违背了刑事诉讼法。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十条:中级人民法院管辖下列第一审刑事案件:(一)反革命案件、危害国家安全案件;(二)可能判处无期徒刑、死刑的普通刑事案件...。邓玉娇被逮捕以故意杀人罪,如果成立则可能判处无期徒刑、死刑,那么该案的一审法院应该是恩施州中级法院,二审在湖北省高级法院。该案早就超出了巴东县公安局的能力,但是仍被按在巴东县公安局的手里而不上交给恩施州公安局,为的是降低影响,让巴东县的利益集团充分运作动手术,然后让巴东县法院一审,恩施州中级法院二审,就把事情压在恩施州以内,湖北省高级法院装作看不见。如果直接由恩施州法院一审,湖北省高级法院二审,那么事情就大了,地方集团搞定案件的成本就大了,湖北官场受到牵连下水的风险也就大了。
    
    若要看清邓玉娇案的走向,就要看看湖北省政法委的走向,就要回顾回顾2002年的高莺莺命案,折腾了几年的一审居然也是在襄樊市的襄城区法院,然后由襄樊市中级法院作为二审支持一审,省高级法院对高天虎的申诉不予受理,结果引发了湖北官场的大地震。
    
    2002年3月15日晚,湖北省襄樊市的宝石宾馆,19岁的女服务生高莺莺被襄樊市委书记孙楚寅之子孙磊强奸致死,咬烂乳头浑身青紫,被从宾馆9楼抛落,警方鉴定为忧郁症自杀,然后出动武警抢尸灭迹。几年折腾下来,2006年7月23日,襄樊市警方拘捕了高莺莺的父亲高天虎以涉嫌伪证罪,然后出具襄樊市公安局关于高莺莺内裤精斑鉴定书【落款时间为2006年7月24日】,内容是高莺莺死前内裤上的精斑为其父高天虎所留,2007年4月17日,湖北省襄樊市襄城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处高天虎犯诬告陷害罪有期徒刑一年。襄樊市中级法院二审维持原判,湖北省高级法院不受理高天虎的申诉。2007年7月20日高天虎出狱后继续申诉,石沉大海。几年间的高莺莺案,湖北以至全国的舆情鼎沸。
    
    同时呢,襄樊市委书记孙楚寅,2002年12月5日被湖北省纪检委“双规”,2005年08月18日被判有期徒刑17年,罪名是受贿折合人民币110万元、不能说清合法来源财产折合人民币210万元--总共320万元,哪个司局级家里没有?哪个能说得清来源?一边灭掉孙楚寅,一边灭掉高天虎,表明湖北官场对官民冲突的策略是双边灭火。民的一边被灭掉,是为了不让冤民得到伸冤,不让冤民的悲情成为旗帜;官的一边被灭,是因为这个官给党和政府添乱,借以展示反腐政绩、官场职位分赃。但是,绝不允许公众认为,贪官被灭是因为他欺负了冤民。冤民被官家的狗咬死了,如果不鸣冤可以得到丧葬银子,如果鸣冤就要灭掉冤属;官家的狗无论怎样都不能被冤民宰杀,只能由他的主人家法从事。官家的狗无论怎样咬死了冤民,都不是杀狗的理由。《元史·百官志一》写了,汉人打死蒙古人要抵命,而蒙古人打死汉人不需抵命,只要给“烧埋银”就行。蒙古人打汉人汉人不准还手,汉人不准拥有刀剑武器等。
    
    
    [3,邓玉娇的政法委,就是高莺莺的政法委]
    
    我们再看湖北官场的几位领导:
    俞正声1945年4月浙江绍兴人,2001至2007年10月 湖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中央政治局委员,2007年- 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
    
    罗清泉1945年11月湖北省江陵人,1998年至2002年起任湖北省委副书记、纪检委书记,2003年起任湖北省长,2007年10月起任湖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
    
    郑少三1949年2月安徽凤阳人,安徽师范大学滁州分校中文系毕业,1998年任湖北省荆门市委副书记、市长,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2003年任湖北省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厅厅长,2007年12月任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
    
    吴永文1952年6月湖北荆门人, 湖北省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厅长,硕士学位,高级经济师。1968年08月,任湖北省荆门县白泥小学民办教师...1994年12月,任湖北省荆门市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1995年09月至1998年12月,为华中师范大学党史专业在职硕士研究生...2003年01月,任湖北省劳保厅长、党组书记。2007年06月,任中共湖北省委常委、湖北省鄂州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2007年12月,任湖北省委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2008年8月7日,吴永文在恩施州委书记肖旭明、州政法委书记曾祥国等一行陪同下,视察了恩施州人民检察院。
    
    可知:
    1,从高莺莺的内裤验出其父高天虎的精斑,最终属于俞正声的政绩,他只要在官场维持上升的K线图,他提拔的部下就惯性依旧。
    2,高莺莺案发之后,正好是湖北官场大调整,孙楚寅双规,罗清泉、郑少三、吴永文等人升官。
    3,郑少三是最高负责指导高莺莺案的省政法委书记公安厅长,升官成为高级法院院长。
    4,吴永文这个荒唐,小学教师出身,当了公安局长,读了党史专业,评了高级经济师,升为公安厅长、省政法委书记--党史、经济、法律是同一个专业?
    
