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巴东县公安局局长:保证公安机关没有打邓玉娇
请看博讯热点:修脚女杀淫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2日 转载)
    (博讯编者按:袁木说,天安门广场没死人)
    来源:南方都市报
     18日,巴东县公安局发布“5・10”案件情况通报。20日,巴东县政法委书记、县公安局局长杨立勇接受了专访。警方称,已将邓送回巴东看守所。 (博讯 boxun.com)

    
    记者:据我们了解,邓玉娇20日下午1点多办理了出院手续,之后送到了哪里,是不是意味着司法精神病鉴定已经完成?
    
    杨立勇:她被送回了巴东县看守所。
    
    这是应恩施州优抚医院的请求,前期阶段性工作结束了,需要我们接回去。司法精神病鉴定比一般伤残鉴定要复杂,必要时,还会再到医院去观察。司法精神病鉴定还没完成,还在观察。结论没出来前,她仍是立案侦查的嫌疑人,还得羁押。
    
    记者:11日,谁送邓玉娇去的医院,以什么名义?
    
    杨立勇:是警方和家属一起送去做的鉴定。第一,我们从包里发现有治疗精神类疾病的药物;其次,从与她接触比较密切的人那里了解到,她平常有些不太正常的反应。她母亲告诉警方,她有抑郁症,办案民警也观察到她情绪不正常。
    
    记者:通告中的表述是“推坐”?
    
    杨立勇:是推坐,这个有事实依据,有证人证实。就是一张单人沙发,是躺不下去的。你们不信,可以到那里去量。当时在休息室内,还有两个服务员在,那两个服务员一开始都在里面。根据证据材料来看,在中心现场,也就是从进休息室,到命案发生的过程非常短暂,也就三五分钟。
    
    记者:恩施州优抚医院有鉴定资质吗?媒体曾报道,邓玉娇送进去后被捆绑,并哭着喊“爸爸,他们打我。”
    
    杨立勇:恩施州优抚医院是湖北省指定的司法精神病鉴定的机构。我想,那不叫捆绑,那是必要的保护性约束。正常的人都想得到:优抚医院跟邓玉娇有仇吗?跟邓贵大有亲吗?医院有必要这么做吗?她为什么喊“爸爸”,只有她自己知道,但我向你们保证,公安机关没有打她。
    
    记者:在医院鉴定期间,邓玉娇已经被公安机关羁押,公安机关是否违反程序,存在失职。
    
    杨立勇:在精神病鉴定期间,是不算在羁押期内的。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邓玉娇明确表示曾受性侵 其律师呼吁及时取证
  • 邓玉娇律师电话录音,律师泣不成声‏
  • 有关邓玉娇案最新进展
  • 强盗逻辑!巴东警方认为邓玉娇乳罩内裤上有物证才能免罪
  • 英雄女技师邓玉娇正当防卫,何罪之有?
  • 刺死官员续:邓玉娇涉嫌故意杀人被拘
  • “烈女”邓玉娇刺死淫官续:网友发起营救行动
  • 邓玉娇在遭遇强暴时有权选择反抗/黄良天
  • 邓玉娇19号下午出院(图)
  • 邓玉娇案:邓贵大的“特殊服务”为何不见了(图)
  • 邓玉娇刺死性暴力侵犯的公务员,是法律应该捍卫的权利
  • 专访:程海律师谈维权律师被打、以及邓玉娇(图)
  • 公安部领导拍板,邓玉娇被正式逮捕
  • 张清扬:被医院捆住手脚,邓玉娇绝食抗争(图)
  • [恩施晚报]报道---邓玉娇说“那些人是畜牲”/陶达士
  • 巴东县公安局通报邓玉娇刺死镇领导的处置情况
  • 邓玉娇住进恩施州优抚医院进院之后未进食
  • 凌沧洲:“抗日女英雄”邓玉娇案将官人们架到火上了
  • 邓玉娇应当无罪/周东飞
  • 邓玉娇难题/著名作家丁咚
  • 邓玉娇赞美诗:新时代天安门诗抄1976-2009/张宏良
  • 震撼世界百年的俄国版邓玉娇案结局 
  • 邓玉娇律师电话录音披露重大内幕:已受到性侵犯
  • 逃过强奸的邓玉娇会被草菅吗?/谢煜
  • 邓玉娇必将青史留芳(图)
  • 到底谁才是邓玉娇杀官案的真正元凶?
  • 不是姿势特殊邓玉娇杀不了邓贵大!/林云海
  • 就邓玉娇事件告全国人民书/曾节明、刘因全、陈泱潮
  • 能否通过“邓玉娇”案开展“全党整风运动”?/孙锡良
  • 邓玉娇事件可能导致动乱
  • 从清末三大奇案看邓玉娇杀官有可能判死刑
  • 巴东警方,该拘捕的可不止邓玉娇/杨光志
  • 牛刀:中国社会用什么来保护邓玉娇
  • 天下未乱蜀先乱:邓玉娇杀官堪比武昌起义
  • 刘水:邓玉娇除掉的是吃喝嫖赌的贪官
  • 自卫杀死强奸犯后,官方对邓玉娇的二次强暴/刘水
  • 警方报告四个改变,邓玉娇前景不容乐观/阮卒
  • 邓玉娇让上帝颤栗的恐怖哭喊/张宏良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