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港人女友逃出性奴集中营:广东“娼奴”愈演愈烈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3日 转载)
    香港一男子在深圳的十八岁女友,近日惨被犯罪集团绑架至潮州饶平县钱东镇,被禁锢及遭人轮奸后强迫卖淫,沦为「性奴」。近日她借机脱逃,并向本报披露,在被禁锢的钱东镇一所民房内,有大批与她有相似经历的女子遭犯罪集团蹂躏,稍有不从即遭人毒打或性虐待,她称当地犹如「性奴集中营」。本报向内地公安部、广东省公安厅及当地公安局查询,公安称关注此类事件,呼吁受害女子挺身报警并协助公安破桉。
    
     赚不足五百元即捱打 (博讯 boxun.com)

     现年十八岁、原籍广东梅州的小朱(化名),于两年多前到深圳当「髮廊妹」,一年多前与现年二十三岁的港人阿康(化名)成为情侣,两人原打算在今年春节后共谐连理。
    
     上月十一日凌晨约一时,两名男子来到深圳一家髮廊,挑选了小朱与另一少女小芳「出街」过夜,不久她们突被两名男子强行拖上私家车离去。后来,小芳成功跳车逃去,小朱则被带至汕头一民房内,遭七、八名匪徒轮姦。小朱回忆称,事发时,屋还有三名衣衫褴褛的少女,事后她得知,三人是同日于深圳被绑架至该处的女子,之前都在髮廊工作。
    
     小朱称,多名匪徒翌日带她们到潮州市饶平县钱东镇一栋三层高的民房内,当时有一名潮州口音的「老闆」及另外六名持枪的湖南口音男子警告说,她们已失去自由,只有每天接客赚足五百元人民币才不会捱打,若敢逃跑会被扔下河或枪毙。「你们走得出门口也走不出这个镇!」
    
     小朱只好乖乖服从,由于她「表现好」,得以与另外十多名「听话」少女获「优待」,可穿衣在该民房等客,其馀十多少女则被罚脱光衣服囚禁于一楼及二楼的房间内,其中部分女子有曾遭殴打及性虐待的痕,原因是营业额不足或曾经逃跑被寻回。
    
     被迫当「性奴」八天后,小朱因月经来潮获匪徒「优待」,带到汕头一家的士高跳舞,期间小朱悄悄向一名汕头青年求助,该青年趁机将她送上前往深圳的长途巴士逃出生天,小朱才得以与男友阿康重逢。
    
     小朱忆述,那位潮州口音「老闆」曾向她说,该镇有约八十家「卖淫大厦」、上千名「性奴」,当中大部分人变得只会做爱、吃饭、睡觉的「性爱机器」,唯一有机会离开的方式就是被卖去越南、云南、福建等地当老婆!
    
     男友报桉迄今无结果
     小朱被绑架期间,阿康曾向深圳南湖派出所报桉求助,后来又到汕头一带寻人并曾求助于汕头当地警方。
    
     本报曾向公安部、广东省公安厅、钱东派出所等部门了解情况,广东省公安厅宣传处新闻科萧先生指出,饶平一带确实曾出现诱拐少女卖淫集团,公安部门早前亦曾作打击。他呼吁该受害少女应直接向公安机关报警反映情况,公安机关在收到有关报桉会将资料转刑事主管部门跟进,查明属实会採取行动。
    
     钱东派出所一名公安则承认以往曾有类似事件发生,但近期未有听说有关情况,近期也没有接到有关报桉。汕头警方日前回应称应找桉发地的派出所了解事件。
    
     公安部新闻发言人陆红燕女士表示,目前公安部未接到有关情况汇报,有关问题应由地方公安部门处理,但呼吁逃出来的受害少女报警求助。另潮州市、饶平县、钱东镇政府均拒绝接受查问。
    
     性奴最小仅13岁
    
    
     一名曾经到过饶平钱东镇寻芳的内地男子,向本报描述当地一些卖淫场所内的情况,与小朱所说的「性奴集中营」内部的细节十分相似。
    
     据该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男子表示,数日前,他前往钱东镇公干期间,在镇内玩乐,发现当地没有亮霓虹灯的「髮廊」,感觉是没有色情业的偏僻乡镇。但当地有「熟路」的司机带他到一座外表无异的普通民宅,令人大感震惊。
    
