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黑幕笼罩下的湖北巴东邓玉娇刺官案(图)
请看博讯热点:修脚女杀淫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4日 转载)
    
    《天安门时报》中国大陆记者丁望松5月23日综合报道,邓玉娇刺官案”注定会是一段传奇,弱女刺官案的背后,折射出:中国大陆官员道德的全面沦丧;不受监督的权力,令司法程序和公正犹如橡皮泥;媒体苦苦坚守“最后一点脆弱的良心”;网民主动参与体现了公民意识的觉醒;娱乐场所从业的特殊女性群体,其人身权利面临被严重侵犯的普遍状况……
    
    *弱女反抗 怒刺淫官 警方通报 躲躲闪闪*
    
    5月10日晚8时许,湖北巴东县野三关镇政府3名工作人员在该镇雄风宾馆梦幻城消费时,与一女服务员发生争执,该服务员用刀将对方两人刺伤,其中一人被刺伤喉部,经抢救无效死亡。
    
    据巴东警方5月12日通报称,10日晚7时30分左右,野三关镇政府招商协调办主任邓贵大,与同办公室的黄德智和邓某在外一起吃晚饭并饮酒后,前往该镇雄风宾馆梦幻城休闲。休闲之前,邓贵大三人欲前往梦幻城二楼一休息室休息。黄德智一个人在前,邓贵大和另外一位邓姓同事尾随其后。
    
    黄德智进门后,发现梦幻城员工邓玉娇正在休息室洗衣。黄德智便询问邓玉娇,是否可为其提供特殊服务。邓玉娇回应,她是三楼KTV员工,不提供特殊服务。
    
    黄德智听后很是气愤,质问邓玉娇这是服务场所,你不是“服务”的,在这里做什么?双方遂发生争执。争执中,邓玉娇欲起身离开休息室,此时,跟在身后的邓贵大插言道:怕我们没有钱么?便随手从衣袋中抽出一沓钱拍打。邓玉娇拒不理睬,欲再次起身离开时,被邓贵大按在休息室的沙发上。
    
    邓玉娇欲起身,却被再次按住。就在邓玉娇第二次被按倒在沙发上时,她拿出一把刀向邓贵大连刺三刀,黄德智见状大惊,欲上前去阻拦,不料,右手臂也被刺一刀。其中,另外一位邓姓同事吓得不敢靠近。
    
    邓贵大因伤及动脉血管及肺部,在送往医院途中身亡。目前,黄德智已转至宜昌进行治疗,现已脱离生命危险。案发后,邓玉娇电话向警方自首。
    
    不过,湖北警方5月18日的通报在一些关键细节上,出现了重大变化:
    
    5月12日通报称:“黄德智便询问邓玉娇是否可为其提供特殊服务”,5月18日通报变为:“黄误认为邓是水疗区服务员,遂要求邓提供异性洗浴服务”。
    
    5月12日通报称:“邓玉娇欲起身,却被再次按住。就在邓玉娇第二次被按倒在沙发上”,5月18日通报变为:“邓玉娇即欲离开休息室,邓贵大将其拦住并推坐在沙发上,邓玉娇又欲起身离开,邓贵大再次将邓玉娇推坐在沙发上”。
    
    “特殊服务”改为“异性洗浴服务”,“按倒”变成了“推坐”,其通报措辞,可谓煞费苦心。
    
    *邓玉娇说 那些人是畜牲*
    
    邓玉娇家境贫寒,从小和外婆一起生活,其母张树梅改嫁后才带着女儿到了婆家。张树梅和现任丈夫靠着一辆黑色桑塔纳载客运营,“每个月收入大约在2000元左右”,全家就靠着这辆车生活。
    
    据《恩施晚报》报道:案发10多分钟后,邓玉娇给母亲打电话,要她到雄风宾馆去一下。张树梅说:“我当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只听到她打电话时带着哭声。我赶麻木车到雄风宾馆时,警察已经来了。我问玉娇出了什么事,她说‘那些人是畜牲’。当我再问她时,就被警察带走了……”
    
