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致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
请看博讯热点:修脚女杀淫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3日 转载)
    
    胡锦涛、温家宝先生勋鉴:
     (博讯 boxun.com)

    近来,湖北巴东地方“乡绅”邓大贵在娱乐场所“消费”,被女服务员刺死一案,在社会上闹得沸沸扬扬。
    
    案发后,由于参与现场勘验的巴东警方根据现场勘验报告发布的几次通报在关键细节方面前后不一,使案件变得朴素迷离,并且导致社会舆论质疑警方在处理该案中存在司法不公。
    
    根据警方第二次的通报,5月10日晚7时30分许,野三关镇政府招商协调办主任邓贵大与同办公室的黄德智、邓某在外一起吃晚饭并饮酒后,前往镇上雄风宾馆梦幻城“休闲”。邓贵大等3人来到梦幻城二楼一休息室,黄德智一个人走在前面,其进门后,发现梦幻城员工邓玉娇正在休息室洗衣。黄德智便询问邓玉娇是否可为其提供特殊服务。邓玉娇回应,她是三楼KTV员工,不提供特殊服务。
    
    黄德智听后很是气愤,质问邓玉娇说这是服务场所,你不是“服务”的,在这里做什么?双方遂为此发生争执。争执中,邓玉娇欲起身离开休息室,此时邓贵大推门进入休息室。邓贵大插言道:“怕我们没有钱么?”随后,邓贵大将邓玉娇按在休息室的沙发上。邓玉娇欲起身,再次被按住。在邓玉娇第二次被按倒在沙发上时,她随手拿起一把刀猛刺,邓贵大当即倒地,后在送往医院途中死亡。黄德智见状大惊,欲上前去阻拦,不料也被刺伤。之后,邓玉娇打电话向警方自首。目前,黄德智已转至宜昌进行治疗。
    
    案发后,法医对邓贵大进行了尸检,尸检中发现,邓贵大身中四刀,其中两刀致命,颈部动脉血管及胸部被刺。
    
    然而,在巴东警方后来第三次(5月18日)的通报中,却把邓贵大要求女服务员邓玉娇提供特殊服务改为“提供异性洗浴服务”; 把邓贵大将邓玉娇按到在沙发上改为推坐在沙发上;把邓玉娇刺死邓大贵的修脚刀改为水果刀;把事发地点由包房改为休息室;并且还新出现两个服务员“劝架”。
    
    这里,我不禁要问:警方的现场勘验报告具有法律效力,一经作出不容更改。为何巴东警方根据现场勘验报告作出的通报内容居然前后各异?由此导致案件结论大相径庭。
    
    如果警方根据现场勘验报告作出的第二次通报内容,需要再次通报来更正,那么,今后是否还有新的通报来又一次矫正之前的内容?
    
    根据警方第二次通报内容,应该是根据现场勘验结果作出的结论。而对于现场勘验结果,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六条规定:“勘验、检查的情况应当写成笔录,由参加勘验、检查的人和见证人签名或者盖章。”
    
    那么,警方的第三次通报内容,何以对关键细节出现这么大的差异呢?警方似乎应该做出解释。
    
    这里最核心的问题是,两个结论,导致的法律结果是两种。根据第二次通报内容分析判断,邓玉娇刺死邓贵大,属于保护自己人身安全所作出的正当防卫行为;而根据第三次通报内容分析判断,邓玉娇刺死邓贵大,超出了保护自己人身安全所作出的正当防卫行为范畴。
    
    有鉴于此,两个结论,当事人结局天壤之别。
    
    目前,邓玉娇已经被巴东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为由,给予刑事拘留。
    
    这里,我认为巴东警方对邓玉娇“涉嫌故意杀人”的认定,纯属歪曲事实,故意枉法不公!
    
    并且,巴东警方的举措,实质是对公民人权的粗暴践踏,对法律的公然蔑视,对人民公权的悍然亵渎!
    
    巴东警方为虎作伥的卑劣做法,将对党和政府的公信力造成严重损害,而且极易导致民怨、激生民变!
    
    假如检方、法院最后采信巴东警方“证据”,邓玉娇被判刑罚,不仅将会招致哗然舆论、引来全社会抨击;更为严重的是,今后公民的人身安全将不能得到确实保障,我们的妇女姐妹的贞操将会被为所欲为的贪官污吏肆意侵犯、她们的人格尊严也会被那些死有余辜的土豪劣绅肆意践踏,从此以后,不法分子在“天高皇帝远”的偏僻一偶,将会甚嚣尘上,无恶不作!
    
    为此,请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明察秋毫,彻底遏制邪恶势力对公民的罪恶迫害!
    
