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邓玉娇母亲受到胁迫处境危险,律师已经解聘
请看博讯热点:修脚女杀淫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3日 转载)
    
    来源:天涯社区
     昨天两位律师紧急呼吁请有关专家鉴定邓玉娇案的关键证据----案发时邓玉娇身穿的外衣、内裤和胸罩。不料,今日却传来消息,说在恩施州警方提取证据之时,才 得知邓母已在昨日晚将除胸罩外的四件重要证物清洗!这不禁令人愕然。我向来不愿以最大的恶意来猜测中国人,尤其是对淳朴的少数民族妇女,并且该妇女还是邓 玉娇的亲生母亲。 (博讯 boxun.com)

    
    但是,我不得不说出我的一个不详的预感:邓玉娇的母亲很有可能受到胁迫,这种胁迫,有可能是因恐惧,还有可能是为了保护邓玉娇而被人利用。
    
    我 之所以如此猜测,出于两个考虑。一是凶案发生后,邓母在接受恩施州电视台“今晚九点半”栏目电话访问时明确表示,说邓玉娇有抑郁症,并且已有三年病史,且 还携邓玉娇多次到外地就医。作为邓玉娇的母亲,在突如其来的变故发生时,是否有可能受到了误导,说只要向媒体说明邓有抑郁症,便可减轻邓玉娇的罪行。善良 的邓母信以为真,便违心对媒体说慌。这一点,在同时该节目的后半段,被邓玉娇的同事所证实,邓的同事比较肯定地说,不知道邓所服用的药是何功能,邓也看前 来没有精神方面的问题。可是为什么邓母要一口咬定说邓有抑郁?难道她不知道,这一证言对邓其实是弊大于利?
    
    二是适才发生的事件,邓母 居然在州警提取证物的前一天晚上,将五件证物中的四件清洗。这其中的蹊跷就令人生疑了。首先邓母与律师多次接触,并且邓母的岳父大人,本人便是法官,她不 可能不知道在这个案件中,邓玉娇当时所穿的衣服,是非常非常非常关键的证据;其次,即便是邓玉娇家中再贫困潦倒,也不可能到了非穿这几件衣服不可的程度, 并且根据网友的照片,邓家至少算中等;最后,既然是要清洗衣物给邓玉娇穿,为什么独独留下胸罩不洗?
    
    如果此案因为关键性证据被毁,而无法将真正的犯罪分子绳之以法,那么,邓母显然在客观上起到了很不正面的作用。
    
    现在问题的关键是,为什么邓母要这么做?她难道是受到了某种胁迫吗?我们试目以待!
    
    巴东警方将律师所言“性侵犯”视为“强奸”加以否认,抹黑律师“说谎”。
    
    巴东警方或者说发言人,为什么要把“性侵犯”偷换概念成为“强奸”来误导邓玉娇母女和亲属呢?
    
    律师说的其实一直是性侵犯,不是说强奸射精
    
    被侮辱,被男人按住上下其手,当然就是性侵犯,也是强奸过程的重要前奏。
    
    其实,很重要的是南都报导的报案过程,玉娇到底是报什么案?如果是110应该有录音的,是报案而不是自首,因为玉娇理解中,她是被欺负被打的受害者,而不是应该被刑拘的故意杀人。
    
    杨红艳赶到的时候,休息室内的时间仿佛凝固了。一个玻璃杯在打斗中掉在了地上,邓玉娇瞪着眼,咬紧牙,紧紧握着一把水果刀,“她被激怒了。”杨红艳说。
    
    还没来得及打招呼,杨红艳看见站在邓玉娇对面的邓贵大迎面扑下来,倒在了邓玉娇脚下。
    
    “放下刀,”杨红艳对她喊,“你还拿着刀干嘛?”
    
    邓玉娇仿佛什么也没听到。杨红艳准备拉她出去,邓玉娇置若罔闻,拿出手机报警了。这时候是晚上8点过10分。
    
    
    
    
    
    
    
    
    三、消失的那个人是谁?----极其重要的秘密
    
    邓玉娇案,举国关注,诸如“按”改成“推”这样的细节,被许多人提出来了。但是,还有一个或许更重要的细节:有一个人消失了。
    
    以下是巴东县警方5月12日的通报:
    
      据警方初步调查,10日晚7时30分许,野三关镇政府招商协调办主任邓贵大与同办公室的黄德智、邓某在外一起吃晚饭并饮酒后,前往镇上雄风宾馆梦幻城“休闲”。邓贵大等3人来到梦幻城二楼一休息室,黄德智一个人走在前面,其进门后,发现梦幻城员工邓玉娇正在休息室洗衣。黄德智便询问邓玉娇是否可为其提供特殊服务。邓玉娇回应,她是三楼KTV员工,不提供特殊服务。
    