    5月11日,县公安局以涉嫌故意杀人为由将邓玉娇刑拘。由于技侦人员在她包内发现治疗抑郁症的药物,公安机关12日将她送到恩施州优抚医院接受观察,并等待精神病司法鉴定。
    
    在恩施电视台的采访中,人们听到邓玉娇充满恐惧和无助的叫喊“爸爸,爸爸,他们打我,爸爸,爸爸……”。
    
    *公民律师援助 发现警方重大取证失误*
    
    5月18日晚,来自北京的两位律师夏霖、夏楠抵达巴东县,并与邓玉娇之母张树梅签署了委托协议,成为邓玉娇侦查阶段的代理律师。两位律师此行的交通、食宿费用均来自一家设在北京,名为“公盟”的民间公益机构。
    
    19日下午,巴东县公安局将邓玉娇带离医院,关押于公安局看守所内。据夏霖律师叙述,他们于19日下午向当地公安机关递交了会见邓玉娇的申请。
    
    5月21日,两位律师会见了邓玉娇,据信邓玉娇向律师陈述了案发当时的情形。律师从看守所出来后,第一句话就是:丧尽天良!灭绝人性!过一会儿抑制不住愤怒,痛哭失声起来!
    
    夏霖律师说,在会见邓玉娇的过程中,邓玉娇明确说出了自己受到性侵犯的一些情况。下午的会谈中,邓玉娇陈述了案发当天的具体细节。据她说,案发之后,她换了一身衣服,随后被警方带到恩施优抚医院。而她换下的衣物则被母亲带回家中。他还发现,巴东警方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提取5月10日那天案发时的内衣内裤,警方存在重大取证失误。
    
    *关键证据离奇被毁 案情扑朔迷离*
    
    21日下午4时左右,邓玉娇的母亲张树梅在警方陪同下回到家中“取拿物品”。21日晚,放置了11天的邓玉娇衣物突然被张树梅全部清洗。
    
    夏霖告诉记者,在21日下午,他从看守所出来后,发现张树梅没有在看守所外等待。他还特意打电话给张树梅,叮嘱她“千万不要动邓玉娇的任何物品”,可结果还是这样。
    
    22日晚上22点,恩施新闻网发布消息,巴东县政府新闻发言人通报“邓玉娇案”最新情况:“被强奸事实子虚乌有”,“邓玉娇及其母亲和其他亲属对受委托律师不顾事实向外散布‘邓玉娇被强奸’一事感到非常愤慨。目前邓玉娇母亲张树梅已声明与受委托律师解除委托关系。”
    
    *党宣部门下达“封口令” 网站纷纷“关、封、删”*
    
    5月22日下午,湖北省委宣传部对湖北省属媒体下发通知,对引发中国网民轩然大波的“5.10邓玉娇案”的报道加以限制。
    
    当地媒体人告诉记者,湖北省宣的通知称,“邓玉娇案发生后,媒体炒作给案件的侦破和当地正常工作秩序带来了较大影响。”为保证“案件正常侦破、依法处理。”根据未具名的“省委领导”意见,要求各湖北省属媒体,“不要派人去采访,不炒作,不报道。”
    
    而国新办网络局则给各大新闻网站发出通知,对该案报道网络转载进行限制。他们要求,“邓玉娇案的报道,网站要尽快降温。”
    
    他们要求,“相关专题和稿件,不放首页和新闻中心要闻区”,“作为一般新闻淡化处理。”同时,要“严格规范新闻来源,不转发规定范围外的稿件”。据记者了解,此前,国新办曾多次要求,对南方都市报等媒体,不得作为新闻转载来源。
    
    由于邓玉娇案引发了中国民众强烈的情绪,对此,国新办网络局要求,“新闻跟帖要实行总量控制,严格实行先审后发”。对民众“成立救护队、行动队,鼓动网民赴湖北省恩施州调查支援的帖子,”以及各种“公开信、联名信、倡议书”则要求“删除”,“不得在网上搞签名、调查活动”。
    
