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骇人听闻截访令:赴全国人大上访,劳教两年!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1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张瑞详
    
    骇人听闻截访令:赴全国人大上访,劳教两年!
    
    骇人听闻截访令:赴全国人大上访,劳教两年!


    
    
     2009年3月4日,山东省济宁市金乡县外经贸局主任科员张胜利先生赴全国人大,对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凭空判案,公然枉法的行为提起申诉。被金乡县接访人员接回后,直接被金乡县公安局以“扰乱社会秩序”为由,于3月6日--13日(两会开始至结束)拘留7日。张先生拘留出来后,济宁市政法委副书记王胜利告知张先生“这次原本是劳教你两年,照顾你仅对你拘留。如果你还敢再到全国人大上访,就劳教你两年;劳教出来后,如果再上访,就再劳教你两年;出来后还上访,就再劳教两年......”。这种骇人听闻的截访令,完全将《信访法》及党纪国法相对抗,强暴压制民主,强奸法律与民意,蛮横阻塞言路,强制剥夺公民的合法上访权力,实属胆大妄为、无法无天!照此推理,张先生现年已57岁,即便其高寿能活到百岁,用20次劳教就足以致张先生于死地!
    
     详情是:
     张胜利,男,汉族,现年57岁,中共党员,现任山东省金乡县外经贸局主任科员。
     张先生的儿子于2005年5月6日与本县盛源蒜业有限责任公司业主张德亮签订了仓储合同,张先生之子依约交纳定金后入库园葱19060袋。销售旺季准备查验货物销售时,对方多次拒绝开仓验货,并恶意违约将货物“灭失”。张先生提起仲裁,仲裁委裁决对方赔偿张先生经济损失387490元。对方未在法定期内偿付,张先生遂提请济宁市中级法院“强制执行”。法院在未调阅案卷,连卷中证据也未见到的情况下,枉法裁定“不予执行”仲裁委的裁决书。历代枉法者均知用制造伪证来制造冤案,可是法院却撕下历代枉法者都未敢撕下的“最后一片遮丑布”,连伪证也懒得用了,竟赤裸裸地凭空判案,公然枉法!
     张先生对这一中外法制史上罕见的枉法非常震惊和愤怒,多次向市、省、中央领导申诉。2006年10月--12月29日中共济宁市委组成由纪委、政法委、法制办、检察院、法院、仲裁委、公安局、法律专家参加的三个联合调查组,彻底查清了此案。确证张先生反映的问题完全属实。随后在市公安局会议室当众宣布了调查结果与结论,要求法院纠正,法院一把手也当众表示“我们错了,我们自己改就是了”。可是会后法院以安外理由敷衍领导,长期拖而不纠。
     张先生继续向中央领导申诉,2008年秋,中央领导批示严查。但此案原由市政法委副书记张怀亮承办,因其调任市综合治理委员会任书记后,由副书记王胜利接手此案。自王接手此案后为了保护枉法案件的操纵者贾传建(王与贾原同在市司法局任正副局长,且据说是王建议贾调法院任法院二把手的),试图以个人意见替代市委联合调查组的集体意见,对已经证明错误且法院也承认的错误裁定迟迟不予撤销,并试图让张先生再重新起诉。对于已经调查证实错误的裁定尚不能纠正,张先生怎敢寄托于虚无飘渺的未知的不枉法上!王的实际用意非常清楚,只要张先生再行起诉,王即可向中央领导汇报“已再行进入法律程序”,于是此枉法事件即不了了之,即可顺利地逃避枉法。张先生依据山东省人大、最高法院的规定,坚持“违法必纠”,再完善的法律制度均是建立在不准枉法,且“枉法必纠”上,如果可以“枉法不纠”,再完善的法律制度也形同虚设!
     为此,张先生才于2009年3月4日向全国人大申诉,要求尽快纠正这一罕见的枉法件。于是就出现2009年3月6日-13日被金乡县公安局以“扰乱社会秩序”为由,对张先生进行行政拘留,致其申冤未成反被拘,冤上加冤!真正是邪恶在狞笑,正义在哭泣!
     金乡县公安局以“扰乱社会秩序为由拘留张先生,明显违法:
     一、赴全国人大上访是《信访法》赋予每个公民的合法权利,且是合法渠道;
     二、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