      黄德智听后很是气愤,质问邓玉娇说这是服务场所,你不是“服务”的,在这里做什么?双方遂为此发生争执。争执中,邓玉娇欲起身离开休息室,此时邓贵大推门进入休息室。邓贵大插言道:“怕我们没有钱么?”随后,邓贵大将邓玉娇按在休息室的沙发上。邓玉娇欲起身,再次被按住。在邓玉娇第二次被按倒在沙发上时,她随手拿起一把刀猛刺,邓贵大当即倒地,后在送往医院途中死亡。黄德智见状大惊,欲上前去阻拦,不料也被刺伤。另外一位邓姓同事吓得不敢靠近。
    
    注意:此中开始提到的“邓某”,在进到梦幻城后几乎就“消失”了,在整个案发过程中,只有“邓姓同事吓得不敢靠近”一句。
    
    以下是湖北警方5月18日的通报:2009年5月10日20时许,邓贵大、黄德智酒后陪他人到野三关镇“雄风”宾馆休闲中心“梦幻城”消费。
    
    注意:此处的“邓某”变成了被邓贵大、黄德智“陪”的“他人”,“邓某”被隐去了。
    
    一般而言,这会有两种情况:其一,邓某在案中未起作用,不足轻重,但为何不沿用首次通报中的表述?其二,“邓某”并非邓贵大的下属,而是邓贵大陪伴的“客人”,邓贵大是招商办主任,他所陪的人会是比他级别低的人吗?而且,邓贵大去这样一个娱乐城,竟然随身带着4000多元现金,可见,招待标准是比较高的。甚至,在邓玉娇拒绝提供“特殊服务”后,黄德智、邓贵大从水疗室追到休息室还不罢休。以下是警方5月18日通报的内容:
    
    黄德智进入水疗区一包房,见邓玉娇正在洗衣,黄误认为邓是水疗区服务员,遂要求邓提供异性洗浴服务,邓以自己不是水疗区服务员为由拒绝,双方为此发生口角,邓走出包房进入隔壁服务员休息室。黄认为邓态度不好,尾随其进入休息室并继续与之争吵。此时邓贵大闻声进入该房,亦与邓玉娇争吵。邓贵大称自己有钱,来消费就应得到服务,同时拿出一叠钱炫耀并朝邓玉娇头、肩部?击。邓玉娇称有钱她也不提供洗浴服务。争吵中,休息室内另两名服务员上前劝解,邓玉娇即欲离开休息室,邓贵大将其拦住并推坐在沙发上,邓玉娇又欲起身离开,邓贵大再次将邓玉娇推坐在沙发上,邓玉娇遂拿出一把水果刀起身向邓贵大刺击,致邓贵大左颈、左小臂、右胸、右肩受伤。黄德智见状上前阻拦,邓玉娇又刺伤黄右大臂。邓贵大因伤势严重,经抢救无效死亡。
    
    注意:里面提到“争吵中,休息室内另两名服务员上前劝解”,黄德智和邓贵大“陪”的人却没有“露面”,而在5月12日的通报中,这个人就在现场。我们再看看警方5月12日通报中的内容:“邓姓同事吓得不敢靠近。 ”这个邓姓同事显然在现场。从“邓某”到“邓姓同事”再到彻底消失,这个人的名字为何如此隐讳?
    
    
    
    
    
    
    五、从“按”(推)倒在沙发拿到刀杀人之间发生了什么?
    
    无论是“按”也好“推”也好,都是把邓玉娇弄倒在沙发上,随后,就发生了杀人事件。问题是,这里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时间段被忽略了----在邓玉娇倒在沙发上之后发生了什么?
    
    邓玉娇被三个男人控制(另一个不可能消失)在沙发上,她如何能拿刀杀人?
    
    有关这个细节,是关键中的关键。
    
    我们再看看警方的通报。
    
    以下是巴东县警方5月12日的通报:邓玉娇欲起身,却被再次按倒在沙发上,她拿出一把水果刀向邓贵大连刺三刀,黄德智见状欲上前阻拦,右手臂被刺中一刀……
    
    以下是湖北警方5月18日的通报:邓玉娇又欲起身离开,邓贵大再次将邓玉娇推坐在沙发上,邓玉娇遂拿出一把水果刀起身向邓贵大刺击,致邓贵大左颈、左小臂、右胸、右肩受伤……
    
    注意,在两份通报中,水果刀都是(从某处)“拿出”而不是(随手)“拿起”。当时,笔者看到这一点的时候曾经疑惑,而邓玉娇的律师(夏霖)揭开了答案“死邓贵大的水果刀是邓玉娇自己买的,一直放在包里面……这么重要的证据,他们为什么不去提取,这就是案子的疑问之处。”
    