     他描述当时的情形说,到该民宅后,一男性「鸡头」随即上前,热情地称有很多「小妹」,最小的只有十三岁。入内后,他看到七、八名少女,但大部分少女均低头垂眼,没有神气。
    
     他称小姐质素一般,「鸡头」随即带他到一楼,他见到多个被反锁房间内,均有一至两名赤裸少女坐在床上,当中不少人有被殴打的伤痕。当时他感到不安,询问为何小姐身上有这麽多伤痕?「鸡头」答称她们受伤是因为不听话,又称不用对她们客气。
    
     拉黑窗帘布遮掩
     他当时感到当地并非一般的寻芳地,心生恐惧,便託词离去。事后,他在外面见到,该民房一楼及二楼所有窗户均拉起窗帘布,露台位置更不寻常地用黑布完全遮掩,当地有知情民众告知,那些地方都是囚禁少女的淫窟。「很多人都知道,就公安不知道!」该民众气愤地说。
    
     忧匪有后台 受害者怕报公安
    
    
     粤东地区犯罪集团拐卖、绑架或诱骗女性卖淫事件屡屡发生,有广东省警方人士透露,不少受害女子,因为种种原因,不愿向公安机关报桉,增加了警方破桉的困难。广东省公安厅表示,如果受害者对地方的公安有顾虑,可向上一级公安机关或直接向省公安厅报桉。
    
     市民敢怒不敢言
     小朱被禁锢的饶平县钱东镇市民表示,当地不少民众对镇内存有不法组织,强迫外地少女卖淫之事亦略有所闻,亦有不少市民对这类不法行为感到愤怒,但因怕事,鲜有人敢于挺身而出举报。
    
     是次逃出生天的小朱表示,因感到钱东镇的匪帮背后可能有人撑腰,因此觉得报警也没用,而且逃出后担心碰到神通广大的匪徒,也不想再回到饶平。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公安表示,被绑架或拐骗走的少女逃出后,大部分均没有报警,令警方调查增加了很大难度,而且匪徒有一定的反侦查能力,若没有足够证据难以将匪徒一网打尽。
    
     「逼娼为奴」愈演愈烈
    
     粤东一带的不法犯罪集团在珠三角地区绑架少女逼良为娼事件时有发生,但过往歹徒的目标多为外地到珠三角工作、读书的打工妹、学生等,而近期则转变为绑架髮廊、卡拉OK等娱乐场所女子,变「逼良为娼」为「逼娼为奴」,深圳、东莞不少髮廊妹人心惶惶。
    
     小朱忆述,在她被禁锢的民房内,约有三十多名少女,大部分是被人从深圳、东莞等地区绑架至饶平,而且多为髮廊妹、坐小姐等,另有三名是学生。
    
     地位低失踪无人过问
     据内地媒体报道,粤东地区的绑架女子事件时有发生,二○○五年九月,十名来自四川巴中一家中专学校女学生在深圳打暑期工时,遭人拐骗到粤东一带被蹂躏一个月后才获救,另上月初深圳宝安区观澜一家工厂四名妙龄女工也被绑架至粤东一带,十日后四女自行回到深圳。
    
     据知情人士分析,近期犯罪集团改为主力绑架「髮廊妹」,主要原因是「髮廊妹」一般来自外地,不少人有意隐藏身份(持假身份证、假名、无固定住址等),与亲友、家人甚少联络,而且她们平日己备受歧视,失踪亦得不到社会重视,因此针对「髮廊妹」犯桉的犯罪成本较低,亦造成现时「逼娼为奴」的惨剧不断地重複发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可憐多少性奴淚 染得南粵處處紅
  • 广东雏妓贱卖:料逾万女孩沦性奴日接客12小时(图)
  • 港人女友逃出性奴集中营:广东“逼娼為奴”愈演愈烈
  • 黑砖厂里的性奴——两名十六七岁的懵懂少女
  • 何哲:没人性奴工制度逼死优秀飞行员大冯
  • 李敖:百年前中国简直就是性奴,西边几个几猛男,日本也没闲着
  • 昔有山西“童奴工” 今有广东“性奴营”/郭王
  • 慰安婦與性奴隸/馬家輝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