    同时,对借此案件,“恶毒攻击党和政府”,“攻击我司法制度”、“(鼓吹)民主人权”等“有害信息”,则要“坚决删除”。
    
    网络局最后要求,“各地各网站,要密切关注此案的有关舆情,确保网上舆论“平稳有序”。
    
    “封口令”下达后,网站纷纷“关、封、删”相关文章和帖子。如新浪网的“女服务员刺死官员”专题,自23日起,就不存在了。
    
    *呼吁国际妇女权益机构关注*
    
    在中国大陆,象野山关“雄风宾馆梦幻城”这样的提供“特殊服务”(即性服务)的娱乐场所多如牛毛。
    
    因为贫困的原因,从事此行业服务的女性群体数量非常庞大(有非正式估计数量达千万级)。她们游走于最黑暗的社会边缘,受到红道和黑道的双重压迫。
    
    当她们遭遇“邓贵大们”的侵犯时,类似邓玉娇这样敢于反抗的女性,可以说是极少数的个案。她们会面临警察、官员、黑道成员的敲诈与勒索,即使遇到强奸、轮奸等严重暴力侵犯,绝大部分人还是选择了放弃反抗。因为特殊的身份,她们已经不奢望得到法律的保护。
    
    这是可悲的现实,强烈呼吁国际妇女权益机构关注这个几乎不被阳光照耀的角落。
    
    黑幕笼罩下的湖北巴东邓玉娇刺官案
     邓玉娇生活的外婆家
    
    黑幕笼罩下的湖北巴东邓玉娇刺官案


    邓玉娇的床铺
    
    黑幕笼罩下的湖北巴东邓玉娇刺官案


    
     两位律师会见邓玉娇后失声痛哭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邓玉娇案导致巴东酒店爆满,各级警车密布(图)
  • 紧急求助:网友探望邓玉娇亲属遭警察扣押
  • 邓玉娇母亲受到胁迫处境危险,律师已经解聘
  • 警方称邓玉娇遭强奸失实 邓母解除律师委托 (图)
  • 槟郎:千古奇冤邓玉娇
  • 邓玉娇“刺官”案出现重大转折:严控案件报道
  • 邓玉娇案背后藏着多少秘密?
  • 邓玉娇母亲受到胁迫处境危险,律师已经解聘
  • 巴东官方称 律师擅自披露邓玉娇案情严重违规
  • 全国妇联发表声明:称高度重视邓玉娇事件
  • 律师称邓玉娇曾受性侵 呼吁及时取证(图)
  • 就邓玉娇案致全国妇联的公开信
  • 两名北京律师免费为邓玉娇案代理
  • 凌沧洲:邓玉娇案能否成走向公民社会转折点?!
  • 全国妇联发表声明高度重视邓玉娇事件(图)
  • 被邓玉娇杀死的“邓贵大”近照(图)
  • 邓玉娇律师电话录音披露重大内幕:已受到性侵犯
  • 邓玉娇明确表示曾遭性侵 律师吁取证 (图)
  • 主流学者座谈“邓玉娇案”
  • 胡锦涛在邓玉娇事上栽死了
  • 邓玉娇和“400专家诉超星”杀出了巴东的名气/血滴子
  • 邓玉娇案 胡锦涛坐视警察搞黑社会
  • 积极应对邓玉娇后的舆情/李源潮
  • 警察为何将狗官凌辱邓玉娇说成“争执”?
  • 巴东警方在邓玉娇案中的偏袒很明显/盛大林
  • 对巴东案的一点合理猜测:公安难道与邓玉娇有仇?/冼岩
  • 律师对巴东官方擅自代表邓玉娇及其家属表示“愤慨”
  • 邓玉娇案为中国领导人提供了最好的“作秀”机会/冼岩
  • 时寒冰:邓玉娇案背后藏着多少秘密?
  • 从高莺莺到邓玉娇,湖北怎么离不了一个“黄”?
  • 邓玉娇把天捅破了? /田武雄
  • 怎样看待邓玉娇刺官案/曹长青
  • 天问: 关于邓玉娇正当防卫案的30个问题!
  • 邓玉娇 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朱鲁子
  • 面对邓玉娇 女同志李洪敏书记该做什么/陈天福
  • 惩处邓玉娇会导致当局合法性危机/张维为
  • 三淫棍欢场施暴虐 邓玉娇义愤刺凶徒
  • 邓玉娇案,不必对故意杀人定性过于敏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