     该条规定的要件是“扰乱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秩序,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医疗、教学、科研不能正常进行,尚未造成严重损失的;”。张先生到全国人大上访时,由全国人大的一位31岁的女同志在607室接待。该同志非常热情,端茶递水,一声一个“大爷”,主要是看其递交的申诉材料,一共问了两句话,既没有争执,更未出现吵闹,前后不到5分钟,就被金乡县接访人员接走。全国人大的工作未受任何影响,更谈不上“致使工作不能正常进行”,何来扰乱社会秩序之说?如果说,只要到全国人大上访就是“扰乱社会秩序”,那么,全国人大就不应该设立接待处,以保护民众不被误导,避免因上访而被拘!
     三、以两会期间上访为由,拘留上访人员,于法无据。
    金乡县公安局决定拘留张先生后,张先生据理力争“我走的是合法渠道,为何拘留我”。公安部门的同志才透出真正的原因“因为你是在两会期间,影响实在太大了”。影响大,是因为法院枉法后,久拖不纠,才造成当事人多次上访,理应严究枉法者的责任才能根本解决上访问题。况且没有任何法律和文件规定“两会”期间不能上访。
     四、违背治安案件“案件发生地管辖的原则。
     公安部(2006)88号令第九条规定“行政案件由违法行为发生地的公安机关管辖”。
     如果张先生真的扰乱了社会秩序,全国人大当时就会交由在场维持上访秩序的警察,由北京市公安局按其管辖权以“扰乱社会秩序”给予处理。由此可证,全国人大也认为张先生是合法合规上访,并未扰乱社会秩序。假设,其真的在全国人大扰乱了工作秩序,那么根据管辖权也应由北京市公安局处理呀。可笑的是,有管辖权的北京市公安局不认为其扰乱社会秩序,而没有管辖权的金乡县公安局却凭空捏造认定其扰乱了社会秩序,而实施拘留。这是明目张胆地对抗中央和全国人大,压抑民主,非法剥夺公民的上访权利,不让老百姓向中央及全国人大反映问题!
     五、张先生反映的问题全部属实,“扬言”之说,不成立。
    张先生反映济宁法院凭空判案,公然枉法的事实,中共济宁市委联合调查组,已于2006年10月-12月29日彻底查清,并有明确的书面调查结论,且也在市公安局会议室当众宣布,并要求法院纠正,法院一把手也当众表示‘我们改就是啦!’;
     当事人多次向中央、省、市领导申诉,均有申诉材料及邮政局开具的邮件发票为据;
     中央、省、市领导批示严查,是市政法委一行七人于2009年1月5日到金乡县法院与张先生座谈时亲自告知本人,也是市委几大班子领导人人皆知的事实;
     以上均是事实,何来“扬言”之说?!难道只要向全国人大反映情况就是“扬言”?况且,金乡县公安局依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处罚法》对当事人拘留的条款,也没有“扬言”的界定!
     而且,2007年4月30日第二次进京,北京市公安局的警察明确告知:全国人大及最高法院才是合法的上访渠道。现在,当事人按照法律法规及北京市公安局指定的合法渠道上访,也被拘,这不是胆大包天吗?!
     此案件中,张先生一方的货物被对方(无土地证、准建证、房产证、营业执照的四无企业)恶意违约“灭失”,对方并涉嫌“毁灭证据罪”“扰乱市场秩序罪”,得不到法律的惩罚,法院及有关部门却对未有丝毫违约的我方极力蹂躏。更为恶劣的是中央领导批示后,他们与中央、全国人大对着干,不仅不积极纠正已经查明并已有明确结论的冤案,而是为了掩盖枉法,逃避党纪国法的严惩,而欲置张先生于死地而后快。法律何在!天理何在!!正义何在 !!!
    令人始终想不明白的是,此案件市委已调查的清清楚楚,法院一把手也当众表示纠正,但为何不予纠正?中央领导未批示时,他们还未迫害张先生;未上全国人大上访时,他们还未将张先生往死里整;中央、全国人大要严查时,他们却非把其置之死地而后快?!
     尤其是济宁市政法委副书记的骇人听闻的截访令是依据哪条法律法规或党纪国法作出的,尤其是此案中央、省、市领导都有批示,他却顶风而上,恣意迫害正常赴全国人大上访者,如此胆大妄为、无法无天,难道中央、全国人大就管不住这匹践踏法律、蹂躏公民、强奸正义的野马吗!
    