    再看看呢,俞正声以前在湖北搞过高莺莺案,到了上海搞了杨佳案,现在仍然可以从上海指导湖北的邓玉娇案。最高主宰此案的湖北省政法委书记吴永文,党史、经济、法律的三位一体,能把此案审成啥样?
    
    
    [4,走向武昌]
    
    邓玉娇的母亲张树梅是野三关派出所的厨娘,为了饭碗及与后夫生的孩子,还会保护邓玉娇吗?她被野三关派出所所长谭静带走之后,“声明”解除与两位律师的委托关系,并不稀奇,是否就像杨佳的母亲被派出所长带走之后,建立了与吴钰骅的顾问律师的委托关系?邓玉娇21岁,生父虽然早死,但是她的父系亲属何在?邓氏家族何在?
    
    那一刀只是启动了舞台大幕的按钮,场景将会转换于巴东、恩施、武汉,各色人物相继登场,各段情节陆续推演。武陵山脉、野三关、雄风宾馆梦幻城、邓贵大、邓玉娇...,这些名词的组合,恐怕关汉卿再世也想不出来。
    
    去年开始的地震波,从拉萨、经阿坝、越过四川盆地,临界巴东,慢慢地推向武昌了。谁是推手呢?
    
    2009年5月22日网谈记录整理 _(博讯记者:草虾)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黑幕笼罩下的湖北巴东邓玉娇刺官案(图)
  • 邓玉娇案导致巴东酒店爆满,各级警车密布(图)
  • 紧急求助:网友探望邓玉娇亲属遭警察扣押
  • 邓玉娇母亲受到胁迫处境危险,律师已经解聘
  • 警方称邓玉娇遭强奸失实 邓母解除律师委托 (图)
  • 槟郎:千古奇冤邓玉娇
  • 邓玉娇“刺官”案出现重大转折:严控案件报道
  • 邓玉娇案背后藏着多少秘密?
  • 邓玉娇母亲受到胁迫处境危险,律师已经解聘
  • 巴东官方称 律师擅自披露邓玉娇案情严重违规
  • 全国妇联发表声明:称高度重视邓玉娇事件
  • 律师称邓玉娇曾受性侵 呼吁及时取证(图)
  • 就邓玉娇案致全国妇联的公开信
  • 两名北京律师免费为邓玉娇案代理
  • 凌沧洲:邓玉娇案能否成走向公民社会转折点?!
  • 全国妇联发表声明高度重视邓玉娇事件(图)
  • 被邓玉娇杀死的“邓贵大”近照(图)
  • 邓玉娇律师电话录音披露重大内幕:已受到性侵犯
  • 邓玉娇明确表示曾遭性侵 律师吁取证 (图)
  • 胡锦涛在邓玉娇事上栽死了
  • 邓玉娇和“400专家诉超星”杀出了巴东的名气/血滴子
  • 邓玉娇案 胡锦涛坐视警察搞黑社会
  • 积极应对邓玉娇后的舆情/李源潮
  • 警察为何将狗官凌辱邓玉娇说成“争执”?
  • 巴东警方在邓玉娇案中的偏袒很明显/盛大林
  • 对巴东案的一点合理猜测:公安难道与邓玉娇有仇?/冼岩
  • 律师对巴东官方擅自代表邓玉娇及其家属表示“愤慨”
  • 邓玉娇案为中国领导人提供了最好的“作秀”机会/冼岩
  • 时寒冰:邓玉娇案背后藏着多少秘密?
  • 从高莺莺到邓玉娇,湖北怎么离不了一个“黄”?
  • 邓玉娇把天捅破了? /田武雄
  • 怎样看待邓玉娇刺官案/曹长青
  • 天问: 关于邓玉娇正当防卫案的30个问题!
  • 邓玉娇 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朱鲁子
  • 面对邓玉娇 女同志李洪敏书记该做什么/陈天福
  • 惩处邓玉娇会导致当局合法性危机/张维为
  • 三淫棍欢场施暴虐 邓玉娇义愤刺凶徒
  • 邓玉娇案,不必对故意杀人定性过于敏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