    作者:陶勇 2009-5-21 16:19:26 发表于:博客中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就邓玉娇案致全国妇联的公开信
  • 75岁的拆迁户向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发出公开信,要求退党
  • 北大教授夏业良公开信:炮轰中宣部长刘云山不学无术(图)
  • 立即无罪开释邓玉娇—社会各界致公安部的公开信
  • 凌沧洲:公开信—冲破专制云层的光芒
  • 浙大部分同学给杭州市委市政府的公开信
  • 夏业良:致中宣部长刘云山的一封公开信
  • ‘纪念六四致胡公开信’第一批签名者名单
  • 北大学者夏业良致中宣部长刘云山的公开信
  • 北大教授公开信:中宣部长刘云山不学无术
  • 就“5.12死难学生事件”致国家领导人的公开信第三批签名及部分留言
  • 就“5.12死难学生事件”致国家领导人的公开信后续签名及部分留言
  • 就“5.12死难学生事件”致国家领导人的公开信
  • 妙觉:给一位想学佛的网友菩萨的公开信
  • 南通李忠崎给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图)
  • 住房被抢,上海访民给胡锦涛的公开信(图)
  • 清华大学青年教师争取生存权:致顾秉林校长的公开信
  • 小曹夜:致中国"秘密机构"头头的公开信
  • 给河南省商丘市佛教协会会长释延达法师的一封公开信
  • 云南蒙自刑警杀人案:潘俊的家属致高院公开信(图)
  • 曾经的戒严部队战士张世军致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公开信
  • 致 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的公开信 (2009年第1号)(图)
  • 致十二届二中全会的公开信/上海市宝山区王翠弟
  • 孕妇杜青艳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
  • 给胡主席、温总理的公开信—上海台属发明者…(之三)
  • 停止一切打压 释放一切爱国人士 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第九部分)(图)
  • 王晶垚: 致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校长袁爱俊的公开信
  •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部长陈竺的公开信(图)
  • 给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还我户居住的权利/李柱才
  • 沉冤半世纪:志愿军老兵陆玮要求平反昭雪的公开信
  • 上海颜芬兰致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上海房主徐伟致党中央的公开信——让廉洁政府为我们做主
  • 致国家教育部长一封公开信:我们被莆田学院和文通公司蒙骗了
  • 棚改黑幕——辽宁阜新棚改居民的公开信
  • 哈工大博士生张灵飞呼吁公安缉拿19年前杀父凶手的公开信
  • 致胡锦涛总书记的一封公开信/杜华恩
  • 致北京两会十届人大五次会议公开信/詹荣妹控诉上海(图)
  • “两会”前夕,“经租户”致当政者的公开信
  • 盼清官 给河北保定市人民政府领导公开信
  • 上海居民朱金娣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图)
  • 莆田市民致中共中央胡锦涛总书记一封公开信
  • 杭州江干区彭埠镇云峰村的数百村民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上海居民致十六届六中全会——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浙江永康市教师在哭泣——致胡锦涛等公民的公开信4
  • 上海居民突破封锁致中央调查组的公开信
  • 四川宜宾7.26事件-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公开信
  • 致中共及未来执政集团的公开信 
  • 就陈慧英被劳教、法律顾问被驱逐致佛山市政府公开信(图)
  • 西安转业军人田宝兰致中央军委领导的公开信
  • 老工人张荫乾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公开信
  • 西安官场黑恶势力徇私枉法的腐败铁证--一个复转军人给中央军委的公开信
  • 致高强部长、习近平书记的公开信(一)
  • 江云飞:致高强部长、习近平书记的公开信(完)
  • 武汉大学部分学生及家长的公开信
  • 致温总理的一封公开信:人民教师惨遭羁押逾500日
  • 致四川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省长的一封公开信
  • 刘正有:就失地失房问题致自贡市、市人大的一封公开信
  • 硕士致院长公开信:我花几万买了个地方睡觉和自习
  • 致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一封公开信
  • “7月9日,要不强拆你们的房子,我就从你们的胯下钻过去”----广州艺术村正在经历逼迁灾难的公民再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孙毓平致中国最高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退出中国国籍声明)
  • 李奇观:致上海师范大学师长和学友的一封公开信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请别强拆抗击非典医生的住家──致北京市李歧山市长的一封公开信
  • 孙丰致胡温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 给中共16大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呼吁恢复前总书记赵紫阳同志的人身自由
  • 任不寐给内蒙古丰镇死难学生家长的公开信
  • 给即将攻台的解放军官兵的一封公开信:张万年的儿子住在美国豪宅
  • 北京大学全体暑期留校学生给江泽民的公开信
  • 报纸编辑要不要职业道德?--致《中华读书报》“时代知行”版编辑的公开信
  • 就中国渔民们在菲律宾狱中的恶劣待遇给阿罗约的公开信
  • 安徽蚌埠市400多回迁户致江泽民、朱熔基的公开信
  • 还我民权!抗议黑、腐、恶势力再次对我的迫害──致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先生的公开信
  • 给江泽民的公开信:我的儿子在兰州大学宿舍被保卫人员枪杀
  • 一位监察干部致党中央、国务院、广东省委、省政府的公开信
  • 立即无罪开释邓玉娇——社会各界致公安部的公开信
  • 《零八宪章》签署人夏业良:致中喧部长刘云山的一封公开信
  • 王雪梅:致共和国最高执法者的一封公开信
  • 深圳访民赵国莉就孙东东“精神门”事件致北大教授、学生的公开信!
  • 于浩成:我为什么签名公开信《奴才不会“成龙”》
  • 南通李忠崎老人给温家宝总理的第二封公开信
  • 南通李忠崎给港闸区政法委张书记的一份公开信
  • 奴才不会“成龙”-- 致国际武打影星成龙的公开信
  • 河北红棉袄至河北省省委书记、省长、省纪检委书记的公开信
  •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日本大使馆大使的公开信
  • 肖克拉提.奥斯曼:写给读者朋友们的公开信
  • 郭永丰致深圳市委书记刘玉浦的公开信
  • 关明月给王丹的公开信
  • 焦国标给北大独裁者吴志攀的公开信
  • 叶明锋状告腐败分子福建公安厅长牛纪刚的公开信
  • 左晓环致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公开信!
  • 甘肃访民闫成虎的上访公开信
  • 一位母亲《给中组部李源朝部长的公开信》(图)
  • 不能对人民实行专政— 致全国公安干警、武警的一封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