    
     联系人:张瑞详
     电话:0537--8753800
     手机:15965105099
    
     2009年5月2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拘捕上访者践踏基本公民权
  • 乌鲁木齐新建煤矿书记暴力致残上访人郭淑琴,官官相护不立案
  • 湖北上千名军转干部到省政府上访
  • 5月15日“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省城上访(图)
  •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日本大使馆的上访信
  • 济宁政法委副书记王胜利警告上京访民张胜利:上访劳教,再上访再劳教,永无止境……(图)
  • 怨声载道,上访管用吗?(图)
  • 北京再次发生上访农民集体自杀事件
  • 哈尔滨:康安商贸有限公司资产被变相侵吞,上访代表孙志广及家人遭司法迫害
  • 数十位央视抗议 外地访民再到公安部上访(视频)
  • 自贡中级法院受理上访举报人古学琴告警察上诉案(图)
  • 佳木斯:花甲老人张家生“越境”上访被判刑(图)
  • 打压上访,禁负面报道,大地震周年悼念变庆典?
  • 77岁的老母亲为儿惨死在派出所上访26年
  • 上海维权访民颜燕华上访回沪遭拘留
  • 国际新闻日央视前上访,外地访民冀媒体关注
  • 国际新闻日央视前上访 外地访民冀媒体关注
  • 江苏省政府文件曝光:关于处理进京上访问题的意见
  • 五一访民继续折腾:卖上访材料、自杀、跳河,邀成龙到上访村(图)
  • 上访冤民 行政复议申请书 公示(图)
  • 江苏武进上访者的血泪控诉
  • 马兰英控诉新疆昌吉劳动教养委员会上访被劳教的申诉(图)
  • 李元福带着骨灰盒找党中央上访
  • 《孩子,今天我要去远行……》 母亲上访 孩子失踪 折腾复折腾 伤痕一层层(图)
  • 《孩子,今天我去远行动……》母亲上访 孩子失踪 折腾复折腾 伤痕一层层(图)
  • 武汉访民在北京上访被抓到“六部口救济站”训诫
  • 南通崇川公安分局于上访人签订不上访合同/唐玉珍(图)
  • 京办奥运,访民正常上访也“倒霉”
  • 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处视为游戏!!!!(图)
  • 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
  • 父母求公正上访 被截访人员送到精神病院/丛金乙
  • 全国两会期间 北京西城便衣警察押着我到重要场所上访
  • 上访老农诉说上访艰辛路
  • 陈寿田:杀人卖器官、将上访冤民关精神病院
  • 遭强拆无家可归三年 被迫上访所经历的感受/王建平
  • 要求武汉市返还私有房产的上访信!/王桂华、许培根(图)
  • 慎入:上海市民朱金娣因动迁上访遭遇暴力(图)
  • 政府为什么要照顾你一个上访户呢?
  • 郭宇宽:悲愤的朝圣之路—上访者群体调查及对造成上访的制度文化土壤的思考
  • 北京是掩埋绝望了的上访者的坟场
  • 1325万被个人私吞,国家又不给上访,村民无奈
  • 青天:上海段氏兄妹因进京上访遭暴打反被刑拘经过
  • 上访人白秀英举报信
  • 控告山东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高新亭包庇杀人犯,打击上访人
  • 中国宪法与公民上访 /刘大生(江苏省行政学院副教授)
  • 新城村的全体村民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 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纪实(图)
  • 两位为冤屈上访的老人/邓永亮
  • 一位六十多岁老太太十年上访之路
  •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抓捕上访者的陷阱:中国信访制度
  • 民众上访遭堵截,百姓冤屈何处伸?
  • 黑心党官堵截上访 又见中国一大特色
  • 官员单方面撕毁合同被夺走全部财产 六年上访陷囹圄(图)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上访二十年,八旬老妪泪涟涟厖
  • 抚顺一下岗职工进京上访归来暴死当地派出所
  • 公安拘殴上访妇女致其心脏病突发
  • 沪40余动迁户京城上访 部分与周案有关 /香港商报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越级上访就是违法" - 比法盲更恐怖的是什么?
  • 为克扣工资四处上访 湖北一刚直教师被打死
  • 上访等同扰乱社会秩序?铁路职工铁道部上访遭刑拘
  • 中国青年报:强迫人们写“保证书”不进京上访属违宪
  • 墙上赫然写着一条标语:“严厉打击越级上访!”
  • 山西割舌案虐待上访者凶手是谁?
  • 民警履行职责惨遭毒打,含冤上访以七年
  • 人有病,天知否!?—— 一位教授遗孀从上访到疯人院之路
  • 上访母亲神秘失踪女孩的作文、照片“敏感”了什么被一再被删除?(图)
  • 贺卫方:亮剑上访举报人与司法独立——答《北京周报》问
  • 乌鲁木齐市市委书记:八成上访者是有道理的
  • 致各级领导的上访信
  • 驻京办早该撤了 是上访人员的噩梦/蔡馥敏
  • 名医焦东海:老上访99%以上患有上访综合征——与孙东东商榷
  • 林云海:今天上访的被精神病,明天抗议的也会被精神病
  • 孙东东老上访也会成了精神病/周国瑾
  • 上访人的神经和国家的权力/BBC
  • 南通上访公民强烈谴责孙东东对访民伤害/唐玉珍
  • 京城上访无路 维权绝对有理/黎家众子女
  • 以司法治理根治“上访者学习班” /姚中秋
  • 上访系统:冰火两重天
  • 甘肃访民闫成虎的上访公开信
  • 三八妇女节,上访母亲的心在滴血……(图)
  • 新疆和硕县塔哈其乡前进村小学的前任校长周玉根上访
  • 上海访民:年年开两会 岁岁上访路
  • 谁折腾这位上访母亲两年多的时间成了六无人员?呜呼……(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