    是的,这个被省略的过程,可能正是关键。而且,邓贵大被刺中的部位,都是在身体的前面。
    
    反常之下必有隐情。邓玉娇被推倒在沙发上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性侵害行为是否在这个时间段发生?否则,很难理解邓玉娇何以在在杀人后依然愤怒难平。而且,邓玉娇说的很明确“那些人是畜牲”,很显然,被邓玉娇称为畜生的,除了邓贵大,必定另有其人。
    
    六、支持邓玉娇正当防卫之说
    
    笔者查阅了大量信息及相关法律规定,认为,邓玉娇当属于正当防卫,而绝非故意杀人。相关结论司法机关最终会得出,但从已经公开的信息来看,笔者支持正当防卫之说。
    
    邓玉娇在水疗区洗衣,黄德智要求她提供特殊服务,邓玉娇拒绝,“双方为此发生口角”,邓玉娇在这种情况下受辱是肯定的,但她选择了走开,试图摆脱,而黄德智紧随不设,到休息室继续“与之争吵”。随后,邓贵大也加入进来威胁她。这时候,邓玉娇再次选择了退让,请看警方的通报“邓玉娇即欲离开休息室,邓贵大将其拦住并推坐在沙发上,邓玉娇又欲起身离开,邓贵大再次将邓玉娇推坐在沙发上”。这显然已经超出了普通意义上的威胁的概念,面对三个男人的包围,邓玉娇在惊恐之下作出对方要强奸自己的直觉判断是正常的,自卫也是理所当然的。而且,邓玉娇在第二次被按倒(推坐)在沙发上后才做出的反抗,无疑属于自卫。
    
    而且,邓玉娇表现出来的行为也是如此。5月12日的通报是这样表述的:在邓玉娇第二次被按倒在沙发上时,她随手拿起一把刀猛刺,邓贵大当即倒地,后在送往医院途中死亡。邓玉娇的行为是面对自己可能遭受强奸(轮奸)惊恐之下的本能反应。在这种情况下,有人还说邓玉娇不够理性,是典型的站着说话不腰疼。如果邓贵大刀伤在后,说过失杀人至少还有点谱,而其刀伤是在前的。而根据目前已知的信息,如果强奸行为是在邓玉娇被邓贵大按在沙发上后发生的,那么,这个主角是否就是那个消失的人?至少,这种可能目前尚不能排除。
    
    中国《刑法》第二十条规定:“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警方称邓玉娇遭强奸失实 邓母解除律师委托 (图)
  • 槟郎:千古奇冤邓玉娇
  • 邓玉娇“刺官”案出现重大转折:严控案件报道
  • 邓玉娇案背后藏着多少秘密?
  • 邓玉娇母亲受到胁迫处境危险,律师已经解聘
  • 巴东官方称 律师擅自披露邓玉娇案情严重违规
  • 全国妇联发表声明:称高度重视邓玉娇事件
  • 律师称邓玉娇曾受性侵 呼吁及时取证(图)
  • 就邓玉娇案致全国妇联的公开信
  • 两名北京律师免费为邓玉娇案代理
  • 凌沧洲:邓玉娇案能否成走向公民社会转折点?!
  • 全国妇联发表声明高度重视邓玉娇事件(图)
  • 被邓玉娇杀死的“邓贵大”近照(图)
  • 邓玉娇律师电话录音披露重大内幕:已受到性侵犯
  • 邓玉娇明确表示曾遭性侵 律师吁取证 (图)
  • 主流学者座谈“邓玉娇案”
  • 屠夫及邓玉娇的最新消息 (图)
  • 巴东县公安局局长:保证公安机关没有打邓玉娇
  • 邓玉娇明确表示曾受性侵 其律师呼吁及时取证
  • 从高莺莺到邓玉娇,湖北怎么离不了一个“黄”?
  • 邓玉娇把天捅破了? /田武雄
  • 怎样看待邓玉娇刺官案/曹长青
  • 天问: 关于邓玉娇正当防卫案的30个问题!
  • 邓玉娇 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朱鲁子
  • 面对邓玉娇 女同志李洪敏书记该做什么/陈天福
  • 惩处邓玉娇会导致当局合法性危机/张维为
  • 三淫棍欢场施暴虐 邓玉娇义愤刺凶徒
  • 邓玉娇案,不必对故意杀人定性过于敏感
  • 震撼世界百年的俄国版邓玉娇案结局
  • “故意杀人罪”看邓玉娇案/倪春辉
  • 许玉杰:邓玉娇创造历史的一刀
  • 邓玉娇难题/著名作家丁咚
  • 邓玉娇赞美诗:新时代天安门诗抄1976-2009/张宏良
  • 震撼世界百年的俄国版邓玉娇案结局 
  • 邓玉娇律师电话录音披露重大内幕:已受到性侵犯
  • 逃过强奸的邓玉娇会被草菅吗?/谢煜
  • 邓玉娇必将青史留芳(图)
  • 到底谁才是邓玉娇杀官案的真正元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